扫码订阅

台灣問題牽動每一個中國人的心,台灣一天不能和中國統一,中國崛起就一天不能成為事實。



台灣不能和中國統一的問題到底出在哪裏呢?答案是列強的干預。



換句話說,台灣問題回到政治鬥爭的基本面,那就是以軍事為主的實力鬥爭。如果中國強大,台灣問題是一個內政問題;如果中國不夠強大,台灣問題就是一個國際問題。



所以台灣問題就是一面鏡子,從這面鏡子我們得到兩個結論:一是中國尚未崛起,二是中國還不夠強大。






台灣問題從蔣介石時代的反攻大陸(主動的一個中國),到蔣經國時代的自我隔離(不談判、不來往、不妥協,被動的一個中國),到李登輝時代的明統暗獨,到今天陳水扁時代的明獨,這一系列的演變是非常自然的。



怎麼說呢?雖然這些領導人的政治目的不同,但是他們主要的手段不變,那就是無論誰當政都尋求國際勢力的介入,這是一個必要條件。


至於台灣政治方向的轉變一部分固然是因為福佬人當家,但是主要還是國際環境的改變。前者我們不能忽視當年三十萬滯台倭人繁衍的餘孽所製造的影響,後者我們不能忽視大陸崛起對台灣造成的壓力。





台灣既無天然資源,人口素質也不怎麼樣,福佬的民性尤其差,甚至可以說是一群無可救藥的刁民。無論福佬如何逞口舌之利,大家看到福佬人二十年當家作主完全是在吃外省人精心建設留下來的老本,福佬本身毫無新的建樹,一件也沒有。



李登輝執政的十二年至少前一半還有外省人把關,不至於太離譜,後一半李登輝的自主性一高就不行了,最後四年台灣江河日下,敗相已露。陳水扁執政的8年則完全是胡鬧,福佬的劣根性展露無遺,本土政權被証明是個笑話。



有趣的是,福佬人,以自認為智慧其實傻裏瓜機的施明德為代表(另一個是林義雄),還在拼命地維護毫無希望的本土政權。「紅衫軍」的政治意圖倒扁是假,維護本土政權是真,一開始就被 Xuser與我看穿,我們對此都作出評論發表在【第三波】與【天下】。






今天外省人三十多年的辛苦經營為台灣打下的基業已經被福佬人敗光,最後的主要油水在二次金改以後也被搜刮,台灣已成一個空架子沒有什麼談判的本錢,賣不了什麼好價錢。統一對絕大多數的台灣人帶來的後果是快速地被淘汰。這給能力不夠又想當家作主的獨派人士造成時不我予的壓迫感。他們一方面搞獨立,一方面加緊撈錢,使自己立於不敗之地。






各位一定會問,為什麼一個空架子的台灣還會有政客搶破頭?



傻瓜,看看任何落後地區就知道,台灣將來無論淪為多麼貧窮,在上位的總是有油水可撈可以活得很滋潤。福佬政客非常清楚他們的權力來自福佬佔絕對多數(70%)而不是本身的能力,所以本土政權是絕不能放棄的。福佬政客最大的敵人是中共,因為中共一來本土政權的基礎就沒有了。






說實話,台灣人民尋求統一最大的動力是民族認同,地緣倒在其次。而民族認同在外省人身上多,在福佬人身上少。這就是為什麼福佬人如火如荼地進行「去中國化」而且瘋狂地把外省人扣上賣台的帽子。福佬人根本不想和中共進行任何談判。






福佬人根本不想和中共談判,這一觀點倒是跟蔣經國有點相似。但是我比較能夠原諒蔣經國,因為蔣經國時代的前期中國大陸正在進行瘋狂的文化大革命,兩岸實在沒有談判的基礎。到了蔣經國後期大陸走向改革開放,中美建交,這個時候蔣經國已經太老了,不但喪失了雄心壯志,也變得糊塗。






不過無論如何,蔣經國必須肩負未能在去世前與大陸展開統一談判的責任。我個人的看法是蔣經國缺乏遠見,他也許對建設台灣的成就過份自滿,對大陸的改革開放沒有信心,尤其對中國的崛起缺乏認識。特別是「美麗島事件」發生,我們看得很清楚台獨勢力在台灣迅速燃燒而蔣經國對台獨勢力採取姑息政策,蔣經國已經太老而糊塗了。和平統一的機會是蔣經國主動放棄的。






蔣經國的糊塗是因為他看不清自己在歷史上的位置,建設台灣在中國歷史的長河中算不上一件大事,而中國的統一和復興則是歷史上一件非常重大的事情。中美是1979年建交的,所以中華民國在1979年就已經沒有任何希望了,一點點都沒有,是0。如果蔣經國在1980年就主動與鄧小平合作,運用手下的人才(孫運璿、李國鼎等)和手中的資金積極加入建設中國的工作,蔣經國的歷史地位將完全改寫,不但會戲劇性地提高,甚至有可能排在鄧小平之後與江澤民並列。1980年的蔣經國不但可以達成歷史性的和平統一,而且在中國的養光韜晦上能夠作出傑出的貢獻。






但是歷史沒有如果。無論台灣人如何「去蔣」,蔣介石在中國歷史上會有地位,因為他領導抗日戰爭取得勝利;蔣經國在中國歷史上是沒有位置的。就算歷史學家都承認蔣經國把台灣建設成“三民主義的模範省”,那又怎樣?蔣經國無論多麼成功,說到底,成就還是一個省。成功的省長中國歷史上有的是,拍一百部電影都輪不到蔣經國。



讀者不要不服氣,以「台灣十大建設」的規模而論,沒有一項能進入中國建設的前一百名。蔣經國怨不得別人,比起福佬蔣經國自然高出一大截,但是在中國人中蔣經國的格局太小,算不上是一位歷史人物。






獨派人士的幻想一直是寄望於美國軍事力量所提供的保護,然後台灣人民在強大的國際干預下進行“民族自決”,進而達到和平獨立。這一點我們以前談得太多了,所以不是本文的主要論述。這篇文章主要是分析中共或者大陸人民在統一台灣的問題上對美國的幻想。






浪跡天涯網友在兩篇不同的文章裏都歸納出「美國離徹底出賣台灣的日子不遠了」。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結論,我想提出一些不同的看法作為補充。






美國在目前的狀況下是有可能出賣台灣,今年3月29日我在「美國在中東的核心問題:伊朗」就提出過這種可能。我聽到的消息是這樣:



美國願意控制日本做出適度讓步,必要時加上犧牲台灣,來換取中國不干預伊朗;



美國願意控制烏克蘭做出適度讓步,必要時加上犧牲喬治亞(大陸稱格魯吉亞),來換取俄國不干預伊朗。






所以不論是為了中東的伊朗還是裏海這個產油區,台灣與格魯吉亞都是美國可以犧牲的籌碼,這一點我非常同意浪跡天涯網友的看法。我的不同觀點在「美國出賣台灣」是空洞的,不具有實質意義。






YST 個人認為中國的統一要等待美國出賣台灣(就是放棄台灣,也就是台海戰爭的時候美國不出兵)是完全不可取的。這是一個不值錢的理論,完全是幻想,實際上沒有任何可行性。我想提出補充的有下面幾點:






(一)「和平統一」乃一句空話






前面已經說過,台灣人尋求統一最大的動力是民族認同,而這個民族認同在今天的台灣已經非常微弱,和平統一基本上是一句空話。「海基會」應該領教過許惠祐與蔡英文,他們最大的本事就是無論開多少次會議都做不成任何決議。





許惠祐與蔡英文是標準的台灣垃圾,但是他們屬於福佬精英,是福佬掌權派的典型人物。






其實即使是泛藍的政客絕大多數也無意與大陸統一,馬英九尤其不可靠。這次國民黨偷偷刪除「九二共識」就是証明,不需要我多作解釋。






連戰開炮說:如果沒有「九二共識」國民黨與民進黨有什麼不同?



連戰不但後知後覺,而且故作“清純”。國民黨曖昧的政治立場又不是最近才有的,在2004年選戰失敗後國民黨就開始深化它的本土論述,連戰自己也曾經參與這個轉變。國民黨深化本土論述從「台獨是選項」發展到「認同和懷念日本的殖民統治」,「九二共識」在2004年就形同虛設,連戰開炮不過出於私心。其實誰看不出來,國民黨與民進黨早就很難區分了。






「泛綠」代表的是台獨,「泛藍」代表的是獨台,有什麼不同?



贊成統一的都被打成中共的同路人,屬於「泛紅」,根本不成氣候,不可能推動兩岸談判。



今天的台灣不可能進行和平統一的談判,感謝「教改」,未來更不可能。






(二) 美國即使出賣台灣也不可能和平統一






前面已經說過,中共獲取台灣與台灣本土政客有利益衝突,這不是用「一國兩制」就可以說服的。



「一國兩制」不過是過渡期的權宜之計,中國終究是要一國一制的,這和福佬人要求「永遠的當家作主」是根本的利益抵觸。






福佬人狹隘的民性保証使統一談判不會有任何結果,美國即使出賣台灣也不可能改變台灣的民性。福佬是不識實務的,台灣問題終歸要用武力解決。武力統一雖然表面上付出比較大的代價,但是後遺症比和平統一小得多,加減乘除以後是合算的。






台灣問題本來就起源於國際干預,所以最不需要的就是列強的調停,列強越調停問題就越多。經由武力所劃分的勢力範圍是最穩固的,不但對列強有效,對台灣民心更是有效,看看福佬對日本人的服服貼貼和無限懷念就知道了。






(三)「出賣台灣」是美國對中國的緩兵之計






美國在中東大動干戈,卻在台灣海峽高唱和平,強調一切問題要和平解決,一看就知道是一場騙局。所謂「出賣台灣」不過是美國緩兵之計所使的兩面手法。中國人存這種幻想是非常危險的,因為它弱化了中國的戰爭意志,這才是中美在台海較量勝負的關鍵。






想想看,從美國出賣台灣,到中國與台灣展開談判,到達成統一協定,到中國控制台灣,到最後中國消化台灣,這是一個非常漫長的過程,國際列強隨時可以動手腳,看香港就知道了。老實說,單是談判中國十年八載都搞不定福佬,國際局勢早就有了新的變化,旁生枝節後更談不出任何名堂。台灣只要派出許惠祐與蔡英文兩個瘟神作談判代表,保証統一談判可以拖到猴年馬月,神仙都沒辦法。基本上,台灣人乃一群刁民,麻煩死了。






如果我們看清和平統一所必須經過的政治過程就知道,「犧牲台灣」只不過是美國對中國的緩兵之計,事實上根本不可行。更何況政治鬥爭美國一向使用兩面手法,必定會在過程上拖住中國統一的談判進程,伺機反撲。說得難聽一點,國民黨與民進黨檯面上的人物也沒有一個有本事能夠擺脫美國的控制和糾纏。






所以美國即使答應中共出賣台灣,中共也不可能不用武力就可以拿下台灣。






(四)中國統一台灣最穩妥的方式是先弱化美國






台灣問題是不可能善了的,一定是武力解決。在這個武力解決的過程中大陸決不能排除美國參戰的可能性,即使美國答應大陸出賣台灣,中共也不能排除美國參戰。






我們都知道科威特原本的確是伊拉克的一個省,薩達姆並沒有說謊,科威特是英國人強分出去的。薩達姆的確有理由收回科威特,就好像中國有理由收回香港一樣。薩達姆在出兵科威特之前與美國的關係很好,於是伊拉克事前通知了美國並得到美國的默許。但是美國事後突然翻臉,造成伊拉克的亡國。






從1991年薩達姆統一科威特這件事情上我們就知道,任何列強答應的承諾是不可信賴的,能依靠的只有自己的實力,這個世界一切都憑實力說話。大陸統一台灣唯一的方式是在武力上壓過美國,沒有第二條路,「美國出賣台灣」的考量純屬浪費時間,連想都不用想。






武力統一台灣在目前是可行的,只是代價太高,不值得。最好的方式是先弱化美國然後動武,這不但是最穩妥的方式,也是最省力的方式。






中共在1976年錯過了第一次機會,美軍在越南戰敗,士氣低落,是美國最弱的時候。中國那時候沒有對台用兵是自己的實力不夠,因為文革受傷太重。「文化大革命」不但使中共在1976年失去武力統一台灣的機會,也使台灣在80年代初不願和談,使大陸失去最後一次和平統一台灣的機會。






目前是中共的第二次機會。美元問題導致美國必須用武力解決,最可能的地方是中東。中國必須有耐心等待美國先動手,而不是自己在台海發動戰爭。無論美國如何提出“出賣台灣”的交換條件,中共最好只當它耳邊風。






美元這個炸彈是一定會爆炸的,美國必定會作出行動。一個作法是美國作戰略收縮,開源節流,改變生活形式。另一個作法就是動用武力在中東贏得新一輪的戰爭來強化美元。不論是那一種,列強的國際勢力範圍都會重新劃分。台灣問題必須擺在國際勢力範圍重新劃分之後。






事實上,中共最好在外交上向美國示弱,引誘美國擴大中東的戰場,然後拖住美國慢慢流血。等到美國顯著弱化以後,中共武力攻取台灣如探囊取物。這時候中共的戰略目標就不只是台灣了,必須包括釣魚台、琉球和南海所有的島礁。美國如果參戰正好可以進一步立威,在戰場上打敗美國,這才是中國真正的崛起。歷史上,大國崛起都需要打敗一個比她強大的國家。





(五)治理台灣的方針






說句老實話,如果我是胡錦濤,台灣現在送給大陸我也不要,沒什麼太大的好處,卻有一大堆非常棘手的麻煩。






五十年來科學技術日新月異,海軍與空軍的進步實在太大了,尤其是潛艇。以現在的軍事科技,台灣已經無法成為第一島鏈上封鎖大陸海軍的重要基地。中共的海軍無論是水面船隻還是潛艇,穿過台灣附近的第一島鏈是沒有問題的。






所謂台灣是西太平洋上“不沉的航空母艦”在台灣有海空優勢的時候是如此,當時這話說的不假。但是今天台灣的海空軍都處於劣勢,這艘“不沉的航空母艦”就成為一個靶子,沉固然不會,但也不是什麼航空母艦了,而是一個孤島,就像五0年代的一江山,等著被宰。航空母艦從來不是做防衛用的,不能攻擊的航空母艦就等著死翹翹,軍事上沒有什麼價值。






大陸如果現在拿下台灣,軍事上最大好處是得到蘇澳港,這是中國最好的潛艇基地。其他方面有什麼好處我看不出來。經濟上台灣的前景很差,遠不如大陸沿海的省份,所以台灣的綜合價值不高。但是治理台灣卻非常麻煩,因為這個小島至少有一千五百萬素質很差的刁民,大話連連但是不中用,屬於垃圾人口,殺也不是,不殺也不是。






降低這些麻煩最容易的方式就是讓台灣自生自滅繼續沈淪幾年,台灣人的優越感自然就越來越小了。如果主動一點,大陸可以拿台商開刀,要求兩岸貿易的平衡,不給台商任何優惠,也不給台灣任何恩惠,如此手段馬上就可以見到成效,比什麼軍事演習都管用。


最糟糕的政策就是繼續目前的懷柔,不斷給台灣的經濟輸血。王文洋、施振榮都是胡說八道的福佬小人,典型的白眼狼,給這種台商輸血真是瞎了眼。






想想看,不需一兵一卒、不費一槍一彈,只要收緊貿易的繩子,台灣在兩、三年內就會哀鴻遍野,成千上萬的台灣人衣食無著,看這些獨派份子還有什麼優越感?王文洋還能回台灣放什麼狗屁?



台灣這個社會是不可能產生伯夷、叔齊的。台灣人說尊嚴都是說假的,讓他們餓一下就知道了。



餓一下,台灣人什麼“以我為主”這種專門在大陸人面前炫耀的優越感所吹的牛皮就不會朗朗上口了。想想看,你們什麼時候聽過台灣人對日本人說“以我為主”?說這些話的台灣人都是垃圾。






沒有優越感的台灣人治理起來就容易多了,送到新疆和西藏勞改都行。沒飯吃的人是不會要求什麼民主、人權和尊嚴的。



我們必須認清民主、人權和尊嚴都是虛空的玩意兒,它們沒有標準,永遠可以大做文章,是永遠不可能滿足的抽象東西,傻瓜才會浪費時間和台灣人瞎扯蛋。






其實我最希望看到的東亞情勢是日本也加入台海戰爭,這樣治理台灣的問題就徹底全部解決了。






第二次世界大戰以日本向中國無條件投降結束,對此日本人一直心中不服。大和民族這個心結非常嚴重,必須解決。俗話說一山不容二虎,中國與日本終需一戰,日本固然需要心悅誠服,中國也需要擊敗日本才能建立亞洲無可爭議的領導權。中國面對美日台這場戰爭是值得的。



台海戰爭是在自家門口打仗,中國如果有五年到十年的準備,這場戰爭就有勝利的把握。美國不過戰敗,就像越戰,面子上不好看但是並不會傷筋動骨;日本是會亡國的。為了達到政治利益,中國必須使日本亡國。






中國在滅了日本之後,把台灣這一千五百萬垃圾人口都遷移到九州島,將「九州」改名為「台灣」,建立“台灣國”。



想想看,這些台灣人本來就哈日,所以無論對中國人還是台灣人甚至日本人,這都是一個皆大歡喜的結局。



再想想看,從事獨立是叛國的大罪,這些人本來是應該處死的(美國憲法如此說),現在讓他們在九州獨立建國,這種處置從任何角度看都非常寬大和人性化,即使美國和西方先進國家也會很滿意這種非常人道的安排。


本文内容于 2007-11-23 13:33:04 被zhgjsl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