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就10天前的11月10日,总部位于香港的《中国评论新闻社》发表社评:《连战坚定反台独 究竟为什么?》,而今天的新加坡《联合早报》发表台大政治系教授石之瑜的署名文章:《你可以相信连战反台独》。撇开中评社全篇的溢美之词不算,石之瑜的文章传递了两条重要讯息:一、连战对李登辉的“两国论”曾经是支持的。二、连战的反台独姿态反证了马英九走本土化路线是选举花招。



连战反台独的立场,从现在看来,可能是大陆人眼里最顺眼的台湾政治人物,虽然他只是个没人理睬的“荣誉”国民党主席。石之瑜的文章告诉了我们一段历史:2000年大选期间,连战又强调两国论是“务实的自我定位,既符合两岸政治现状,也符合双方分治、互不隶属的法律现实”。不过2004年大选时,他改说他未曾支持过两国论,却被对手指出,说他也从没反对过两国论。



这些都是有案可查的讲话,如果说反台独才是连战的本色,那当他还是李登辉身边的副总统时,为什么甘愿帮两国论背书呢?答案只有一个:党内权力斗争。我来讲一则1998年,连战著作《连战风云》出版前后发生的事情。



1998年8月,连战新书《连战风云》首发,台北京华酒店冠盖云集,政商名流络绎不绝。因为连战当时是政坛上盛传的2000年国民党总统大选的提名人,时下的身份又是副总统,众多现任及卸任的国民党高官前来捧场。结果等了半天,主角缺席。整场新书发表会由连夫人方瑀女士代表丈夫主持。后来,总统府的官方消息是说连战公务繁忙,不克前往。但实情远非如此,这其中李登辉对这本书的不满是连战“临时缺席”的关键原因。



当年,国民党党内斗争如火如荼的进行着。派系分权、利益分配、金权政治,都是国民党高官乐不思蜀的源泉。坊间谣言也就在阴暗的角落里流传开来:有说李登辉对连战把推动解严后的台湾民主化功劳全算到自己头上,深表不满。甚至功高盖主的阴谋论都被传得神乎其神。那么,李登辉究竟为什么不满连战的新书?以至于连战害怕到连发表会都“不克出席”呢?



直到多年后,国民党里很多大佬级人物相继退隐政坛,回忆往事时,漏出了口风。大佬们说,在1998年夏天,国民党2000年总统选举提名连战的趋势已大致底定,但在党外,尤其是工商界,不希望连战出线的声音也正在酝酿。以奇美集团董事长许文龙、长荣集团总裁张荣发等本土企业家都向李登辉表达过反对推举连战代表国民党迎战总统大选,当时的理由,现在看来或许有点滑稽,他们质疑连战不走李登辉开创的本土化路线。



许文龙、张荣发近年来与李登辉渐行渐远不说,更与陈水扁割袍断义,许先是带头拥护《反分裂国家法》,继而张荣发对陈水扁欺骗他“三通直航”的承诺,迟迟不见兑现之日,怨恨颇深。就是这样的所谓本土商业领袖的耳边风,使得1998年前后的连战地位尴尬,诚惶诚恐。



这帮本土大佬,也被舆论称为“独派大佬”向李登辉坦承,他们更支持出身南部的萧万长。也恭维李登辉说,企业家们会支持政府,不是因为国民党执政,而是李登辉坚定地落实本土化路线所致。从某种意义上说,连战之后会和萧万长交恶,李登辉和一群本土企业家功劳不小。



连战真正的心病其实是面对国民党内部暗流汹涌的政治斗争手足无措,如果再失去李登辉的奥援,他将一无所有。而这一客观形势也证明了,李登辉1999年抛出“两国论”后,连战非但不批判、不指责,却拥护有加,辩护得体的立场。人前人后,言必称“李总统如何如何”,对李登辉的恭敬简直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一直有一种说法是认为连战会在2000年总统大选中落败,除了国民党分裂以外,还因为李登辉私底下暗助陈水扁。这不符合事实。李登辉帮连战助选的是实实在在的,当初规劝李登辉舍连战就萧万长的那些“墙头草”,不是一个个倒向陈水扁阵营,就是事后顶着“国策顾问”的头衔招摇过市。反倒是李登辉为了助选走南闯北的奔波,差点中暑。如果说李暗助阿扁,为什么还要累死累活地帮个不会当选的连战到处趴趴走呢?一大把年纪,躲在冷气房里多舒服啊!



所以,一个会为了权谋,自动自觉地修正“政治不正确”的连战,是没有资格在反台独的道路上受人尊敬的。他现在的作为,只是政治人物识时务的跟风之举,联想起早前误删九二共识的风波,连战发怒的原因也没那么高尚,不过就是对自己政治地位夕阳西下的适时反扑。借巩固深蓝族群,奠定蓝军内部不可动摇的基础。处处可见政治算计。



还是那句话,自蒋经国之后,台湾在很长的一段时期内,台面上的政治人物都是自私、刻薄的政客,政治家这个词用在胭脂马、奸巧谢、光头苏、贪污扁身上,实在太奢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