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对于无中生有,自说自话的中韩陆地“领土争端”。 “中韩”海上领土争端确是实实在在的,也是针锋相对的斗争。值得我们高度重视。


“中韩”海上领土争端主要包括黄海大陆架划分和以苏岩礁为代表的东海大陆架划分两部分。


首先说一下以苏岩礁为代表的东海大陆架划分问题。


苏岩,又称作苏岩礁。即江苏外海之岩石、海礁的意思,其附近还有虎皮礁和鸭礁。是位于东海北部的水下暗礁,且位于中韩两国专属经济区主张重叠区。它只能称作礁石,不是岛屿;也是位于中国领海内的,我国大陆架上的海底丘陵,是祖国大陆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一般处于水深4.6米-5.4米以下的地方。面积约2平方公里。


由于处于中韩两国专属经济区主张重叠区内,苏岩礁问题也就隶属于东海大陆架划分问题。1995年,联合国海洋法生效后,历史上本无争端的苏岩礁问题浮出水面。


东海面积达77万平方公里,涉及中韩日三国。韩国根据自身利益历来顽固主张不同原则,济洲岛以南要求自然延伸,向西又要求中间线原则;企图以苏岩礁为基点瓜分中国东海海域。日本则主张所谓的中间线原则,并且以钓鱼岛作为基点,单方面在中间划了一条所谓的中间线,并开始对这条线采取实际控制;中国一直坚持自然延伸原则,主张在东海大陆架一直延伸到冲绳海槽中心线。总之,三方争议面积很大。


韩国方面声称:从地理上看,苏岩礁更接近韩方。并特别强调“在韩方专属经济区内”的苏岩礁建设并运营海洋科学基地是韩国“合理的权利,也符合《联合国海洋法公约》。


而事实是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暗礁不具备作为领土的法律地位,不能成为海域划界依据。而且以地理位置来看,苏岩礁位于中国领海和200海里的专属经济区内。距中国领海基线童岛132海里。它与韩国没有没有任何关系,离朝鲜半岛十万八千里,海底也不相连,韩国人只是不满意于仅拥有济州岛沿岸水域的现状,借助了在日本海和日本争竹岛(韩国称独岛)的成功经验,开始南拓领土,魔爪伸向了中国东海。


韩国采取了一边与我国继续专属经济区划界谈判,一边以科学考察名义侵占苏岩礁,造成既成事实。但暂不提出领土要求,避免过度刺激中国,以掩耳盗铃的方式为未来以苏岩礁为基点瓜分东海的险恶目的服务。


韩国在2001年给我国苏岩取了一个韩国名“离於岛”,发音为I-EO-DO,韩政府编列国会通过,投资2百12亿韩元(约2亿人民币)在苏岩最高峰的南侧65米处,打桩兴建了一座高76米(水下40 米,水上36米)重3600吨,相当于15层楼高的巨大钢筋建筑物,还把它取名为“韩国离於岛综合海洋科学基地”,其实就是一个向中国扩张领土和领海的大型前哨基地,这基地占地面积约1320平米,建有直升飞机停机坪,卫星雷达、灯塔和码头。上面有8名常住的所谓研究人员,15天轮换一次,另外韩国海洋研究院的职员,每隔2-3个月会登岛一次,在上面呆一周左右,进行装备、设备的维修保养与检查。


对于韩国这种在未经允许在苏岩礁修建海洋观测站问题,我方必须坚决反对类似的在两国专属经济区主张重叠海域的单方面活动。无论将来苏岩礁是否影响两国专属经济区划界。


韩方的单方面行动不能产生任何法律效果。虽然目前其未提出领土要求,但中国海监飞机对苏岩礁韩国综合海洋科学基地实施了巡航监视,多次发现韩海岸警备队巡逻飞机、韩国海警巡逻艇在该海域活动。 说明这绝对不是单纯的科学考察。我方要吸取“冲之鸟”和“钓鱼岛”的教训。也要防止其成为冲之鸟岛和独(竹)岛的中国版。


对于黄海问题。韩国采取了未经允许提前勘探的方法。中韩两国在黄海还有6平方公里的争议区。韩国早在1970年颁布《海底矿产资源开发法》时,即按中间线宣布了黄海石油勘探区;1972年又宣布在黄海设立“海上特区”。并对黄海进行了全面勘探。

从韩国设定的海上矿区看,目前能出产天然气的海区为东南部大陆架第六矿区一区以及第六矿区二区,不在黄海大陆架上。半岛南部的第七矿区分别为韩国自主开发区和韩日联合开发区,其南端最远处延伸至距离半岛海岸线约700公里处,在中国钱塘江口平行线以下,明显深入中国东海大陆架;半岛西部海区和西南部海的第一到第四矿区西侧和西南侧端线普遍超过半岛与中国黄海和东海大陆架的中间线50至100公里。韩国在黄海大陆架上进行石油勘探的海区属第二矿区。从地图上测量,韩国群山至中国山东半岛的直线距离为400公里左右,已跨过黄海大陆架中线50多公里.


根据1982年制定的国际公约规定,大陆架是大陆边缘在海底的自然延伸,大陆国家最远可拥有离海岸线350海里(约648公里)范围内的大陆架。据此,在中国主张的300万平方公里的海洋国土中,理所当然地包括黄海大陆架和东海大陆架。而韩国未经中国同意在黄海大陆架上勘探石油,已损害到中国的海洋主权和海洋权益。


目前来说,中日问题是东海问题的重中之重,中国不想与日韩“两面作战”,所以这几年来一直对苏岩礁的问题低调处理。但是为了争取在中日东海谈判中取得有利地位,必须对韩国强硬起来。尤其加强对我国海洋的巡视与管理。中国海监部门在东海、黄海我专属经济区和南海北部海湾海上边界和部分争议海域依法应进行不定期的巡航监视,严正表明我国政府的立场。必要时候借鉴保卫春晓油田的方法,派军舰巡航。绝对不能置之不理,养护为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