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需警醒!21世纪还是美国的世纪

早在很多年前,就有很多人,包括中国人乐于谈论21世纪是太平洋的世纪,是亚洲的世纪,甚至是中国的世纪。如果西方人这样谈,我以为情有可原,因为这表明了他们的危机感。但如果中国人也这样谈,我觉得就有点危险了。这就有点像一个人目前还没有富起来,就乐滋滋地陶醉于日后富起来的感觉中一样,但是否能够富起来,还是很不确定的。事实上,21世纪能不能成为中国的世纪,在很大程度上不由中国说了算,而是由美国说了算,因为美国是当前世界的老大,20世纪就是美国的世纪。如果老美衰落了,21世纪就有可能成为中国的世纪(还不确实,还要看中国自身发展)。因此,弄清楚21世纪到底姓中还是姓美,就必须以一种客观心态了解美国未来的发展走向,以及与中国相应的发展步伐进行比较。




笔者以为,一国的发展或衰落无外乎两个原因,一是内忧,二是外患,更多的是两者的综合。近代中国走向衰落,乃至成为“半封建半殖民地”,就是内忧加外患的结果。那么,在21世纪,美国存在或将存在可能导致其衰落的内忧与外患吗?




1.内忧分析




首先看政治体制。中国有人常说,稳定压倒一切,就是从政治意义上说的。这话有一定道理,因为一个社会如果总是处于动荡的环境中,是不可能搞好发展的。不同的是,中国目前在很大程度上还依靠一种高压的手段来保持稳定,而美国则主要借助于体制力量来保持稳定。美国的政治体制并不是生来就很美好的,起初也存在侵犯人权、压制自由等各种劣迹,甚至曾允许最丑恶的奴隶制存在。但可以说,美国的发展过程就是一个其政治体制慢慢完善、进步的过程。而政治体制的完善又反过来促进了社会各种压力的释放,使得美国保持了一个基本稳定的社会。美国建国两百多年来,国内基本上没有发生过大的暴力革命(这里的革命指的是一个阶级或阶层推翻另一个阶级或阶层的暴力行动,故此南北战争未纳入革命范畴。建国之初有次谢斯起义,但范围很小,很快就镇压下去了),这在近代大国中是个奇迹。20世纪60年代一度闹得很厉害的种族隔离、新左派运动,最终也基本上在体制内解决了。当前,美国的政治体制尽管出现了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如金钱政治、强势利益集团的过大影响等,但没有从根本上动摇国本的因素。2000年总统大选由法官来裁定,在有些人看来是一出美国政治的闹剧,但我以为则恰恰反映了美国政治的成熟。要是换在某个非洲国家,不因此发生内战才怪呢。因此,从目前的趋势判断,我们无法确定美国未来将出现大的政治动荡。反观中国,民主进程缓慢,政治体制远未定型,而转型期中的政治变革是最容易出现动荡的。至于要用多少年才能完成民主体制的构建并使之成熟化,只怕还没有人能够预测得准。因此,从这个方面来看,我更相信21世纪是美国的世纪而非中国的世纪。




再看经济制度。上个世纪80年代时,美国人一度很担心日本,因为当时日本经济发展咄咄逼人,日本的资本把有象征意义的洛克菲勒中心都买下来了,搞得整个世界都以为美国不行了。但是,到了90年代,美国仍然稳居世界经济前列,甚至进入历史上经济增长最长的时期,日本则陷入倒退的十年。美国人之所以能够扭转乾坤,在很大程度上是把握了以信息经济为代表的新经济发展趋势,而这一对机遇的把握则再次证明了美国经济的活力,反映出美国经济强大中的一些制度性的东西。微软公司是信息经济成功的代表,而微软公司最初是在一个小车库里起家的。它的成长反映了美国经济中常不为人知的另一面:即美国存在大量富有活力的小企业,它们是跨国公司的后备军,是美国经济保持竞争与创新态势的重要推动力。美国社会经济中一个很重要的特点就是:重自由而轻平等。从目前看,忽视平等并没有造成重要的社会问题(这主要是因为美国的平等是与西北欧那些更为重视平等的国家相较而言的,事实上,美国的社会福利与保障要强于多数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也包括中国,所以不会有严重的社会问题),而自由则使其社会保持强大的活力。与之相较,中国目前过于重视打造航空母舰式的巨型企业,而对自由竞争的重视度远远不够(一部《反垄断法》经历了13年并打了很多折扣以后才出台就反应了这一点),而对知识产权的漠视(盗版制品比比皆是)更是对中国人创新精神的一种无形扼杀。因此,尽管中国经济目前发展很快,但笔者并不认为中国经济进入了成熟、稳定发展的快车道,也不认为有充分的理由断定中国经济能够在21世纪全方位地超过美国。




最后看社会文化的稳定性。美国实际上在这方面有一种先天的劣势,因为它是一种移民社会,国内种族众多,彼此之间社会文化差异甚大。但是,实践证明,美国是一个相对成功的种族大融炉。如上所述,上个世纪的种族隔离与冲突基本上在政治体制内解决了,目前虽然还有许多种族问题,特别是种族间的事实不平等还十分严重,但相较而言,其严重程度比上个世纪要轻许多,我们也没有理由认为不能在政治体制内解决。另外,美国与一些国家中的传统民族问题不一样,美国的种族问题基本上不是按地理分布的。许多国家中的民族问题,都是一些传统的少数民族聚居区与主政的多数民族长期矛盾积累而暴发的结果,不同民族之间有着明显的、基于历史与传统而形成的地理分界。在这种情况下,民族问题很容易变成民族自决问题,最终导致国家的分裂。但在美国,尽管历史上南方曾是黑人居住较集中的地区,但基本上没有在美国形成地理上截然分开的种族板块。这种情况的结果是,不管种族问题有多严重,在美国基本上不会导致以种族为单位的国家分裂(仅闹过一次的南北战争,是白人打白人,而非白人打黑人)。而这不但许多发展中国家,也是英国(有北爱尔兰)、加拿大(有魁北克)等发达国家面临的问题,更是中国面临的问题。在文化身份上面,尽管有亨廷顿这样的学者大声地表示忧虑,但总体上属于一种合理范围内的敏感与危机感。在历次危机中,美国人表现出来的民族认同感、国家自豪感是许多国家不能比拟的,九一一事件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因此,在这方面,我以为中国也没有多少优势。




2.外患分析




许多中国人可能有一个印象,即美国霸权主义不得人心,在世界各地都遭到反对。这种情况不尽符合事实。一方面是美国许多行为确实遭受非议,如攻打伊拉克,连传统的欧洲盟友——法国与德国——都与俄罗斯联合起来反对它,***的恐怖分子就不用说了,简直是把反美作为自己赖以存在的使命。另一方面,许多美国都在频频向美国抛出媚眼,企盼美国的资金、美国的军队、美国的文化(肯德基和麦当劳盛行全球),甚至是美国的军队,因为许多国家需要依靠美国大兵来维护安全,或者是保持当地势力均衡。总体上,依笔者的判断,美国在当前世界是欢迎多于反对、肯定多于否定,连原来反对美国伊拉克战争的德、法、俄最终还是没有站到美国的对立面去。这也是为什么二战已经结束半个多世纪了,冷战也已结束了,而美国在世界各地的基地、军队还能到处存在的重要原因,世界仍然需要美国。




特别是与历史上的霸权国相比较,美国还算得上是一个较受欢迎的霸权国家。自近代以降,几个追求霸权的国家当时基本上都没能博得世界的好感。较远的有:拿破仑时的法国,首先由于举起民族解放与进步的大旗,而一度获得欧洲人民的普遍好感,但当他的政策一转向征服与压迫,欧陆人民就与本国的封建政府联合起来反对他了。希特勒的德国就不用说了,他引起的世界范围内的恐惧把共产主义与资本主义这样两种势同水火的势力都挤到一个同盟的阵营里来。斯大林的苏联也是劣迹斑斑,故此其东欧卫星国也常不信服,因此有波匈事件与后来的“布拉格之春”。最与美国相类似的可能是英国,但由于英国试图控制广袤的殖民地,因此也引起了世界特别是殖民地人民的愤慨。在这些方面,美国确实不同于历史上的霸权。首先,自进入20世纪以后,它就基本上不再追求通过军事征服获取土地(之前有过,之后有对菲律宾的占领),甚至不再以占领领土作为霸权扩张的方式;其次,它的民主体制在一定程度上博得了世界人民的好感,毕竟民主是一种世界潮流;再次,美国主要通过诸种国际制度(如联合国、世界银行等)来维系霸权,这就给别国以改变地位的希望(因为制度自身是可以通过制度来改变的,中国不是也要进入这种充满美国式制度的国际体系吗);最后,它在挥舞大棒的同时,掌握了世界上最诱人的胡萝卜(第一经济大国地位)并时常派出一点,这就一定程度上消弥了别国的不满。因此,总的而言,美国霸权是一种相对软性的、良性的霸权,目前在世界范围内还没有看到一种普遍范围内的、对它的激烈不满与重大反对。笔者相信,即使一种霸权将要衰落,它也有着强大的惯性,如无重大事变,不会在短期内就倒下去。因此,从目前趋势看,美国霸权再持续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时间并非虚谈。




有利于美国霸权持续的最后一个因素是它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保护,这使得它免于各种外患之忧。历史上很多大国,都是在一种不安全甚至冲突频频的周边环境中或快或慢地消耗掉自己的国力,从而很难成为世界霸主,或一时成为了世界霸主,也很快衰落下去。法国和德国是近代史两个伟大的国家,但它们都没有像美国那样成为世界级的霸主,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它们两个成为了彼此互不相让的邻居,其结果是两败俱伤。美国在这方面就独占优势,它的邻居很少,陆地邻国仅加拿大与墨西哥,且其力量远逊美国,也无与美国一争雄长之意。可以说,除了大洋洲之后,北美洲的国家关系可能是最简单的,这使得美国能够不陷入到复杂的、很难不“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地区纷争之中去。当然,周边有个小国古巴与它作对,但一则力量太小、二则无陆地相邻,对美国很难构成重大威胁。此外,美国两面有大洋保护,这使得它能够很安全地远离别国的进攻。尽管在核武器时代,大洋保护、地理距离的重要性已相对下降,但仍然很重要。比如说,由于太平洋的保护和投放能力的有限,中国的核武器就不能覆盖美国全境,不能对它形成重大的核威慑。至于朝鲜那几件核武器,就更不用说了。从这个意义讲,美国担心朝核问题,完全是杞人忧天(当然,美国很可能不过是借力打牛,别有用心而已)。相反,中国面临地理环境就麻烦多了,周边被诸多或大或小的众多个海陆邻国包围。更要命的是,这些邻国中包括有俄罗斯、日本、印度这些充满大国雄心的传统大国,中国还与许多邻国还有剪不断、理还乱的领土领海争端。不把周边摆平,中国是谈不上到世界范围内去独领风骚的,更不要谈引领整个21世纪了。




笔者结论是:无论从内部还是从外部来分析,当前乃至可预见的将来都不存在将导致美国严重衰落的因素。相较而言,本来就落在后面的中国面临的挑战更多。因此,21世纪很难成为中国的世纪,它将很可能仍然是美国的世纪。中国未来百年的外交,必须考虑这一现实因素。在此背景下,我们不要奢谈崛起(如果把崛起理解为成为世界第一强国的话),因为那是我们近期内做不到的事情。去谈自己做不到的宏大目标,反倒使人警惕,从而助长中国威胁论,甚至出现往美国霸权炮口上撞这样的最坏局面。中国目前要做好的最重要事情首先就是把国内的事情办好,其次是把周边关系处理好,最后才是考虑一下自己的世界目标。这方面,美国自身的经历也值得我们借鉴。美国到19世纪末期时,就已成为世界工业最发达的国家,但它在国际舞台上仍是“韬光养晦”的,参加一战、二战也似乎总给人一种心不甘、情不愿的感觉。但事实却是,许多国家主动把美国拉出来承担国际责任,送它一顶霸权的王冠。不幸的是,当前中国人可能没有历史上美国人那么好的心态,因为中国有两个历史包袱:一是对千年辉煌帝国的追忆,二是以民族复兴来雪百年耻辱的迫切,这两者加在一起,驱使许多中国人常常不顾实际地、急匆匆地做着大国崛起之梦。在这个时候,我们更需要的冷静、客观和理性。毕竟,即使是梦的实现也是需要时间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