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说起老外,那话题可就多了。在礼宾的时候就经常接触老外。说实话以前也提过,我外语烂的不行。简单的问候语还差不多,交谈就不行了,人家说半天咱一句听不懂。有时也下定决心,非要学好,但是一面对那些ABCD什劳子的,那就它认的我而我不认识它了。

没办法啊,幸好来省城的老外大都的备而来,不会中文的都带翻译,要不就是会中文的老外,不带翻译的老外又不会中文的老外很少。有一次,我就遇到这么一位,是一个从丹麦来的中年女士大概是来访问省城一所大学的,那一天早上,我刚刚接过来班,他从电梯里下来,见到我就微笑的说:太克C。我一听一开始没听明白,可能是外国方言的问题,我说:啊?她又重复了一边太克C。我一想啊不是出租车嘛(幸好前几天和几个同学一起在逛大街时,看到满街跑的出租车,就随便问了一个同事出租车的英文叫法),于是抓紧让门童叫了一辆出租车,把她送了上去,但又不知道她想去那儿,又问她(我作了个开车的动作)她也很明白,马上给了我一个写中文的地址,我把他送上车,她临上车时还给了我十美元的小费呢。

以上说的是好人好事,下面来说一件真实而又荒唐的事。上一文时说我进总台时,是因为我那个比我早一年的战友犯了点事,才把我调到总台的,其实这事不是一点了,提起我这个战友同志在学英语方面上和我也差不多用功(用功就是三天的性),不过在玩这方面上他更捣蛋(在学校时他比我高两级,他比我还呲毛,他都掀女同学的裙子,我不敢,当兵又是在野战军又是连长的通讯员没什么事干,想着法的捣,我是在常训部队管的比他们部队严,回到地方后三年的习惯也改变了我不少)。他那一天和一个英文好的的同学学了一句砍啊海普有,就是您需要什么帮助吗?第二天上午(我没上班)刚上班他就穷显摆见一老外一个人过来了到总台放钥匙(有的客人外出怕把房门钥匙丢在外面,就在出门时把钥匙放到总台),他就对人家外宾说:”砍啊海普有?”人家老外当时一听很高兴的和就和他说了起来:“·#·#¥%%—*¥%……¥#¥……%(据我判断这个老外肯定是在酒店没碰到几个和他说英文的人,啊 这一回好歹碰到一个 聊聊吧),当时和他一起值班的小女孩正在忙着给别的客人结帐,后来据她回忆好像说的是天气之类的散篇子,而我那个哥们呢早TM晕了,不知道怎么办了,看人老外说了半天自己不说话也不好啊,结果这伙计也真是绝,给人来了一句:“拜拜”(我估计他是想早点结束这个对话)。人家老外一听恼了用地地道道的北京话来了一句:“噢 哥们儿原来你不会说英文啊!”转头向大堂副理(主管客人投诉的地儿,也和客人直接接触)那儿走去了,结果可想尔知那老外也不依不饶的,处理结果很快就下来了,换岗 和谁换,姜经理想起我来了和我谈了一谈,我心说:TMD平时想不起我来这个得罪人的活要我上啊。但后来我那战友对我说:没事谁去不是去啊,换换地方也不错。我最后也就去了。

要说起和老外打交道,我倒不是怕语言上的困难,他们大都带着翻译,不行还有和我一起值班的小姑娘小李呢,人家是大本毕业,英文那是呱呱的,交流上没事.让我受不了的是老外身上的那股香水味,尤其是是非洲的黑人,身上的那个味啊,我不知道大家受了受不了,反正我是受不了。在2002年的时候,那会我已离来这一家酒店到另外一家酒店工作去了,我那时是餐厅服务员,有一回一个欧洲旅行团在我们酒店用餐正好在我的包房(一般的酒店都是每个服务员管一个包房),客人一进去,那味就上来了,怎么形容这股味呢,就像是一股子臊味加一股子恶心的香味,搞的我鼻子老是想打喷嚏,咱文化水平不高可能享受不了这股子高贵的气味,好歹整个就餐过程也不慢,一个小时吧就完了(一般的老外旅行团餐费都不高,主要是在房费里了赚他的钱,而就餐时客人想喝酒水,都是由自己结帐的),结束时还得了五美元的小费。之后的好几天我的那个包房内还全是这股子味,无论我怎么喷空气清新剂也还是有这个味。

在我的印象中对大部分老外的印象还不错,他们友好、和善、大方、风度优雅富有同情心,他们是欧洲各国、美洲各国、澳大利亚、非洲各国、中东各国高丽棒子还行,北极熊也不错,但小日本是最TM呲毛的这个民族是最下贱的,在我的印象中他们不仅野心不改还小气总是以一种色迷迷的样子看着人(不管男女),最让人看不惯的是他们民族的每一个人都酗酒,还喝的挺没出息,就和酒是他们的亲娘老子一样,我遇到的这事还不少,喝的和烂泥样,扶都扶不住(职业要求要不然谁管他啊),有一次我在总台值夜班,半夜两点多时有几个来省城办事的小日本青年从外面回业喝的都没人样了,门童去扶他,他们还牛B哄哄的不让人扶,门童也是个民族主义的愤青,也就没管任他由他们自己上了电梯,过了一会儿,楼上6808的客人打来了电话,是一个南方的小姑娘,听她的语气似乎是很害怕,她在电话里说有几个说外语的男人在她的房门口老是不走还用力的拍门她很害怕,要我们酒店的人上去看看,当时总台还有一个小女孩和我一起值班,我就和一个门童一个保安我们三个人就上去了,到了楼层一看啊那几个小日本都爬在了地毯上,有一个还有意识的正在用力拍6808的房门嘴里还嘟囊着他们的鸟语,原来他们走错了房间,没办法最后由我们几个把他们这几个小日本送到了他们的客房,准确的说是抬回去的(真是TM的沉),第二天一早他们就离店走了,离走时留下了一封感谢信,上面说的是感谢酒店的服务和照料十分的感谢之类的,这事还让我和那个门童上了店报呢。我那个当门童

战友来了一句:真TMA的还不如给点小费呢,假仁假义,,,,

本文内容于 2007-10-16 19:10:32 被cnkhtd163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