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大家看到这个贴的时侯一定在想,一个堂堂上校团长会用什么狠招啊?这里先介绍一下我的这位老团长吧.记得刚参军入伍没多久,就听新兵班长说我们的营长和团长都是79越战的英雄,他们两个本来是一个连队的,一个4班班长,一个5班班长,79越战一次战斗中做为先头部队整个连队向越军阵地发起攻击,攻击中招到越军炮火攻击连队阵型被打乱,在减员过半后推进到敌阵地还有100多米时,由于敌火力压制太猛导致进攻受挫(班长说这时连排干部差不多都牺牲,就剩几个班长在指挥,全部能战斗的有40来人了),加上又是仰攻,眼看死伤太多,我们团长跟营长说,你在正面佯功吸住敌火力,我带几个人从侧面山脊绕过去,看这样能不能行.就这样,团长带了10几个战士绕过正面火力从侧面迂回摸上了越军阵地,在敌人后面来了个飘亮的包围,听见上面敌阵地的枪声大乱,我们现在的营长也发起冲锋一举夺下了敌人一个加强排坚守的阵地.战斗结果.....俘敌30余,毙敌20余,4班长(团长)火线提连长,5班长(营长)火线入党提排长.说来你们不信,他们两指挥的这一仗后来还编入了我军从林山地战的教材呢.

听到新兵班长讲了团长跟营长的故事,当时我那个崇拜啊就别说了,最后班长还说了...呵呵,你们啊现在还不是个兵,等下了老连队你们就会体会到他们的厉害拉...

下了连队后,老是看见团长开着个三轮摩托车到我们营来,但从不停车看我们训练而是直往营部去,也从不带参谋,当时就想,新兵班长还说团长厉害(当是理解的厉害就相当于对训练严厉什么的),我看还是挺和善的嘛(暴汗)...直到夏天慢慢来临,大家都知道重庆的夏天那个热啊,整天到晚只有半夜3_5点稍稍凉快点,其它时间连电风扇吹的风都是热的,中午气温一般在35度以上,就是早晨也有30来度,班长就老在我们耳边念,晚上一定得睡好啊....一天,离起床号还有10分钟,整个营区吹响集合哨,当我们大家还没弄清发生什么事时(还以为搞拉练)值班员通知着短袖打领带戴帽子,搞得我们一个个一头雾水,整队跑到阅兵场只看见团长早已笔直站在阅兵台上,参谋们一个个都黑着个脸站在阅兵台下,在一声声整队.报告声中,一会功夫全团1千5百来号人黑压压一片全在阅兵台下列队站好了,这时团长发话了:__今天的科目,军姿训练,时间两小时,参训人员:全团,除卫生队,炊事班,听口令_稍息.立正___

半小时过去了,团长站在阅兵台上纹丝不动,下面的参谋干事啊,营长教导员,连长指导员还有我们这些兵们谁都没干动一下,后面全是卫生队的人(也是事后才看见的)拿着担架站在那,有晕倒的马上急救,重庆夏天的早晨很闷热的,加上刚从床上爬起来就站军姿,一时半会好多人没准备,兵们还好点,干部有些就吃不消了,刚过1小时多一点,我看见前面几排就有个干部倒下了,我认出是个政工干部,卫生队的跑过来抬着就走了,我看了下团长,他好象对面前发生的事没看见似的,还是那样站得笔直,表情上看不出任何变化,我心里一颤,刚想松一点劲的想法跑得无影无踪,就这样2个小时慢慢过去了,途中好象又有10多个人晕倒,我后面看不见,可能还有吧.

这种我们团长独有的训练在我第一年的夏天有过4.5次,每次团长都跟我们一起,从来没动过那怕一下,一般晕倒的大多是干部,兵们身体差点的也有,不过没出现过第2次晕的,呵呵,缘由自己想

我文笔不太好,大家如有怀疑的可以打听一下,xxxxxxx,我是95的兵,在2机连服役,我们团长叫刘*平,2营长尹*良,在我第3年时他们两都转业了

本文内容于 2007-10-12 9:54:17 被小编Z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