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军人的爱(三十九)连队好象自己家的孩子

军人的爱(三十九)连队好象自己家的孩子

英雄的连队;五天时间我很快就了解这支部队,从战士到干部都可以显示出一股牛劲。一股不认输的牛劲,从训练场到平时的生活都可以看出来。礼拜天抽空回到老连队,老连队除了连牌标志依旧树立在那里。连队的人都走了,进入到熟悉的四班;昔日的四班夜间训练好象就发生在昨天,转了一圈也没有再看见一个人。当我走出连部大门的时候,是连长、连长站在那里。连长看见了我从你们出来,走了过来。

“二排长,你也来了;感觉走出了连队心里好象空空的,我当兵就在这个连队。后来提干了,从排长、副连长再干到连长,我和连队一起生活了九年”。连长说完话,看了下我。走二排我们一起去喝两杯,我们一起走进部队边上的小店。叫了点小菜,一人开了一瓶啤酒。连长是山东人,酒量很好。基本上是他喝了三杯我才喝了一杯。他知道我酒量不好,也没有怎么叫我喝。喝了点酒以后,连长话开始多了起来。

“二排,你说我们连队有什么不好;为什么要把我们连队改编了,我实在想不通。我找过团长了,我们每年都是优秀标兵连队、军事训练优秀连队。我真的不明白啊,可是上级的命令下来了。我我我…你知道嘛?我对咱们连队就好象自己家的孩子一样,好不容易看着他长大了,有出息了。突然就没了,你说我心里难受不难受”。

“连长,我来咱们连队时间不长;但是我明白你的感受,我的原来当兵时候的老连队整个连就被裁没了。我们很多兵抱在一起嗷嗷大哭,人是有感情的。所以连长你的心情我知道是什么样子”,干了这杯不要再喝了。连长我送你回去吧!“没事,没事;我还可以再喝,”我知道连长心情不好。心情不好喝酒最容易醉,我匆匆叫老板结了帐以后,把连长送回了营房里面。还好回去的路上没有碰见纠察,要不喝醉酒就是犯错误了。

路上经过电话亭拿出小芬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电话响了三下就有人接了;接电话不是小芬,应该是小芬的同事。

“你好!我找下蓝慕芬小姐”,

“请您稍等,小蓝你的电话”。你好,那位?小芬的声音还是那么熟悉。

我:是我,天涯。

小芬:呵呵,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你今天在外面对不对?

我:恩,

小芬:哦,什么事情?

我:我们部队被改编了,我现在调到别的连队去了,回去后我再给你重新写封信;我现在不知道年底有没有假期了。

小芬:哦,这样啊;新的连队一定很不习惯,我现在公司也开始运转了。最近可能没有空去看你,你自己要多注意身体。长途电话费很贵,我不多说了。有空给我爸妈写下信或者打个电话,他们也很想念你。挂了;

我:哦,再见!

想给小芬的爸妈打个电话,可是电话响了很久没有人接;估计是在学院没有回来,想打个电话到阿姨那里去。后面想想还是写信好了,毕竟长途电话费很贵。上了公交车以后,我站在靠近下车门的地方。车上人很多,公交车的速度开的不快,坐了快三十分钟才到站。下车后没有多远就是师部大门,我走进去没有多远。我们排的一个兵就跑过来,排长你可回来了。连长有事情急着找你,让我看看你回来了没有。我都来回跑了好几趟了,我们一路小跑进了连部。连长和指导员在里面正在商量着什么,我喊了报告进去后;连长说道:“三排长,你可回来了;刚才师长打电话说你回来的时候去趟他办公室,不会你又犯了什么错误吧。”我说没有吧,既然是师长找我;我现在就过去。连部离师长办公室没有多远,我跑了过去没有五分钟就到了。

师长的办公室在中间楼的地方,我进去到门外面;敲门进去后站在那里。师长应该在修改什么文件,我站了有五分钟;师长头抬了起来,“不好意思,小葛同志;我正在修改一份重要文件,让你等待了。”师长拿起电话按了几下,黄参谋进来下!黄参谋进来后把文件拿了出去,师长看起来很年轻。操着一口湖南方言,应该在五十左右;在正师级干部中算是比较年轻的。


本文内容于 2007-10-10 19:18:41 被3344520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