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往事如烟:我是一个兵之“喝断了当阳水倒流”


喝断了当阳水倒流,本是张飞张翼德在当阳救助赵云之时,面对百万曹兵毫无惧色的壮举,而我也干了一回这样的事。

我入伍之后,经过三个月新兵训练,又经过三个月骨干集训,终于下连队了,那时是在新兵团,老部队来接兵,坐汽车在大山中走了好长时间,心想怎么还不到啊,总这么想,那车还终于停下了,本以为是快到了,可我们朝前一看,接兵干部们都下车站在前面议论,原来是在一个三岔路口迷了路,带队的参谋长有火也不好发,把地图、指南针拿出来看了半天,才确定当前位置,继续往前走。这事让我们这批兵后来一看到参谋长就想笑。

我们从早上一直走到下午两点多才到老兵连,那个地方更加荒凉,原先一块走的几辆车也分开了,只有我们一辆朝一个看似“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遍地荒”的地方,前方只有一条路,车就顺路开。好容易到地方了,原来是一个农场,可把弟兄们的心给凉透了,可老兵连的热情还是驱散一些不快,饭菜是丰盛的四菜一汤,现在的朋友们觉得不算什么,要知道这个四菜一汤在那个年代可不简单,因为我们连队可以说是全军尤其是步兵基层连队最先实行这样伙食的连队。吃过饭,指导员让六班长也就是我的班长带我们新兵去洗澡,说是上温泉。想一想当年杨贵妃洗澡的那种温泉,大家兴致一下子就来了,跟着六班长就兴冲冲出发。

出了营房,过了一道小桥,过桥时我朝下看了看,走了十来分钟便走到一个大院,门口有站岗的哨兵,本以为温泉就在这儿,班长说不是,这是农场场部。穿过去继续走,又过了二十多分钟,走到一个镇上,本以为温泉在这儿,班长说还没到,还在前边一点。大家继续前行,又走了十多分钟,好像是城郊,班长这才指着前边说到了,我一看表,好吗,洗个澡步行五十多分钟!

把弟兄们给累得啊,还好我是穷人家孩子,从小累惯了不怕,那一个个进了澡堂子后,真像是打了鹌鹑斗败了的鸡,躺在光板床上不愿动了。

这个澡堂是我们部队开的,专对军人,虽然离我们连队远了点,可真是温泉。不过哪个也没那个闲情逸致来体会杨贵妃洗温泉的感觉了。

洗完了澡回去,走上快到连队营房的那座小木桥,我无意中朝桥下又看了一眼,竟发觉走时那朝东流的河水现在竟然朝西流了起来,愣了一下,随即想到了原因,便跟班长笑着说:“班长,你看弟兄们都这样了,我唱段戏给大家提提精神怎么样?”

班长一听就笑了:“你还会唱戏呢?那就来段!大家鼓掌啊!”

我就站在桥头摆了架式唱一段京剧甘露寺选段:“他三弟翼德性情有,丈八蛇矛惯取咽喉。曾破黄巾兵百万,虎牢关前三战过吕温侯。在那当阳桥一声吼,喝断了桥梁水倒流。”唱罢还学着黑张飞来了个哇呀呀暴叫,大伙拍手叫笑起哄,谁知那个分到一班的小石头——他姓石,因为个头稍矮就得了这个外号——扑通一声,踩断一根桥板,差点掉进河里,大家急忙把他扶起来,我就说:“弟兄们看见了吧,我不但喝断了桥梁,这河水也真的倒流了。”

大家往河里看看,有的说这河水本来就是往西流的,有的也惊讶:“不是,刚才咱们过去时这河水往东流的,这怎么又倒流了?”

六班长就看着我笑,我说:“班长别教他们这个乖,想知道原因敬上烟!”我的一个老乡,大家都叫他小李子,其实比我还要高一点,一米七九高,以后再给大家讲他的趣事,当即上烟。

六班长这才说:“你们不知道海水涨潮?刚才咱们过去的时候,河水是往海里流的,这回海水涨潮了,倒灌上来了!”

噢,原来是这么回事,大家一个个指着我,说我蒙大家烟抽。

我们驻地距大海只有十多里路,那小河河水自然是落潮时顺流涨潮时逆流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