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


“手榴弹准备。”张学义看鬼子还追自己,自己已经败了怎么还追,鬼子太可恶,非要把人逼急,他把武装带上挂着的手榴弹全拿了下来,使劲向山下扔去,缅甸兵手里还有四五十枚手榴弹,他们也知道站的高仍的远,拿着M36手榴弹往鬼子的队伍里扔,鬼子在爆炸声中纷纷倒下,大多数是被吓的趴地上隐蔽的,其他的被手榴弹炸翻在地。

“你喜欢我他妈的全给你,招法宝。”张顺边自己唠叨着边扔手榴弹,他扔的比一般的缅甸兵要远的多,炸的鬼子纷纷滚落山下。

南次郎举着军刀一看上去多少倒下多少,顿时气的七窍生烟,没想到自己这么不顺,怎么前辈尾野大佐指挥特种部队败少胜多,自己怎么胜少败多呢?按道理说是自己带兵的时候皇军武器更先进了,怎么对面的英军突击队这么难打,传说皇军解放马来西亚新加坡和缅甸的时候英国人都不行,今天英国人吃了什么神药,怎么变的这么精明,也知道居高临下用手榴弹阻挡自己,他想改变命令,可他想起陆军大学时候的考试,考官们只会很傻的问,给你一挺机枪怎么用?问你面前有群敌人怎么办?

标准回答是立即把敌人包围住然后消灭,他现在完全是按照陆军大学那学来的东西来进行实地操作,怎么不行呢?自己难道没勇气么?自己不怕死,也不怕打不过敌人,自己没胆怯,所以不能退兵,带着这么多伤员回去算怎么回事呢?其实他不知道自己那错了,错就错在他上的学太多,尾野大佐没上过陆大,只上到士官学校就不上,自己学上的太多了上的都死板了,就知道勇气勇敢之类的,根本不会冷静的思考谨慎的下命令,这可怎么办呢?咬着牙继续打?


山坡上正打呢肖特上士、约克中士带了机枪组和许多备用弹药冲到半山腰上,看山坡下鬼子不多他们架好三挺布伦机枪拼命对溃败的鬼子进行扫射,鬼子兵正抢救伤员呢就被击倒十几个,新抵达战场的英国兵把所有的手榴弹全搬了过来,这跟张学义一汇合立即把鬼子的冲锋挡住。

“长官,我们现在应该继续追击,你看敌人已经不多了。”约克中士经验丰富,看出鬼子的尸体和伤员数量明显比能动的多,虽然他们总兵力不多但可以反败为胜。

“好,所有人都多带手榴弹,拿上冲锋枪给我冲。”张学义下完命令带着约克中士以及十来个士兵边冲边打,张学义跑了几步看见一个受伤的鬼子兵,他掏出M1911手枪指向正在喘气的鬼子伤兵,他根本没战争法的概念,拔枪就击毙了脚下的鬼子,根本不对鬼子进行抢救,反正鬼子杀的人太多,早他妈该死了,他只恨自己不会飞,他该飞到日本把这些鬼子兵的七大姑八大姨全杀了,把小鬼子杀的鸡鸭不剩鹅犬不留,给他脑袋上补一枪那是便宜他了,鬼子杀多少中国人自己只死一次,他们早他妈的赚了,不死还等什么呢?

“冲,给我冲。”张学义跑几步扔个手榴弹然后打两个短点射,穿着白衬衫的鬼子在树丛里十分现眼,是非常好的射击目标,没一会他们就杀下山去,路上看见鬼子伤员就立即击毙,免得被伤兵咬一口或者打一枪。

十来个英国兵杀到山下,看没有漏网的,远处也没什么白衬衫,他们都松了口气,士兵把斯登冲锋枪背好,从地上拿起鬼子丢弃的二式伞兵步枪,发现这是个不错的短步枪,还能分解结合,还可以上刺刀,他们给步枪上好刺刀,又从新从山下往山上走,开始检查鬼子尸体,别有的装死的或者休克的再漏网跑了。

一个当兵的走到鬼子尸体前,拿刺刀轻微的碰了碰,张学义一看英国人这么心慈手软,这怎么行,他拿起一挺上了刺刀的九九式机枪,一脚踢开死去的鬼子机枪手,“士兵,看清楚,要这样检查尸体。”他说完使了十分的力气一下就拿机枪下的刺刀扎进鬼子的尸体里,尸体里立即向外大量的流血,“要这样检查尸体,否则死里逃生的鬼子抓住你,把你的内脏给都你挖出来吃掉,他们就是禽兽和畜生,他不是战争法里需要保护的人,我们不保护任何屠杀妇女儿童的敌人。”

“是。长官。”英国兵是职业军人,非常听话,立即按照张学义的命令办,把地上的尸体全用日本步枪上安装的刺刀扎成透心儿凉以后他们才搜罗鬼子的武器和私人物品,这战利品可没少缴获,光枪就弄来一百多支,什么二式冲锋枪,二式伞兵步枪。九九式机枪、八九式重型掷弹筒、南部式特种手枪,等一大批武器落入他们手里,全搬到山上的宿营地十几个人就搬到晚上十二点才弄完,还把尸体都埋在一起,免得招来野兽骚扰他们。


“长官,您真了不起,怎么我们三十个人损失了二十人就击毙了一百个鬼子,如果每个部队都这样我们年底可以回老家过圣诞节了。”约克中士看着地上堆积成小山的武器,这次胜利可缓解了他们的后勤压力,鬼子带着不少压缩饼干和罐头,还有缴获的大批子弹,现在机枪的数量都比活下来的突击队员多,尽管占了天时地利人和,再没兵力优势优势的情况下能取得这么大的胜利,还是很振奋人心的。

“电报已经发了,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给我们派遣援兵。”肖特上士感觉十几个人站夜岗都不够,一半班左右的兵力实在太难守住这么好的营地。

就在张学义带着十几个人害怕的度过一晚上以后,一支百人以上的温格特突击队抵达营地,带队的是个缅甸人,不过队伍里有一个刚刚养好伤的中国军人。

张学义看到穿着英军制服的刘二才走过来,高兴的问:“哥,你怎么到着来,你不是在国内么?”

“你在这呀,我还以为一年半载见不到你呢,我伤刚好就被派到印度训练,结果我去了正好遇到国军空降突击队的几个人被选到温格特突击队里,我也跟着来了,说能坐飞机能跳伞,结果落地以后看到一大群缅甸华侨和缅甸兵,有支补给队还带着大象,我们降落后就跟着大部队来到这,听说是刚接到电报的,我不知道是你,你打死多少鬼子?”

“干掉一百左右,缴获了不少枪,我的排阵亡了两个班,小鬼子的掷弹筒太厉害,不过现在全归咱们了。”张学义正跟自己的兄弟聊呢,几个空降突击队的军官过来跟张学义打招呼。

“长官,国军现在也开始建设空降部队,史迪威说先让我们跟着英国人学经验,我们几个英语也不好,还正发愁呢,在这见到您了,您可是抗战的英雄。”

几个听说过张学义国军军官纷纷过来跟他见面,张学义看到这些人叹着气说:“我他妈算什么英雄,那些死在战斗中的军人才是英雄,我就是瞎扑腾。”

“您炸鬼子机场可真给国内出气,他们太欺负咱们了。”

“哎,你我以后能活到战争结束都别当军官了,都去学飞机设计吧,我从九一八到现在,十几年了,吃尽了没有飞机的亏了,咱们国家的航空工业太落后,以后再不自己造飞机,下次再打还是被欺负。”张学义现在感慨太多了,中国不能造重武器,不能生产火柴,连火柴都叫洋火,自行车那么简单也不能制造,都是进口的,都是洋车,汽车那就更别想了,一个国家再能出多少会打仗的人,都不是最保险的,保险的是武器好可以吓住敌人不来打你,那才是真正的厉害。

“是呀,鬼子飞机他妈的太凶了,不光炸咱们,美国英国的舰队都被几架单发飞机送到海底见龙王,水兵都喂了鱼了,没好飞机太吃亏,连美国人都一时难以应付零式和一式战斗机,小鬼子别看穷,各类武器都是能拿出件有长处的来。”刘二才坐在地上喝着水跟兄弟们聊。

一个英国通讯兵拿着电报见到张学义,“长官,上级任命您为这支突击队的指挥官,这个连由您指挥,请签收电报。”

“好。”张学义拿着笔签了字,有起草了份回电,报告了一下缴获,昨天报告的是消灭敌人的数字,或许这样可以提高后方国军的士气。

现在张学义也不能任命自己的兄弟当排长,不会英语也玩不转,只能跟着自己的当普通一兵,这仗打的没边了,世界各大国都参加了怎么还不见结束呢?


再次兵败的南次郎带着几个人跑出丛林,跑到离战场最近的公路上去,找到一个公路上的岗楼躲了进去,这下他可彻底把老本给赔进去,见了上司怎么交代呢,陆大的毕业生里自己是不是最丢人呢?怎么没上过陆大的都运气那么好呢?他不说自己死板,而是认为自己运气不好,白白了葬送了军队,龟缩在这里也不知道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