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仿佛凝滞,两人漠漠的相对。两人的表情复杂。胡斐心中充满了兴奋、愤怒、失望、失落……,他为能与当世第一高手比武,为能看到他的真实实力而兴奋,为自己的武功修为更上一层楼而兴奋,又为他是杀父仇人而失落,为不能为父报仇而失望,为他自己刚刚找到至爱而他马上要死掉而遗憾……。苗人凤心中同样是翻江倒海,“他是最出色的年轻俊杰,加以时日必将能够超过我,而他的刀法与胡大哥的刀法同出一脉,他与胡大哥一定有关系,可是那个孩子不是已经死了吗,如果他是胡大哥的儿子,他要用这种方法来向我报仇的话就太卑鄙无耻了,他糟蹋了若兰”。

“你将要死了,在你临死之前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是不是辽东大侠胡一刀的儿子,你的胡家刀法从何而来”。胡斐料定自己必死所以说话再无顾及“不错,胡一刀就是我爹,是你杀了他还有我娘对吗”苗人凤几乎晕倒,他竟然真的是胡大哥的儿子,他没有解释静静的点头“对,胡大哥大嫂均是因为我而死,但是你可以找我报仇,我决不会动手,可是你竟然糟蹋了若兰,你用这么卑鄙的手段你不觉得让你父亲蒙羞吗”。胡斐本来并不想解释,但是这里面牵扯到若兰的名节遂将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

苗人凤老怀大慰,马上撤剑交给胡斐,高兴的说:“你现在可以报仇了,好好待若兰”,胡斐很矛盾他是若兰的父亲,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我怎么去面对若兰呢。“我问你件事情,你与我爹的关系这样好你为什么要杀他呢”,苗人凤本来对胡一刀夫妇的死非常内疚,等着引颈就死,可是他也想到了若兰,所以将当时的情形说了出来。胡斐以他聪明的脑袋马上听出了问题,而苗人凤从来没有想过这些问题,所以两人商量着要去察出真相。

若兰独自在寒风中焦急的等待,她现在已经知道了所有事情的经过,她很害怕她怕两个人之中任何一人出事,因为那将是永远不能抚平的遗憾。她好恨自己,恨自己为什么不坚决的制止这两个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去决斗。眼中的泪花不住的打转,正在这时她看见两个人联袂走来,擦擦心中的眼泪向两个人跑去。

两人都被震惊了,谁也不知道一向温柔似水的姑娘突然变了样。只能乖乖的听着大美女的天籁之声,然而两人听完了若兰所说的事情真相,都不尽冷汗直流。两人谁也不会去怀疑若兰会撒谎,因为他们知道若兰是不会撒谎的。两个人禁不住对视一笑,接着两人哈哈哈大笑,而这时若兰却怎样也不懂他们在笑什么。

半个月之后,三个人进入了宝藏,呈现在他们眼前的是狼藉的现场,每个人的身上几乎都有其他人造成的伤害,但是每个人的情形却清楚的表示出他们最后是饿死的。苗人凤将他父亲与田安豹一同葬在了宝藏旁边,让两人陪伴着宝藏。三然向两人的坟包拜了几拜,至此一个百年的恩怨史终于真相大白。但是另一个他们未曾想到的悲剧却悄然开始。

待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