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8/


9、初捷

话说胡癞子还非常过瘾的享受着自己的土匪生活,浑然不知往常被他用几把快抢欺负的基本不敢照面的老鹰岭会来找麻烦。自从胡癞子多了几把快枪后,一般的缕子都不敢来自讨没趣,都感觉自己可以变螃蟹了,走路都横着的。

山下李至、朱全和5个小队长商量后,决定进一步弄清情况,其它队员抓紧时间休息,准备在后半夜动手。

李至对卫大成道:“弄清楚胡癞子的岗哨情况了么?”

卫大成答道:“从昨天开始我们就四处查看,山下望风看路的土匪2个,在前方2里远的小山包上,山腰和道观门口共三人。”

李至想了想,对朱全道:“朱队长,你带李荣的小队去把望风的两个抓过来,注意,要活口!”

朱全点头道:“是!”就带着3小队去摸岗哨。

等4小队和朱全一起走后,李至再问卫大成:“彻底弄清楚地形了吗?这个道观除了前门的道外还有没有其它出路?”

卫大成想了想才说道:“后山道观外墙外有一处悬崖,只有15丈高的样子,悬崖下面是比较缓的山坡,我去看过,好像上面有个后门,还有一大圈麻绳,应该是胡癞子准备的后路。”

李至心里面暗自计较:“土匪占山为王,肯定不会找个死地,得有隐蔽后路的,看来是真的了。好,就这样干。”

当下心里就有了动手的腹案,只等朱全带舌头回来确定情况后就下手。

青冈山脚下的一条小道边靠着道观方向的小山包上,两个土匪正抱着红缨枪冷的瑟瑟发抖,嘴里面不停的咒骂着。

“吗的,你们都在家里面喝酒吃肉,却叫爷们到这外面来喝风。”

另一个土匪也拼命的跺脚,嘴里也抱怨:“这鬼天气,寒冬腊月的,还出来望什么鬼的风。鬼都没一个,真不知道大当家的怎么想的。”

“我说彭老六,咱们烧堆火烤烤吧,冷的实在不行了!”

彭老六一听,走过来一巴掌拍在那土匪头上:“你他妈的想死啊?烧火不被人看见?你想死爷我还没活够呢!上次去望风的许二娃放过了一队商人被老大在大堂挖了心,你忘了?”

被打的土匪扁扁嘴不敢反驳,只的嗫嚅着抱怨:“这不是太冷了么?妈的,不是给冷死就是被老大开了膛,做土匪就这么难做?”

不说两个土匪在那怨天尤人,朱全带着3小队已经走近了土匪身后50米处,众人安静的匍匐在雪地中,利用树和荆棘档着身形。朱全看了看土匪周围的情况:两土匪躲在一个大岩石前面档风,不容易发现从背后接近的突击队员。所以他举手示意,大家一起匍匐着向前,等接近那岩石10米不到的时候,朱全伸出4个手指,向土匪方向一指,立刻就有最近的4个队员靠近过来。朱全再用手比划了下,4个队员当即两人一组分开,与朱全向岩石两边摸去,其余的队员立刻转脸向不同的方向进行警戒。

蛮牛也在4个队员之中,从岩石的右两边摸向土匪。朱全举起右手,伸出5根手指,4个队员点头表示明白。朱全立刻一根一根手指的弯曲计时,当计时完毕,左右两边的队员立即像猛虎下山般向土匪猛扑过去!

两个土匪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扑”的一声被按倒在地!蛮牛用的是李至从后世的电视里面看来的擒拿招式:右膝跪在土匪的腰眼处紧紧的抵着,右手捂着土匪的嘴,左手紧紧的抓着土匪的左手扭在背后,土匪的右手被另一个队员牢牢的抓着。另外一个土匪也被同样的姿势拿捏,嘴里面呜呜的闹。

蛮牛初次抓俘,手下不知轻重,怕没抓紧被跑了或者叫出来,只知道有多大力气使多大力气,结果只听“咯吱”两声,那土匪的颈骨和腰椎折断!大小便失禁,立时头一歪便死翘翘,裆部传来阵阵恶臭。蛮牛不知那土匪已经挂了,还死死的抓住不放,对面的那个土匪却是心知肚明,眼神中传出阵阵恐惧,只觉得这些地狱恶鬼般的人物实在恐怖,还不知会被怎么整治,惧怕之下,白眼一翻就晕了过去!

其它队员见这边发出信号任务完成,也慢慢的走了过来,李荣见蛮牛还在那自个儿狠狠的拿着死土匪,觉得很好笑,强忍着恶臭拍拍蛮牛的的头:“都死了还抓着干什么?你舍不得啊?”

蛮牛这才放开手站起来,嘴里面还不信:“怎么这土匪那么不吃拿?轻轻一捏就死?”

李荣也不去继续和蛮牛纠缠,叫人把那个晕过去的土匪反剪着手绑了,再把死去的土匪身上收罗一番,看有什么东西,那死去的土匪身上除两个大洋外身无长物,于是把土匪尸体草草掩藏一下便叫蛮牛抗了晕着的土匪向李至等人所在的方向逶迤而去。

李至等了约半小时,就见朱全、李荣和蛮牛带着捆着的土匪回来了。因看土匪晕了,就对蛮牛说道:“弄点水,泼醒他好问话!”

蛮牛桡头道:“这荒山野岭的,那去找水?”想了想,就掏出小弟一泡尿淋在土匪的头上!便淋嘴里面还念叨:“便宜你小子了哦,童子尿辟邪的!”

李至、朱全、李荣三人强忍着笑揶揄了好一会。

那晕过去的土匪着尿一淋,加之山风凛冽,立即冻的醒了过来。见几个人围着他,立即吓的跪倒在地,不断的作揖磕头:“各位好汉饶命!饶命啊!小人我也不想做土匪!实在是被逼的啊!各位好汉看在我还有80老母的份下饶小的一条狗命!下辈子做牛做马报答各位的大恩!饶命……”

李至见这土匪嘴里面嚎啕大叫饶命,眼睛却在滴溜溜的转,不断的观察周围的人,便知道,这土匪是个老土匪了,奸猾的紧!

于是也不废话:“不要屁话,想活命就老实点!问你什么就答什么,要不老实,哼哼!”说完对朱全使了个眼色,朱全理会的,刷的从腰间抽出钢刀架在土匪的脖子上!那土匪吓的浑身一软就要倒下,被蛮牛抓住肩膀才勉强跪着。

“你叫什么名字?山上有多少人?胡癞子在何处?山道上岗哨怎么布置的?”

那土匪被吓的三魂去了二魂,迅速答到:“小的姓彭,也没名字,别人都叫我彭老六,山上还有24个人,除我们外山门处还有3人把风,一明两暗,道观门口有2个站岗的,其余的都在大堂休息。”

李至见土匪说的情况和卫大成侦察的情况相符,也就信了,继续问道:“你们山上的洋枪有多少?在那里?”

“山上有5把洋枪,大当家的自己用了一把,其余4把都在他亲信手里,就是大当家的出道时候带的人手里。”

“你们的后路在那?”李至突然问。

土匪被问的一愣,眼睛转了转:“不清楚!”

朱全手上劲道一加,彭老六的脖子上就渗出了点点血丝。

“好汉饶命!我说,我说!后路就在道观后门,是用粗麻绳吊下去的!”

李至见也没什么其它的要问,就站起身来:“现在情况基本清楚,我们商量下具体的行动。通知大家集合!”几个小队长立刻去召集队员。朱全手上钢刀一摆,土匪彭老六的脖子就被切了大半!血液从切断的主动脉血管喷溅出来,冒了1米多高,发出阵阵热气,嘶嘶直响!片刻之后,喷溅的血液才缩了下去,彭老六的头被小半边皮肉连着耷拉在胸前。蛮牛和朱全是参与过义和拳起事的,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人,也不当一回事。到是李至被吓的够呛!上辈子见过杀猪杀狗的,就没见过杀人!浑身上下发冷,走路的动作都有点变形,脸色苍白,手紧紧的拽着。

朱全见李至如此模样,知道是没杀过人的,便讪讪的说道:“队长你没说过要放过他么。”

李至心里面寻思:“自己走上了这血与火的道,以后说不得还要亲自动手,要不还能自己伸着头给满清鞑子砍么?习惯下就好了。”

当下点点头,对朱全和蛮牛说道:“没什么,只是有点不习惯,不曾见过这血淋淋的场面,再说我们马上要动手,留着也是麻烦。”

等队伍集合完毕,李至向朱全和5个小队长道:“这青冈山易守难攻,强取必定伤亡甚大,咱们作战,是坚决不吃亏的!杀人一千自损八百的事咱不干。如是伤亡惨重的胜利,我们突击队情愿不要!所有人都要对自己战友的生命负责,对自己的生命负责!从现在开始到以后,突击队的原则必须是:以最小的代价取得最大的胜利!没有万全的计划,就不得行动!记住了吗?”

所有人一起回答:“记住了!不打吃亏的仗!”

“好,下面说作战计划。主要方式是奇袭!卫大成的第五小队、许广的第四小队去后山守着胡癞子的退路,等前山动手后,吊绳子下来一个捆一个,此处由卫大成指挥。一、二、三小队与我和朱全副队长从前山奇袭。从这里到后山胡癞子的退路大概有20来里,卫大成和许广领完任务后立即出发。前山攻击小组待2个时辰后出发,于凌晨时动手。大家明白没有?”

“报告队长,明白!”

“我命令:卫大成攻击组立即出发,其它人员远地休息,注意警戒!行动!”

“是!”卫大成和许广啪的立正敬礼后,带领两组17个人消失在幽暗的密林中。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