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记得五年前我还是一个高中生,那一年的暑假,我独自坐上了开往西安的火车,

准备锻炼一下自己,开始一场独自探险的旅程。

说是去探险的,可火车刚开出一站后发生的一件事,就把我吓坏了。

五年前开往西安的火车还不是现在的空调车,那时候火车的车窗是可以随意打开的。

晚上10点多钟,火车即将停靠一个名叫水家湖的南方小站,在车子还没有靠站正在缓慢行驶的时候,

一个乘警匆匆穿过我所在的车厢,一边走还一边急切的喊着:“注意了,把车窗都关上,把车窗都关上。”

没有出行经验的我,看到其他乘客都按要求关上了窗户,心里还暗自好笑,这么热的天还关窗户,

我才不跟你们一块傻呢,主要是因为乘警的这个要求在我看来有点莫名其妙。

车子靠站了,我的窗户没有关,突然,一个人如同“贞子”(午夜凶铃中的女鬼)一样爬进了我的窗户,接着又是一个,

两个人进入车厢后,没有坐在一起,但其中一个就坐在了我身边的空位子上。

随后,他在我面前的茶几上放上了两样东西——一瓶白酒和一把藏刀。

我抬头一看,这人原来是个藏民,个头不高,脸色灰暗,脖子上挂着佛珠。

让我感到惊讶的是,在30多度的高温下,他还穿着厚厚的皮袄,头带皮帽。

从他钻进车窗的行为来看,应该是逃票了。

20分钟后,火车又开动了,先前的那位乘警又路过了我们的车厢,当他发现这个多出来的藏民后,径直走了过来,

我以为藏民逃票的行为看来被发现了,但乘警过来后说的第一句话却是:“注意影响,把刀收起来。”

藏民听了乘警的话,把刀收了起来,从他们之间的默契程度来看,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一回两回了。

此刻的茶几上只剩下一瓶白酒。

我当时是胆小的,这么近距离的接触一个带刀藏民让我有一些害怕,我希望他能换个位子,但是他没有。

本来让我很兴奋的火车之旅,看来要一直笼罩在这种隐隐的恐惧之中了。

那个藏民一路上一直没有说话,大多数时候都是闭着眼睛斜靠在车窗上,

看上去像睡着了,时不时醒过来,就是拿起白酒瓶大喝一口。

列车行驶了10个多小时后,我已是坐的疲惫不堪,再看看那个藏民他还是老样子,

只是嘴唇已经开裂渗出血来,鼻孔充满污物。

桌上的白酒瓶已经空了,但藏民的脸上却没有一点喝过酒的感觉,要不是闻到味道,我真以为他喝的是水。

想到水,我突然发现,这个藏民从上车到现在已经半天时间过去了,他没说过一句话,没上过一次厕所,更离谱的是没喝一口水。

列车驶进了郑州站,站台上有很多兜售食品的小贩,

这时我听到那个藏民对着车下的小贩开口说了上车以来的第一句话:“有酒吗?要大瓶的。”

我的天,西藏,这是怎样的一个民族,生活在那里的人怎能有着如此的忍耐力。

眼前的一切让我对西藏充满了幻想,也许那才是我探险之旅的终点,但这一次是不行了。


话分两头,说完了对藏民的印象,再回到现实,毕竟这是在社会杂谈区,不是说故事的地方,

那个乘警显然是知道藏民逃票的事实,但是他并没有进行管理。

这不禁让我想起,在我生活的城市里,新疆的小偷是特别猖獗的,以至于我们当地人看到新疆人都以为是小偷,

新疆人在我们心中的好印象被这些小偷破坏怠尽。

但分析新疆小偷为何猖獗,原因在于当地的公安部门根本就不敢管,小偷都是教育一下就放走了。

要问个为什么,那就是考虑民族团结,对少数民族要保护。

众所周知“综合治理、计划生育、民族问题”是城市管理的三大高压线,

碰上哪一根,市领导都别想再干了,这就导致很多地方对涉及到少数民族的问题是能不管就不管。

高考加分、找工作对少数民族进行照顾,我绝对没有意见,

但要是像逃票、偷盗这些违法乱纪的事也不管,让这些少数民族中的个别人破坏了整个民族的名声,

我想,就是他的同胞们也会感到耻辱。


本文内容于 2007-10-8 22:38:25 被大漠无疆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