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8/


7、出山

底下众人听朱红朝提到今后如何办,怎么对付洋枪顿时就如炸了窝的马蜂般喧嚣起来,千嘴百舌的自顾自讨论起来。嗡嗡的闹了半个小时,在朱红朝和朱全的全力喝止下才算完事。等安静后,朱红朝便说道:“大家可商议出个什么结果?就请一一的说吧。”

一个老者站起来抱拳作了个团团揖,然后说:“那洋枪实在不是人体可抵挡的,想我朝也有火枪,也有神机营,不过那火枪笨重,远只可及几十步,观那洋人,洋枪却能打几百步,速度也快,更有那连珠枪,如火龙吐火一般,任你技艺高超也无济于事,我老汉也是能耍的一手好枪法的,在洋枪前却半点也讨不了好去,还有那洋炮,一炮过来,中者无不粉身碎骨,如何能敌?难,难,难。我等以后,怕是要在此处苟延残喘,混死罢了。”说完,摇了摇头,复又坐了下去。

另外一瘦弱汉子接着站起来说道:“不才也是会的几手拳脚的,平时在十里八乡的也薄有点名声,然莫耐那鬼枪何。在和朱大哥起事时杀那狗地主李金榜家奴才时,手下也有性命,现在便是家也归不得。我等在起事时,只想杀洋人,并不曾想与官府作对,可如今,被官府捉拿,如之奈何?”

众人见两人如此之说,便再也忍不住,就又议论起来。

“就是,我们杀洋人就是,可怎么会被官府称拳匪呢?”

“莫如先在此安身立命,等官府大赦时再回去作良民罢。”

“我说,定是那贪官污吏、奸佞小人诬赖我等,我们去京城找清官为我们申冤吧。”

“那洋枪速度快,威力大,我等怎能应对?以后看到还是躲起来才是活路。”

正当众人议论热烈之时,突然从角落里面传出一个声音:“我说那洋枪好对付的很,偏你们心不诚,不信太上老君无边仙法才有此祸事!”

大家闻言,顿时全洞都安静下来,望向声音所在,李至也大奇,循声看去,角落里一个身穿破旧道袍,头发蓬乱,颌下三缕鼠须的猥琐中年人蹲在那发话。李至再看众人的眼色,老年人还不置可否,青年人却十足的鄙夷。

“估计是个神棍。”李至暗想。

蛮牛却不管那么多,直接对那道士道:“你这个骗人的混蛋,还敢在这胡言乱语,看我不打断你的狗腿。你真有本事,便把你那劳什子法书用你自己身上,让我打上几拳看看。”

“那是你们心不诚,不按照交代忌讳……”还准备继续强辩几句,见很多年轻人脸都有愤愤之色,急忙躲到几个老人后面不敢再出声。

李至望朱慕兰问讯这个道士的来历,朱慕兰告知这道士姓冯,因排行三,平日里就被唤作冯三,平时靠帮乡里念咒驱鬼、画符点水混点生计,后来不知怎么混入义和拳,和拳里面几个老道学了几个咒语几道鬼画符,自称能刀枪不入,起事的时候便给大伙做法,因法术不灵,拳民死伤惨重便被人很是瞧不起,还被几个年轻人修理了一顿。故那道士对众人很是怨恨,又无可奈何。李至在心里面隐隐约约觉得这神棍不可靠。

朱红朝见大家说的差不多了,便看向李至道:“我给大家介绍下新来的客人,姓黄,名得福,又叫李至的小哥,这小哥年纪不大见识却很是不凡,来,李至贤侄,过来与大家亲近亲近。”

李至见叫到自己,就起身走到朱红朝的身边站定,也学先前那老汉抱拳作了个团团揖:“小可就是李至,给各位英雄问好!”

底下众人见李至果真年轻的紧,衣衫褴褛的,也不怎么真信他有何大不了的见识,当下就有几分的怀疑。

先前那个瘦弱汉子站起身道:“俺叫卫大成,你叫俺卫大便是,俺也不会客套,你直接说说怎么对付洋枪。若和那道士一般画符念咒,你便使出来看看。”

众人一听,也正想如此,便大声附和,吵成一团。

朱慕兰正满心欢喜的看李至出头,却见众人呼喝不已,当下便站起来,狠狠的喝道:“你们要听就听,只顾鼓噪干什么?”

李至感激的望了朱慕兰一眼,对卫大成道:“小弟也只有点想法,这便与各位英雄讨教。”

“诸位都与鞑子兵放过对的,也见识过洋鬼子的快抢,想必还是有印象的。那快抢用的是枪弹,以火药作用,速度极快,确不时血肉之躯可抵挡的。更加那连珠快抢-机关枪,速度极快,任你工夫通玄也难以躲闪。但快抢利远攻不利近战,若白天大家排好阵势对付,却是送死。但若利用地形、夜晚与其近身而博,则胜必在我!那枪只能装一颗子弹才能打一发,近战极其不利。如刀无用,那洋枪上面装个那么长的刺刀作何用?那洋炮也是,极为沉重,转运不易,能远攻不能近防,若能潜伏逼近,也能击而毁之。故战必扬我之长避我之短。”

卫大与众人听后,仔细一想,确有几分道理,义和拳众人都是普通民众,接站之时只知一拥而上,不知战法,心下便信了一半,只是又问到:“李至兄弟,那如何才能扬我之长击敌之短呢?”

李至便说道:“既洋枪威力巨大,我等也该想法用之,如能和洋人一样有快抢在手,远处与敌人对射,近处用技击之长博之,则能胜之。”

众人听及此处,心下就凉了一半,方才那说话那老汉起身问到:“黄小哥请了,鄙姓陈,名伯勇,那洋枪制造极为繁琐,我等匠人均不能打造,如何能有?”

李至答道:“陈叔不知,那洋枪不是普通铁匠能打造的,洋人都是用蒸汽机、机床等极为机巧的工具制成,若想制造洋枪,必须自行筹办工厂、矿山。眼下若想配备洋枪,只得去有洋枪的地方取来,或是与那洋人购买。”

朱全听到这里,蓦地站起来问到:“黄兄弟,那里有洋枪?却又如何取?”

年轻人也都是如此想法,均眼睛发亮的看着李至,心想往常吃亏在快抢上不少,如自己也有,还用怕何人?

李至笑笑,故意一顿才说道:“远处的在洋人身上便有,近处的那胡癞子不是送了几支来?”

众人恍然大悟,原来是去抢啊!但若不抢,也没钱去买。

朱全接着问:“却又如何抢那快抢?”

李至回答道:“这个就落在各位身上了,待明日小弟与各位哥哥练习几日便可去行事。关节在于,埋藏于敌人必经之地,突袭之,先检人少的收拾,待缴获后便归自己使用,如此多多为之,则枪可渐多,待人枪足够后,就去干大股的敌人,此法是为以弱变强,积少成多的法门。”

朱全及众多年轻人听说后,觉得此法可行,心下极为激动,恨不得马上就去下手,蛮牛则大跳起来:“太好了,俺蛮牛也会有洋枪了!黄小哥,朱六哥,你们可一定要带上我!”

李至心里面暗喜,这是后世经常使用的游击战,强悍如后世的美国,武装到牙齿都对游击战头痛不已,在现在的通讯及装备条件下,游击战绝对是大有作为的。

众人都觉得李至的办法可行,能对付洋鬼子。只是对以后怎么走还没主意,于是朱红朝又问到:“洋鬼子我们是必须打的,只是对朝廷该如何处理呢?”

李至看到很多人对清朝还抱有幻想,特别是历史上的义和拳曾经提出“扶清灭洋”的口号,结果却是先被慈禧老妖婆利用对列强开战,到后来见事不妙跑路去了西安,被八国联军吓破苦胆后就宣布义和拳是土匪,命令各地全力清剿。曾经轰轰烈烈的义和团运动就此灰飞烟灭。

李至沉思半晌后答到:“鞑子非我族类,岂能与我同心?现在八国联军正占领了京城,四处抢劫勒索,杀害我义和团勇士。慈禧老佛爷和光绪皇帝都避难去西安,鞑子惧怕列强,对外是胆小怕事,奴颜婢膝的紧,对老百姓却是万分的残暴。怕是等与列强商量完割地赔款后,就要对义和团下毒手。现在在京城的荣禄就已经在大肆捕杀拳民。满清鞑子改不了的卖国求荣本性,就如同狗改不了吃屎般。慈禧老妖婆已经铁了心做洋人列强的奴才,难道我堂堂汉人男儿却要去做那奴才的奴才么?”李至因想到原本历史上的中国苦难经历,情绪便激动起来,语气也渐渐的凛冽,说到最后一句,手重重的拍在那石桌之上!眼中也有了点点泪光。

朱慕兰一直紧紧的看着李至,见他情绪激动之下,狠拍石桌,手心沁出点点血丝,心疼的如同自己一般,几步走到李至面前抓起李至的手轻柔的搓了搓,嘴上却轻轻的说道:“傻人,用的着那么大力气么?你手难道比石头还硬。”她心里面认为李至是大有见识的人,现在见李至确实见识不凡,更觉得痴了,一双秀目便只有李至再无其他。

本来众人就是因为满清政府的迫害才到此处安身的,只是心里面还对朝廷有一丝丝幻想,即便不满,也没人敢说出造反的话来,李至一句“堂堂汉人男儿却要去做那奴才的奴才么”如大锤一般锤在各人心上,想想现在满清的作为确实残暴不仁。

李至见各人还在沉思,又加把火道:“满清政府是扶不起的阿斗,没救了。现在只知卖国的满清,就是我华夏身上的脓疮,必须彻底的挤去才能痊愈。要想做老百姓,要想过平安日子,就必须推翻满清。”

起事李至穿越到此后,也没那么多的理想。更不想做什么英雄,在这乱世之中,英雄的结果多半是出师未捷身先死。再说自己只是个小人物,虽然知道历史的大致走向,但历史的细节却记得模棱两可,稀里糊涂,也起不到什么大用。最想过的生活是娶几房大老婆小老婆,赚到数不完的钱,没事的时候带着一群狗腿子调戏下良家妇女。

可惜的是,李至在前世虽是一个三流的土木工程师,但都和那时候的年轻人一样,对中国近代历史有着群体的悲情意识,还是个半搭子愤青。眼见这些在反抗列强殖民统治道路上的先行者们,实在不能放任他们再落入满清的屠刀下。

众人见李至说的在理,加上这些人中原本就有天地会分会三合会的人物,而义和团本身就带有反清复明的性质,故也就赞成李至的说法。

朱慕兰一颗心多半都栓在李至身上,首先开口道:“李至小弟,姐姐听你的,和鞑子势不两立!你说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朱全和蛮牛和李至接触早,当然也毫不含糊的大叫:“造反就造反!鞑子天怒人怨,不反都没有天理!只要不嫌弃你哥哥,水里火里都听你的了!”

其他年轻人原本就信服朱全,见朱全表态了,也就大声附和。朱红朝和几个老人简单商议了下,都同意与满清鞑子作对。便宣布散会,留李至和朱全以及陈伯勇等几个留下商量接下来怎么办。

李至建议先拿胡癞子开刀练兵,顺便把胡癞子的物资给共产了。其他人也没提出什么好的建议,也就同意。准备把山上的40来个年轻人组织起来,训练后拉出去作战。因所有人都没有摆弄过洋枪,也不知如何训练,见识也比不上李至,便请李至做了山寨的第二把交椅,朱全第三,辅助他。

等几人商量完毕后,朱慕兰过来带李至去休息的地方,就在洞口那茅草屋角落上,新搭建了一张简易的床,等走到后,朱慕兰从床边拿起一套衣物,递给李至:“把你身上的脱下来,都臭死了,我给你洗。”等朱慕兰躲开后李至赶紧换了衣物,心里面感慨万分,有个女人照顾着真是幸福啊!

到了第二天早上,李至简单的对付完早餐后走到洞口一看,38个年轻人都等在外面,每个人都兴奋的很,在这窝半年了,现在终于知道以后该怎么办,都不管肚子还半空着就来了。不过因为全是没经过什么正规训练的,所以全乱糟糟的东一堆西一堆在那吹牛聊天。不过大家热情绝对很高,往常拿的木棒、烂菜刀都不见了,手里都是好的家伙,红缨枪、单刀、铁剑、斧头都有。特别是朱全,那把锈刀不知丢那里去了,腰上挂的是一把半新的带鞘钢刀。

李至也没经过什么军事训练,唯一的经历就是读大学的时候军训半月,因自己爱好军事,平时各自军事方面的书和杂志也没少看,没吃过猪肉,至少见到过猪跑。也就大概有了个训练的提纲:首先上午训练队列和各种潜伏、隐蔽前进技能,下午进行格斗。

当下就招呼朱全:“六哥,喊大家都过来排好队。”

朱全闻言,望前一站:“都过来排好!都过来排好!”

结果众人一窝蜂的全跑过来,乱挤乱拱的,十几分钟都没排出个队来。把李至郁闷到差点倒地。这些还是多少学过点武艺的人,要是普通农民还不把人给累死?

只好叫过朱全道:“六哥,这样不是办法。没法训练,我们先把这38个人分成4个小队,你看选4个有能力的担任小队长。”

朱全思考了下,大喊道:“马强、卫成智、李荣、许广你们几个过来!”

只见4个精神抖擞的年轻人满脸兴奋的跑过来,围着李至和朱全道:“当家的,有什么买卖照顾兄弟么?”

李至皱皱眉头,说到:“六哥认为你们可以当小队长,嗯,小队长就是连自己带十个人,你们有信心么?”

4个人听说是当官,当下就兴趣百倍,抱手单膝跪下一起回到:“请当家的吩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李至无奈,只得说到:“六哥,你和他们先去把人分了,8个人的那组选个机灵点的带,以后专门负责望风、打探消息之类。”

等4个人分好组,李至便要求他们按照每组一排的排成4排,准备交代一些基本事项,却见右边的树林里闹哄哄乱糟糟的钻出来10几个人,连朱慕兰都从茅屋里走了出来,手里面还拿把铁剑,不知发生什么事情。

李至心下一凉:难道自己好不容易弄出的队伍就此夭折?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