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万劫不复

第一回.摩天岭

东方泛起了鱼肚白,哨兵紧了紧大襟拢起双手哈了口白气在脸上使劲搓了几下,又熬过了一晚,哎不知道还能不能看见明天的日头......他偷偷回头看了看指挥帐篷中黑压压的一群军官一个个像木雕泥塑一般,眼观鼻,鼻问口,口向心,若大的军帐中竟然没有一点动静仿佛是坟墓一般,中间一人慢慢站起身来,只见此人身材魁梧蜂腰乍背,头戴绿呢子大檐帽上绣金线血红色的帽墙正中嵌着一枚铜质镀金飞鹰军徽,帽沿上绣着交叉的金色橄榄枝,帽檐下一对卧蚕眉拧成一团,双眼微睁射出两道如电的目光注视着面前这一群军官,“哼----”他的鹰勾鼻子里随着声音喷出一团白气,令所有的在场的人都感到了一阵寒冷,“一--群--饭--桶”修剪整齐的八字须微微颤抖,四个字从牙缝里挤了出来,声音不大却清楚地传到了每个人的耳中,大伙仿佛同时打了个哆嗦“六千多人的混成旅居然被八百名童子军牢牢的焊在这小小的鬼见愁,你们统统都该枪毙,今天中午12点我要站在鬼见愁主峰脚下用午餐,你们这些废物给我站在边上看着看看我是怎么执行《步兵操典》的,现在都都给我滚出去,薛副官,我要用早餐!”......这个狂妄的庞克将军就是飞鹰帝国的陆军精英,皇帝陛下的新宠,飞鹰帝国皇家陆军第一步兵师师长。他口中的童子军就是共和联邦的民兵组织,鬼见愁是这一带的统称由十八座山峰组成连绵数百里,帝国的先遣部队第九独立混成旅在这里进攻了三天三夜仍然没有拿下主峰摩天岭并且损失惨重,从俘虏口中得知对方是只有800多人的一只民兵大队,成员全部都是附近的山民和猎户,由于长年在山区活动对地形了如指掌,又有丰富的狩猎经验,这些民兵化整为零带着六千多名敌军在山里打转转,靠着冷枪偷袭打得混成旅焦头烂额,由于整个战役需要有一支帝国军队作为偏师突破摩天岭会合北部平原的帝国主力形成对联邦首都的钳形攻势,因此帝国陆军参谋部打出了第一师这张王牌,希望能够迅速打开局面实现战略意图,彻底解决这次耗时已久的叛乱战争。

摩天岭上有一座古庙,这里就是民兵大队的临时队部。一些穿着各色百姓服装的民兵战士正在休息,有的人在嚼着干粮,有些人在大青石上磨刀,还有的人仍然在打盹,太阳渐渐露出半个红色的脸蛋,仿佛立刻就感觉到一丝的温暖毕竟现在已是深秋时节,北方山区还是颇有些寒冷的。四虎子盯着眼前的徐大彪,眼珠不错的看着他一下一下摆弄着枪栓,发出咔咔的脆响。“当心看到眼里拔不出来啦!又不是漂亮婆姨你至于吗?”徐大彪瞥了虎子一眼笑道“咋样,今天我再去闹一杆换你那把老猎刀,干不干?”四虎子大眼皮一翻“不换,这是俺爷爷留下的宝贝,传给俺爹又传该俺,你又不是我儿子凭啥给你?”“嘿!你个瓜娃子还敢占我便宜,有本事你自己去闹啊!老盯着我的作甚?”“哼!等着瞧......”这时有一个人从山路跑上山来,这时阳光被山挡住看不清来人虎子大喝一声“站住!口令”“我为人人!虎子是我呀”来人四十多岁一身羊倌打扮反穿一件羊皮坎肩腰带上还别着一杆烟袋,虎子急忙上前“老忠叔!你怎么上山来了?”李老忠喘了口气说:“敌人又增兵了这回有万八人进山,我在山下撞见急忙往回赶,快带我去见队长。”徐大彪急忙扶着李老忠往庙里赶去,忽然又回头对虎子喊道:“四虎子,马上通知大伙集合待命”说完转身进了里院。虎子急忙夸起干粮袋,抄起一杆老猎枪,扯开嗓门“集合啦!”。古庙内院中......“如果老忠的情报属实那说明敌人的主力到了,看来敌人是要下决心从我们这里撕开一个口子抄首都后路,现在我们的大部队都在抵抗北方的帝国主力进攻根本无力支援我们,所以我们要像钉子一样把面前这股敌人牢牢的钉在鬼见愁决不能然他们痛痛快快的离开,只要为后方争取更多的时间准备反攻,我们就算全部牺牲在这里也是值得的。”队长坚定的表情已经告诉了屋里的几个人最后的结局,徐大彪沉默了片刻抬头迎上队长的目光“队长,你下命令吧!我们坚决执行。”“好!徐大彪,你带领神枪手去外围骚扰阻击;刘顺,你带领工兵到进山的必经之路布雷,迟滞敌人的重型装备;我领其他人在主峰加固工事;老忠叔你和四虎子带领伤员和老乡们马上向北撤退!”......

“啥?撤退!队长我不走,我要给俺爹报仇!”“虎子!你是一名战士,要服从命令!你还年轻今后还有许多有意义的事情再等着你做,你必须走!”“队长...我...是!”虎子在队长的眼中看不到任何犹豫和婉转,队长的脾气他是知道的他从来不会对人下这样严厉的死命令,今天看来是一定要走了。虎子看了看队长身后正在加固院墙和掩体的战友们,大家干得热火朝天没有一点恐惧和惊慌,就仿佛是在给自家修房子一样若无其事但是每个人都知道即将到来的命运是怎样的,也许这是虎子与他们的最后一面了,虎子使劲一瞪强忍住眼中的泪珠冲着队长一个立正,敬了一个不太标准的军礼,大家也都停下了手中的活,立正向他回礼。虎子转身向山下跑去,因为它已经再也控制不住了,眼泪随着凛冽的山风向身后飞去,李老忠叹了口气向队长等人一一告别,也下山去了。

庞克从胸前掏出精致的怀表,叮的一声表盖弹开时针指向八点整,他好整以暇的站在宽大的绿色军用敞篷轿车后座,左手利落的收起怀表,右手捏着真皮手套一挥“出发!”庞大的车队浩浩荡荡的向鬼见愁主峰摩天岭挺进。车队刚驶进山口轰的一声巨响打头的一辆军用卡车被地雷掀翻,车里的帝国士兵连滚带爬的从侧翻的后车厢里爬出来多少都带点轻伤,司机和一名排长可就没这么幸运了车头严重变形两人被活活挤死在驾驶室里,山路很窄车队因此无法前进后面的士兵马上冲下车来寻找有利地形作掩护迅速控制了山路两侧的制高点进行警戒,没有一丝慌乱显示出过硬的军事素质,其他的士兵有的替伤病包扎伤口,有的人合力将被炸毁卡车推倒路边,一队工兵也迅速冲到前面开始扫雷

庞克放下望远镜嘴角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似乎对自己的手下很满意,他回头看了看那些跟在后面的混成旅军官,什么也没有说,就仿佛眼前是一场排练过多次的战术演练一样。很快远处传来了几声来自不同方向的枪声队伍中两名带大檐帽的军官被撂倒生死不明,紧接着队伍中的迫击炮就对山坡上响枪的地方进行了精确的火力覆盖,几十发炮弹过后再也没有了枪声,车队也随着工兵缓缓的前进。徐大彪从土里钻了出来,抖了抖头上的泥土,狠狠地啐了一口“奶奶的,这炮弹长眼睛了?也忒准了,其他人估计都够呛了,要不是老子闪的快估计也要交待了,不行这伙敌人不好啃,要赶快报告队长。”徐大彪就地一滚翻到一个土坡后面冒着腰沿着小路摩天岭跑去。

庞克不耐烦地看看怀表已经九点一刻了车队还没有开到摩天岭下不由得有些不快,叫过薛副官问道“前面还在扫雷吗?怎么这么慢!”薛副官急忙打了个电话,回复到“报告将军阁下,前面路段起出了三十多枚各型地雷不过最近这段路并没有发现地雷,只是工兵部队为了安全还在搜索。”“不用了撤回工兵叫几辆空车前面开路派人向两侧山坡沿山路搜索前进,加快前进速度”“是将军阁下,前面不远就是一线天了,前几次混成旅的进攻部队在那里遭到过伏击。”“嗯,知道了按照预定计划执行”......“队长你看这伙敌人很厉害,我们要怎么对付他?”队长犹豫了一下“你把剩下的神枪手都带到一线天设伏和埋伏在那里的人狠狠打他一下,叫他不要太嚣张!”......何上校咬牙切齿的骑在马背上“该死的庞克明知道有埋伏还要我们混成旅来送死,难道我们就是后娘养的......啊---!”徐大彪清楚地看到一个骑着高头大马军官胸前飚出一团血花,一头栽下马去,吼道“打!给我狠狠的打!”埋伏在一线天两侧山崖上的民兵战士纷纷开火,乒乒乓乓的枪声像爆豆一样响成一片,底下混成旅的士兵们早就吃过亏因此根本没有还手的念头,纷纷找地方躲避,后面的人则掉头往峡谷外面跑去,一线天内顿时乱成一团,几名出现在庞克帐篷中的军官都被神枪手优先解决掉,一时间混成旅的人马死伤无数。然而站在远处透过望远镜观察的庞克眼中越闪过一线杀机,他扭头对薛副官点了一下头然后继续举起了望远镜。一线天是一道天然形成的峡谷由于远古时期冰河运动的侵蚀将一座山峰从中劈开中间只有一条几米宽的小道两边都是百米高的悬崖陡壁,而另一面则是一道缓坡长满了荒草树木,如今是深秋时节,荒草枯树显得十分苍凉,当然也方便民兵战士隐蔽在其中。突然缓坡下面出现了一队穿绿色军装的帝国士兵,他们中的一些人都背着一些绿色的圆筒,当他们迅速一线天外围的缓坡分别围成两个半圆的时候,那些背着圆筒的士兵抬起手向着山坡上指去,只见一条条橘红色的火龙,向山坡上飞去,伴随着火龙的还有令人牙酸的呲呲声,片刻间一线天已经笼罩在一片火海之中,悬崖顶上的民兵发现不好纷纷向山下冲过来却被严阵以待的帝国士兵逐个结果掉。转眼之间一线天火光冲天浓浓的黑色烟柱腾空而起,远处摩天岭上的队长看的是一清二楚,此时气的是血贯瞳仁,睚眦欲裂狠狠地一拳砸在掩体的沙包上“两百多名优秀的战士就这么完了!”两名医护兵抬着一具担架从庞克的大轿车旁经过,庞克一摆手二人站住,他看了看胸部中弹的何上校掏出一条白色的手绢盖在他的脸上“何上校精忠报国战死沙场堪为军人楷模,向上报功吧!”第一师的士兵纷纷跳上卡车扬长而去,留下混成旅的人在浓烟滚滚的一线天峡谷下打扫战场。

队长集合了所有的人在古庙山门前的空地上进行战前动员,看着面前还不到五百人的方队即将对付山下面一万多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帝国陆军虎狼之师,队长的心理素质再好手也有些发抖,好在双手背在身后没人看到,他狠狠掐了一下自己的手背,大声说道“兄弟们!战友们!你们都已经看到了我们面前的敌人是多么的凶残狠毒,他们用火活活烧死了我们两百多位好兄弟,他们是好样的他们没有白白牺牲他们至少消灭了数倍的敌人,并且为我们争取了宝贵的时间,我们的父老乡亲会更加安全,现在就要看我们的了,这里,摩天岭!就是我们最后的战场,我们要把他们死死的拖住,为了共和联邦,为了伟大的理想,我们要战斗到底!”呜----轰!队长的话音未落,一颗炮弹就打断了他的演讲,不过丝毫没有影响到民兵战士们的斗志,大家纷纷跳进掩体进行战斗准备,摩天岭战斗打响了。“每隔十分钟进行一次饱和炮击,我知道他们能拚刺刀,让他们和炮弹拼去吧!”庞克坐在刚刚搭建起来的临时指挥所,接过薛少校递过来的咖啡慢慢的喝着,“十一点四十步兵发起冲击,二十分钟给我解决战斗”......

当庞克在卫队的掩护下登上摩天岭主峰的时候时间是十一点五十七分,他非常满意的大步向前走着看着这片光秃秃的山峰,两个小时的饱和炮火攻击已经摧毁了所有的地面建筑甚至改变了原来的地形地貌,如果精确的测量一下相信摩天岭肯听比原来要矮了不少,密密麻麻的弹坑和破碎的残肢断臂还有零星的火焰和刺鼻的硝烟血腥味道,这些似乎很符合庞克的口味,没有看到这个有洁癖将军有丝毫的不适应,反而他还显得有些兴奋,正在庞克得意的边走边欣赏自己的作品时忽然一个血肉模糊的身影爆起,飞扑过来,眼看就要冲到庞克身前的时候,两名卫队士兵飞快的扑向将军身前,与此同时其他卫兵的冲锋枪也响了,那个飞扑过来的民兵瞬间被弹雨斯成碎块,血肉溅了两个扑倒将军的卫兵一身,将军推开他们有些惋惜的看着前面的一滩碎肉“这也许是唯一的一个活着冲到我面前的敌人吧?把午餐撤了吧,在这里我没有一点胃口。”他转身走了几步,对薛副官说“给陆军参谋部发战报:我部已于十月十七日正午拿下鬼见愁,损失轻微稍作休整后将于二十日前展开对共和联邦首都的合围”。

本文内容于 2007-10-8 23:42:35 被点四五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