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冰 第三十四节 第七十二章

liuz345 收藏 3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11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110/[/size][/URL] 一通客套后,我们把那十二个洋哥们迎进了基地。安顿好后,大老白就闪人了。用他丫的话说,他真的很忙。日!送走大老白,我返回宿舍跟那伙洋哥们打屁。说是打屁,其实我也就会及其简单的五句日常用语,如果不是公鸡在边上的话,那就真他娘的是在打屁了。 虽然说大家交流起来由于语言的原因,不是很通畅。可大家都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10/


一通客套后,我们把那十二个洋哥们迎进了基地。安顿好后,大老白就闪人了。用他丫的话说,他真的很忙。日!送走大老白,我返回宿舍跟那伙洋哥们打屁。说是打屁,其实我也就会及其简单的五句日常用语,如果不是公鸡在边上的话,那就真他娘的是在打屁了。

虽然说大家交流起来由于语言的原因,不是很通畅。可大家都是干佣兵的,以前也当过兵,交流的时间一长,倒也挺投缘。特别是其中的一个比利时哥们跟我挺对板。他曾经是比陆军特种部队的少尉,据他自己说他最拿手的就是手枪速射。当初我在他们那里“表演‘的时候,刚好去出任务。回来后听其他人说了我的成绩,觉得没能交个手挺可惜的。这不,一来我们这里就跟我拉关系 ,希望能跟我比比。我笑着让公鸡告诉他,现在离他们出任务还有三天,有的是时间比。

很快,午饭时间到了。为了尽地主之谊,我们给他们安排了一顿十分有中国特色的午饭,把那帮洋哥们吃的差点没胀死。饭后他们统一倒时差去了,我们也去睡了会,醒醒酒。这帮孙子忒能喝了点,我差点招架不住。

第二天一早,我们开始例行训练,那帮洋哥们也都来了。也许是昨天把我们之间最后一点隔阂统统喝掉的缘故,那帮哥们显得非常熟络。稍微打了一个招呼,我们就开始日常基本体能训练。死练了一身臭汗后才洗澡进餐。由于他们的武器跟装备要下午才能运到,饭后他们只能在一旁看我们进行日常的战术训练。

刚到休息时间,比利时的哥们就屁颠屁颠的跑过来硬要跟我比手枪。没办法,只好答应。其他的家伙一听我们俩要比试,一股脑的都跟着起哄。左刀跟土匪趁机在一旁开了盘口,叫人下注。好不容易安静下来,趁着没开始前,我问左刀接了多少。狗日的一说吓我一跳,妈的,一万三千多,这帮洋哥们太有钱了。后来我才知道,他们真的比我们有钱。他们随便什么任务都比我们要价高。想想他们的本身的能力,我就气不打一处来。操!干个佣兵还他妈的有种族歧视。这个见鬼的世界,还让人活不。

既然是在我们这里比,那么规矩就要照我们的来。子弹依然是五发,可目标变动一下。打二十五米胸靶太没劲,太没难度了,咱换成五个啤酒瓶。把这个规矩跟这哥们一提,他也挺来劲,说这样才好玩,满口答应。我笑了,先不说输赢的问题。就冲这哥们的干劲,我就打心眼里看的起他。要知道,二十五米外的一个酒瓶,在人眼里也就那么一个小点。不但开枪要快,关键要准。这对人可是一个挑战,只有平常多练习才行,没有什么巧可以取。

冲着跟我一起站在射击线上的哥们点点头,深深细了口气,让整个身体放松。放到最合适的时候,一下子拔枪,上膛。在我拔出枪的同时,那哥们也做出了同样的动作。“砰。。。”我们俩几乎是同时开枪,同时挂机的。看着远处的目标,我笑了。虽然我们俩用的时间差不多一样,可我前面的五个酒瓶全碎了,他的却留下了两个。这可能跟他用的手枪有关系,毕竟是借来的,可能有点不顺手。我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他笑着冲我竖起了大拇指。

回到宿舍,左刀递给我一叠钱,说这是我的分红,一数竟然有三千。我问他,总共才一万三,我拿三千,那他们不是不好分了。左刀笑着告诉我,他们每人一千五。其余的留着去粉城消费。这帮家伙,彻底无语。

三天时间一下子就过去了,雷电的那帮洋哥们出发去了目标区域。虽然不知道他们的任务是什么,可从他们要的情报来看,这次他们的任务挺有难度的,我只能祝他们好运。

我们的日子依旧,没有任务出就是不爽。晚上在酒吧喝酒的时候,土匪突然说:“现在反正没有什么事,不如我们跟总部请假回去玩玩吧?”

我当时没有反应过来,问他“回那里去?”

他小子冲我就是一中指,说:“回国!”

大伙一下子都不说话了。是啊,出来也有大半年了,真想回去看看。大伙的沉默让土匪十分不好意思,连连道歉。看着土匪抓耳挠腮的样子,大家都笑了。雷头想了想说:“要回去也不是太难,如果大家有这个想法,我去跟上面说,反正我也好久没有回国了。就不说能不能回家,哪怕只是在祖国的土地上呆上一两天,也算跟回家差不多。”

大伙一听都来劲了,一番讨论后决定明天就让雷头去请假,一旦准许了,咱们马上就出发。

第二天一大早,雷头就去了趟总部。也算我们走运,假批了。虽然只有四天,可对我们来说足够了。因为时间关系,大家只能统一行动。除去来回的的时间,我们差不多可以在国内呆上三天。为了不那么匆忙,大伙决定去昆明打发这宝贵的假期。反正这里跟昆明有直线航班,挺方便的。

大老白是个好人,还特地帮我们找了导游。到了才知道,这个一路上让我们就性别猜测了许久的导游竟然是个大老爷们,这让左刀跟土匪非常失望。好在这人我们大伙都认识,就是带我过来的大姚。这也免去了一些客套。

接过大姚为我们每个人准备好的行动电话后,我冲他笑着点了点头,说声:“谢谢。”倒是大姚这次态度有所转变,对我表示了前所未有的热情,这一点让我很奇怪。直到晚上一起吃饭的时候,他酒喝高了,我才知道真正的原因。

大姚是昆明人,现年三十九岁,是个老兵。他参加过两山轮战,荣获三等功。退伍后因种种原因加入了血刃。六年前,因肺部放射性创伤,回国负担起为血刃招募人员的工作。

因为开心,饭后我们去唱了一夜的卡拉OK。一边唱着熟悉的军歌,一边痛饮。那晚大姚跟我说了许多话。大部分我忘了,但有一段我至死都记得:“兄弟,别怪哥哥以前对你的态度,你千万不要怪我啊。你知道不,哥哥我干这行太累了。打心眼里累啊。这六年里,我往外面领的人,少说也有十几二十个了。可我从来不愿意跟他们太热情,知道为什么不?我怕,知道不!我很怕我跟他们成了朋友成了兄弟后面要面对的事。在你之前,我送出去的人,除了少数几个活下来的,其他的全部走了。都是一群好汉子啊。不是没法子,谁会走这条路啊。兄弟,你不了解啊,我心里苦啊。每当他们离去的消息传来,我都会难过好久。我这心里总觉得对不起他们,总觉得是我把他们亲手送上死路的啊。所以啊,兄弟你要活下去,好好的活下去。哥哥我会每天请老天保佑你们的。”

那一晚,我跟大姚干了一杯又一杯。不为别的,就冲他说过的这些话,在我心里便很自然的把他当成了我的大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