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黄金周长假结束了。与中国内地的多位年轻朋友通电话,听到的竟然是"这节日过得太郁闷"、"越休息心情越不好"、"该死的七天长假终于过去了"、"在家闲了几天,竟然让我不知所措"、"旅游?哈,哪个景点不是人挤人,中产、小资谁会挑选这样的日子外游?"。过节,这本该是一件美滋滋的事,如今倒生出一个"长假让心情糟透了"的艰难话题,好不让人郁闷。


说起长假外出旅游,没有私家车的会抱怨:人那么多,公交车里那么挤,有自己的车就爽了;有车一族也会抱怨:公路上车辆太多,没有了速度,再说停车又找不到车位,把新车擦花了真不划算。长假临近结束,外出旅游回到家,抱怨说:好累啊,唉,明天又要上班了,早知道还是呆在家里度假最轻松;长假在家而没有选择外出旅游的也抱怨:一大堆家务没忙完,假期就结束了,天天亲朋好友往往来来,特累。谁都在抱怨,谁都心情不好。其实无论在家还是外出,放假是让心灵放假,这才能真正体会假期带来的休闲与放松。七天长假,理应让平日紧张工作的人们放松自己,如果心灵得不到假期,长假也不能让人轻松。


气候环境会让人心情不好。南京有一段日子阴雨绵绵,来自市心理咨询热线和医院心理科的数字表明,这些日子里咨询就诊的人明显增多。连日阴雨,引起郁闷、低落而情绪不佳。从网上一个关于情绪的论坛上看到--"不喝咖啡"说:这鬼天气,雨下了好几天。"莲花"跟贴说:唉,阴沉得叫人打不起精神。"大元帅"跟贴说:天空是灰灰的,心情是暗暗的。"小猪"回应说:心情被这没完没了的雨水害得坏起来,六神无主,暴躁易怒,没精神做事。"纯子"则说:整个南京充盈着窒息的霉味。这是一种"情绪感冒"。据专家分析,在人的大脑底部有一个叫松果体的腺体,能分泌一种"褪黑激素",这种激素能诱人入睡,使人意志消沉,抑郁不乐。尤其在阴雨连绵的日子里更是变本加厉,而充足的阳光能抑制褪黑激素的分泌。天气会引发情绪病,频繁加班也会让人情绪烦躁,行为怪异。


压力更会令人心情不佳。上海市心理咨询行业协会会长王裕如说了一个故事。在外资企业供职的某君说:"想到办公室的环境就烦躁不安,恨不能把座椅砸了,把发明鼠标键盘的人揪出来痛殴一顿,甚至想到床,我都会心生恐惧。"此君所在的公司为让加班的员工稍事休息,特地置备了一张床放在会议室。此君常常加班,因此是这张床的常客,久而久之竟出现"恐床症",如今连看到家里的床,都有点不适应,看到与会议室那张床的床单差不多颜色的布料,就会产生视觉反感。此君是不折不扣的"加班族",几乎没有过天黑之前下班回家的日子。一天,公司的活不多,他破天荒在正常时间下班,出乎意料的是,好情绪并未如期而至,许多陌生感竟一路相随。挤地铁带给他久违的感受,回到家天还亮着,是该先吃饭呢,还是先干点什么,他始终茫然,不知所措,后来他把家里的灯全部打开,把计算机也打开,这才找回熟悉的感觉,心里踏实了。


背后的原因


用专家的话说,此君是典型的"过劳模"白领。"过劳模"作为一个全新的词语开始进入人们视野。劳动模范总是每天工作10小时以上,基本没有休息天,睡眠不足,三餐不定,这是一个隐含辛酸的冷幽默之词。前不久北京师范大学对北京、上海等四座城市的调查显示,七成白领已经成为"过劳模"一族。一旦做了白领," 心情甜蜜期"是相当短暂的,很快会步入"能量消耗期",而后会面临危险的"身体受创期",再而后"过劳死"就不远了。其实,"过劳模"早不再是白领的专利。全国总工会月前曾声称:"过劳死"有向白领蔓延的趋势,言下之意,"过劳"现象在蓝领工人或农民工中早已存在了,只是正向白领扩散。


劳动模范?虽是戏称,却也不失准确。这些过劳者大都承认是自愿加班的,可以干的活没有干完,或者没有干得最好,于是加班接着干。其实,这种"自愿"是出于一种无形的巨大的竞争压力。有学者分析说,尽管有各种原因,但最根本的在于:迄今为止中国的经济发展几乎完全依赖"廉价劳动力",整个经济结构有意无意地在维持这一"竞争优势","廉价劳动力"本身要提高甚或维持自己的生活质量,当然就只剩下"过劳"了。劳动力是人,对"劳动力资源"的掠夺性开发,必定意味着对劳动者基本权利的侵犯。


这是事物的一面,事物的另一面是因为忙、因为累而心情烦躁。每天为工作,为加薪,为升职而拼命,为家人、为朋友而奔波,即使休闲也成了一种应酬。常常感叹时间太少,社会的"时间成本"越来越昂贵,不善于支配时间的人就是"时间的穷人"。时间是需要经营的。效率往往会让时间增值。平时紧张的工作状态下感觉到的累或者不累,并不是一种生理感觉,而是一种心理感觉。越来越多的人在工作中感觉疲劳,其实并非工作带给他们疲劳,而是心理压力带来的疲劳感。


美国社会学家保罗·雷采研究价值观与文化的关系,花了15年意外发现一群新的"文化创造族"。长期来,人们习惯于关注世界上发生的大事,以为唯有反战、反种族歧视这类活动,才能影响社会,与这些激进分子和无政府主义者不同,这群新生活"文化创造族"透过关注自己和周围的人,改变身处的这个社会或环境发生改变。保罗为这群人起名:LOHAS(Lifestyles Of Health And Sustainability),即健康和可持续性的生活方式,在中国被巧妙地音译为"乐活"。保罗与心理学家谢里·安德森合着过一本书《CC族: 5000万人如何改变世界》,这CC族(Cultural Creative)也就是新生活"文化创造者"。


这"乐活一族"也好,CC族也好,这一族群的生活理念是:重视环境保护,关爱地球,对社会怀有悲天悯人之情,追崇全球主义和社会整体性和谐,注重在精神和心灵层次积极达到自我实现,关爱自己,具有社会良心,做好事,有活力,爱并快乐着。他们追求心灵健康,打造优质生活,是新新文化生活方式的引导者。记得曾听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黄煌在一次专题学术研讨会上谈养生保健,黄教授说,心情不好已成为当今的流行病,一个人的养生保健,要特别注重"培养好心情"。开心是养生保健的"良药",开心需要主动寻找,不积极投入生活,享受人生,是很难开心的。


江迅是BBC中文网中国事务特约撰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