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10/


公鸡当天就赶往U国做情报收集工作,顺便去接收事主提供的武器装备跟确认安全点。对于公鸡的本事在我心里一直就是一团谜,这哥们太神了,交游广阔,路子特野。亚洲一带就跟这哥们自己家一般,门门清楚,让我异常佩服。忍不住打听了一下,左刀告诉我,公鸡之所以有这功力,完全是跟他没来血刃之前的服役单位有很大关系。当然,关于公鸡到底是哪个单位出来的,他也不太清楚,估计是属于特神秘的那种。至于公鸡为什么要来血刃,那只有天知道了。

我笑了,没错,队里的人,每个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作为兄弟的我只能信任,不能盘底,这样对大伙合作有好处。第三天接到公鸡一切安排清楚的电话后,我们十分悠然的出发了。

由于坐飞机只有三个小时,我没有吃药。一路上终于知道一件事,雷头比土匪跟左刀都要猛。这才多久啊,硬是把一个空姐给泡上了。看着空姐用依依不舍的眼神目送我们离开时,我对雷头的佩服到达了无以复加的地步。牛,不是一般的牛!

出了机场,坐上公鸡搞来的车,我们赶到了安全点。一到地方,可把左刀他们乐坏了,安全点竟然是设在大学区。不时路过的女学生,着实让他们兴奋。看着两眼冒光的哥几个,我哭笑不得,赶紧进了房间,眼镜兄却破天荒的留了下来。事后这位大哥告诉我,人不能老是独自生活的,偶尔也会需要一些温柔,不然很容易变性的。日,我怎么会认识这群家伙。

晚饭后,我被他们强行架到了附近的酒吧。美其名曰:集体行动。意思就是一个也不能少,再说行动还得等两天。没办法,我只要跟着去了。

也许是我们身上的气质与众不同,又或许那些女学生比较喜欢跟有故事的男人交往吧。那几个有“故事”的男人们很快就有了结果,连带着也给我招了一麻烦上门。幸好我有绝招,本人外语不行!左刀一句话让我彻底晕菜:“人家小姐是学中文的,正好你帮人练练口语。推广中文可是我们做中国人的责任跟义务哦。”

听了这话,我当时就想狠狠的扁丫一顿。可没办法,人都来了,再做什么都白搭。于是也只有耐着性子,有一句没一句的跟那姑娘瞎扯,这可是我出国后最难熬的一个晚上。好不容易离开了酒吧,我整夜都睡不着,跟丫头的往事总是在脑海里闪来闪去。丫头,你现在怎么样了?是否已经把我这个负心的混蛋给忘了,开始了新的生活。我知道你一定能有一个好的归宿。哎,真希望你能原谅我。

两天时间飞快的过去,行动该开始了。由于目标被关押的监狱在U国是出了名的乱,我们非常容易就搞到了这座监狱的平面图跟它所有的警力配置以及警戒岗哨跟轮班表。这样一来,当我们把所有情报吃透后,这座监狱在我们眼里也就跟脱光了衣服的女人差不多。具体行动时间定在了下半夜四点左右。完事后,正好可以赶上最早一班U国的飞机。

我总觉得像这类的任务根本就不用我们全队出马,随便挑两、三个人来就行了。后来才知道,队里的哥们之所以全部参加,就是想趁这个机会出来散散心。憋了半个月,人都快长毛了。

动手的时间到了,我跟左刀趁着警卫换班的空挡溜了进去。墙虽然高点,可想拦住我们还不够。找准时机,把值班室里的两个狱警给弄晕,十分轻松的就进了牢房。找到内线提供的牢房,发现竟然是单间,看来这家伙挺受重视的。往里面放入特地为他准备的催眠气体,耐心的等了十分钟左右,才带上面具走了进去。确定目标准确后,左刀用手拧断了他的颈骨跟气管。等他完全死透后,我们才撤离。

坐上最早的航班,我们赶在午饭前回到了基地。第二天拿着厚厚一叠钞票,我直嘀咕:这钱也太好赚了吧。

左刀一听,冲我就是一脚,说:“你小子没事吧,钱好赚你也有意见啊。告诉你,这都是托公鸡的福。平时,这种事根本就没有这么多钱。不是人家知道我们是血刃,你做梦也不要想拿到这么多钱。顶多也就是二、三万。”

大伙听了,也笑着说这接私活,还是公鸡有招。事好做不说,钱还不少。公鸡一听,特来劲。指着大伙说今天晚上粉城开销,我们六个出之类的话。最后他们去没去我不知道,反正晚饭一过,我就开溜了。那种鬼地方,坐着都不自在,有什么意思。

就这样,每天重复着混了四、五天。突然接到总部通知,说是让我们基地整理出几个房间来。仔细一问才知道,原来有客上门。刚跟我们结盟的雷电的一个小队要来我们这边执行任务,根据双方的约定,我们要帮他们准备一个落脚点,总部就直接把他们安排到了我们基地。没办法,谁让人家是客呢,再加上上次他们招待得挺不错的。虽然有点不甘心,可咱也不能不讲面子不是。于是大伙花了整整一个下午才把所有的东西准备好。

第二天上午九点刚到,总部的联络官就把他们领了过来。说起这个联络官还有那么点意思,这哥们姓白,外号大老白。我估计他的外号跟他本人的外貌有挺大的关系,人长的高高大大,白白净净的。虽然身处亚热带地区,可人家不受环境的任何影响,任你太阳有多毒,怎么晒他都不黑。同时,他也是我所知道的,血刃里唯一没有受过正规军事训练的人。可人偏偏在血刃里混的挺好。听左刀说,这哥们特牛。除了中文,他还会英、德、法等八种不同语言,绝对精通的那种。除了这个,他的路子超野,这方面公鸡都甘拜下风。于是乎,他也就成了血刃的脸面。想想也是,这活大概也只有像大老白这样的人才能干的了。换了我,打死也不成。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