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47..三把乌黑的飞刀

不光是心痛,脸上也痛,“刺虹”在脸上划过的痛。

魏忠贤没有想到自己身上的第一处伤竟然是“自己人”给的。

剑伤。

一寸,左眼下部,血一下就流了出来。

魏忠贤竟然受伤了,很多人都难以相信眼前的这个事实,包括他身后带的几名护卫。他们想不到魏忠贤会受伤,否则他们一定会出手,虽然魏忠贤曾经说过没有他的命令谁也不许出手,特别是在魏府。

魏忠贤的伤仿佛是一道命令,几名护卫急忙出招攻击“甜月亮”,一杆短枪,一把单刀还有一条乌龙鞭。

魏忠贤受的伤其实并不重,只是左眼下的一小道剑伤,并无大碍,真正对他打击大的是亲信的背叛。

“甜月亮”只挥出了一剑,一剑就伤到了魏忠贤,但“甜月亮”没有机会发出第二剑,不是因为有几名护卫已经攻了过来,而是因为他看到魏忠贤脸上的神情已经从诧异变成了平静,“甜月亮”知道自己没有机会了。

逃。

打不过就逃。

玄帮主说过,打不过就要逃,保住自己的命比什么都重要,“小爱”已经闪了,在“甜月亮”出手的时候就已经施展轻功走了,因为他看出“甜月亮”最多只能伤到魏忠贤一剑,仅此一剑而已。“小爱”走得很快,走的时候没有多说一句话,这时说什么话都是多余的,“小爱”在翻过墙头的时候最后的发出了一招。

三把飞刀。

三把乌黑的飞刀,但并不是淬了毒,只是在墨里泡了一下,但这已足够,“小爱”飞刀打到三名护卫眼前的时候,护卫们都以为上面有剧毒,所以每个人都不敢用兵刃去格,生怕乱飞的飞刀伤到自己人,于是护卫们向后闪了一下,就闪了这一下,就给“甜月亮”让出了脱身的时机。

“甜月亮”也闪了,挥剑的同时身体就已经向后退去,没有办法,魏忠贤的功力远超出自己的想象,自己尽全力发出的一剑必杀招,魏忠贤竟然也可以躲过去,若不是自己突然发招,估计连这一剑也伤不到他。闪得快,是为了保存自己,虽然自己可能以后再也没有机会离魏忠贤这么近了。

“冥神之犬”走得更快,在发出一剑两针之后就走了,准确地说是从水里走了,当初“冥神之犬”也是从水里来的, “冥神之犬”在走的时候也发出了最后一招,也不是对魏忠贤发出的,因为“冥神之犬”知道那根本是无用之举,“冥神之犬”的最后一招是很普通的一招。

“投石问路”

一块飞蝗石又疾又准地打了出来,目标是魏忠贤身边的那位二品大员,这可怜的二品大员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就见了阎王,不过也不错,在临死前这位二品大员听到了自己头骨碎裂的声音,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听见自己头骨碎裂的声音,虽然他们可能无数次听过别人骨头碎裂的声音。

花园里立即恢复了平静,只剩淡淡的风掠过花园,每个人都是疾攻疾退,来得快去得也快,一时间刺客走得干干净净,只留下一具死尸和三个护卫陪着魏忠贤。

一名护卫急忙走到魏忠贤身边并掏出了随身带的金创药,魏忠贤挥了一下手,那名护卫识相地闪到了一边,不敢再有多余的举动。

魏忠贤在落日的余晖里站了好久,最后才说出一句话,一句自己问自己的话:“我错了吗?”

老开依然在和众人厮杀中,腹部的伤口已经开始隐隐作痛,为了尽快结束战斗,老开痛下了杀手,几乎是招招要命,“天山飞鹰”死了,“天山飞鹰”的四个徒弟也死了,还有几个不知名的高手也死了,死了的高手和普通人有区别吗?没有!

山洞里的光线已经暗了下来,相反地洞里的血腥味却越来越浓了。

地上已经有了二十一个死人。

很快,地上又多了一个死人,现在是二十二个。

“金锤孟龙”一个用锤的高手,人也精灵,完全没有其他练锤之人给人的一种憨厚之感,“金锤孟龙”没有向老开出手,他知道自己就算再练五十年也不会是老开的对手,所以他选择向小葵花和骨哲下手。

一个小女孩和一个看起来就象是有伤的人。

“金锤孟龙”很为自己挑选的下手对象而满意,强的对付不了我就对付弱的,江湖就是这样的弱肉强食,不是你死就是我死,不会有人来嘲笑我,大家都一样。

确实没有人来嘲笑“金锤孟龙”,因为没有人会嘲笑一个死人,“金锤孟龙”成为小葵花“保命三招”的第二个受害者,第一个是骨哲,不同的是两个人里一个只是受了伤,而另一个却变成了一具尸体,一具还可以微微动弹的尸体,脸上赫然五个向外喷血的血洞。

小葵花生平第一次杀人,亲手捏死了一个人,一个刚刚还凶神恶煞向自己冲过来的人,这种感觉十分的不好,满手滑滑腻腻什么都有。

小葵花吐了,一个小女孩在这种情况下不吐才是令人奇怪的,昨天吃的东西已经全吐出来了,现在小葵花正努力地把前天吃的东西吐出来,虽然这有一点难度。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