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玉珏/纽约时报特别报导,读博士班真的很辛苦,有人念得头发泛白,脸现老态,却还是毕不了业,这种人称为“A.B.D.”(All But Dissertation,差论文就可毕业的准博士)。也许有人会嘲笑他们何苦为了论文而浪费大好人生与赚钱机会,但美国各大研究所已著手研拟方案,希望缩短博士生的修业时间,协助准博士早点脱离苦海。


撰写博士论文有如攀爬圣母峰,未攀爬之前,斗志高昂,一旦开始,却成了不折不扣的苦差事。在美加地区,拿到博士学位平均得花8.2年;若主修教育,年限更是拉长到13年。约50%学生念到一半决定放弃,除了经济因素,最大绊脚石在于论文。据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统计,12%拿到博士后负债5万美元(约台币163万5000元)。


而为了缩短博士生修业年限,美校研拟各种方案,诸如要求指导教授定期和“门徒”见面,检讨研究得失。有些理工研究所允许学生缴交3篇研究报告可替代博士论文;不少学校提供学费减免、奖学金等希望减轻学生经济负担,让他们能专心撰写论文;还有大学成立论文写作小组,让同病相怜的博士生互相打气。


其中又以普林斯顿大学表现最为可圈可点。普林斯顿人文系博士生目前平均花6.4年毕业,低于2003年的7.5年。主要是该校出手大方,提供2000多位博士生5年的优厚奖助,包括学费全免、1年最高3万美元的奖学金等(约台币98万1000元)。普林斯顿虽然也会请博士生授课,但修业期间总授课数每学期不会超过2门,希望学生专心于课业。


现年26岁的普大学生康诺维说:“每早醒来,不断提醒自己,普大付我钱,所以我什么事都不用做,只要专心写论文。”他计画明年5月毕业,总共只花5年就修得正果。


但并非所有学校都像普大这么大方,财力也不若普大雄厚,所以博士生仍需授课赚取钟点费。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英文系博士班学生贾藤说,他一学期得教2门课,虽然占去不少研究时间,但为了钟点费,不得不当廉价劳工。


普大成功缩短博士生修业时间,除了出手大方,教授与学生之间互动频繁也是原因之一。该校的罗素教授每周五定期和化工博士生吴宁(音)见面,检讨实验得失,吴宁预计明年毕业,也是5年拿到Ph.D。


有些学校强调实务而非研究,所以不要求长篇大论的博士论文。以耶希华大学心理系为例,提供了Ph.D与Psy.D两种学位,后者系针对偏好临床工作而非学术研究的学生,所以学生只需缴交研究报告就可毕业。


坚持非写博士论文不可的学校,了解单打独斗的辛苦,因而成立写作小组。密西根州立大学博士生尼可森说:“论文写作是一个非常封闭的过程,自然而然速度就慢了下来。”但加入写作小组后,彼此可以互相打气或共拟解决对策,有助于一鼓作气解决论文这道障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