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69/

若火站在四行仓库对面的的一栋楼楼顶上,手中的望远镜始终没有放下。

“长官,预备队要补充上去吗?”一个军曹匆匆跑上来,立正后大声问道。

若火不作声。

“长官!”那个军曹急躁起来,“小川长官已经玉碎了,请您快下指令,不然其他的将士就——”

“下去。没我的命令,不许上来。”若火简单地下令。

“长官——”军曹几乎是哭着,又转向站在一旁默不作声的梅津,

“梅津长官,请您下令吧!”

“我下什么令?”梅津漠然地望着眼前的一切,

“你的顶头上司是谁,这你心里有数吧。”

“是!”军曹狠狠地敬了个礼,转身奔下楼去。

楼顶的众人亲眼看着他再度跑回了血染的战场上,很快消失在乱刀和乱枪丛中。

“真是激烈的战斗啊。”

梅津似笑非笑地感叹道,仿佛这一切根本就事不关己。

“不愧是中国军队中罕见的猛将,”若火心不在焉地回答,

“谢晋元这个名字,我永远也不会忘。”

日本军中的军人们很少直呼当时的抗日政府军为“中国军队”,对于二十世纪以来百战百胜的日本军人而言,国民党的部队和他们的清朝前辈们一样弱不禁风,甚至还不如另一只被称作红军的队伍,以及那些林立的地方武装有素质。与这些胆小怕死,一触即溃的家伙交手,实在令人厌恶。用源自印度语的“支那”一词,而非“中华民国”或者“中国”,来称呼这个懦弱的民族,在日本人看来实在再恰当不过。

而在今天,一支高傲的“皇军”却遭遇了开战以来少见的惨重打击,原本精锐的小分队瞬间被切瓜砍菜一般斩杀,尽管从数字上来说这微不足道;但从情感上来讲,却是莫大的侮辱。

也许,那个男人,此刻让整个上海都为之战栗。

“传说中一战斩杀了百人的谢中校,如今一见,果然令人胆寒——如此的刀法,如此的神奇,这恐怕连松林中佐你,都做不到呢。”

梅津似乎有意在讥讽若火,话中带着密密麻麻的倒刺。

“是嘛,那倒不一定。”若火似乎并不为所动,还是拿着望远镜,似乎在细细咀嚼那惨烈的场景。

“身为中高层军官,坐在办公室里享福,有困难就赶紧逃跑,把死路留给部下,这才是大多数人的选择。但是这位谢中校却毅然留守求死,还亲自领着敢死队冲锋。更重要的是,他的身手,根本就不像是靠阿谀奉承爬上去的小人,倒更像是生来就能豪取上将首级的神将啊——”

“哼。”若火的心中愈发不满,

“看来参谋长对于那个支那人,还是蛮欣赏的嘛,要因此饶他不死吗?”

“那倒不会,我只是,对他的力量好奇而已。”

“这没什么可奇怪的,”若火似乎很不屑,“有些人就是如此,天生就有奇快的反应和运动力,因此天生就有取别人性命的本领——这件事,我小的时候就知道了。”

“哦,这一定是松林中佐的父亲所讲述的吧,那位自认是日本最好的武士,却在帝国的青岛战役中被意外炸死的上等兵——”

若火几乎要压不住心中的怒火,往前迈了一步,幸好被一旁眼疾手快的卫兵抱住,这才勉强凝下心神,却仍然忍不住大口喘着粗气。

一直没敢在两位长官面前说话的翻译官王德臣,此时擦了擦脸上的汗水,暗自感慨。

这两个人之间的战争,绝对不亚于楼下那血腥的战场……

刚才梅津长官所谓的青岛战役,也就是前次世界大战中日本与德国在中国山东青岛所发生的一场不伦不类的恶战。

大约是在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年间,当时投入协约国阵营的日本军队,按照自定的计划向驻守在青岛租界的德国军队发起了猛攻,而这块土地本来的主人,清朝的军队却对这场发生在身边的大战无动于衷。

日军在短短的六十余天时间里完成了占领各堡垒和敦促德军投降的任务,随后开始了对中国百姓的肆意劫掠和屠杀,而若火的父亲,一位当时踌躇满志,要来中国大展拳脚的下级军官,却在一次搜缴行动中意外被库房中起火的炮弹炸死。

这样的痛苦与耻辱,要让同样一直酷爱追逐功名的松林若火中佐来承担,或许真的太过残酷了。

“松林将军不要太动怒,”梅津大概也不想把事情弄僵,有意缓和了口气,

“鄙人只是不太相信,天生有杀人的本领,这样的好运真的存在吗?”

“好运?”

“对,”梅津的脸上还是一副无法捉摸的表情,“如果大日本军队的士兵个个都能有这样的天赋,那么帝国的兴盛,不就指日可待了吗?”

若火冷笑了一声,“话是这么说,不过我可不觉得这种天赋是什么好事。”

“此话怎讲?”

若火不耐烦地转过身,不再看战场,也不屑看梅津和他身后的德臣一眼,

“关键不是能斩多少人的问题,关键是,这么多的尸体,有多少人——能背负得起呢?”

他说完,径直向休息的房间走去,头也不回。

“松林中佐,预备队真的不用了吗?”德臣试探地问道。

“这也用得着你管?”若火轻声嘲笑道,

“还会死多少人,你自己没有数过吗?”

“不过,小川少佐他……”

“他死得其所。”

若火似乎对这句问话早有准备,随即答道。

他离开了。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