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和女人的故事(四)


上接(三)


我现在再回想当年老婆跟我闹分手,都不禁要笑上几声。因为那根本就是闹剧!


偶不是在骂偶老婆哦,因为整个事就是她搞出来的。在开始的时候偶就发现她实在是太好了,根本和其它的女孩子就不一样。开始偶还感到很甜蜜呢,后来当老婆把分手的话说到我的耳朵边时,这才明白。原来偶地这块心头肉活活的就是一个理想主义者。


在她的脑袋里面,爱情就是理想化的。她没有计较我什么,因此她愿意为我付出。同样,她也要求我也必须要为她付出。必须要时刻的保持浪漫的心态(这怎么可能呢?!),当她觉得自己的愿望在我身上实现不了时,便总是一副非常丧气的表情。


一次、两次、三次…无数次过后,她也觉得自己的理想破灭了。因为偶只是一个木瓜,根本不懂得关心她,爱护她,疼她。在做了痛苦的思考后,偶老婆也只能痛苦的向我提出分手。对于老婆地冲动行为,偶当然是竭力的反对,但无论我怎么的反对她始终就是吃了铁秤砣,铁了心的要分。我的心情从晴到阴,再到倾盆大雨,我拼命的哀求偶媳妇,别啊!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对你就说啊!


偶媳妇好像也被我说动了似的,慢慢的也哭了起来。可是哭完了接着谈分手的事。偶们在花园里面谈了半夜,也哭了大半夜。最后的结果仍然是分手。


回到了家,偶倒头就睡。因为实在太困了,而且内心的打击也确实很大。偶在接后的两个星期试想着该怎么让自己忘掉不娱快的记忆,可是根本没有效果。偶只是想让自己从失恋的阴影里面走出来,可是偶就是走不出来。痛苦了一段时间之后偶还是走了出来,不过帮我重新振作起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个死都要跟偶分手的老婆。


有一个星期六,偶休息。结果我那个满脑子都是理想主义的老婆就跑来找我了。当时我还挺纳闷的,不是有句挺流行的话叫“离婚了就别再来找我”吗?敢情她不知道啊?不过偶虽然知道,但我是不会骗自己的,我知道自己十分的想见她。虽然我脸皮薄好面子,但我仍然想见她。这种感觉可能就是恋爱时的那种吸引力吧。


偶老婆来了,和以前一样,东拉西扯了半天。支支呜呜的扯了半天,最后我终于听懂他在说什么了。搞了这么多废话,原来小丫头是向我投降来了。可能是基于某种原因吧,偶老婆还是回到了我身份。不过为什么回来吧,任凭我怎么问都没有用。真是郁闷…


经过她这么一闹,整个人身心疲惫。心情也是经过了360度的大转弯,回到了最初的起点。男儿有泪不轻弹,但在那段时间偶的泪水可没少流。不过在此之后,偶也不是没有收获,偶老婆自知理亏,从那以后再也不敢跟我较劲了。虽然中间吵了很多架,但只要我动起真格来,她马上就安静了,声都不敢支一声。这也确定了我的领导地位。不过这个领导的位置偶当了几年,偶又被拉了下来。想起来真郁闷,打倒我的居然是我老娘…


我实在是佩服偶老婆的能力,因为她在见面的第一次就把偶娘哄的兴高采烈。她们两个人一起痛骂我,因为我平时对老娘的管非常反感。而老娘又是那种爱管的人,小时候我怕她的威严,屁都没敢放一个。这个屁偶憋了二十几年,偶觉得不想再憋了,便有意无意的和老娘教真。其实这也是在每个家里都能看见的两代矛盾。不过到了我们家,因为我平时欺压老婆。结果一下子她的便找到了共同点,两个人可谓是同仇敌忾了。我妈自然不用提了,偶是打小就怕的腿打颤。近年来,连偶老婆也是胆大妄为的和偶扯皮,简直就是没规矩了。不过她有老娘支持我也奈何不了她。


没办法,偶在大学当了四年的男子汉大丈夫之后,回到了家。如今只是个说了话都没人听的小角色了。这种转变不仅仅是在家里,而且在单位上也是如此。刚毕业的时候,老师把我介绍到设计院。整个设计院男的一大堆,女的没几个。我们分部的办公室主任倒是一个阿姨,可惜这个阿姨平时太媚上司了。典型的头只往上看,她老人家拍马匹,我们可就惨了哦。


偶们部长是当地土生土长的,标准的方言。偶一个外来汉,语言沟通确实是困难。每次开会部长讲的唾沫横飞,偶就是一个字都听不懂。想起来就郁闷,偶不要求你们说一口流利的北京腔,但至少也该是个夹生普通话吧?部长官太大,我不敢要求他。办公室主任总可以了吧?可是我们这位办公室的老阿姨就是要和部长套近乎,每次方言飑的让偶们这些外来汉是大眼瞪小眼,每次的会议记录都做的是乱七八糟。想到这里偶就恼火,什么鸟蛋单位嘛?人云浮事,不干了算球。


(未完待续)


本文内容于 2007-10-8 18:14:29 被a408462011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