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一位女人的经历(三)--凡眼中的忧郁,让我怦然心动

大兵阿土 收藏 37 27980
导读:[center]一位少妇出轨的经历(三)--凡眼中的忧郁,让我怦然心动[/center] 题记:她是个普通的少妇,她和丈夫没有感情基础,意料之中,她认识了他。在踏过了红线之后,她犹豫、彷徨、挣扎,她不知道该项怎么办。 回到家,心绪渐渐平息。坐在椅子上,喝着清茶,我在反思。我自问,我是不是太过分了。一个男人喜欢一个女人,在情人节送她鲜花以达情意,这应该没有错,我为什么不能与他好好谈谈呢?我已经很久没有在情人节收到鲜花了,在儿子稍大一点的时候,丈夫非常实际的本性开始显现,一切浪漫在他眼中都成了



题记:她是个普通的少妇,她和丈夫没有感情基础,意料之中,她认识了他。在踏过了红线之后,她犹豫、彷徨、挣扎,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回到家,心绪渐渐平息。坐在椅子上,喝着清茶,我在反思,我是不是太过分了。一个男人喜欢一个女人,在情人节送鲜花以示情意,这应该没有错,为什么我不能与他好好谈谈呢?其实,我已经很久没有收到鲜花了,在儿子稍大一点的时候,丈夫非常实际的本性开始显现,一切浪漫在他眼中都成了无聊和浪费的代名词。枫在情人节送我鲜花,还是让我感动的,但在我心中,枫只是一个朋友,仅此而已。

后来在舞厅,我又遇到了枫。我为我的鲁莽道了歉,并对他说:“虽然我不讨厌红玫瑰,但你送我不合适,如果你能送我黄玫瑰,我会非常高兴的。”枫明白了我的意思,下一次相见的时候,他果真送了我两朵黄玫瑰。我非常喜欢花,我一直认为花是有感情的。

我和枫就这样保持着舞伴兼朋友的关系,有时我们会相约去跳舞,有时我们会在舞厅不期而遇。

2003年非典期间,丈夫还在外地,我调到厂里新成立的一个部门工作。在那里,我认识了凡,凡是我的上司,是前几年进厂的大学生,由于他工作出色,提升得很快,参加工作没几年,就做了这个部门的经理。

我第一天去新部门上班,到凡的办公室报到。刚一进门,我看见凡坐在紫色的办公桌后面,背后是大大的玻璃窗,他中等个子,相貌比较普通,戴着一副金丝眼镜,穿着一件很干净的休闲男装,练达而精神。

凡见我进去,站了起来,从办公桌后面伸出手,我把手递了上去,他握着我的手微笑着说:“欢迎你的到来,听说你业务能力很强,我便把你抢过来了,有你的帮助,我想我们一定能够成功”。我也说了一番客套的话。随后,他请我坐在了他的对面,我们谈了工作上的一些设想。

后来,我们渐渐熟络了,或许是因为我比较健谈,或许他也想有人聊聊,我经常去找他聊天。除了工作上的事情外,我们也聊些生活、家庭之类的话题。

凡说他生长在农村,父母肩挑背驮地供他上了大学,他非常感激他的父母。凡是家中的长子,家里还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弟弟为了家里能供他上学,早就离家外出打工了,妹妹现在上大学,凡理所当然地要支持她。如今凡在外地工作了,父母仍在乡下劳作,凡还没能力将他父母接来,这让凡很心痛。凡说家人是他永远的眷恋,永远的牵挂。凡说他在学校也很阳光(他觉得快乐地活着,也是对亲人的一种报答),他喜欢打篮球,踢足球,和一帮男生嬉戏打闹一起去郊游。凡还说他有一个女朋友,对于他的女朋友,他没有细说。谈起他的家庭和他的女朋友的时候,凡的眼神透出点点忧郁、丝丝落寞。凡忧郁的眼神让我很困惑,年少得志,为什么他会有忧郁的眼神;凡忧郁的眼神也让我好奇,深深地吸引了我,让我怦然心动。

我们也谈到了我,我也说了我的那些梦,凡支持我继续学习,凡说人的一生能有几个梦想呢,错过了,就是一辈子的遗憾。我还说了我喜欢跳舞。凡说他在学校学过跳舞,但跳得不好,希望我再去的时候叫上他。

我们每次谈话都很投机。言谈中,我发现凡很有内涵,谈吐机智、幽默,待人热情、诚恳,感情丰富、真实,这些都是我少女时代梦中情人所有的特质。于是,我开始喜欢上凡了,特别是凡时而流露出的忧伤的眼神,那样捉摸不定,如梁朝伟一样的迷茫,让我非常着迷,也让我有一种冲动,冲动地想要拂去他心中的阴霾。

我挣扎、痛苦的日子开始了。我时时都盼望着看见他,与他聊天,听他说话是我莫大的幸福,就是远远地望他一眼也让我非常快乐。同时,我又在不断地提醒自己,我已经结婚了,有一个可爱的儿子,我有责任给儿子提供一个完整的家庭,让他能够健康快乐地成长。与他说话的时候,我既要掩藏自己的情感,又要猜想他对我的感觉,我非常地不安,非常地难过。那个非典时期,我是在不安、挣扎和痛苦中度过的。

枫和我的丈夫还是时时给我打电话,每次接电话,我都到办公室的外面。我和丈夫的话题,都是家庭中的琐事,和枫,只是寒暄几句,因为非典期间他不能邀我去跳舞,舞厅都关门了。

非典已经过了,我依然挣扎在情感之中。那天,为了逃避心中的苦闷,我和一个女伴相约去跳舞。在路上,凡从对面走过来。我叫住凡,故作潇洒地道:“你不是说有机会叫你去跳舞吗,今晚有空吗?有空就一起去。”说完后,我眼神中充满了期待,而心却是矛盾的。

凡怔了怔,看了看表说:“今晚正好没事,那走吧”。

于是,我们相跟着进了舞厅。舞厅内灯光很亮,来这儿跳舞的大部分是老年或中年人,年轻人很少。

凡基本上不会带人,都是我带他。如此近距离地接触心爱的男人,我的心怦怦乱跳。

跳舞时,凡不经意地踩了我的脚,凡忙说:“真对不起,踩痛了吗?”

我开玩笑说:“很痛,让我也踩你一下。”

凡回答:“那我让你踩,你要使劲哟,别亏大了。”

我低头幽幽地说:“我不想踩,踩痛了你,我会心疼的。”

凡脸红了红,没有作答。

接下来的几支舞曲,我都没有和凡跳,他一个人坐在角落里,不停地抽着烟。

那晚,凡先我们离开了舞厅。

第二天上班,凡对我象其他人一样,挺客气的。只是,我没有再去找他聊天。

又是一个周末,晚饭后,窗外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此情此景,让我更加思念凡。在我想着凡的时候,电话铃声急促地响起。一看电话号码,我欣喜若狂,是凡打来的。

“郭姐,今晚有空吗?”

“有空,什么事?”

“能陪我去跳舞吗?你还没有把我教会呢。都说名师出高徒,我怕砸了你的招牌。”

“好吧。你先去,我一会儿就到。”

那一晚,我们配合得很默契,凡的舞功也很有提高,我们都很快乐。曲终人散的时候,雨下大了,只有我带了一把伞,凡是冒雨来的。

我们合打一把伞,走在舞厅外那条林荫小道上(小道上一般不会有熟人),我情不自禁地挽住了凡的胳膊,凡没有推开我。

我经常回忆起这个画面:天空中下着雨,我和凡手挽着手在一把伞下,依偎着走在那条林荫小道上,俨然一对恋人。于我,它是多么地浪漫。

我们分手时,凡给了我一张叠好的小笺。

(未完待续)


本文内容于 2009-1-6 21:39:37 被小编V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