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偷鸡摸狗 打架害人

yuke0628 收藏 8 1006
导读: 几天前的同学聚会,回到了离开多年的故乡,愉快的聚会,愉快的交流,因为一句话,更热烈的引出了在今天不知该如何评价的多少故事。回家后,面对我即将踏进社会、我不断教育着“人可以不伟大,但绝不能够不高尚”的儿子,我犹豫着[直到今天还犹豫着],我感觉应该告诉他这段故事[或者说是经历],但是,勇气有时是很需要借助什么来调动的,何况是一段对下一代不知是否有影响的故事。 故事的引出起源于某个女同学的一句很随意的话,她见到一片萝卜地,莫名其妙地兴奋地随口道:“现在打霜了吗,还有人想偷萝卜吃吗?”。回音当然是

几天前的同学聚会,回到了离开多年的故乡,愉快的聚会,愉快的交流,因为一句话,更热烈的引出了在今天不知该如何评价的多少故事。回家后,面对我即将踏进社会、我不断教育着“人可以不伟大,但绝不能够不高尚”的儿子,我犹豫着[直到今天还犹豫着],我感觉应该告诉他这段故事[或者说是经历],但是,勇气有时是很需要借助什么来调动的,何况是一段对下一代不知是否有影响的故事。

故事的引出起源于某个女同学的一句很随意的话,她见到一片萝卜地,莫名其妙地兴奋地随口道:“现在打霜了吗,还有人想偷萝卜吃吗?”。回音当然是一阵哈哈大笑,换来大家都觉得很美好的回忆,直到有人严肃地问道:“这些我们能对我们的下一代说吗?”

我立即回应:“说,我回去就向后代说,算不上光彩,但也不是耻辱,毕竟是我们这一代人真真切切发生过的,是无法回避的历史”,然而,回应我的却是很多的担心:对孩子们的健康成长有好处吗?对我们在后代心中的形象有影响吗?----话题由此变得沉重了。

但我们对那段“偷鸡摸狗 ,打架害人”的回忆却仍然保持着高度的兴奋和愉悦:

七十年代的国营农场,我们终于离开了父母身边,开始了住校生活,也开始懂得什么是海阔任鱼跃,天高任鸟飞了,那种感觉用现在的一贯字来表达,就是“爽”。那时,基本没有学习的压力,更没有课外作业,离开教室,又没有家长的约束,不爽才怪哦。当时的精神生活与现在相比当然无法说了,但我们并不枯燥,于是,无端的事故的不断发生是很自然的。

我的第一个事故就是打架:初上中学,我是落单的[女同学除外],其他人都有伴。打架是因为打篮球引起的,我寡不敌众,输了,于是,就报复,于是,又寡不敌众,又输了,直到我第四次躺倒在地,他们没再逃跑,向我认错,表示服了,这才以我的最终胜利结束了我的第一次战争。

那时候打架远没有今天所能见到的这么残酷,只是三拳两脚的,打到人了,基本就算赢了,很少现在这种宜将胜勇追穷寇的场面。

不再打架了,

就成一伙了,

发生事故了,

一起全上了,

闲来无事了,

偷鸡摸狗了。

第一次行动的战利品就是萝卜,收获是学会了匍匐前进[不亚于电影里的正规军人],损失是上衣的第三颗纽扣[那是一颗绿军装上的纽扣啊,一颗的确良军装上的纽扣啊]。结果是萝卜只咬了一口就抛了,少了一颗原装纽扣,星期天被臭骂了一整天。

有了第一次,接下来的行动就刹不住车了,什么红薯、甘蔗、西瓜、番茄等等,只要是有人看守的、能现吃的我们都会行动,至于喜欢不喜欢吃,甚至吃比吃都无所谓,行动比结果更重要。

坦白说,我没偷过狗,哦,错了,不是没偷过,而是没偷到,太紧张,太危险,弄了一次不认识的狗,不成功,就一次,其他都是

认识的、有主的[认识狗主人],再没下过手了。

需要过火的,我们基本不弄,没地方招呼,谁也不敢在自己家招呼,被大人发现了就要命哦。

最气愤的一次偷鸡的经历,也最冤枉:上课时看见远处的火土堆[冬天用草夹土堆成堆,点火闷着烧,用做肥料]发呆,最该死的是一只鸡也同时进入了我的眼帘,顿时,唤醒了我的灵感。课间休息铃一响,我拉起一个同学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果断地开始了行动,十五分钟后回到了教室,迟到了,罚站五分钟。站在黑板上,听不到老师讲什么,只盘算着我那只闷在火土堆里的“叫花子鸡”该在什么时候能吃到嘴----那个美啊。一切都在等待中,下午第三节课是体育课,我的“叫花子鸡”也该熟了。而气愤就气愤在这节体育课。第二节课一下,我们在火土堆旁准备取出战利品了,被体育老师大老远的叫去了,体育课是篮球比赛我们一班对二班,很好,杀他们个屁滚尿流,再吃鸡庆祝。哎,太完美了。谁知道,当我们高兴的再来时那该死的火土堆没了,灰都扫干净了,那,我们的鸡呢,那

可是一只“叫花子鸡”啊,盐都在我身上揣了半天,都快化了,想起那沾盐的“叫花子鸡”,应该很香啊,简直是太香了,没有比那更香的食物了,可它就这样没了。哎,不说这事了,我现在的心还在痛哦!

说两件的确损的事:

中学时,我们学校男女生的关系不怎么好,开始是平房宿舍,女前男后,相安无事,后来建了两层楼,女上男下,事情就不好了。

第一个晚上就出事了。上半夜还好,下半夜就不对了。夜深人静的,楼上地板响起了叮叮咚咚的水声,而且是接二连三的响起,脚步声,水声。楼上的行动就象是有组织的集体行动,不响,就一直安静着,一响,陆陆续续的哗啦啦响,这闹得男生当然不高兴了,第二天,我们就找来了一根大木头,再听到响声,就拿木棍顶天花板。效果不错,声音小多了,据说是中间架了个凳子。

本来人家改善了,我们也不该得寸进尺的,人家也没办法呀。可偏巧,那天,一个男生与女生吵了起来,本来很正常,吵个嘴,拌个嗑是经常的,怪就怪几个女生帮忙,一起围攻一个男生,男生很委屈着呢,晚上,水声再响时,这个男生身手敏捷地翻身下床[也不知他是被吵醒的,还是一直等着],操起木棍,等在现场,一等下一声响起,手起棍撞,“嗵”的一下,打在天花板上,接着就听到“咣当”一声,大概是盆子打了,后来是低声的抽泣声。

是过火了,从此,男女生的关系就不太好了。

不记得起因了,一天早饭被校长罚没了,全体住校生都被罚了,好象是谁做错了什么,校长没侦察出结果,所以大家都受惩罚,饿着肚皮上课,大家都有怨气,不管老师讲的什么课,我们几乎都在盘算着报复计划:偷他家的东西,砸他家的玻璃,倒一包盐在他菜里

,都不好,着损人也不能太过火了,怎么办?看机会了。

也是该校长倒霉,这机会说来就来,就看人的灵感了。

校长年轻时不知落下了什么病,大冬天也必须洗冷水澡,而且是隔天一次,吃完晚饭就洗,相当准时,这就是机会了。

那时不象现在,家家有自来水,校长家和我们宿舍合用一个水龙头。我们早早的吃完了晚饭,各就各位,只等着校长洗澡了。

时间到了,校长也准时到了,我们的行动正式开始。校长淋湿了身子,开始关总闸,前面的水龙头开始放水,校长搽肥皂时,两个

同学拿着毛巾在洗脸,校长满头泡沫时,谁彻底停了,他家的房门也被锁了[锁是隔壁老师家挂在门上的挂锁]。急得校长到处打转,知道吗,他隔壁几家的邻居都是女老师,自来水边的宿舍是女生宿舍。本来一切都很完美的,都在我们的计划中,唯一失算的是,一分钟后,校长不顾往日的尊严,一头撞进了我们的宿舍,我们只能乖乖地、积极地拿我们的洗脸的、洗脚的毛巾殷情地帮助他。好戏就这样

提前收场了。

第二天,我们在教室里听到校长很吃惊地大叫:“什嘛,昨天没停水?还有王老师家的锁怎么套在我家门上了,你们乱弹琴嘛”。

顿时,全校安静了,死一般的静,我们全体男生都恶狠狠地盯着几个女生,她们拼命的捂着嘴,直到我们王老师[也同样捂着嘴],用力地拿教鞭敲向黑板,一切才正常下来,我们也象什么事情都没发生:我们没干坏事,我们及时的帮助了校长,我们都是好学生啊。

这些能对后代说吗?原本我和儿子是无话不说的,他对他的哥们说我是他的哥们[不太象话哦]。

该说不该说,朋友们能不能给个建议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