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武”号——大清国产第一艘木壳巡洋舰

霹雳系列 收藏 6 1331
导读:“扬武”舰是清朝海军第一艘木质巡洋舰,是福建水师的旗舰。1872年由福州船政局制造,排水量1567吨,航速12节,有13门炮,编制人员200名。“扬武”号参加了马江海战。 [img]http://www.jswzmil.com/pic/2006719104133.jpg[/img] 张佩纶 [color=#FF3300]好色坏事的钦差大臣[/color] 马江是闽江在马尾附近一段的别称,中国近代史上第一次大规模海战就在这里发生。 中国方面拥有“扬武”、“伏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扬武”舰是清朝海军第一艘木质巡洋舰,是福建水师的旗舰。1872年由福州船政局制造,排水量1567吨,航速12节,有13门炮,编制人员200名。“扬武”号参加了马江海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张佩纶



好色坏事的钦差大臣




马江是闽江在马尾附近一段的别称,中国近代史上第一次大规模海战就在这里发生。




中国方面拥有“扬武”、“伏波”、“飞云”、“济安”4艘陈旧落后的木质巡洋舰,实际是兵船,只是大木船上安火炮。只有“建胜”、“福胜”两艘钢胁炮舰,只有250吨。其余“振威”、“福星”、“艺新”、“永保”、“琛航”都是木质兵船。数量共有11艘,共计9800多吨,舰员1202人。木船质地脆弱,构造简单,火炮又都是旧式滑膛炮,因此总体舰队力量不强。当时“扬武”、巡洋舰是这支舰队的旗舰,该舰的舰长张成是当时舰队临时指定的指挥官。




法国方面有巡洋舰“伏尔他”、“杜规特宁”、“费勒斯”、“台斯当”、“凯旋”5艘。还有炮舰“阿斯皮克”、“维皮爱”、“豺狼”3艘,还有2艘水雷艇共10艘舰艇,总吨位14000余吨,舰员1700余人。火炮总数达72门,大多数是大口径线膛炮,还有最新式的速射炮“哈齐开斯”,每分钟达60发。可见,法舰队无论舰艇质量和火炮先进性都大大超过福建水师马江舰队。




当然武备先进或落后,不一定决定战争胜负,如果依托我海域有利地形,陆海协同,沿海人民支持,马江舰队也能打败法国舰队。关键是朝廷战和不定,怕洋人,官员腐败,多数是中饱私囊的怕死鬼,由这样一群官员决策和指挥这场海战,必然带来灾难。




朝廷命令文官张佩纶为钦差大臣,办福建海疆军务,马江舰队和陆上守军都得听他命令。他上任3个月以来,却有一半日子住在福州城里,大小官员生怕得罪这位钦差大臣,都整天忙于设宴款待张佩纶,以换取他的欢心。法国军舰兵临城下,这群贪官置之脑后。




张佩纶一到马江,就答应法国舰队司令孤拔要求,把军舰开到马江港内,跟中国舰队相距只不过500米。当时旗舰“扬武”号上官兵焦急愤慨,要求舰长张成和军官詹天佑以及工程队长魏汉3人划舢舨上岸去找张佩纶,要求改变这种状况,把中国舰队分散锚泊,以防法国舰队偷击。按理当时指挥部设在船政局,但根本见不到张佩纶的影子。




张佩纶到底在忙什么呢?原来福州西北角上有个西湖,虽不及杭州西子湖那样名满神州,却也老树婆娑、碧波粼粼,十分佳丽。湖心有一小岛叫做小瀛,绿荫丛中点缀着几处画栋飞檐。临水一座宽敞的水榭,榭前是一片翡翠般的芰荷。张佩纶在这里赏荷消暑,大摆酒肉,当地官员和富户为他找来两位风流美女。于是燕语莺声、满座生春。张佩纶忙于跟两位名妓调情,又作诗又作画,根本不把马江火烧眉毛的战事放在脑里。




马江中国舰队发现法国舰队在擦炮,外来运输船在送装炮弹,有发动战争的迹象。他们派来代表,要求钦差大臣赶紧下令作好战备。但张佩纶不耐烦地回答:“你们不要惹恼洋人,他们是不会动枪炮的,朝廷正在跟洋人议和,你们切不可坏朝廷大事。”他不准舰队调动,也不准作好战斗准备。




马江舰队的代表一走,张佩纶就接到法国远东舰队司令孤拔的信,提出无理要求,不准中国舰队调动,不准把炮口对准法军舰,否则视为“不友好的表现”。张佩纶这个狗官,统统答应。他生怕爱国官兵对法舰开炮,又命令:没收岸上炮台的弹药,舰上的弹药库,贴上封条加上大锁,把自己的军队当成贼一样防备,而把法国舰队当贵宾,每天给他们送猪羊牛肉。“扬武”舰上官兵听到这道命令,许多人都气得背后大骂朝廷是奸臣当政,狗官掌权,国必受人欺。




张佩纶又在福州鬼混5天,这才回到船政局议事,大家汇报法国舰队有偷击我舰队的可能。他一言不发,拿起望远筒朝江面观察,不见有异常情况,自言自语说:“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扬武”号舰长张成说:“今日早晨,罗星塔方向有一洋人乘舢舨驶向孤拔座舰‘伏尔他’号。”立在旁边的詹天佑补充说:“吾在‘扬武’号桅楼上用千里镜仔细瞭望。这洋人是法国驻福州领事白藻太,他登舰后跟孤拔密谈很久,神色诡谲。请大人鉴察。”




张佩纶瞪了一眼张成和詹天佑,满不在乎地说:“白藻太见孤拔,这是情理之中的事,值得大惊小怪嘛!人家是领事,就像你们来见我一样嘛!”




船政局工程队长魏汉说:“大人,我看情况不妙,白藻太从孤拔处回到城里不久,就有一批洋人急忙上船从海上离去,我看法国人是作开战准备了,我们不能不防,赶紧发放弹药吧!”




张佩纶说:“昨天我接到电报,德国首领俾斯麦暗地里支持我方,法国人不敢轻举妄动!议和有很大进展!你们用不着紧张。”




詹天佑实在耐不住性子,立即说:“中法已交兵,越桂边境以及台湾等地早已炮火连天。现在法舰窜入我闽江达一个月之久,不备战,将何以……”




“放肆!嘴上没毛办事不牢,毛孩子懂什么?”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詹天佑更加激动,他激昂地说:“今敌舰孤军深入,我军船械虽为陈腐,但有沿岸炮台支援,江面又可施放水雷,我众彼寡,环攻敌舰,不难聚歼。”



“来人,把这狂徒押下去,革去职务,以肃军纪。”




詹天佑退出后,张佩纶怒气未消,其他管带和守军的将领,都不敢再作声。




空气紧张沉寂,张佩纶感到孤独,他指着“扬武”舰管带张成问着:“国际法规定海上交锋须提前几日通知?”




张成回答说:“国际法规定,应30天前通知对方。”




“咳!有30之日,本大臣岂不能应付裕如么?而和战大局关系匪浅。秣马一战,何难之有;而干碍和议,取辱更甚。”张佩纶一边说,一边脑子里想起李鸿章的名言:“一时战胜,未必历久不败;一处战胜,未必各口皆守。”他转身提高嗓门,重申前令:“将校弁兵一律不得开衅启祸,违者虽胜亦斩,勿谓言之不预也!”

1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