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92/


我们学校后面是条小溪,溪边上是大片的桑树林.桑树林的那边是我们镇里的高中.虽然是我们镇的高中,但是附近几个镇的学生全都是在这个高中就读的.既然连我们这些刚初一的小毛孩子都懂的谈恋爱了.高中的学生么,自然就大把大把的在谈恋爱了。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这片桑树林就成了那个高中偷情男女们最理想的地方了.每当晚上八点晚自修结束后,总有一对对的高中学生钻进那深不见底的桑树林是,在里面做什么我们就不知道了.当然也有我们学校的早熟男女们也去那里,但是跟高中生的人数比起来,我们只能算是九牛一毛.

由于我们晚自修下课的时间比高中要晚十多分钟,所以我们放学的时候从教室楼上往桑树林看去,远远的就可以看见一对对的男女往里面钻,看多了,自然就有些缺德的开始起那些寂寞男女的主意了.开始也就是在男女钻进去的地方扔几把石子,沙子什么的.吓的那对男女跑了就算了.时间久了之后这样已经满足不了我们学校这些毛头小子的好奇心了.所以很多方法都想出来了.

第一种就是爬到附近去偷看,据说看见有的男女把衣服都脱了(涉及黄色内容,此处省略300字),就在那对男女亲来亲去,欲火焚身的时候突然点了一个鞭炮扔过去,据说还有扔的准的,把鞭炮扔到他们身下的.结果当然是被炸的那怕不吓死,也起码吓了个坚而不举的后果.

第二种就是用袋子装满水,也就是我以前用过的那种水zhadan(不知道为什么,铁血不能打出这两个字来),偷偷的爬到男女附近后,几个人突然的就给他们浇上几袋子.这个方法比前面的还狠,除了把对方吓的不轻外,还让他们成了落汤鸡.当然如果被浇的已经脱光衣服,那就算走运了,嘿嘿

第三种就最狠了,也只有我们这些人能做的出来.那就是我们先观察好几个地形适合男女约会的地点后,偷偷的躲在那里.趁男女来了之后亲亲摸摸之际.把衣服脱了蒙在他们身上就是一顿狠揍,当然我们不打女人,只是乘机在身上吃几下豆腐就算了,可怜那个男的被我们狠揍了半天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是在那里不停的挣扎.

事情做多了之后,高中的那帮人自然的就清楚是我们学校的人在搞鬼.所以很快,他们就开始了报复行动,而我们学校的这些恶棍们,还一个个的都蒙在鼓里,丝毫不知道马上就要被修理的猪头一样了.

那天晚上去捣乱的几帮人同时都被人打得跟猪头一样.原因都是一样,他们偷偷摸摸进桑树林的时候,被躲在里面的一帮人冲上来就揍了个半死,由于对方人多势众,根本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我们也反应的很快,知道对方有了准备,过后的几个晚上,我们都是十几二十多个人凑在一起去寻找那帮人,但是他们也好象准备好了似的,也来了十几个人.那天晚上就在溪边上碰上了,也不能说是碰上,应该说是见面了才对,本来就是我们在寻找他们,他们呢,在等着我们送上门去呢.当然不用多说废话,马上就开始了起来,我第一个冲了上去.后面的也比较齐心,也全都冲了上来.但是这一次,我们输的很惨.从来没有吃过败仗的我,也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实力.没有实力,你一个人就是再英勇也不无济于事..

差了三四年的年龄,体力上我们相差太多,所以我们那次吃亏了,基本上除了跑的快的,身上多多少少挂了点彩.对方打了我们后,还嚣张的警告我们,以后别在进入这片桑数林,以后在这里,只要看见我们学校的人,就打.好汉不吃眼前亏,勇也不能勇的没有脑子,看着眼前这种形势,我们自然也不敢多说什么.灰溜溜的回了学校.但是如果他们认为我们就会这么算了,那他们可就太小看我们了..

之后几天,那片桑树林出奇的安静了下来,再也看不见高中那些发春男女们的身影了,也许他们知道我们要报复,而且他们也没那么多时间天天****一帮人来保护他们,所以换地方了吧.但是我们也不会这样放过那天晚上打我们的那些人,很快,我们就摸清楚了那天晚上对方带头的那几个人.

我们班上有个同学的哥哥在那所高中读书,虽然他没有参与那天晚上的事件.但是打了我们后那些人在学校里到处吹牛,所以很快就弄清楚了那天带头打我们的几个人.并且我们在报复之前还和他哥哥见了一面,非常详细的了解清楚了带头那两个人的班级和寝室.我们没有能力报复所有那天参与打我们的人,但是领头的那两个,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很快,我们就开始起了各项准备工作,发动了所有能发动起来的人.由于这次是两个学校之间的战争,所以高年级的几个老大也自动过来跟我商量.表示愿意尽全力的帮助我们,当然,这个时候我也不再好意思提以前的事了,加上送上门来的好处,我也没有理由不接受.所以我和初三的一个老大专门负责这次事件的选人,另外两个负责去查看那所学校的地形,准备工作我们一直进行了三天.想去的人很多,但是我们只挑选了打架比较狠,个子高大的二十多人,另外的三十多人全部在外面准备接应我们.我们原来的计划是想找人去把那两个人从学校骗出来,然后在学校外面解决他们.但是试了两次后都没有成功.好象那些人也有了戒备.所以很难在学校外面对他们下手.就这样我们又等了三天,最后大家都有些急了.纷纷要求冲到学校进去打他们.但是那可是一千多人的大学校啊,我们这么点人,进去还不得被人打死啊..

可如果就这样算了那又实在太没有面子了.我们最后商量了一下,决定选几个得力的人,晚上溜进去,讲究速度,打了就跑.我们已经弄清楚了他们下课的时间,和他们下课回寝室所经过的****,所以决定下来后很快就开始了行动.那天晚上我们十几个人提早溜出了学校.这十几个人全都是和我差不多的个子,由于我的个子从小就比较高大,现在比起有些高中生来,也丝毫差不到那里去.我们每人都带了一根木棍.本来我是要求大家都带铁棍的,可是一时之间找不到这么多的铁棍,又怕打出人命来.想想木棍打也能把他们两个人打的够戗了,所以就没有坚持..

我们俏悄的来到那所高中的围墙外面.我们早已经选好的地点.一个个的爬了进去,这时候离他们下课还有十几分种.我们分成几个小组慢慢的朝着我们预先约定好的地方走了过去,中间我们也碰见过人,但是这个学校实在太大,那人看我们的个子因为也是这个学校的学生,所以也没有多问.倒是我们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大家总算有惊无险的到了约定的地点.我招呼大家躲进了旁边的一个花草丛里..我们躲好后没一会功夫,下课铃声就响了起来.我眼睛死死的顶住那两个男生所在的教学楼,因为不早看清楚,走到这里人多的话怕分不清楚..

很快我就看见了那两个混蛋,因为流氓的走路都差不多,特别是那种校园流氓,加上我自己也是.所以我很肯定我看见的那两个就是打我们的那两个混蛋.这时候我想了一下,如果等他们走到这里我们冲出去的话可能会让旁边的人乱起来,还不如迎着他们两个走过去.那样的话估计他们一时半会还不会发现.于是我招呼大家慢慢的走出去,叫他们跟着我,我打谁他们就打谁,因为今天晚上跟我来的很多人都不认识那两个人..

我们一个个的从花丛中走了出来,路过的那些学生除了疑惑的看了我们这些人一眼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也许都以为我们是这个学校的一群调皮学生吧,,我带都对面迎着那两个人走了过去..大概离他们十来米远的时候,他们也发现了对面走过来是一群人.大部分的学生都是从教学楼往寝室方向走,而我们十几个人确是从寝室往教学楼方向,这时候他们好象感觉到了什么不对,站在那里不动了.这时候我也感觉不对了,看见他们两个站在那里,我走也不是,往回走也不行.想了下就这十来米了,冲过去吧.想到这里,我一下子从背后把木棍抽了出来,就先冲了过去.旁边正在路过的那些学生都傻在那里了.那两个傻冒竟然也一下子楞住了.还多亏他们楞了一下,等他们反应过来想跑的时候,我已经冲到了面前了.一木棍就砸在了其中一个的头上.相隔几秒的时间,后面的那些人也已经冲了上来...

十几根木棍都狠狠的不停的往那两个人身上砸去.其中一个很快就躺在了地上,另外比较魁梧那个还想反抗,结果更多的木棍砸在了他的头上.旁边那些路过的女生已经吓的尖叫了起来.从我开始打第一棍到最后另外那个男生倒下,时间大概只有一二分钟的时间,我们的出手速度也不可以说是不快,等我喊了声走之后,大家都拼命的往我们开始爬进来的那个地方跑去.就在我们快要跑带那堵围墙的时候,对面跑出来一群穿着篮球运动服的大个子壮汉.足足也有十来个,明显的是冲着我们来的.这时候再想跑也已经来不及了..我们只要硬的头皮冲了过去,当然他们不动手,我们也不敢动手去打他们.一看他们的阵势就知道他们是高中篮球队的,看着那一个个180多公分的个子,再看看我们自己,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

但是他们未必和我们的想法一样,他们可没把我们这些毛头小子放在眼里.看见我们跑过去.马上就开始散开了围着我们.我们当然也不会束手就擒.于是一场大战转眼间又****了.结局是明摆着的.最后失败的当然是我们..开始我们仗着手上的木棍还没吃到什么亏.那些大个子被我们的木棍打在身上竟然没什么事一样,想打他们的头又打不到,于是我们只好挥舞着木棍乱打一气..这时候他们的人已经越来越多了,后面不断的有人赶了过来.十来分种之后,我们区区的十来个人已经完全淹没在了他们的人海里,不是二个打我们一个,而是成了十几个人围攻我们一个,聪明的早已经躺在地上装死了.不聪明的,就象我,已经被打的分不清楚东南西北了..

在我感觉到自己头上被什么东西砸中了一下后,我彻底的失去了知觉.我只感觉天在不停的转动,我自己这个人也在不停的转动着..

我醒过来的时候是在镇卫生院的病床上,我旁边的三张床上依次的躺着三个我们一起去的同党.

我醒过来的时候是在镇卫生院的病床上,我旁边的三张床上依次的躺着三个我们一起去的同党.看样子一个个的都比我惨,我感觉自己身上没什么问题,就是头有点晕,我醒过来后吵着要出院.但是病房里的校长和教导主任坚决不肯让我出院,后来我才知道,原来这次事情闹大了,已经成了两个学校之间的斗争,为了在教委面前争取一些同情分,所以让我们几个其实只受了点皮外伤的同学住了医院.搞成我们才是受害者一样..

老师们说了才知道,被我们打的那两个受的伤远远的比我们严重,这下我心里才算解了一口气,虽然他们只有两个人躺在医院里,而我们是四个人,但是还是觉着我们没有吃亏,好象还已经赚了.其他和我一起进医院的三个同学的父母都已经赶到医院了,由于我父母那时候在南昌打工,所以直到那天晚上才赶了回来.我爸爸到了医院后看见我这个样子,还以为是我被人打了,气冲冲的要去找那些人拼命..看着父亲那气愤冲动的样子,我的眼里不由的流出了泪水..但是父亲你可知道,是我这个不争气的儿子去惹人家的啊,被我打伤的那两个人还躺在楼上的病房里呢!

我当然不敢说事情的真相,那几个同学的家长看见我父亲这个样子,也犹豫着要不要把事情告诉我父亲.还好一晚上大家都没有提起这个事情,我爸爸是在第二天从教导主任的口中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也许是他看见我躺在病床上了吧.意外的没有打我.主任告诉我爸爸,现在发火也没有什么用,还是商量一下怎么处理好这个事情吧..

我们在医院里住了一个星期,直到我们都躺的全身发痒了,校长才让我们出了院,事情处理的结果很奇怪.我们四个住院的同学医院费由那个高中校方出,而对方被我们打伤的那两个人的医药费由我们带头的几个人出.理由很简单,那两个人是我们故意去打的,所以理所当然的应该由我们负责..而打我们那些人是因为看见学校来了陌生人上来阻止的,我们先动手才发生了****,而且因为人太多,他们已经查不清楚是那些人把我们打了.所以我们的医药费就由他们校方来负责了.

其实处理成这个样子我们已经很庆幸了.几个人一共赔了三千多块钱,我家出了五百.这次我父亲没有打我,也许他已经知道了打我反而会产生副作用吧.但是他跟我说以后他不会再来管我,我是死是活,他就当没有生过我这个儿子..除了赔钱外,我们也没有逃过学校的处罚..以前没有过处分的人被处以了严重警告的处分,而我们其中两个以前被警告过了的人被处以了留校查看的处分.也就是说再被处分一次,我就将永远的离开这个校园..

父亲在处理完事情的第二天就去了南昌.我现在也已经很少回家了,除了有时候回去跟爷爷要点钱,基本上都住在了外面.有个兄弟在学校对面的电视广播站里面有间房子,是他在那里上班亲戚的宿舍,因为他家里离学校远,所以就让给了他一个人住,那里自然的也就成了我们最理想的窝点.我也住在那里..


再次回到学校上课,我变的收敛了一些.还有一个月就要期末考试了.考完后我就要读初二了.我感觉,我应该懂事一点了.也许是这次的被打,让我隐隐约约的感觉到,我的人生好象出现了一些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