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可爱处女初恋和可恶处女老婆(2)

z-b 收藏 3 857
导读:看完文希的留言,我身体重重地倒在了床上,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一切都意味着什么。我去她们学校找过,但是没有找到文希,怎么也找不到,她连电话也没给我留过。七年过去了,我再也没有过她的消息,我的初恋,给我第一次的女人,就这样在我生命中璀然出现,然后又离奇地消失了。   已过而立之年的我,现在能理解文希当初为何要那么做。她之所以和我做爱,只是不想把女人宝贵的第一次给一个没有多少感情的美国老头。可是,我还是不得不佩服她为人的洒脱,可以把处女身给一个男人,却不图任何回报,这种女孩并不多见。更多的女人是像我前妻刘琳那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看完文希的留言,我身体重重地倒在了床上,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一切都意味着什么。我去她们学校找过,但是没有找到文希,怎么也找不到,她连电话也没给我留过。七年过去了,我再也没有过她的消息,我的初恋,给我第一次的女人,就这样在我生命中璀然出现,然后又离奇地消失了。


已过而立之年的我,现在能理解文希当初为何要那么做。她之所以和我做爱,只是不想把女人宝贵的第一次给一个没有多少感情的美国老头。可是,我还是不得不佩服她为人的洒脱,可以把处女身给一个男人,却不图任何回报,这种女孩并不多见。更多的女人是像我前妻刘琳那样的,总是口口声声地说:“我把一切都给了你,你必须爱我,必须为我负责。”她所说的一切就是把第一次给了我。


刘琳是我的同事,一个平常女子。她说从我分到报社来的第一天就喜欢上了我,对此我毫无知觉,不过我那时候并没觉得她讨厌,只是觉得她不起眼,外型和个性都比较常见。这就是说,我对刘琳从来都没有产生过迷恋,虽然我们后来结婚了。说起来那都要怪我酒后乱性。


文希离开我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心情郁闷,不仅因为生活中少了一种美,一种激情,而且还多了几分遗憾几分伤痛,因为我找不到她。此后,我越来越喜欢下班后去泡酒吧,既是借酒浇愁,也是对往昔氛围的依恋,毕竟我是在酒吧认识文希的。


如果那天我不带刘琳去酒吧的话,也许就不会有后来那痛苦的婚姻了。刘琳外表虽不算迷人,但是她性情温顺,脾气挺好。当某天下班后她说要和我一起去酒吧时,我并没有表示反对。有个女孩陪着总比孤零零一个人强,何况刘琳也不算是丑女。


说来也很巧,当我们经过我和文希认识的那家酒吧时,刘琳拉住我的胳膊说,这家酒吧挺特别的,我们就在这儿吧。文希走后我就没再到这家酒吧来,因为不想触景伤情。可那天我还是走了进去,也许是不想让刘琳扫兴吧。酒吧还是老样子,服务员也是个年轻漂亮的女孩,还是原来那个老板。老板看见我时赶忙和我打招呼,并满脸堆笑地问我怎么这么长时间没来了。我解释说最近工作比较忙,此外就没和老板过多寒暄,想起他那时候克扣文希工资我心里就有气。文希现在好吗?我脑中突然闪出这么一句话。环顾四周,心情顿时黯然,不由得叫人感慨物是人非。


那天我不记得刘琳坐在身边不停嘴地说了些什么,现在都忘了,只记得那天我喝了比平时多很多的酒,话却说得很少。再后来我就喝醉了,那次醉得挺厉害。当刘琳把我扶到我家门口时,我连钥匙也拔不出来了。后来还是刘琳拿钥匙把门打开的。一进门我就哇地吐了一地,刘琳忙替我打扫,帮我擦弄脏的衣服。她问我为什么要喝那么多酒,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我没有回答。再后来,她把我扶到了床上,并拿来湿毛巾为我擦脸。当时的我已经神志不清,当我突然紧紧抱住刘琳时,她有没有过反抗我并不记得了,但我记得我吻了她,当我脱她衣服的时候她拒绝了,并大声质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我没有理睬她的话,用蛮力把她压倒在了身下,很粗鲁地脱掉了她的衣服。


当刘琳发出撕心裂肺的喊叫时我清醒了,看着她赤裸的身体,痛苦的神情,我吓坏了。我说了好几声“对不起”。但当我看到床单上的血迹时,我知道,说“对不起”是没有半点作用的。



“我是处女,你必须负责任”,这是我那天晚上清醒之后听到她说的第一句话,再后来她说了什么我都给忘了。我都没来得及悔恨就倒在床上睡了过去,等第二天醒来时我才意识到自己犯下多么严重的错误。我没有理由不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不管刘琳当时是不是处女。


于是,第二天报社的同事看到刘琳拉着我的手走进了办公室。她用骄傲的神情向大家宣布我们谈恋爱了。我不知道自己当时是什么样的表情,一定看起来挺可笑的。


我和刘琳就这样开始谈恋爱了。经过那个夜晚之后,刘琳在我面前像是换了一个人--霸道、蛮不讲理。当我不顺从她的意思时,她总是说:“我把处女身给了你,你得听我的。”这句话比尚方宝剑还管用,只要她这么一说我就没了脾气。是啊,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能比女人的处女身更珍贵的,我似乎找不到理由不顺从她。


此后,我做了同事们都认为是正常的、顺理成章的事--我和刘琳结婚了,并且在她的计划下有了孩子。


说实话,这些年来我一直试图和她建立爱情,可是屡战屡败。最让我受不了的是,每当她觉得委屈觉得我对不起她的时候,她不是和你摆事实讲道理,而总是说什么当初她把一切都给了我,可我却这么对待她。类似这样的话我听腻了,听恶心了。我不知道她有什么理由揪着当初的事情不放,如果说在当时那种情形下我是必须负责的,那我已经负责了--和她结了婚。但婚姻总不能靠那种可笑的理由来维持,没有感情没有爱的话,我怎么可能会对她好?


我得承认一点,刘琳的确很爱我,可是她的爱完全是牢笼式的,她不准我和别的女人有来往,也不允许我晚上和朋友出去喝酒,总是想把我整天绑在家里。她根本就不懂得什么是爱,也根本不懂怎么做好妻子。


她很懒,很少做家务,而且也不知道怎么把自己打扮得有活力一些,妩媚一些。她也不懂得怎么在床上满足男人的需求,说白了,她在家就像一个霸道的老太婆。在我看来,她之所以会变得如此霸道,主要还是因为她在心理上认为,我当年酒后乱性破了她的身子,她给了我她的第一次,所以就有理由在我面前作威作福--这就是她要挟我的本钱。真可笑!起初我会让着她,但后来我脾气就越来越不好了,前些年我还打过她。我是记者,也算是有点文化的人,我承认打老婆是不对的,但是我控制不住自己。我对她越来越厌恶。有了小孩以后我很少和她发生关系。


因为小孩的缘故,我拖了许久才提出离婚,她死活也不答应,并发誓会改变,但过后还是变回老样。去年九月,我们离婚了。


这就是我那可笑的婚姻,我不知道像我前妻那样的女人多不多,但我知道有一些女人是有“处女情结”的。她们以为给了男人第一次就意味着自己做出了莫大的牺牲,就有理由得到回报。要我现在来说,别管男人还是女人,都别太把第一次当回事了,感情才是最重要的,没了感情也就没了一切,处女又算得了什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