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原创]Ci TMD——我这篇东西,算梨花体吗

Ci TMD

——我这篇东西,算梨花体吗


欣欣然学社/北_星_之_光






下雨了


上班了


天气凉了


穿外套了





会不会还有热天呢


也许要到明年了吧


明年


明年又怎样


总之,在被窝里读书的日子


快到了


管它什么明年


且享受日前的时光吧





想在空旷的地方


竖起中指


大喊大叫


去TMD


竖起中指


不是中国人的习惯


我也不习惯


只电影电视里看过



似乎


比较适合


现在的心情而已


而TMD


则纯粹是国骂





从什么时候开始


一向厌恶国骂的我


也开始时而带上TMD呢


是从进入社会开始的吗


还是


从被推进黑暗开始的呢


我不知道



想来


还是自己的修养欠缺吧


去TMD


想这些干嘛





今天早晨


上班路上


前面开着的一辆车


突然停住


在路中间


我的第一反应


就是从牙齿间


蹦出一个CAO


终于


这个CAO没有CAO全


残存的一点斯文


让CAO变成了CI


人是多么自私的动物啊


妨碍自己的


不管事情大小


终究是厌恶的


终究要反对的


车停在路当间


固然


开车的人实在素质差


他在喊对面的人过来


不靠边停


就这样


停在路的中间


跟着的我们


自然需要绕一下


然而


这只是小事情


似乎还不至于到被CAO的程度


而CI


终究还是因为我的心态浮躁吧


终究还是因为我的修养欠缺吧


倘若信佛


一动念间


即有果报


这个CI


在现在


在未来


会报作什么呢





“去TMD”


想这些干嘛


如今


是不适合多想的


还是来CAO下


对于如今的某些世事


这样


似乎


比较切实



后记:7天长假过了,在这假日期间,我所在的地方,前五天都是大晴天,洗冷水澡都不觉得冷,第六天上午天有些阴,下午下了几点雨,昨天,也就是假日最后一天,到了下午,刮起大风,下起大雨,整一天都窝在住处,好在前天买了足够的食物,不必出去。


今天,这篇东西,本来是打算写在日记里的,一不小心,就多写了两句。


前段时间,听闻某女士写的“诗”称为梨花体,在什么地方见过一两篇,我这篇东西,是不是与之类似呢?好在,一来我不认为我的是“诗”——因为我这篇东西,是比较好懂的,其中的绝大多数语句,即使不认识我的朋友,应该也能读懂其中的意思,而有几句大家读不懂的,某些人应该完全能够读懂,这些人,他们是认识我的,而我不认识他们——同样,这句话,同样,网上的朋友应该不懂,而他们绝对懂。二来我总觉得近些年来,中国的好些词汇被网络糟蹋了,原来在传统文化中有美好寓意的一些词汇,比如芙蓉、天仙、梨花等等,以前,读到的时候,总能引起一种美好的想象,现在,偶尔听到,却只有一种厌恶的感觉了。


所以,我希望,这篇东西,不算是梨花体的吧。


此外,节日期间没上网,也借这篇东西,向网上各位朋友问好。节日期间,我做了葡萄酒了,节前的那篇拙作(《自己酿葡萄酒啦》),引起了一些同好的关注,借这篇东西,向各位通报一下我酿酒后的体会。


10.1,到处找葡萄,因为过季了,所以市面上葡萄不多了,倒是红提比较多,一向搞不清楚提子和葡萄的区别,问卖水果的人,说是一样的,只是提子皮不好剥,比较紧贴果肉,终究在一个水果摊贩那里问到有葡萄,居然还比较便宜,3.5元每斤(个别有葡萄的摊位,要卖到5元,提子也差不多这个价格),不过要等一小会——没带出来,打电话让送过来的。回去一颗颗剪下,发现里面些许颗粒有一点腐烂,不过,腐烂的程度不高,此外,大多数是好的,于是又挑选了一下,买六斤,好的净重刚好有五斤,直到夜里9:30,总算把葡萄装进瓶子,破碎封口完毕。


真正做起来,与节前的拙作中写的又有一些差别。


我是严格按照拙作里写的方法来做的,甚至买了一把弹簧秤,是为了配料的精确一点,但接下来的几天,心里总是一直有一些忧虑:担心自己洗的时间过份长了;担心我的瓶子过大,瓶子中剩余的空气过多(买的瓶子是20斤容量的,第一次做,葡萄只用了五斤,因为是厌氧发酵,所以担心空气过多);担心水晾的不够干等等。


每天观察,我都有简单的记录,刚做好的时候,果肉是白色的,因此液体也是白色的,紫色的葡萄皮浮在上面,中间是果肉以及破碎后的一点液体,下面零星能看见几点葡萄核。


过了一夜,葡萄皮的色素溶到液体中,液体也变的有些淡紫红色,接着两天,葡萄皮的颜色逐渐褪去,变成沙黄色,有些许气泡。因为保鲜膜用完了,我用剩余的一点保鲜膜封口,怕不严实,又用一个食品袋套住口,用线扎住,幸好如此,冒气泡后,发现食品袋鼓起来了,贴近了闻,还能闻到些微的酒味。


前几天,每天我都搬好几次来观察,到了第三天,发现液体居然是黄色的了,担心是因为照射——没有阳光直射,但那些天是大晴天,房间里很亮——或者是晃动的关系,于是赶快找快黑布把瓶子全蒙上,想到做好的酒如果是黄色的,真是倒胃口啊,又忍住一天没去搬动它——为了更彻底让它发酵,前几天几乎每天我都搬起来让晃动它,这是我想当然的做法。


到了第四天,掀开黑布一看,酒液居然变成淡淡的宝石红了!渣滓和酒液也有了比较明显的分离!有一点,前面忘了说:刚开始的时候,能明显看到有果肉纤维,这两天,果肉只剩一点点了,很难见到,即使有,也完全呈絮状了。


昨天,我又搬起来,晃动一下,宝石红色的酒液又变成黄色,这是因为黄色的葡萄皮,少量的絮状果肉混和而变成黄色,过一会儿颜色又变回来了,我想,这就基本排除了前两天颜色变黄是因为晃动——当然,说基本,是因为可能前两天我观察不够仔细,也可能确实因为发酵,不去动它,渣滓和酒液也完全混和的缘故。


但倘若确实不是因为晃动,那么,颜色的变化就是因为光线了?这是我没有证实的猜想。


其他近贴:今天,我强奸了通信公司……


本文内容于 2007-10-10 13:24:39 被北_星_之_光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