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特工战 二、夺取密中之密 95、防不胜防

幸运特快 收藏 8 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2/[/size][/URL] [内容简介] 外边的日本特务头目喊道:“中国兵已经全部消灭了!你快投降吧!皇军也优待俘虏!” 于效飞听得有些纳闷,这些鬼子怎么会知道八路军的口号呢,这边是国统区呀? 鬼子的机枪声响成了一片,特务总队的清脆的冲锋枪和驳壳枪的声音越来越稀疏,明显是军统的人全都让人家打死了。现在大概又得依靠自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12.html




正在逃跑的特务总队的人忽然听到房子里边没有了向他们打来的子弹,再往前跑,就要被房顶上的子弹打中,他们赶紧回头,又朝房门跑来。

这次他们很顺利地进了房门,这才知道,原来是刚才那个被日本特务捅了一刀的那个军统军官根本没有死,他从背后给了几个正在疯狂向外射击的日本特务一人一枪,把几个日本特务全都打倒了,这才消灭了这个火力点。

特务总队的人占据了一所房子,心里稍微有了点底,以房子为依托,朝四面的房顶上的日本特务回击。

同时,那些冲到房顶上的特务总队的人,在和日本特务对射一阵之后,打跑了房顶上的鬼子。虽然他们也只剩下三个人了,但是他们毕竟也占领了一个制高点,可以和其他房顶上的日本特务交火了。

但是,这支日本武装便衣队是专门进行偷袭破坏的,装备着强大的火力,是用机枪当成冲锋枪来用的,这些机枪可不是日本的那些歪把子机枪,是从中国军队那儿抢来的先进的捷克式轻机枪,火力极强,几个房顶上的鬼子一齐朝特务总队占据的房子射击,打得他们抬不起头来。形势极其恶劣。

鬼子一边射击,一边对准躲藏在军车下边的特务总队的人不断扔出手榴弹,爆炸声接二连三地响起,火光熊熊,浓烟冲天,汽车周围的特务总队的人全都被消灭了。

早就有人偷偷爬上了汽车,要发动汽车逃跑。最外边的那辆军车突然启动,朝大门就冲过去。房顶上的鬼子那能让他逃跑,几挺机枪一齐开火,扫射过去,军车被力量强大的子弹打穿了几十个窟窿,里边的司机一头扑倒在方向盘上。军车的轮胎也被打漏了,失控的汽车一下子撞在大门上,大门被撞成两半,那辆军车一下子横到了大门口。

院子深处小二楼里边的于效飞,一闪闪过日本特务打来的一掌,顺手一泼,把杯子里边的热水泼到特务的眼睛上,那个日本特务“嗷”的一声,一步就跳到远处去了。

后边那个被叫来的专业打手身形半转,一个飞脚踢了过来,又是典型的空手道进手招术。

于效飞向旁边迈了半步,双手在身后一甩,他坐着的那把椅子“嗖”地飞了过来,椅子背的空当一下子把那个日本特务的脚给绞到了里面,日本特务站立不稳,朝旁边连跳两下,结果还是一个跟头摔倒了,可是他的腿还是被椅子别在里边,耷拉在桌子上边。

装成国民党上校的日本特务跑到门外,大声喊道:“快,来人,把他抓起来!”

一大群日本特务从外边向小楼上边冲上来。于效飞冲过去,一下子关上门,一把把旁边的沙发扯过来,顶到门上。日本特务不敢开枪,怕惊动下边院子里边的军统特务总队的大队人马,只好用力撞门。

被椅子别住脚的特务双手抱住右脚,终于把脚从椅子里边抽出来了,他刚要转身,于效飞跳到他的身后,飞起一脚,又踢到他正在当做支撑的左脚上,于效飞骂道:“你不是爱用脚吗?你用啊!你用啊!”

于效飞的金刚腿又重又快,那个特务身子向左一歪,“哎哟”一声,腿被踢断了。于效飞不等他坐到地上,就揪起他的头发用力朝桌子上一撞,特务的脑袋“喀嚓”一声,头骨碎裂,摔倒下去。

这时外边枪声大作,军统的人终于和鬼子动手了。于效飞跳到窗口向外一看,顿时咧了嘴,自己的援兵就是这个水平,一出手就让人家全歼了,看来这次自己又是要糟,最好还是趁着乱劲逃跑。

于效飞从地上的鬼子身上搜出枪和子弹,检查了一下枪支弹药。然后,他来到了窗口,把身子隐藏到墙边,观察着情况,准备摸到机会就从窗口跳出去。

后边一直躲在墙角的那个商号的掌柜一看于效飞要走,就说:“鬼子把这儿都包围了,你要出去一定危险,你还是再等一会吧,离这儿不远就是74师,打成这样,他们一会就能过来,咱们就在这儿等一会就行了。”

于效飞想了一下,觉得掌柜的说的还是有道理,自己现在这个身体,再自己出去乱跑真是有些受不了,以自己的能力,在这个小房间坚持一阵,应当还是做得到的,鬼子现在团团包围了院子,用机枪扫射,警惕性是最高的时候,要是外边有鬼子正在埋伏着,自己出去挨上一枪,实在不值得。

外边机枪声响成一片,日本特务和国民党特务杀得难解难分,于效飞蹲坐在刚才放沙发的墙脚下,放松身心,尽快恢复体力。喝了这些水之后,他的精神一下子好了许多,疲惫的感觉消失了很多。

外边的日本特务头目喊道:“中国兵已经全部消灭了!你快投降吧!皇军也优待俘虏!”

于效飞听得有些纳闷,这些鬼子怎么会知道八路军的口号呢,这边是国统区呀?

外边的日本特务头目听听里边的于效飞没说话,又接着喊道:“我们知道你是一个出色的特工,只要你肯投降皇军,皇军金票大大的!”

于效飞也不答话,只是留心听着外边两边特务枪战的情况。从枪声的种类可以判断出,这次一向吹牛的鬼子倒是没瞎说,中国兵是已经全部消灭了,鬼子的机枪声响成了一片,特务总队的清脆的冲锋枪和驳壳枪的声音越来越稀疏,明显是军统的人全都让人家打死了。现在大概又得依靠自己了,不管到了什么时候,枪才是你最可靠的朋友。

于效飞就是不出声,他打定主意,就按那个掌柜的说的,在这儿等着其他国民党军队来援救,能挺到什么时候就挺到什么时候。

外边的鬼子一看政策攻心对于效飞不起作用,调来一挺机枪对准房门扫射起来。木板门在冲击力强大的机枪子弹扫射下很快碎成了木屑,鬼子很快就会冲进门来。

于效飞象狸猫一样贴着墙根来到房门下边,伸出枪口,“砰砰”两下,外边的机枪声立刻停止,接着是“扑通”一声,同时又是一阵杂乱的脚步声,鬼子头目叫骂起来。机枪手被打死了,其他鬼子纷纷顺着楼梯往下跑,躲避房间里边的子弹。

忽然外边一片寂静,接着一个人悄悄摸上来,于效飞心说不好,这些家伙这样上来,一定是没安好心眼。他一步跳到房门旁边,探出半张脸从被打坏的门窟窿里边向外边一看,就看见一个鬼子的脑袋在楼梯口那儿晃动,原来鬼子手里拎着一只手榴弹,他要用手榴弹扔进来炸自己。

于效飞一伸枪口,“砰”的一枪,那个鬼子一个跟头翻了下去,他手里的手榴弹也从楼梯上“扑通通”滚落下去,下边的鬼子一看拉了弦的手榴弹下来了,吓得“哇哇”大叫着到处躲藏,几秒钟之后,于效飞就听见外边“轰”的一声,接着就是一处寂静,按军队的话说,鬼子的第一次冲锋已经被打退了。

于效飞料这些鬼子得呆上半天才有新的办法,就利用这个机会问那个用商号掌柜身份做掩护的军统交通员:“那边的军队到这儿有多远啊?”

“坐汽车,大概得半个小时吧。”

“半……那他们信使起来,准备好,再上车上咱们这儿来,得多长时间啊?”

“他们平时也不打仗,这边一直没见过鬼子,怎么也得小半天吧!大概得2、30分钟。”

“什么?”于效飞一听,咧了嘴,“那不是得一个多小时吗?咱们能支持那么长时间吗?你怎么不早说,这不是在这儿等死吗?”

“可咱们也没别的办法呀?”

于效飞摆摆手,不跟这个没打过仗的军统人员说话了。

这时就听到外边突然又是一阵枪响,无数的子弹突然飞进来,打得房门木屑纷飞,于效飞一看,这些子弹全都是斜着向上飞的,说明开枪的鬼子距离房门非常远,再过去打机枪手是不行了,不知道鬼子要搞什么鬼,只好先等着看情况再说。

鬼子打起来就没个完,等到机枪声停下来的时候,于效飞一看,房间上的木板已经几乎被打没了,除了用沙发顶着的地方还有一点木头以外,其他的地方几乎就没有房门的影子了。鬼子要干嘛呢?

于效飞知道鬼子要耍花招,绷紧了神经,随时准备对付即将出现的新情况。就听见一阵细碎的脚步声,几个鬼子从下边摸上来,于效飞急忙冲到门口,把身子隐到沙发后边,朝外边一看,就看见最上边的鬼子的半边身子,手里拎着手榴弹,看来鬼子是不想招收他这个“出色的特工”了,也不想要活口了,他们把房门打碎,是要往里边扔手榴弹,把他炸死,然后在死人身上搜胶卷。

于效飞急忙一枪打去,那个鬼子叫了一声,手榴弹又掉地上,不过,这次鬼子们没害怕,因为手榴弹没拉弦。

就在于效飞开枪的同时,其他鬼子一齐把手榴弹扔了进来,手榴弹冒着白烟,在门口的地上打转,鬼子的机会没把握好,有点扔早了。

于效飞一步跳过去,抓起手榴弹,从门洞里边接二连三地扔下去,下边的鬼子又是一片尖叫,纷纷躲闪。接着就是响成一片的手榴弹的爆炸声。

于效飞轻轻骂道:“笨蛋!”

他又回来蹲坐在刚才放沙发的墙脚下。

又是一阵沉寂之后,下边又传来脚步声,门口的楼梯上传来一阵“咣当咣当”的声音,于效飞跳到门口一看,急忙全速后跃,鬼子直接把十几颗手榴弹扔到门口了!

在于效飞又一次遭遇到危险的时候,院子外边突然又响起了激烈的枪声。正在房顶上朝房子里边的特务总队的军统特务们扫射得起劲的日本特务屁股上突然遇到扫射,象一捆一捆的柴禾一样从房顶上滚了下去。鬼子大吃了一惊,急忙回头对付从身后来的袭击。

那么,这些来袭击鬼子的人是从那儿来的呢?他们绝对不是那个交通员说的,是国民党74师派来救援他们的人。

来接应于效飞的军统特务总队的人兵分两路,一半的人到前边的镇子上去接于效飞,一半的人在这个镇子上找人。那些到前边镇子上去的军车跑到了半路,忽然听到身后枪声大作,急忙回来看究竟,到了这儿一看,远处的房顶上火舌乱吐,子弹乱飞,知道自己的人中了埋伏,急忙在汽车顶上架起机枪冲过来。

鬼子全都在房顶上趴着,他们躲在房脊后面,只露出脑袋,朝下边院子里边的人射击。可是,这样里边院子里边的人是看不见他们的身体,不能打中他们,但是从后边来的人却把这些鬼子的身体看得清清楚楚的。架在汽车顶上的机枪对准这些明显的目标一顿扫射,面向大街的房子顶上的鬼子没有一个能躲过子弹的招呼,全都被打死了。

特务总队的汽车冲到大门口,发现他们兄弟的车把大门堵死了,根本进不去,只好把车停下。特务总队的人纷纷跳下车来,顺着院墙包围院子,一边跑,一边朝房顶上的鬼子开枪。这一来局势大变,房顶的鬼子第一次从偷袭的人变成了被偷袭的人。他们赶紧又躲到房脊的那边,对付从这边来的特务总队的人。

不过,这么一来,他们又暴露给占据里边一间房子抵抗的军统特务了,这些特务听到外边传来密集的枪声,知道自己的哥们来救命了,正是士气大增的时候,一看战机送到面前了,立刻抓住,对准鬼子的屁股就是一顿狂扫。

这样一来,局势大乱,已经完全演变成一场混战了。

于效飞看到鬼子把手榴弹扔了上来,远远地跳到对面的墙脚下,躲藏到办公桌后边。门口的爆炸声响成了一片,房门炸得粉碎,挡住房门的破沙发也被炸成了碎片,门口的墙壁也被炸塌了。

于效飞双手抱着脑袋,保护住自己。

鬼子的手榴弹扔个没完没了,这座小破楼被爆炸震荡得象是风雨中的小船,不停地颤抖。一转眼的功夫,对着院子的墙壁全都被炸没了。

爆炸终于停止了,于效飞等着鬼子再次攻击上来,可是他却听到下边的鬼子之间互相吵骂起来,于效飞一听,不由得又哈哈大笑起来,原来鬼子干了一件蠢事,他们只想到这样能够把于效飞炸出来,在不遇到他的射击的情况下把手榴弹扔上来,却没有想到,他们在把房门和墙炸毁的同时,把到楼上来的楼梯也给炸断了,他们自己也上不来了。

这时外边的枪声越来越近,军统特务总队的人终于攻进了院子,鬼子成了被追击的对象,一阵“哇啦哇啦”的喊叫声之后,鬼子全都跑没影了。

特务总队的人冲进院子,刚才占据房子抵抗的人跑了出来。那个带队的军官还没有死,他只是失血过多了。两个带队的军官一碰头,受伤的军官说:“咱们的人就在那个小楼上,快过去看看,鬼子把他们打死没有?”

于效飞在楼上听着下边说话的声音改了口音,变成中国方言了,虽然在他这个北方人听起来,南方方言还是和外国话差不多,但是这好歹比日本话听着亲切呀!

下边的军官大声喊道:“楼上还有人没有?我们是特务总队的,兄弟们接你来了!”

这次是真的自己人来了,于效飞过来拉起那个军统的交通员,从楼上一下子就跳了下来。

特务总队的军官看到两个人从天而降,吓了一跳,他们后退一步,又问:“那位是从上海来的?”

于效飞说:“我。”

特务总队的军官清了一下嗓子,说道:“最近上海的天气一直不好,可是我不知道那儿经济怎么样,棉纱行情又看涨了没有?”

这是要和于效飞接头时候使用的暗语。于效飞苦笑着说:“甭来这套了,现在这句话全世界人都知道了,刚才那个日本特务也会!”

特务总队的军官一愣:“鬼子也会?”

“可不嘛!要不是他们先露出了破绽,光凭这个暗语,东西早就回日本去了!”

“他们怎么会暗语呢?”

“我比你还想知道呢!”

特务总队的军官傻眼了:“那不说暗语,怎么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呢?”

于效飞说:“我跟你一起回重庆去,见到戴老板不就知道了吗?”

特务总队的军官也觉得有些好笑,不过他说:“不行啊,我们不是从重庆来的,要不能来这么快吗?我们就驻在附近,我们奉命派几个人护送你回去。”

“这样也好,反正很快就到家了。”

“你的东西老板急着要,你先送回去吧!”

“先送回去?”

军统的交通员过来说道:“交给我就行。”

于效飞仔细一看,他发现,这个交通员也是一个矮胖子!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