徘徊于盲目自大和强烈自卑之间——愚蠢的满清外 交:



看康熙,雍正是怎样被外国使节轻蔑的!zt 愚蠢的满清 奴 才外 交:看康熙,雍正是怎样被外国使节轻蔑的!zt17世纪70年代,沙皇俄国镇压了斯杰潘拉辛的起义,国库空虚急需贸易补充。但时逢英荷战争爆发,使俄国的对外贸易几乎中断,因此沙皇政府希望开拓远东市场,与当时的满清做生意。于是在1675年3月,沙皇派遣尼古拉使团出使中国,他给使团的训令有45条之多,主要是收集中国的政治、军事和经济情报,以便为帝俄远东扩张而服务。



使团携带了沙皇给博格腾汗(满清康熙老狗)的回信,和一批所谓的礼物,有莫斯科向中国的北京进发,在1676年1月到达了中国境内的嫩江。由于当时俄国远东地区的总督已经通过耶稣会教士通知了满清政府,当尼古拉使团到达嫩江以后,中国边境的满清官员纷纷前来迎接,并提供了大量的物资,其中有130辆双轮牛车和60匹马,以及大量的猪肉和牛肉,正使尼古拉对礼物如此之多而大为吃惊。当尼古拉和满清的大小奴 才官们会面的时候,满清官员请求其出示中国皇帝给沙皇的信(以便确认其身分),尼古拉将信拿出***官吏竟纷纷跪倒对着尼古拉三叩九拜,至此以后尼古拉对满清官员十分地轻视“他们竟有如此不分场合地,奴隶般的举止,实在是我所见过的,最为卑贱的鞑靼人.....”。



2月26日满清特使,礼部侍郎马喇奉伪康熙之命前来会晤俄使,并陪同其进北京。按照中国的惯例,应该由尼古拉前去与拜见马喇,但尼古拉表示拒绝,他说:“作为沙皇陛下的使节,我只能被迎接,而不该去迎接任何人”,结果马喇为了办成差使好在主子面前领赏,竟然同意前去拜见俄使。但尼古拉得寸进尺,他要求见面要在野外搭一个帐篷,他先进去而后马喇才能进去,而且如无俄国人允许,清国官吏不得入内,如此有损国格人格的事马喇竟欣然接受。1676年5月,尼古拉到达北京。理藩院安排其住在宏雅园(今北大校园内),伪康熙命令每三日宴请使团一次,每日需用不得怠慢,于是满清 奴 才官们简直把使团当成了自己的亲爹,日日请安孝敬。但到了觐见博格腾汗时发生了礼仪上的争论,满清官员要求尼古拉对伪康熙要行三叩九拜之礼,尼古拉当场拒绝,表示“在我国只对上帝才双膝跪倒,即使对沙皇也只能用单膝跪倒吻他的手。”





满清官们大为吃惊,拼命地请求他顺从满清的礼仪,并表示如此不能见到博格腾汗,而且这些接待他的官员也要因为办事不周而受到责罚,其中有个低级官员竟然跪下请求尼古拉委屈求全,也好帮帮这个负责接待的官员。尼古拉为了完成自己的使命,同意了可以向伪康熙跪拜,但同时要求清国官员要安排隆重的仪仗,而且还要亲自把沙皇的回信交给博格腾汗。觐见那天,尼古拉大摇大摆的在清国官僚的引领下进入宫廷,丝毫也没有恭敬的举止,而国书则由他的秘书捧着。满清的依仗十分的隆重,黄旗、黄伞、白马等等都一样没少.伪康熙坐在大殿北侧,用一道帐幕遮掩,尼古拉双膝跪倒,但竟然斜对着伪康熙的御座,尼古拉迅速低了低头,还没等叫他平身,他就径自站了起来。原本应该由低级官员来接受沙皇的国书,但尼古拉则要求由两位大学士亲自来接受国书“必须由博格腾汗的近臣来接受”,对此无理之至的要求康熙竟然同意了。





紧接着康熙询问沙皇的健康,尼古拉一一作答,到了中午康熙赐宴,正使尼古拉一人一桌,菜和康熙一样丰盛,使团其他成员两人一桌,菜略次一些,而朝臣则是三人一桌,菜也很普通。宴毕使臣奉献贡品,贡品的质量之次让人咋舌,尽是些杂乱的皮子,如一些质量极差的貂皮和狐狸皮,还有一些普通的玻璃制品。朝臣奴 才们都大为吃惊,认为这是对“天朝大国”的侮辱,而康熙竟然全部收下,还夸赞礼物贵重,他赐给尼古拉玉如意一对,金银手镯若干,翡翠和珠玉挂件两盆,还有名贵的丝绸和裘皮,其中还有皇帝自己穿过的火红狐狸皮一领。而他送还给沙皇的礼物是,一件钢玉雕刻,一把缀满钻石和宝石的金如意,一对象牙制品,和若干用金盒子装的龙涎香等,其中任何一件都可以抵过俄国的所有贡品。这可给尼古拉带来了麻烦,他带的贡品很少,满 人用十张桌子就抬进宫了,而他要把从中国得到的礼物全带回去,得准备十来个大漆皮木箱子才行。以后康熙总共宴请了使团十四次,在加上其他奴 才官的宴请,不下上百次。最后俄国人吃得受不了了,只能推掉官员们的宴请。





康熙认为自己对俄国人不错,那么俄国人应该感恩戴德,不会再提出什么非分的要求,但没想到俄国使节竟然提出要全部吞并阿穆尔河流域,而且连满 人索要的“叛徒”成特木尔也不能归还给满 人,这令他非常生气,要求俄国使团立即回国,但允许他们带走从中国获得的礼物,用康熙的话说“该夷不知礼数,言多狂悖,盖因声教不及之故,不必与其计较。”。尼古拉回国以后曾写了这次出使的感想:“难道这就是那个在古代传说中,强大得不可思议的东方帝国吗?他现在是那样地软弱和卑贱”,其后他向沙皇报告说“这个国家不具备攻打俄国的能力,大汗的政府是一群奴 才组成的,他的国民羸弱不堪,军队的武器也很一般,我们的一个士兵可以对付他四个,而且我们的大炮可以击溃他们的骑兵.....鞑靼皇帝丝毫没有什么可惧怕的。”尼古拉使团带回去的商品在国内卖到了很高的价钱,基本是是原价的10倍,这令俄国政府吃到了甜头。





据说沙皇彼德曾给英国大使看过从中国带来的珍宝,英国大使非常艳羡。在1692年9月,沙皇彼德派遣荷兰商人义杰斯为首的使团出使满清,主要是解决《尼布楚条约》的后续问题。1692年12月义杰斯来到北京,康熙准备接见义杰斯,但义杰斯竟然提出要求清政府在其觐见大汗时鸣礼炮欢迎,以此作为他跪拜康熙的补偿,这就算伪康熙也没接受过这样的待遇,可腐朽可笑的清政府为了制造万国来朝的假象而妥协,同意施放火枪来代替火炮,这是在中国古代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屈辱。义杰斯与康熙见面提出允许俄国商人在中国建立商栈,并最早提出了“领事裁判权”,比英国早了70年,康熙不同意“领事裁判权”,认为这有伤国体,但同意俄商在中国有贸易特权,因此义杰斯使团把自己带来的廉价次货全部赊给了中国商人,并且要求满清政府代其收帐,有哪个官员到时不能收齐货款,他就跑到康熙那里告御状,因此官员们不敢不给他收。而他带来的俄国商人在市场上强买强卖,一语不和就打人骂人,说“我们是你们大汗的朋友,你们是大汗的奴 才,还敢跟我们作对。”老百姓受不了,跑到顺天府告状,可顺天府怕俄国使团也就不敢管了,甚至后来发展到俄国商人喝醉酒强搂良家女子亲嘴也没人敢管。






义杰斯听说江南富裕,于是请求康熙允许俄商在江南汉地开设分栈,而无需局限于鞑靼区,这回康熙受不了了,他早就听说俄人在北京的劣迹了,于是就下了逐客令,让俄国使团回国,但仍赐特产、金玉和骡马,礼送俄人回国。1719年俄国为了在中国取得贸易特权,再派遣伊斯玛依洛夫使团访华,主要商讨贸易问题和传教问题,请求满清同意在北京建一座东正教堂。1719年8月19日,俄国使者到达北京觐见康熙,伊斯玛依洛夫跪拜后立即起身(如下蹲动作),使团其他成员也学他样子,有汉官周颐清让他们重跪,伊斯玛依洛夫竟然当着康熙的面侧头骂了周颐清一句俄语,侍卫们要上前斥责他,可康熙摆摆手说什么俄使不懂礼数,不必相强。觐见结束后,康熙命令给俄使每日的供应是正使,肥羊一只、鹅一只、鸡一只、酒一瓶,茶一包、奶一盆、奶油二两、鱼二尾、灯油二杯、腌菜一近、醋酱各四两。使团其他成员略微次一些,但规定尽量满足他们所有的生活需要。其实使团已经非常满足了,他们从俄国到中国个个都十分的消瘦,而回去的时候都白白胖胖的。除此之外使团还取得了政治上的胜利,






他们虽然未能得到阿穆尔河流域的全部土地,但却获得了阿穆尔河以北被侵占中国领土合法占有权。为此伊斯玛依洛夫对康熙深表感谢,并答应康熙要把“伟大的博格腾汗慷慨的美德传遍西方”,在他向康熙辞行的时候,康熙竟激动得与其握手,这在中国的历史上也是破天荒的第一次。要不是历史事实,真难以相信世界上还有这样的人类。1729年伪雍正为了回应1725年俄国萨瓦使团恭贺他的登基,向俄国派出了图理琛使团去恭贺俄国新沙皇叶卡捷林纳一世的登基,雍正给使团的训令是见到女皇本人并希望能访问当时在俄国受到压迫的蒙古土尔扈特部落,后者希望回到中国的统治之下。按理来说,俄国使团在中国受到的款待是前所未有的,因此雍正也认为图理琛使团也会受到俄国的款待。可没想到图理琛使团一到俄国就受到了很不对等的待遇,雅库次克的总督非但没有提供足够的交通工具,连最起码的饮食和仆役都没供应,使团只能自己掏腰包解决问题,当他们在俄国官员的陪同下到达托木斯克时,被当地的总督友好的挽留下来(实际上是拦阻),总督表示沙皇正同瑞典开战,现在不可能接见使团,希望使团成员在托木斯克耐性等待莫斯科的答复。使团成员在托木斯克一等就是两个月,他们住在十分破旧的木屋子里,饮食方面则同总督和地方官的水平差不多,有时候甚至取暖的木炭也缺乏,图理琛和另外两个大臣殷扎纳和那颜只能裹上所有的皮袍子取暖。





终于莫斯科的答复来了,可却是拒绝中国使团的要求,理由是俄国正在同瑞典打仗,不方便接见使团,至于探访土尔扈特部落的问题,俄国认为该部在俄国领土上,所有该部事务均属俄国内政,外国不得干涉,中国使团硬是要前往的话俄国不能保证其安全。女皇还对使团正副使的官衔表示不满,因为前次出访满清的萨瓦是副枢密官,有少将军衔,而图理琛和殷扎纳不过是侍读(俄国误翻为国务秘书),而另一个使节那颜只是郎中(俄国误翻为医生),女皇不明白博格腾汗为什么要派秘书和医生来给自己道喜。至于伪雍正给女皇的礼物,俄国方面倒不客气,照单全收,大概有20多箱珠宝和丝绸,还有一些精美的瓷器,女皇对此表示感谢,为了答谢两代博格腾汗(康熙和雍正)的慷慨,女皇送给博格腾汗一些俄国的土特产,下等的毛皮,几瓶廉价的法国香水,和女皇戴过的一些普通珠宝和几串玻璃珠子。女皇的最终命令是,使团接到他的回信后不得淹留,在三日内起程回国,并要求沿途有俄国 军队护送(如同押送出境)。图理琛使团在俄国受辱,可雍正不死心,非要挣回天朝的面子。他再于1738年派出由前礼部侍郎托时,热和副都统宰三前往俄国,恭贺接替彼得二世接任俄国皇位的安那.伊万诺夫那女皇登基。





使团出发时,雍正给的训令非常的滑稽,他说,以前俄国使节到中国非常的傲慢无礼,不情愿行中国的礼仪(三叩九拜),我们可不能和他们一般见识,到俄国后一切礼仪要按中国的办,见到沙皇如同见朕,也要行三叩九拜,俄国人让住什么地方就住什么地方,让吃什么就吃什么,这样就可以让外国人知道我们满清的官员是多么的知书答礼,多么的体面。




1738年1月26日,使团到达彼得堡,安那.伊万诺夫那亲自和群臣接见使团,号称冰雪美人的安那看到如此丑陋的通古斯使臣托时等人非常的不悦,托时亲自奉上国书(当年的尼古拉是让自己的秘书奉国书的),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和使团其他成员一起跪下行三叩九拜之礼,令在场的女皇和大臣们大为吃惊。当俄国外 交委员会委员巴什罗夫宣读雍正的国书时,托时等人竟仍然跪着不愿意站起来,女皇似乎是认为太羞耻,打断巴什罗夫的讲话,示意托时等人站起来回话,但托时等人不高兴了,说什么,这是满清的礼节,请女皇不要强迫他们。这样女皇也不好说什么了,直到巴什罗夫读完后托时等人才站起来,而且满面红光,似乎是得了什么大胜利似的。女皇只好说:“阁下不辞劳苦,远道而来,传达贵君上对我国的友谊。本人非常感谢,现在请回宾馆休息。”然后就由侍从将军钱瑟勒斯威尔带领他们下去,钱瑟勒斯威尔刚准备带使臣离开,托时等人大概是为了感谢女皇,又统统跪下行三叩九拜之礼仪,令这个德国人吓了一跳,忙通过翻译告诉使团“可以了可以了”,可托时等人则越磕越起劲,等行完礼后在满场吃惊和蔑视的眼光中昂然而去。





等托时一走,满场都哄堂大笑,女皇身边的小丑和弄臣纷纷扮成满清使臣的摸样给女皇行礼,令当时的贵族和大官们捧腹不已,女皇更是笑得前仰后合,花枝乱颤,说“这要比打胜瑞典还要令人快活。”此后女皇在郊外开了个郊宴,想到了满清大使请来给大伙乐乐,她告知使者要请他们参加郊宴。于是托时等人来出洋相了,女皇首先说:“阁下送来的50多箱贵国皇帝的珍宝我已经看过了,真太贵重了,我都不知道该回什么礼了,你的君主 实在太客气了。”





托时答到“我们满清皇帝富有的很,不稀罕这些,只要您喜欢就行。”女皇说“这样吧,我也没什么好送给贵国君主的,就把我用的金丝手帕送给您的君主吧,......”托时等人又跪下接受女皇的礼物,再行三叩九拜之礼,女皇看得性起,带头鼓起掌来,越是鼓掌托时就磕得越起劲,等到行完礼女皇看到托时满头大汗,于是就赏给他杯酒喝,托时又跪下喝完酒,又给女皇磕了几个响头。后来女皇给雍正的回信说“您的使臣非常懂礼貌,非常的体面,是我的大臣(小丑和弄臣)学习的榜样。”当使团回国后,俄国宫廷排演了个戏剧《好磕头的中国钦差》,用以讥讽和嘲笑满清官员。而俄国历史学家认为,和奥托曼帝国、克里木汗国、波斯人、希瓦汗国、阿斯特拉函汗国的使臣相比,满清的使臣最为奴颜婢膝,可这些国家里面除了奥托曼帝国和波丝的沙阿以外,几乎都是俄国的藩属,满清在当时不是俄国的藩属却在外 交上还不如俄国的藩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