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儿女英雄传 一 起点 4、另类的土匪

天上人間A 收藏 14 5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8/


4、土匪(1)

李至先是吃了一惊,后来再看看自己4人的状况,也就坦然了:就自己一行四人的状况,送给土匪,土匪都懒得理,既臭又烂还老的老小的小,绑票都没人赎,还白贴饭钱。

再仔细观察下对面的那8个土匪,光景和李至几个差不多,穿的衣服也是浑身是洞,黑呼呼破旧的棉花从洞裸露出来,硬梆梆的。其中一半的土匪走路都发飘,怕是饿的也厉害。手里面的家伙就更离谱了:就一个人手里面拿把不知道那里弄来的铁大刀,都锈的快看不出形状了,其余的还有3把没柄的菜刀,其余4人手里面就是棍子,还是临时不知从那棵树取下来的,上下不平,连分叉的枝丫都没清理干净!

“天!这也是土匪?”李至揉了揉眼睛,定睛再看:这些土匪杂不像电视里面的,起码要摆个POSS,然后弄出几句台词嘛!一个一个的还在那里谦让,扭扭捏捏的,做土匪做到这个份上也太有才了吧?

那位扭扭捏捏出头的土匪大哥开口到:“此山是我栽,此树是我开……”

“哈哈!哈哈哈哈!”

还没等他说完,这边李至就笑的快直不起腰了,对面的土匪也是憋的满脸通红,又笑又恼,脸上像着了火,又是白又是红的,恨不得在地上找个洞钻进去。

李至大乐,这土匪也太离谱了吧?估计是这伙土匪是雏,才出道不久的,于是心思就活络起来,准备逗一逗他们。

那个出头喊口号的土匪见说错话,又羞又恼,挥着手里的树枝再次吆喝:“兀那厮不要笑,爷是劫道的,快快放下财务,免得伤了性命!”

李至强忍住笑说:“强人大哥,俺们几个知道你是劫道的,阁下英明神武,器宇轩昂,简直是土匪中的另类!”

土匪闻言,虽然弄不明白什么是另类,不过被称为阁下,还英明神武,估计是好话,脸上就露出笑来,回头向后面7个土匪道:“你们老说俺笨,你看,人家那小哥就知道俺不笨,以后你们不准再说我笨。”

土匪回头再对李至说到:“小哥,咱们也不是存心做土匪的,实在是过不下去了。我看小哥你们几个也是穷人,没什么财物,咱也不打劫你了,你们快走吧。”

李至心里乐的:“大哥你贵姓?”

土匪道:“俺不知道什么贵姓贱姓的,你说那俺也不明白。”

李至想到:“现在看天气应该是12月左右,现在正是八国联军在北京嚣张的时候,慈禧那老妖婆都跑路去西安了,这位置在长城外面靠近辽宁的地方,去南方现在太不安全了,去那里好呢?”

土匪见李至还在发呆,说到:“兀那小哥,你不走难道也想学我们落草?这可不行,咱们山寨连自己都活不下来,你还是快走吧。”

李至可不想在这鬼地方当什么土匪,前世只是一个蹩脚的土木工程师,虽然爱好军事,可对土匪这一职业实在缺乏研究,做也做不好,再说按这个土匪窝的情况,连菜刀都没几把,实在是太没前途了。

李至连忙对土匪说:“大哥,你看我们这形象,那里能从事您老的职业呢?一看就知道我们不够格。我看我们还是不要档各位大哥的财路了,承你情,咱们走了啊。”说完,李至扶起浑身发软的王陈氏,牵着冬梅,招呼了黄老汉就准备过去,继续前进,去那里还没决定,不过看来京津地区必须是要绕开的,万一被八国联军灭了就冤枉咯。

其余的几个土匪望路边一靠,让出了大路,李至一观察,几个土匪脸上神情古怪,既有失望又有欣喜,唉,看来这些真的是才出道的雏,看来后世的百年老店或那些全球500强内的多年大公司还是很有内涵的啊,不是国内可以随意盗版的,起码多年的公司有自己的气势。比如说,如果遇到的是积年顽匪,起码那杀气和凶狠劲就够李至一行人喝一壶的。

正当李至四人准备开路的时候,垭口外面的小路上跑来一个衣衫褴褛的少年,边跑边喊:“狗哥!狗哥!不好了,鹰嘴岭的胡癞子又来踢山头了!”

几个土匪脸色一变,胆小的明显腿在发抖。先前那个和李至说话的土匪跑过来,大声问到:“真的来了?有多少人?他吗的,还让人活不了?”

土匪中提着生锈大刀的是这伙土匪的头,闻言道:“这胡癞子欺人太甚,不过他人比咱们多,家伙也比咱们好,没说的,只好避一避了”

说完,对几个土匪道:“走,回山!”

然后对李至道:“这位小哥,我看你们还是跟我们避一避吧,那胡癞子可不是什么善茬,心狠手辣,你们要是落在他手里铁定死路一条。”

李至正不知道如何是好,在后世的电视、小说等里面,可是看过不少关于土匪的内容,大部分土匪都凶残恶毒,匪首被官府抓住后多半都会凌迟处死,所以土匪抓住外来人员如不是能榨取赎金的肥羊,一般都会百般折磨凌辱而死。像这伙土匪中的异类实在是万中无一,运气好了一次不可能继续又来一次,故听到土匪招呼一起避难,故作姿态一下后道:“那就多谢大哥相助,只是多有打扰了。”

“好说!好说!”拿刀土匪冲李至一抱拳:“大家都是穷苦人,太客气就见外了。”

说完对土匪一挥手:“大家走!”几个土匪就乱糟糟的向垭口右边的树林钻了进去,最早和李至说话的那个土匪跑到李至身边拉着李至的手:“小哥,你会说话,俺服你。这山路不好走,俺拖着你。”

李至边走边说:“大哥,谢谢了,你叫什么啊?”

土匪道:“俺叫蛮牛,小哥,你以后就叫我蛮牛吧!”

李至说道:“蛮牛哥,我自己能走,你帮我拉着我妹妹还不好?”

蛮牛转身看着跌跌撞撞跟在后面跑的冬梅,也不言语,提过来放自己背上就走。

这地方山高林密的,都没有什么路,荆棘藤蔓的很多,又是雪地,坡度比较陡,一行人跑的十分艰难。不时有人脚底发滑跌倒在地,如不是被山坡的树木档住,怕不是要直接滚到山脚。走了大约10多里地后,来到了一座悬崖底,李至跟这众土匪东拐西拐,从悬崖边石隙上踩着不足30cm宽的兽径走了10多分钟后,转入了一条宽不足2m的岩石缝隙中。李至抬头一看,发现这个缝隙是山体开裂分离后形成的山缝,和峨眉山的一线天有异曲同工之妙,抬头到真的只能看见狭窄的一线天空。缝隙好像是一直在望高处倾斜而上的,众人在缝隙中走了大约一小时,才走出了这个一线天,眼前豁然开朗,原来缝隙的出处在悬崖距顶不到10m的一处平台,站在这个平台边缘,视线非常的开阔,先前李至被打劫的那处垭口在平台的右前方大约6000米的地方,比平台矮300多米,在几天天气好的情况下能清晰的看到垭口处的情形。

那里大约有20来个人在垭口处转悠,应该就是胡癞子的人吧。那个拿生锈大刀的土匪向悬崖顶喊了几句,上面就垂下来一根粗麻绳,众人便拉着麻绳攀岩而上,冬梅母女就直接被提上去了。等李至到了崖顶,再放眼四望,发现这个地方的特别之处:崖顶是个大约方圆2000米的平台,其它的山仿佛是被刀砍斧凿般的被分离,这个平台4面都是悬崖,如果真的就只有刚才的那条路上来的话,在没有飞机和直升飞机垂直攻击的时代,这个平台绝对是易守难攻的风水宝地!

等所有人都上了平台,拿生锈大刀的土匪对李至说到:“小哥,这就是咱们的山头了,你们跟我来一下,去见见咱们当家的。”

李至抱拳道:“那是应该,烦请大哥带路了。”

崖顶除了树木外,就是满地比人还深的思茅草,李至跟在后面,蛮牛背着冬梅也跟在后面。等走了不到3里地,就到了一块巨大的岩石前,岩石下面天然生成了几个山洞,被人用茅草和树枝绑了档在前面改造成简易的住所。李至跟着拐了几拐,到了一个稍微宽大通风的岩洞前,这个岩洞比其它见过的岩洞不同,在洞口用树木和茅草搭了一个茅草屋,门窗齐备,李至心想:“这个应该就是大当家的住所了吧?”

那土匪对李至等人抱拳道:“小哥稍候片刻,待我通报。”

李至拱手道:“大哥请便。”说完便矗立在门外,观察周围环境。虽然是在山顶,条件艰苦,但这门户周围也清理的干干净净,还利用门口的几棵大树砍掉后做了几跟天然的板凳,也算得上别具匠心、浑然天成。李至不由得对这个大当家的有了点兴趣。从干净有序的门口看来,茅屋内的主人应该是眼光较远、心境不凡的人物,这样的人,确实不是做土匪的料。

拿锈刀的土匪进屋不久就出来,对李至等人拱手招呼到:“几位,大当家有请!”

当下李至便拱手道:“请!”便跟在身后,鱼贯而入。

待进入山洞后,李至发现山洞并不阴暗,原来在左手边有个天然的洞口作为天窗,用茅草编了门帘挡住,现在正是中午,门帘被卷起,阳光直射而入,是以光线充足,一点都不憋闷。再看洞内,几件利用岩石做成的天然家俱也卓然天成,别具风味。

只是洞内强烈的药草味道,似乎这洞内有人生病。正当李至诧异的时候,从洞壁天窗下面石凳上站起一个老者,头发花白,几缕胡须飘然如仙,若不是脸色苍白虚弱,倒颇有几分仙风道骨。

拿锈刀的土匪对老者拱手道:“师傅,客人到了。”

老者伸手一摆:“各位远来是客,多有怠慢,请坐。”

李至也抱手为礼:“老人家请了!我们几个落难之人,倒是给贵山添麻烦了,实在是唐突的紧。”

老者道:“小哥过虑了,乱世之人,同病相怜,既有缘,就不必客气了,再说,我们也是艰难度日,也没什么特别的。请坐,请坐。”

李至与老者客套一番,也就落座。老者本来身体不好,也不耐久站,也就坐下。

“还没请教小哥等贵姓?仙乡何处?”老者问道。

李至道:“老人家客气了,鄙免贵姓黄,贱名得福,因行走在外,自名李至。这位是我本家族叔,黄大叔,另外是乡里王陈氏及其千金王冬梅。我们几人是因家乡灾荒想去关外寻些活路,却没想在此有缘得识老人家,叨扰了。”

老者道:“原来小哥姓黄,这位黄老先生请了,王嫂请了。”

黄老汉站起还礼:“先生请了。”

王陈氏也起身道个万福:“老先生请了。”

李至问道:“不知老先生贵姓?”

老者答道:“老朽姓朱,名红朝,山东泗水县人士。”

“朱红朝?山东泗水人?”李至心里面觉得这名字及地方好熟悉,老觉得应该在什么地方听到过,可一时间脑袋反应不过来,实在想不起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只好问到:“朱大叔招小侄前来,定是有所指教,但请下问,不才定然知无不言。”

朱红朝稍停片刻,便问:“小哥莫怪,我族人、弟子及家人来此半年有余,因见此处地形险要便暂住于此。只是多时间不与外界交通,不知现下情势如何,因此特请小哥告之。”

李至听及此,便向拿拿锈刀的土匪望去,心道:“我说怎么才来这山顶便带我等来见大当家的,估计是受了这老者的指派吧,凡有外人便带来相问,怕是即使不遇到胡癞子踢山也要被带上山的,这人在垭口时言语极少,怕是个有城府的。”

其实那拿锈刀的汉子是见李至等人确实像极逃荒的流民,而且老的老小的小,还带着妇孺,不像其它山头的探子和官府的鹰犬,不会带来危险,要不也不会带着李至等人走那唯一的险峻之路到山寨,更不论见这老者了。

朱红朝见李至望向拿锈刀的汉子,便开口解释到:“黄小哥莫怪,这是我六徒儿姓朱名全,日常我便吩咐他若在山下遇到好相与的人便请上山来叙谈,倒是惊扰黄小哥了。”

“爹,你老别说了!”只听洞口传来一女子的声音,中劲十足,虽不是莺歌燕语,却算得上铿锵有力。

李至转头看去,只见约一十八九岁的女子一身劲装从门口走过来,衣衫虽是破旧,但都缝补整齐干净,显得分外英姿飒爽,鹅蛋样的脸蛋因天气寒冷红扑扑的,却格外妩媚。大大的眼睛充满灵性,再加上高挑凹凸有致的身材,李至看的愣了一愣,不由得在心里面暗自赞叹一声:“美女!”不过,李至想不到的是这个注定将成为他在这个时代最重要的女人之一会以这样的方式闪亮登场。

朱红朝看向女子的眼睛里突然多了一丝温情和满足,看来他对自己的这个女儿也是非常的满意。

女子走到朱红朝身边,撒娇的嘟起嘴,张开手抱着老者道:“爹,今天身体好了点么?”然后转脸说到:“爹,好人家那个不怕土匪的?你让六哥把人请上山,怕不是要吓倒别个呢!”

女子话说着语气便沉了下来,面对李至道:“这位大哥莫要心慌,我们虽是土匪,怕要比那些满清鞑子的官还要清白的多!等我爹和你们叙话完毕,只会礼送你们下山。土匪我们自做我们的,断不会污了大哥的身子葬送了前程!”

一番话,说的李至汗毛直立,穿越来这不到3天,怎么遇到的都是些强悍人物呢?连个美女都像刺猬,刚柔并济,几句话就挤兑的李至下不了台。要知道古人对土匪是非常忌惮的,但凡沾惹了一点便葬送了前程。但现在是在匪窝,若李至露出点鄙夷的意思,怕不是要被点了天灯?土匪可忌讳被人鄙视的。

可李至也不想落草啊?虽然这土匪比较另类。自己并不想做什么改变历史的英雄,主要是认为自己根本就不是做英雄的料。

等到李至发现自己已经不可避免的卷入历史潮流的时候才感叹:人生不如意之事常十之八九。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