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魂>> 第四章:熙川之迷 不安(中)

iji5000 收藏 9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1/[/size][/URL] [内容简介] 不安(中) 曹能带着于江、韩雪毅两个人跟警卫连七班的战士一起在弯弯曲曲的山路上巡逻。 七班长背着冲锋枪和曹能并排走在队列的最前面,一样警惕的看着巡逻线路上的情况,曹能和想和七班长聊点什么,但是又不知道和七班长聊什么,两个带队的人索性静静的在线路上带着自己的人埋头巡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1/


不安(中)


曹能带着于江、韩雪毅两个人跟警卫连七班的战士一起在弯弯曲曲的山路上巡逻。


七班长背着冲锋枪和曹能并排走在队列的最前面,一样警惕的看着巡逻线路上的情况,曹能和想和七班长聊点什么,但是又不知道和七班长聊什么,两个带队的人索性静静的在线路上带着自己的人埋头巡逻。


已经快5公里了!曹能用心算了一下行进的距离,如果以志愿军司令部为圆心,自己前出巡逻的距离已经超过5公里了。改折道向正东方向进行巡逻最后折道回大榆洞了。巡逻队正好行进在一个山梁上,这样可以对山两边的简易公路以及山坡上的情况进行搜索,不过因为曹能选择了这样的线路巡逻队多爬了很多的山,但是小分队和警卫连的连长指导员都十分认同这样制定的巡逻线路。主要是为了防止小股敌人的渗透和突袭,这样规模的敌人不会和大股的联合国军一样只能依靠公路活着,从山上的小路渗透进来是他们最好的方式。


刚刚要和七班长说该换路换方向了,七班长突然蹲了下来,挥手示意曹能和自己身后的人停止前进,然后悄悄的用胳膊捅了一下曹能。


“左前方半山腰,距离150米!”


曹能仔细的抬头看着七班长指示的方向,借着尚未完全黑下来的天色,他隐约的看见山腰上有几个人影在晃动,不过看的不是很清楚。大概有五六个人,不过只能看出穿的是朝鲜便装,并没有穿军装,判断不出来什么身份!


“过去看看!”七班长用眼神和曹能在进行沟通,曹能会意的点点头。这个时候就是农民也应该


“我们从正面摸上去!你们迂回上去!“七班长小声的说,然后挥手,一个七班的战士拎着冲锋枪第一个悄声的冲了出去。


曹能判断了一下方向,回头拍了拍于江的脑袋,带着于江和韩雪毅悄悄的从另外一个方向迂回向山腰活动的人影方向摸了过去。


七班直扑山腰,第一个冲上去的战士快速的跃进,飞快的接近了人影晃动的地方。


“不许动!”


一声如同炸雷一般的喊吓叫十几米外的几个不明身份的人如同被猎鹰惊吓到的野鸡一样四散奔逃,其中一个抬手就对着喊话的七班战士就是一枪,子弹打中了战士的肚子,那个战士吭都没吭一声就倒了下去,被突然惊吓到的其他也人也开始零星的还击,纷纷向山下撤退。


“妈的!肯定是敌人!穿着便装还他妈的开枪!”七班长看见身边的战士被打中了,火腾的就起来了!一正自己的帽檐儿,端起冲锋枪对着逃跑的人就是半梭子。


七班剩下的同志一起开火,几个撤退的人纷纷就地隐蔽开枪还击,不过从枪声中七班长可以判断对方并没有冲锋枪或者机枪之类的武器,最多就是人手一把手枪的样子,还击时也多以单发为多,于是继续指挥七班的战士进行压制,然后大家散的更开一点打算把敌人一个一个轰出来,争取抓活的。


敌人似乎并不慌张,仍然顽强的在进行着抵抗,甚至其中两个好象没有受伤的样子,在七班射击的间隙居然行动迅速的从隐蔽的地方跳起来,从两个不同的方向向山下狂奔。


“轰!”


七班的班副带着一个三人小组投出了手榴弹,把还没有来得及撤退的敌人从隐蔽点轰出来,然后准备好的七班长又是半梭子子弹打出去,几声惨叫之后便没有了抵抗的枪声,七班副带着人冲上去发现四具尸体,多处中弹。已经没有活口了。


走到近前的七班长看见七班副摇着脑袋就知道自己并没有抓到活的,抬头看看刚才跑掉的另外两个人已经跑出了很远。七班长选中一个人高马大的家伙,带着七班继续向山下去追。


被追击的家伙一路蛇行狂奔下山,还没有完全跑下山坡,路边的草丛里突然伸出一条大腿,把他绊了一个跟头。手里的手枪也摔掉了。刚挣扎着爬起来打算继续跑。就感觉背后有人带着风扑下来,压住了自己的身体,膝盖骨牢牢的顶住了自己的脊柱,自己的两只手也被扭住,任凭自己怎么挣扎也摆脱不了后边背上这个人。


俘虏继续顽固的扭动着身体妄想把背上的于江给翻下来,于江冷笑着把他扭着俘虏手的腕子一用力,俘虏反抗的力量就小了一点,只到韩雪毅把枪口顶在那个人的后脑海的时候,俘虏才觉得自己估计八成是肯定跑不掉了!慢慢的放弃了反抗。


“小样儿!动作挺迅速!”曹能从草堆里钻出来,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绑腿扔给于江,在韩雪毅的配合下两个人把俘虏倒剪着双手捆了个结结实实。


“怎么样!抓了个活的?”七班长气喘吁吁的跑过来,“还有一个!妈的!跑的比兔子还快!”


“还有一个?向哪个方向跑了?”曹能站直了身子看着敌人可能逃跑的方向,“肯定是敌人的间谍!怎么地也得抓回来!”


“他们两个正好一边一个!我带人去追另外一个!你带俘虏和我们班的其余同志赶紧回大榆洞!”七班长看了看曹能。“班里有个同志负了重伤。必须马上送总部医院去!”


“好!注意安全!”曹能低头仔细看了看自己绊倒后被俘虏的家伙!是个朝鲜人!正在用恶狠狠的眼神看着曹能。


七班长和七班副各带一个人去追另外一个人,曹能让七班的战士抬着临时用木枝和绑腿编的担架带着伤员,让韩雪毅押解着俘虏,先一步返回大榆洞。自己和于江晚走一步看一下敌人刚才聚堆儿的地方。


目送着伤员和俘虏上了山梁向总部方向出发,于江再次返回山腰,曹能正在那里看着几具尸体。


“头儿!有什么发现?”于江从地上拣起一枚弹壳!


“都是穿着普通朝鲜老百姓的服装,武器都是美军制式的M1911 A1式半自动手枪。人手一把,”曹能摆弄着手里拣起来的手枪。“尸体我已经都检查过了!没有文身!无法判断他们是身份!不过从他们刚才的动作和反映上来看,肯定是军人或者军人出身,间谍或者特务的可能性最大!”


“我想也是!”于江提溜着一具尸体的胳膊看了看,然后扔下,再去看另外一具!“手上的老茧都很厚,从分布上来看应该是长期摸枪才能留下的!这肯定是敌人的特务!不过这么多特务都跑到这里来会不会有大动作?”


“应该是!目标应该还是针对大榆洞!”曹能把手枪别在腰带上,“把敌人的手枪都收集起来,正好解决一下我们的防身武器问题,具体情况回去审问俘虏再说!”


两个人在刚才交火的地方仔细的搜索着,把被击毙和俘虏的五个人手持的五只M1911A1式手枪全部找到,又找到十几个弹匣。小心翼翼的收好以后准备撤退。


临上山的时候,曹能还特意看了看七班长和七班副继续追击的方向,静悄悄的没有人活动的迹象,略微等了一会儿,也不见有人回来,干脆先返回大榆洞再说。


两个人一路狂奔的返回大榆洞。潭轩和韩兴宇正焦急的等着他们两个回来,看见他们两个人在大榆洞的沟口出现,赶紧大老远的迎了出来。


“没出大事儿吧!”潭轩上下打量着身上挂满了草棍儿的脏军装。


“没事儿!”曹能拍了拍军装,从腰带上拽下一把手枪和两个弹匣给韩兴宇“老韩!给你个防身的家伙!”


“呵!缴获的?”韩兴宇接了过去,知道这是丁健伟曾经给大家介绍过的美军制式手枪,性能不错!


“恩!”曹能又拿出一把打算给潭轩!扭头看见潭轩的腰上挎着驳壳枪,就冲潭轩笑了笑,又把枪揣了回去。“谭指导员有驳壳枪!这次就先不给你了!”


“没有关系!给更需要的同志吧!”潭轩有点尴尬的笑了笑!然后象征性的拍了拍身上的驳壳枪,表示自己不需要那东西。


“七班受伤的同志怎么样了?俘虏呢?”曹能赶紧问起先期撤回来的人的情况,特别是伤员和俘虏。


“受伤的同志已经脱离了危险,俘虏被押在警卫连的连部。等回来一起审问,”潭轩看了看山顶警卫连连部的方向。


“不多说了!先去看看俘虏!他们一共六个人!跑掉一个!消灭了四个!我和于江抓了那个活口,看看能不能问出什么东西来!我觉得这里肯定有事儿!”曹能抓过韩兴宇的水壶咕嘟了几口,然后一抹嘴,“你们看看这个!”


说完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纸来!递给了潭轩和韩兴宇。


潭轩接了过来一看,是几句用英语单词组成的句子。翻译过中文的意思是。


“寻找失去的糖果!”


曹能看见潭轩紧紧的皱着眉头的样子,说出来字条儿上的句子。


“什么意思”韩兴宇一时也没有反应过来这句话的意思!抬头看着曹能和潭轩两个人。


“糖果就应该是指在大榆洞驻扎的指挥机关!寻找失去的糖果的意思就是敌人还对这里有想法!所以派遣了这只小分队进行侦察,现在就是不知道他们是否已经完成了对大榆洞的侦察,情报是否已经发回美军的情报分析部门。”曹能低低的声音小的只能有潭轩和韩兴宇两个人能听的到,


“不管怎么样都说明我们的警卫工作做的还不够仔细!给了敌人可趁之机!”潭轩再仔细揣摩了字条儿的内容后慢慢的说出了自己的意见。“不过最好先审问俘虏过后再说!”


“我同意!我们这就去警卫连的连部!”曹能向山顶走了几步!然后突然停下来,“指导员!你能不能去找两个留守大榆洞的人民军同志。我们抓到的俘虏是个朝鲜人!我们这些人对朝鲜语不是很懂行!”


“这没有问题!不过我们不是有朝鲜语的翻译吗?”潭轩不明白曹能的意思!“何必麻烦朝鲜的同志呢?”


“他们比较好沟通!”曹能笑着解释,但是在沟通这两个字儿上却稍微的加重了语气!


潭轩没有说什么,直接去了总部边上的人民军留守处找人,曹能和韩兴宇带着于江向警卫连连部走去。


“老曹!咱可别在老总眼皮子底下犯错误!对俘虏的时候要注意一下纪律和政策。”韩兴宇扭头看了看总部的值班室。里边的灯还隐约发出能叫人辨认的光出来。


“那是当然!咱是人民军队!咱自然是要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了!”曹能狡猾的笑了笑!“可是如果俘虏不配合,不老实交代的话,我们就不好办了!当然那样我们也不能违反纪律,不过要是朝鲜同志用一些我们条例规定以外的方法叫人家开口,那就是人家朝鲜同志的问题了!涉及两国两军的条例,等上边反应协调最后处理下来,估计什么大事儿也边小事儿了,”


“你呀你!就是缺德点子太多!”韩兴宇早就明白了曹能叫潭轩去喊人的意图。


三个人走到警卫连的连部,警卫连的连长和指导员在外边站着,看见他们过来,赶紧介绍情况,俘虏从回来就和不配合审讯,哇啦哇啦的叫着,就是不肯交代。现在一排长和二排长把除了打人刑讯逼供的招以外都用上了,人家就是不说。


“还挺顽固!”曹能骂了一句,然后介绍了一下这次巡逻遭遇敌情的情况,把自己加强巡逻单位力量和延伸巡逻线路的想法和连长、指导员进行了沟通,双方一拍即合,定了下来。


七班长和七班副也带着人回来了,跑掉的那个没能抓住,跑没有影儿了。


“看来只有想办法敲开这唯一一个俘虏的嘴了!”曹能心里的那一丝不安的感觉并没有因为消灭了一只小侦察队就感到轻松,反而更加强烈了起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