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山原创】芭比娃娃的政治经济学

最近不断在新闻上看到这么一则消息:“美国市场上流行的芭比娃娃是中国苏州企业贴牌生产的。芭比娃娃在美国的市场价值是10美元,但在中国的离岸价格却只有2美元。这2美元还不是最终的利润,其中1美元是管理费和运输费,剩下的1美元中,0.65美元支付来料费,最后剩下的0.35美元才是生产厂家所得。”对于这超过500%的利润,我们有必要做出政治经济学的分析了。

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的推进,一切生产、分配、交换与消费都日益全球化了,而伴随着资本主义生产力的全球化,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也随之日益全球化了。在今天,资本主义主导的全球经济已经成为了一个体系,国界的篱墙在生产的社会化面前已经被冲得七零八落。而在这个经济体系当中,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占据着不可撼动的统治地位,而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当中,垄断资产阶级又占据着绝对的统治地位。而这个统治地位表现在各个方面,从资金的垄断到市场的垄断、技术的垄断乃至文化的垄断、意识形态的垄断等等。于是,发展中国家在这个经济体系当中,除了丰富的劳动力和自然资源,他们一无所有。

然而,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通过各种法令限制了发展中国家的劳动力以移民的方式向发达国家的直接转移。因为他们要的只是工人从事生产的一双手,而不是需要消费的一张口。于是,他们就采取了间接的方式。如本文的案例中所提到的那样,把全部的生产过程--需要耗费大量劳动力和资源--都转移到中国,他们只需要负责产品的研发和销售,这些只要耗费少量劳动力和资源的活动。

中国的二流精英们不断告诫民众:是社会主义中国的企业家剥削工人更厉害呢还是资本主义美国的资本家剥削职员更厉害。在他们眼里,中国和美国的差别只是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差别,但是,在唯物的马克思主义者眼里,中国和美国的更加本质的差别在于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的差别。今天,美国的资本家当然不用残酷剥削他们的职员,因为他们只需要将中国的血汗工厂生产出的商品卖掉就好了,而且,投入的劳动力要比中国工厂少得多得多,获取的利润又要比中国的资本家多得多得多。在这种情况下,资本家就算把四分之三的收益装进腰包,拿走了6美元,职员们还是可以收入2美元。而中国人就要不妙得多了,总共就是0.35美元的所得,资本家就算是活雷锋,一分钱都不要,全部都给工人也不过才0.35美元,而生产一只娃娃的工人又要比卖娃娃的职员多得多得多。于是,中国怎么能不穷,美国怎么能不富。中国怎么能不矛盾,美国怎么能不和谐。

一些别有用心的打着马克思主义旗号的政治经济学对于这个现象往往这样给出解释:中国的工人从事的是简单劳动,而美国的职员从事着营销、管理、设计这些复杂劳动。复杂劳动等于倍加的简单劳动,所以,中国人活该受穷。但是,所有这些冒牌的马克思主义者却决口不提资本论中的这么一句话:“流通只是为价值增殖过程作准备,而这个过程是在生产领域中进行的。”也就是任何一本初级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教科书都会不断申明这么一点:商业资本之所以取得利润,只是因为产业资本家把一部分剩余价值让渡给了商业资本家。

于是,我们就知道了,原来这10美元的价值完完全全是由中国的工人生产出来。但是,这些真正创造价值的人在今天却连劳动力的再生产都无法维持了:一边是几乎永远原地不动的工资,一边是飞涨的学费、医疗费和房价。而那些从事安逸的“复杂劳动”的美国职员们却享受着世界上最高水平的物质文明。那么,我们首先要解释这么一个问题:为什么中国的产业资本家愿意将剩余价值的绝大部分完全让渡为美国的商业资本家?

中国和美国的经济学家都众口一词,说是中国的生产没有任何技术含量,没有美国设计师设计出来的玩具款式,中国的泥腿子们什么都做不了。他们将技术创新,他们将品牌效应,但他们绝口不提最本质的两个字:垄断。是并且只是因为美国买家相对于中国卖家在市场上的绝对优势地位才让美国人获得了定价权,从而不断压低进价。中国资本家对于美国厂商无可奈何,要是胆敢抬价,洋大人马上收回订单,中国工厂只好坐等关门。如果有谁胆敢偷工减料黑洋人一把,最近的玩具召回风波就是明证。结果,柿子只能捡软的捏,只能继续压低农民工的工资,或者就是干脆分文不给。就这样,美国不仅仅把资本主义的生产过程转移到了中国,不仅仅把污染和资源耗费转移到了中国,不仅仅把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转移到了中国,甚至于把资本主义的矛盾也转移到了中国。全球化的资本主义大生产在太平洋的这一边生产出了贫困和矛盾;在太平洋的那一边生产出了富裕与和谐。

在过去,资本家竞相改进技术,是为了压低生产成本,获取超额利润。但是,斯大林早就指出过,资本家要的永远不是什么别的什么利润--当然也不会是什么超额利润--他们只要最高利润。最高利润在哪里呢?列宁更早时候就说了,帝国主义最深厚的经济基础在垄断。现在,资本家不断改进技术,为的只是夺取或者维持自己的垄断地位;不断投入宣传,为的也只是夺取或者维持自己的垄断地位。技术和品牌只是作为获取垄断的手段才能获取所谓的高“附加值”,而不是本身创造了附加值,所有的附加值只能由直接从事生产的工人去创造。这就好比小偷通过万能钥匙偷到了钱财,是盗窃这个过程使小偷获取了钱财,而不是小小一把万能钥匙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就能创造出巨大的财富。小偷偷到了钱尚且不敢站出来理直气壮得吹牛说自己那把熠熠生辉的万能钥匙创造了多少多少财富的,可现在一些人却连小偷都不如。

事情到这里还没有结束。中国的资本家拼死拼活逼着工人们加班加点熬完了那份订单,拿到了每个娃娃0.35美元的收入。但是,又有无数双手扑向了这点滴着血泪的剩余价值。尽管使尽了各种手段偷漏税款,但缴纳的税款比起享受各种各样税收优惠的外企还是一点不少。这还只是开始,接着,又有各种各样的“公仆”们左手拿图章,右手就直接伸了过来。交完国家的,养活公仆们,再剩下的那点才是工人和资本家的所得。克扣总是要克扣的,但给还是要给的,再给了工人们一点点微不足道的血汗钱,最后才剩下一点真正的剩余价值。

价值就算全部投入扩大再生产又能有多少呢?市场经济的特点决定了这是自下而上的传递。轻工业要扩大再生产,要购买生产设备,而这些购买生产设备的钱只能是从剩余价值里面来,前面已经说过了,这是没多少的。于是,由于轻工业产生不了多少对机器设备的需求,结果接着,重工业也废了,也只能给人家打零工,或者如一汽总裁竺延风说得更有水平些,叫做“贴牌自主”(竺可桢老校长的孙子就是有才啊)。

面对这种困境,所有人不约而同得想到了产业结构升级。但是,娃娃们总要有人去生产的。3亿美国人可以去靠垄断地位压榨14亿中国人,但是14亿中国人又压榨谁去呢?有些话说说是可以的,但做起来就未必了。归根到底,还是一个还原社会主义本质的问题。***说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这种生产力是为了谁生产的生产力呢?***在强调了“是否有利于发展社会主义社会的生产力”之后,马上又强调了“是否有利于提高社会主义国家的综合国力”、“是否有利于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话尤在耳,如果背离另两个有利于,那么,这种生产力就只能生产出贫困,只能生产出矛盾,只能生产出一切不和谐的东西。那么,中国之命运就不仅仅会是拉丁美洲的道路,而只会是90年前的俄罗斯。



博客链接: http://blog.sina.com.cn/berni

本文内容于 2007-10-8 12:01:47 被华东兵马使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