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中国经济面临的两大不可抗力因素

吕伟明 收藏 1 213

中国经济面临的两大不可抗力因素


文/吕伟明



一、气候安全


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永远都是一把双刃剑,资源是经济的发动机,资源的耗费造成了环境的污染,环境的污染直接导致了气候的变迁。2007年,全球极端天气事件的频繁发生,预示着一个全球气候安全的不稳定时代到来。气候安全的不稳定性使发展中的中国首当其冲。

世界科学研究表明:与工业化前相比,全球平均气温升高不应超过2°C。但是,现在全球平均气温已经比那个参考值升高了0.7°C。温室气体排放量正以惊人的速度增长,2003年二氧化碳的排放量是250亿吨,而到2015年,如果不采取任何积极有效的应对措施,这一数字将达到336亿吨。由于中国人口众多,又处在工业化发展阶段,即使充分考虑节能等因素的情况下,到2020年能源消费的需要量也将接近或超过30亿吨标煤。面对如此巨大的能源需求发展,如果不强化落实国家的节能法规和措施,有效激励可再生能源的规模化发展,加快能源结构调步伐,不仅会对国家能源安全带来严重挑战,对全球气候安全也会造成很大压力。

据林而达先生《气候安全影响国家战略》所载:我国大部分地区自然条件较差,受气候变化不利影响严重,是对气候变化的不利影响敏感和脆弱地区,因此我们可能更早于世界其他地方感受到不安全的气候变化发生。世界各国对什么是危险的气候变化认识并不一致,欧盟国家一直认为升温2℃是不安全气候变化的临界阈值,但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新的评估认为升温不足3℃时,世界农业仍有不少有利的影响发生,特别是高纬度冷凉地区。我国的研究表明,在2030―2050年期间,可能升温达2―3℃时,粮食将可能减产5%―10%,华北缺水2%,西北缺水3%,陆地生态系统的演替可能还不十分严重,海岸带防护投入可能要占GDP的0.03%―0.04%。;而当温度升高3―5℃时,要达到人均300―400公斤的粮食供给,可能主要靠增加适应措施的投入来保证,华北可能缺水1%,西北可能缺水4%,西北很多地方生态系统的演替可能造成较严重的退化。

粮食生产受气候变化的影响最大,过去20年我国大部分地区,除了东北外,气温升高对粮食增产有不同程度的抑制作用。模拟结果表明,在2030―2050年之间,为了适应2.5℃的升温,我们每年还必须多生产3000―5000万吨粮食来克服气候变化的不利影响。也就是说,未来的粮食安全不但要考虑满足新增人口的粮食需要,还要适应气候变化的不利影响。气候的变化同样影响着土壤墒情,因追求高产过量施肥导致土壤肥力的下降也最终会使粮食减产。

当全世界的目光都在关注北冰洋冰川融化、西北航道通航的时候,世界上人口最多的中国将为全球气温的上升付出天文数字的代价。这对始终不能摆脱人口增长压力的中国,无疑是雪上加霜。根据国家环境保护总局2002年的测算,中国每亿吨燃煤会排放115万吨二氧化硫,68万吨烟尘,氮氧化物排放强度是经济合作与开发组织国家平均水平的8倍。全年排放二氧化硫1927万吨,居世界之首,远超过自身净化能力,三分之一的国土下酸雨。2020年中国每年将排放2750-3560万吨二氧化硫,不仅全中国将会下酸雨,周围国家恐怕都别想有好日子过。研究表明,中国二氧化硫的环境容量只有1200万吨,多出来的两倍让全人类怎么办?


二、能源危机


中国由于人口基数太大,人均资源占有率一向低于世界平均水平,所以在经济突飞猛进的今天,我们的生活一直在电荒、煤荒、水荒的阴影笼罩之下。如果对中国的能源危机无动于衷,那下面的两组数字可以证明一切:

首先,我国是一个水资源极为匮乏的国家,淡水资源总量为28000亿立方米,人均只有2300立方米;若扣除难以利用的洪水径流和散布在偏远地区的地下水资源后,现实可利用的淡水资源量更少,仅为11000亿立方米左右,人均可利用水资源量约为900立方米,且分布极不均衡。据统计,我国人均水资源占有量仅相当于世界人均水资源占有量的1/4。在全国600多个城市中有400多个存在供水不足问题,2003年缺水比较严重的城市达到157个,全国城市缺水年总量达60亿立方米。专家预测,中国人口在2030年将达到16亿的高峰,届时人均水资源量仅有1750立方米,可利用资源量不足700立方米,中国将成为严重缺水的国家。

其次,根据《中国煤炭资源有效供给能力态势分析》一书分析,我国煤炭资源总量约为5.57万亿吨,探明煤炭保有资源总量达1万亿吨之多。如此庞大之数字,使人们对我国煤炭资源产生“取之不尽,用之不完”的错觉,并对此产生盲目乐观。我国煤炭资源按当前技术经济条件下开采,在生态环境容量所允许的有效供给的满负载量为原地可采量 2064亿吨,准有效量1281亿吨,净有效量仅1037亿吨,只占探明储量的10%。因此,中国煤炭资源供给的基本态势是总量丰富,但有效供给能力明显不足。据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分析推算,中国到2020年一次能源消耗需要25-33亿吨标准煤,均值29亿吨。如果煤炭占能源总产量比例按照近年来的70%的平均水平推算,需要24.5-32.34亿吨原煤,均值28.42亿吨原煤。根据《中国能源发展报告》提供的数据,如果发电用煤占煤炭供应总量比例按照过去几年的2%平均扩大水平,到2020年发电用煤需求将可能上升到煤炭总产量的80%,需要大约19.6-25.87亿吨原煤用于发电。根据煤炭工业联合会正在进行的规划研究,到2020年煤炭最大产量为20.5-22.1亿吨,考虑环境制约因素和其他限制条件,专家预测中国产煤的最高峰值仅在25亿吨左右。这说明,实际上中国的煤炭生产能力已经不可能在正常情况下支撑发展需要,更何况支撑超常的发展态势。所以,煤炭行业在市场供求关系紧张的状态下迅速成长为暴力行业,小煤矿屡禁不止,矿难时有发生。

水和煤是影响电力发展的主要因素,但在水资源和煤炭资源告罄之时,我们用什么来生产电力?要维持一个120万kW的现代化火电厂运行,至少需要1立方米/秒的持续水资源量,每kW装机需要26.3立方米/年的水资源量,而能够满足这一条件的建厂选址在中国缺电严重的东南沿海和华北地区都非常有限。没有足够的水,如何能支持每年5000万的新增装机容量的运行?全国发电机装机容量以每年超过5000万kW的容量递增,平均每年增长10-12%,而煤炭的产量在过去13年中平均增长幅度不到3.6%,如何能够支撑这种对比失调的需求态势?

中国的经济已经行驶在快车道上,不能因为能源危机而“急刹车”。可是,中国现有的能源资源已经不可能继续支撑中国在目前方式下的高速发展态势。煤、石油、天然气、水、土地、运力、环境,以及核燃料等基础资源,没有一种资源能够按照现在这种使用方式来支撑起中国的明天。在未来的能源危机面前,我们该怎么办?


三、可行的对策


气候安全和能源危机是相辅相成的,对能源的高消耗必然导致高排放,高排放直接导致高污染,最终破坏了我们的家园。要实现中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必须走节约资源的路子,必须实施“开源节流”。

根据全国能源和重要矿产资源潜力分析表明,我国成矿地质条件有利,矿产勘察程度较低,总体资源探明程度不足1/3,还有很大的资源潜力。同时我国的矿产资源利用方式还比较粗放,一些地方采富弃贫、一矿多开、大矿小开的现象较为普遍。我国矿产资源总回收率和共伴生矿产资源综合利用率分别为30%和35%左右,比国外先进水平低20个百分点。大中型矿山中,几乎没有开展综合利用的矿山占43%。随着矿产资源开发强度进一步加大,矿山环境保护与恢复治理难度将越来越大。首轮规划实施评估结果表明,全国只有5个省(区、市)矿山环境恢复治理率达到了25%的目标,一些省(区、市)的矿山环境恢复治理率甚至低于10%,西部地区的差距更大。目前,对共伴生矿产进行较好开发的矿山只占1/3,全国固体矿产采选每年产生的尾矿废弃物约5亿吨,尾矿资源潜在价值巨大。据测算,到2010年,通过矿产资源综合利用和提高资源利用效率,每年可为国家多提供煤炭2.5亿吨,煤层气32.5亿立方米,石油700万吨。

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能源行业利润的暴增,一些地方对国有矿产的监管实际上处于失控局面。国家应该加强对能源的控制,事实上转变矿产资源利用方式、加强能源勘查开发和提高资源利用率的工作都只能由国家来做,任何出于地方利益的采矿行为都应当被禁止。国家应该通过提高能源价格来促使全民节约资源,杜绝浪费。不仅是公民,还是企业,都应该在未来的危机面前有一些思想准备和物质准备。只有全国性的能源浪费被遏止了,国家才有足够的余裕去进行核能、太阳能等新型能源的开发。

十年前,“节省每一滴水”是提倡节约的口号;十年后,节省每一滴水只是为了拯救我们自己的生命。


2007年10月7日夜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