跃马扬刀战倭兵 风雨飘摇 大战来临

jingdong12 收藏 12 4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7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76/[/size][/URL] 何平坐下,思考一会说道:“那你去吧。”张婧前脚刚走,何平马上喊来刘虎和靳戴。先对靳戴说道:“你马上给我大力收编张荫梧那帮孙子。”靳戴点点头,何平又对刘虎说道:“通知周世香,他发展的党员中间有国民党的人。”刘虎不解的问:“你怎么知道?”何平苦笑一下:“要不是张婧在他们那里安插了大量的眼线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76/


何平坐下,思考一会说道:“那你去吧。”张婧前脚刚走,何平马上喊来刘虎和靳戴。先对靳戴说道:“你马上给我大力收编张荫梧那帮孙子。”靳戴点点头,何平又对刘虎说道:“通知周世香,他发展的党员中间有国民党的人。”刘虎不解的问:“你怎么知道?”何平苦笑一下:“要不是张婧在他们那里安插了大量的眼线,她怎么知道一旅要有行动?你和我可都不知道。”自从把几个团放出以后,何平从没有过问他们打仗的事情。

刘虎点点头:“现在怎么办?”何平说道:“通知周世香就行了,哦,再对他说一下,在我们这里别搞什么清查,对我们来说,首要的是打不打鬼子,什么党在其次。”刘虎起身道:“我现在就派人去找他。”说完先走了.

何平看看靳戴:“你知道该怎么做么?”靳戴想了一下,点点头:“明天我就秘密出发,我自己去。”何平点点头:“大洋可以多带一点,人就你一个。”

张婧到一旅的时候,周世香赶紧迎了出来:“张科长怎么想起到我们这里来的?”张婧一笑说道:“怎么,师长没对你说么?”周世香知道不能说的张婧撕下脸皮,要是张婧真的下令把自己驱逐,估计大部分人会支持她这铁血队的元老,虽然何平比较倾向共产党,可是对自己的一些政策还是做了限制。再说惹恼了张婧,她的那把刀自己也不是对手。

脑子一转说道:“师长只说你要来视察工作,至于具体的没做指示。”张婧想了一下,说道:“我是来看看你们的驻地和训练情况的。”明显的托词,但张婧用的却非常是时候,避免了两人的尴尬。张婧接着说道:“麻烦周旅长给我安排一个住处。”接下来的几天,张婧真的在观察部队驻地和观看训练,只是每天都把周世香和几个团长拉着。周世香对此也毫无办法。

一天几人正在视察,一张熟悉的面孔进入张婧的眼帘:董云彪。他正在带着队伍训练。看几人过来,忙的集合队伍,跑过来说道:“报告,七团四营营长董云彪,带队正在训练,请指示。”周世香等人没有说话。

张婧一笑说道:“周旅长怎么把共产党的那一套拿到我们这里来了?”周世香不紧不慢的说道:“这是治军的好办法,不管是谁的,拿来就是我的。”张婧没有说话,看看董云彪:“你接着训练。”董云彪应了一声:“是!”然后转身训练去了,张婧不知道怎么了,不想再走,就搬几张椅子过来,看着董云彪训练。

周世香这时候脑子一转:“张科长是不是可以指正一下他们的不足?”张婧马上一笑:“很不错了。”周世香马上喊道:“董云彪。”董云彪又跑了过来,周世香说道:“拿出看家本领,请张科长指点一下。”董云彪应一声喊道:“一连,树枪靶。”战士们进行射击训练。枪法很不错。周世香笑笑看着张婧:“张科长是不是也露两手?”

张婧的名声之响可以说是紧跟刘虎,何平之后。战士们马上爆发雷鸣般的掌声。张婧一笑,走向董云彪:“枪给我用一下好么?”董云彪一个立正,将枪双手递给她。张婧忽然有一种莫名的感觉,内心一阵厌恶。马上说道:“你能不能别这么规矩。”

董云彪摇摇头:“军有军规,坏不得。”张婧一笑说道:“不管怎么说你救过我的命,有些死规矩你可以不守。”董云彪还是摇头,张婧慢慢的抬起枪,瞄准靶心。一声枪响以后,报靶员喊道:“十环!”周围掌声雷动。张婧却没有就此罢手,接下来的四枪根本就没瞄准,拉枪就打。六秒钟不到就射出四颗子弹,击中四个不同位置的枪靶。

一会功夫,报靶员喊道:“两个十环,两个九环。”四周的掌声更是响亮。周世香争大眼睛看着张婧,张婧一笑说道:“还是比他们差一点,师长能打五个十环,虎哥能打四个。”周世香问道:“怎么做到的?”张婧说道:“师长教的,用心和手瞄准,不是用眼和枪。”

董云彪上前说道:“请张科长指点一下窍门。”张婧一看到他这规矩的模样,又一阵反感。当下冷笑一下说道:“你?下辈子吧。”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眼角看见董云彪那突变的脸色,心里感觉舒服很多。周世香也没想到是这个结局。

当天晚上,张婧正准备休息,猛然听到激烈的枪声。忙的披上衣服出来,正好碰上周世香。“怎么回事?”张婧急忙问道。周世香对他说道:“张荫梧进攻我们根据地。”张婧闻言,马上笑了,再问一下:“真是张荫梧么?”周世香点点头。

张婧说道:“我去前面看看。”周世香拦住她说道:“你不能去,给他们开路的是鬼子和伪军。太危险。”张婧这时候笑的好像更开心了:“那你怎么知道是张荫梧?”周世香忙的摇摇头:“你现在快走,回头我再解释。”张婧知道他并没有说谎,可脸上还是那招牌式的笑容:“你们先走,我断后。”她要亲眼看见才能死心。

周世香没能扭过张婧只得带部队撤退。张婧带着一个连要去断后,却不料被一人拉住。回头一看正是董云彪。董云彪说道:“你走。”说完在不说什么,马上喊道:“二连长,把她拖走!”说完自己带队伍断后去了。张婧这时候一笑说道:“你怎么不服从命令了?我可是你的上级。”董云彪愣了一下,马上说道:“我不想你有危险。”再没有理她。

张婧却乖乖的跟着大队转移。张婧并不知道,这个时候的抗日战争已经进入了相持阶段。鬼子开始重视起活跃在自己后方的各种抗日力量,加强了占领区的兵力部署,很多前线的部队被抽调回来。而蒋总这时候也对共产党的迅速发展深感不安。于是暗中授意张荫梧,在针对八路军的时候,可以和鬼子进行一定的合作。

那张荫梧却为了报室水之恨,将矛头首先对准了何平。这一次,他出动了手里两个最强的保安军,大概有四千多人。从南边气势汹汹的杀了过来。小鬼子则从北面派出两个大队和五百多伪军配合进攻。周世香已经向何平汇报了战况。

同时何平还得到了大同有两个联队的日军开始向自己的防区进发。何平马上沉思起来。这时候的形式他是很清楚的,小鬼子的清乡开始了。何平思考一会,终于下了决定。喊来刘虎等人,说道:“这一仗我们必须打,小鬼子接下来会采取清乡的办法蚕食我们的根据地。”商越一愣:“你怎么知道?”何平这才想起自己忘记了身份,只得含糊的说道:“情报上说的。”刘虎马上问道:“我们怎么应对?”何平将手在地图上点了一下,然后划了一个圈说道:“它搞蚕食,我们就来个鲸吞。”说着看到:“现在是很好的战机,我们利用这一仗大量的消耗张家口敌人的兵力,然后进军怀安,兴和,尚义,张北四县。吃下这几口,够小鬼子蚕食几年的。”

商越马上说道:“是不是步子太快了?”何平摇摇头,历史上小鬼子的这一次扫荡是针对所有敌后的抗日力量,直到失败以后方才对八路军的队伍开始重点攻击。自己现在必须迅速的缓过手来,以便到时候能和周围的八路军配合作战。当下摇摇头说道:“不能慢,进攻室水的敌人有日伪军一千多人。保安军四千多人。咱先吃掉保安军。对日伪军实行包围。这一次,我们打他的援军!”

商越点点头,说道:“我们就命一旅拖住鬼子,派四旅和炮兵一个团,迅速会合二旅和独立团,警戒团收拾这帮保安军。李力负责拖住大同的敌人”何平点点头,刘虎一笑说道:“这次我明白,等你们包围了鬼子,我再带着骑兵旅的炮旅一路大张旗鼓的去增援。”

刘虎的脑子是越来越好用了。何平笑笑说道:“电令小武,立即带四旅秘密东进”刘虎又问道:“家里怎么办?”何平笑道:“没问题,让李力不必和鬼子硬拼。采取游击战与地道,地雷结合的办法拖住他们就行了。”商越接着说道:“民兵也不错,再说我们再那边只要打的好,家里就不会有危险。”

周世香接到电报以后,马上沉思起来。张婧过来问道:“怎么回事?”周世香将电报递给张婧:“我们现在必须想办法把鬼子带走,不能让他们靠近保安军。”想了一会,喊道:“一团长,你马上带队伍把小鬼子给带过来,我们就在这里打他一场伏击。”一场伏击战下来,周世香的眉头就皱了起来。眼前这两个大队的鬼子的战斗力比以前和自己交手的鬼子要强的多。在遭遇埋伏的情况下也能迅速的反击,并且敢于在被包围的情况下实施反冲锋。单兵素质也比以前的鬼子要强,一对一的情况下,战士们经常吃亏。周世香马上发电报给何平汇报了这种情况。

何平早就知道这些从前线回来的一线作战兵团不是后方的鬼子二线部队能比的上的。当下给周世香发去电报,指示不比和这些鬼子硬拼。保安军已经进入的室水镇一个光头和一个秃子正坐在曲建的指挥部里面。那光头冲那秃子大笑说道:“段兄,都说这帮人如何厉害,我看也不过如此。看咱们兄弟一来,马上就逃跑了。”那秃子也笑道:“还不是被老弟你的威名所吓,方圆几百里,谁见了陆光头不跑?”那光头哈哈一笑说道:“段兄,过奖了,今天晚上咱兄弟去找几个娘们,好好快活快活。”

那秃子也笑道:“不知道曲建那老小子怎么想的,居然选这么一个主子。以后咱兄弟要是抓住他,是不是看在往日的情面上留他一命?”那陆光头一声冷笑说道:“往日的情分我是不看的,不过看在他那如花似玉的女儿的面子上,我会饶他一命。”两个开怀大笑起来。

两人风流快活的一个晚上给何平包围他们提供的充足的时间。和曲建一样,两人都是被早上的敲门声惊醒的。“司令,不好了,外面有好多人马。”卫兵气喘吁吁的报告。光头和秃子马上各自挎枪出来,还没走出大门,激烈的枪声就传入他们的耳朵。光头马上喊人:“来人,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没有人去看,倒是有一人跑了进来:“司令,不好了,一七四师进攻我们,他们攻势很猛,兄弟们顶不住了。”秃子一看这人正是自己派在外围的一个团长,一把拉过那人问道:“你的部队呢?你怎么不在阵地?”那人忙的跪下哭道:“司令,弟兄们都完了,快走吧!”

光头忙的问道:“日本人在哪里?”那人说道:“日本人昨天晚上追击一七四师追了一个晚上,现在估计回不来了。”光头狠狠的说道:“他妈的,追了一个晚上?那老子面前是什么!”秃子上前说道:“兄弟,留着青山在。走吧。”光头马上下命令:“一团掩护,其他人撤。”

何平的攻击速度几乎和行军速度差不多,保安军的抵抗几乎无法起到延缓的作用。孟山的警卫团率先攻进室水镇,一路上的敌人大多举手投降,少数几个敢于反抗的人被就地击毙。身穿迷彩服的铁血队员更是将那些人吓的肝胆具裂,有几个顽固分子看见两个铁血队员冲的最快,马上想拣个便宜。他们丝毫不知道这两人只是冲锋时的斥候兵。一枪射出以后,两个队员马上卧倒。然后立即射击将两名保安军击毙,其他人正在惶恐,一发炮弹准确的砸了过来。还有几个没死的立即举手投降。

很可惜,在平时的训练中何平就要求铁血队员不留俘虏,以免给自己造成不必要的伤亡。他们中的每一个人,都是何平的命根子。在铁血队员的面前,没有什么保安军,伪军,鬼子的区别。他们眼力只有敌人和战友。是敌人就坚决消灭。

秃子和光头狂奔一百多里以后,回头看看跟在自己身后的一百多号人马,光头一咬牙说道:“段兄,今日之仇不报,你我哪里还有面目混下去!”那秃子惊魂未定的说道:“可是老弟,你我现在这些人马,哪里还是人家的对手?”光头想想说道:“咱们去找日本人去,只要占住室水,你我就还是司令,要是就这么回去,那我们可什么都没有了。”秃子点点头:“此话有理。”

两人没费多大功夫就找到了日本猪军,那些日本人已经回到室水镇。他们得到保安军遭到攻击的消息以后,马上赶了回来。希望能够找到一七四师的主力决战。光头和秃子再次找到这里的时候,马高柱抵抗着鬼子的进攻。负责这次军事行动的鬼子大队长说道:“两位不要沮丧,你们是皇军的好朋友。我一定全歼这股流匪,活捉何平和刘虎。给你们报仇。”秃子和光头此时就像两条狗一样的点着头,说着一些感激的话。

不过战况的发展却并不像鬼子指挥官承诺的那样,小鬼子凶猛的攻势被马高柱死死抵了回去。三个小时的攻击虽然让马高柱他们阵地上的火力点减少了大半,可是一千多人的部队也损失了近四百人。

鬼子的指挥官开始发急了:他在前线的时有率领一个大队攻陷国军一个师阵地的战绩,现在面临不到一千人的断后部队,居然几个小时攻不下来。想了一会后,他决定先吃过过午饭,然后亲自带队伍对这些土匪进行最一击。盲目的自大让他忘记了他攻陷一个师的阵地是在猛烈的炮火和空军的支援下才实现了。马高柱拥有的炮火并不比他少,空军支援更是他现在得不到的。

一个团长跑上来问马高柱:“旅长,我们死伤太多,还能顶住鬼子吗?”马高柱没说什么,看一下手表:“回到你的阵地上去!”那团长迟疑一下,马高柱马上说道:“要是阵地丢了,希望能看见你的尸体。我不想亲手杀自己的兄弟。”那团长忙的说道:“是!”马高柱看过时间以后,就知道小鬼子的时辰到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