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83/

一辆丰田陆地巡洋舰和一辆丰田皮卡高速掠过伊拉克荒芜平原的公路,绝对的耀武扬威,伊拉克的车辆唯恐躲避不及纷纷让路。外国军队和雇佣兵在自己的领土上横行无忌……这是这个国家的悲哀,也是这个世界的悲哀……但是,这是谁能现在可以改变的事实呢?

蔡晓春看来很享受这样的耀武扬威,他戴着风镜站在陆地巡洋舰的天窗外面吹风。后面的机枪手跟他打着口哨,挥着手臂。蔡晓春挥挥手,跟首长检阅仪仗队一样检阅着路边躲避的伊拉克民用车辆。

性格决定命运。

蔡晓春这样的性格,天生就是雇佣兵的材料。任何一支有军纪的正规军队都难以容他,他的桀骜不驯是骨子里面的,跟他的军事天才相辅相成。一个中国军队的普通士官,能够在法国外籍兵团2REP的狙击手连成为第一个华裔狙击手,并且还敢丢掉即将到手的法国护照不要当了逃兵,去非洲丛林投身如火如荼的雇佣兵事业,并且在AO这个白人为王的雇佣兵公司还能成为小队的主管……这种货色绝对是有一套本事的,而且亦正亦邪,绝对的双刃剑,敌人倒霉,上司也倒霉;你很难说他对还是错,总之他桀骜不驯就是了。

而且有一天,AO也容不下他……但是那就是后话了。

不仅是军士长来送响尾蛇和LAILA,蔡晓春也来了。

他跟首长一样趾高气昂地检阅惊恐万分的伊拉克平民车辆,还不时地对着眼里满怀恐惧和仇恨的伊拉克平民用汉语高喊:

“同志们好!同志们辛苦了!……”

雇佣兵们就用半生不熟的汉语回答:

“首长好!为伊拉克人民服务!”

坐在车里的张胜只能苦笑,LAILA靠在他的怀里跟一只乖顺的猫咪一样。张胜揽着她的肩膀,却没有什么笑意。他看着外面掠过的伊拉克平原若有所思,好像心事重重。LAILA看着他,轻声问:

“你怕CIA追究你的擅自行动?”

这个张胜倒是不怕。CIA对于这种不公开的行动间谍其实是没有办法的,既然不是公务员就不能按照条例来制裁;而且这些没有任何身份的间谍大多身手不凡,也桀骜不驯,逼狠了给你一枪都算好的,扔一颗黄磷手雷也不是真的没有可能。所以只要说的过去,大家都睁只眼闭只眼拉倒。何况响尾蛇这次确实也完成了任务,还没花美国政府一分钱……花的是自己的钱。

张胜摇摇头,在想着什么。

LAILA纳闷地看着他:“那你怎么了?告诉我……”

张胜转脸看着LAILA,想了一会:“我跟你说过,知道了对你没好处……”

LAILA看着张胜,片刻明白了:“你……怕我爱上你?”

张胜看着她不说话。

“我知道,你有女儿……”LAILA看着张胜,“我不介意的……”

张胜苦笑一下:“我是个间谍。”

“那又怎么了?”LAILA说,“间谍怎么了?我不会问你任何事情的,你相信我。”

张胜犹豫了一下:“我是个没有身份的间谍,LAILA。”

“可是你是活的。”LAILA说,“我能抱着你,跟你在一起就很开心了……”

“我有爱人。”张胜终于说出来。

LAILA是真的被打了一下,脸色发白。

“是真的。”张胜说,“如果我们只是一夜情,玩玩就算了……我也不会说这些,我不是什么好男人。我是个间谍,LAILA。跟女人逢场作戏是我的本能,我会让女人误认为这是爱情,然后利用她们的弱点去完成我的任务。但是……我知道,你不是那种女人……所以我不想让你爱上我,LAILA。”

“你是说Julie?”LAILA声音颤抖,“你们不是没感情吗?”

“不是。”张胜说,“是我在游骑兵认识的一个华裔女孩,我爱她……”

LAILA的眼泪一下子出来了,彻底晕菜了。

张胜内疚地:“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想伤害你的。”

LAILA闭上眼,片刻勉强地笑出来:“没事,没事……我也不是……故意想爱上你的,你告诉我……换了不是我,你也会这样去救她吗?”

张胜看着LAILA,片刻点点头:“我不想伤害无辜的人,制造更多的悲剧。我承认我杀人如麻,这是我的工作。但是……我杀人是有选择的,如果我杀了无辜的人……我就会想起小时候的悲剧,那一片血泊……我不想想起来,所以我会尽力保护力所能及的弱者……”

LAILA看着张胜,脸上不知道是笑还是哭:“……Mike,为什么你要告诉我……你可以不告诉我,不告诉我的……让我傻傻爱你,傻傻的……你是个间谍啊!你可以不来找我,不来看我,可以彻底消失在我的生命当中……你给我留着这个幻想,这个梦……不好吗?”

“因为我不想骗你。”张胜坦然说,“我每天都在撒谎,无数的谎言。所以我不想欺骗你,欺骗你这样无辜善良的女人。”

“可是我已经爱上你了!”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张胜内疚地低下头。

LAILA看着张胜,慢慢地说:“我不要你说对不起,是我自愿的!Mike,我不怪你……一切都是我自愿的,你救了我……我要报答你……”

张胜错开眼,不敢再看她。

车队到了科威特边境,蔡晓春摘下风镜:“我操!好大的场面啊!”

科威特王室卫队、军警车队一字排开,上百保镖和军警站在边境线上等待LAILA。雇佣兵们下车,看着那些衣冠齐整的保镖和军警们打口哨。保镖和军警们目不斜视,等待LAILA下车。

LAILA慢慢走下车,张胜也下车。满眼泪水的LAILA看着张胜:“你告诉我,你会来看我?”

张胜看着LAILA,不说话。

“我会等你……”LAILA扑上去抱住张胜,“我会照顾Julie和Audemarie……你不用担心她们,好好的……我会等你……”

张胜慢慢推开她:“LAILA公主,你该走了。他们在等你……”

LAILA扑上来抱住了张胜,强行吻着他的嘴唇。眼泪流下来,流在张胜的嘴唇里面,很咸很咸……

保镖和军警们还是目不斜视,仿佛什么都没看见。

LAILA慢慢松开自己的嘴唇,看着面前的张胜:“我会一直等你,等下去……”

张胜不说话。

“再见,响尾蛇!”LAILA咬住嘴唇,转身跑向那些保镖和军警们。她跨过边境,捂住自己的嘴哭起来。女保镖迎上来给她披上毛毯,黑西服的男保镖们围住了她。

张胜默默看着LAILA在保镖们的肩膀之间若隐若现。

蔡晓春站在车的天窗外面,张着嘴看傻了。

LAILA上了一辆加长奔驰S600,挂着科威特国旗的奔驰轿车在车队护卫下开往科威特城。

车里的LAILA捂着自己的嘴不停地哭着,女保镖想安慰但是不知道如何下嘴。

张胜看着车队走远了,怅然若失。他回头看着蔡晓春和那些看傻了的雇佣兵,笑笑:“谢谢你们,我也该走了。”

蔡晓春在天窗外面站着看着他,用汉语说:“这要是搁在咱们中国古代,那你就是驸马爷啊?”

张胜笑笑也换了汉语:“我该走了,秃鹫。我们就此再见吧!”

“驸马爷,既然你瞧不上皇宫朝廷,干吗不落草为寇呢?”蔡晓春看着他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到我的队伍里来,一起出生入死!大碗喝酒大口吃肉,活的就是个痛痛快快,潇潇洒洒!什么他妈的CIA,都是狗屁!你那才能拿几个钱?还都被我们兄弟给瓜分了?”

“秃鹫,我是美国人。”张胜笑着说,“我宣誓效忠我的国家和政府。”

“得了吧!那些都是狗屁!”蔡晓春说,“就你们那个狗屁国家和政府,有什么好效忠的?打烂了人家伊拉克,就得帮人家重建个伊拉克吧?看看这个倒霉伊拉克现在的倒霉样子,不都是你们国家和政府干的好事吗?那些倒霉孩子们,被折腾成那样,根儿是什么——还不是你们国家和政府把人家爹娘都给杀了,才沦落到孤儿院的!再说他能给你几个钱?你到我的队伍里来,马上就是二当家的!弟兄们谁敢不服你,我第一个不答应!怎么样?考虑考虑吧?”

张胜笑笑:“我宣誓过的,我不想违背我的誓言!谢谢你了,秃鹫!”

“哎!我本有心向明月啊!”蔡晓春遗憾地说,“好了!人各有志,不勉强!什么时候想开了,给秃鹫来个电话!我这个话是基本国策,一百年不变!弟兄们——”

没想到这群雇佣兵还真的懂这句,立即回答:“Yes,sir!”

“风紧,扯乎——”蔡晓春挥挥手又换了英语,“前进——巴格达!”

雇佣兵们跟旋风一样上车掉头,呼呼啦啦开走了。蔡晓春还是耀武扬威地站在天窗外面戴着风镜,迎着风高喊:

“脸红什么?”

“精神焕发!”一大群雇佣兵们居然用相对标准的汉语回答。

“怎么又黄了——”蔡晓春拖长声调。

“防冷涂的蜡!”

“秃鹫我最恨被穆斯林俘虏过的了!”

……

张胜站在科威特和伊拉克的边境线上,看着这个亦正亦邪的乱世枭雄带着自己的小队耀武扬威地远去了。那时候他还不知道,自己早晚有一天也会走上这条乱世枭雄的道路。和所有的美国年轻人一样,他热爱祖国,并且甘愿为了9?11的死难者付出一切去报仇……如同那些在伊拉克陷入困局的美国大兵一样,单纯且善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