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电话8年没变,你知道为什么吗

xiaoxiao0607 收藏 44 3129
导读: 男孩z和女孩h是初中同学。其实说是同学,也就是初三时同班待过3个月。h是班长 z则是个调皮的男孩。h常常督促z交作业,3个月后,z突然转学走了。由于时间不长,不久后大家都对这个人影响不深了,可没想到半个月后,z给h寄来了张明信片,还把h的姓给写错了。h很奇怪,不知道z为什么会给她寄明信片,出于礼貌,她回了一张明信片。一周后,h收到z的第一封信,信中向h道歉,说不该把h的姓写错了,还说了些自己现在的近况,觉得读书真没意思。H则去信鼓励他,说相信只要付出就有收获的。这样一来二去的,两人开始在通信中逐渐熟

男孩z和女孩h是初中同学。其实说是同学,也就是初三时同班待过3个月。h是班长 z则是个调皮的男孩。h常常督促z交作业,3个月后,z突然转学走了。由于时间不长,不久后大家都对这个人影响不深了,可没想到半个月后,z给h寄来了张明信片,还把h的姓给写错了。h很奇怪,不知道z为什么会给她寄明信片,出于礼貌,她回了一张明信片。一周后,h收到z的第一封信,信中向h道歉,说不该把h的姓写错了,还说了些自己现在的近况,觉得读书真没意思。H则去信鼓励他,说相信只要付出就有收获的。这样一来二去的,两人开始在通信中逐渐熟悉起来。

初中毕业后,h进了重点高中,z放弃了继续读书,选择去了军营。临进部队前,z去看了h一次,先是祝贺h顺利进入重点高中,然后希望h别忘了他这个朋友。“不会的了,我们是好朋友啊!”一句话让z开心不已。

之后,两人一直保持通信,z在信中把在军营的一切都告诉h:第一次紧急集合的狼狈;第一次拉练的苦;第一次挨班长训……慢慢的,每星期两封信成了z的习惯。而h由于功课忙,一般一星期只能回一封,但每次收到回信,z都很开心,他觉得再苦再累心里也是甜的。

1997年洪水肆虐,h有近半个月没收到z的信了,但她并没有想太多,认为可能是z训练忙,没时间。又过了几天,z给h打来了电话,嘶哑的嗓音,让h吃了一惊,“怎么了?”

“没事,临时有任务,抗洪抢险,两天两夜没合眼了,可能是累的。”“抗洪抢险?很危险吧?你怎么样?”H有点担心。“没事,你放心吧,就是太累了,那我要去休息了,有空再给你打电话。”“好的,快去休息吧!”

四天后,h收到了z的来信,厚厚的,共有14页。Z告诉了h他们怎样在睡梦中被叫醒,怎样投入洪水中。好几次他都被水冲倒了,但他心中始终有一个意念支持着他,所以他又顽强地爬起来了。身上的皮脱了,脚被水浸肿了,指甲也被磨掉了好几个,每天身上都是钻心的疼痛,很多小战士都哭了。可他们不敢有丝毫的松懈,不然可能失去的就是生命!

看着看着,h哭了,她没想到这20多天的时间,z经历了一场残酷的生死考验。她被他的顽强所感动着,被他们军人无悔的付出感动着,可她当时根本没想到z所说的支持他的意念就是是她,只是以为这只是好朋友向她倾诉,所以她当晚回了信,鼓励他,让他好好照顾自己。

时间继续着,h学业压力加重,回的信越来越少,z理解,但他每周两封的信一点都没改变,还给h寄来自己在部队训练、生活的照片。h的同学都知道h有这么一个军人朋友,h16岁生日时,z给她寄来一条白银手链,款式很简单,但很别致。好朋友开玩笑说,他是不是喜欢你啊?可h立刻否认了,“我们只是好朋友啊,他又不光和我联系。”

后来快到高考了,h被压的有点喘不过气来,高考前几天,她突然在校门口看到了z 。

身穿军装的z黑了,瘦了,可也更结实、更帅气了。当时h都傻了,没想到z会突然出现在她面前,h的好朋友在旁边开始起哄,h脸一下红了,“别乱说了,真是的!”“呵呵,是啊,我是h的朋友z ,你们好!”Z笑着说。

和h的朋友告别后,z陪h回家。“你休假吗?怎么突然来了?”H问,“是啊,临时休假,就回来了。”Z随意的说。接着z看了看h,问:“手链不喜欢吗?怎么没戴?”“没有啊,很喜欢,可我不喜欢戴首饰。”“哦,那下次送别的。”“不用了,那么客气做什么?”

说说笑笑中,到了h家。H的父母热情好客,当晚留z在家吃饭。饭间,z将军营里的趣事模仿的惟妙惟肖,言语幽默风趣,逗的h和她的父母笑声连连,整个气氛十分融洽。Z开玩笑的说:“叔叔、阿姨,我和h十分投缘,要不我认她做妹妹,做你们的半个儿子,好吗?”“好啊,呵呵……”H的妈妈也半开玩笑的说。不过从此,两人真以兄妹相称。

后来几天,z天天来接h,直到高考前一天,本来要来接h的z没来。h回家后才知道,z打电话告诉h妈妈,他临时有任务,必须赶回部队,要h加油,一定能考好的!

可惜由于发挥失常,h分数不高,仅上了专科线,难过后h决定复读。那天z给h打了很久的电话,他说:“别难过了,明年一定能考上的!”

时间又这样一天天匆匆过去,信仍是每周两封的准时到。h学习特别用心,每次月考的成绩都不错。Z听说了很开心,花了两个月的时间用收集来的弹壳做了个坦克模型,送给h。H很开心,由于是独生女儿,从小就盼望有个哥哥的h,觉得上天对她真好,送给她一个这么好的哥哥,所以有什么开心不开心的,都在信中告诉哥哥,真的把z当成了亲哥哥。

很快,高考又临近了,h再一次在校门口看到了z。“你又正好休假?”“是啊,来给你打气的!”遗憾的是这一次,z还是没能送h进考场,军令如山,z在第三天又提前返回了部队。可喜的是,这次h考的很好,提前录取进了重点大学。

进了大学后,z开始经常给h打电话。那一年,z退伍回家,进了父亲的单位——电信部门。虽然离h的学校很远,要两个小时的车程,可z经常来看h。H隐约感觉不对,尤其是室友都说z肯定是喜欢你的,不然那有男孩对你这么好啊!H开始反思,但始终无法确定。

一天,z来看h,说带h去找以前的同学(在同一个城市别的学校)。到了那后,有个同学开玩笑说:“z,终于赢得美人归了?”Z当时脸色变了变,“别开玩笑了!”H红了脸,不知道该说什么。

回去的路上,h很想把话问清楚,可z就是左右而言他,不进入正题。是不是根本就没什么呢?h心想。

转眼圣诞节到了,z约h和她寝室所有的女孩一起出去,当晚大家玩的很开心。等其他人先回去后,z向h表白了,“你知道抗洪抢险时,支撑我的意念是什么吗?就是你!部队的日子很苦,只有每次接到你的来信、你的电话,我才会开心!H,我真的很喜欢你!可我一直不敢表白,一是怕影响你的学业,二是觉得自己配不上你,怕你拒绝我。可我真的没法控制自己了,我真的很喜欢你,做我的女朋友吧!”

整个过程,h一直不敢抬头看z的眼睛,她心里很乱,不知道自己到底对z是什么感觉,“你喜欢我?我们不是好兄妹吗?你给我点时间,让我好好想想。”“好的,我给你一星期时间,一星期后我来找你。”

回寝室后,h心烦意乱,不明白他为什么喜欢她,更不知道自己对他是什么感觉。寝室的姐妹看出了h的不对劲,纷纷猜测,“z是不是向你表白了?”H害羞的点了点头。“哇”,寝室里顿时象炸开了锅,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不过总而言之,都是夸z的,说什么遇到一个真心对自己的男孩不容易,而且他人不错的,女孩就是要找个疼自己、宠自己的男朋友的。H被大家越说心越乱,越说心越烦,忍不住大喊一声:“求你们别说了!让我安静会吧!”

接下来的几天,h想了很多很多,她知道z对她很好,可自己对他呢?自己是关心他,可好象只是兄妹之间的亲情,并没有那种魂牵梦饶的感觉。仔细考虑清楚后,h明白自己对z只有兄妹之情,并没有男女之爱,可是该如何开口拒绝z呢?可不拒绝又不行,不能给z任何希望,不能耽误了z。

一星期很快过去了,那天一走出教室,没有意外的,z在门口等她。Z有大大的黑眼圈,h看了难过,本来想好的话到了嘴边,却又不知道如何启口。看着h言辞闪烁,眼睛始终不看他,z心凉了一半。

“你有话就说吧,没关系的。”Z先打破了沉默。“我……”抬头看了看z,h又立刻把头低了下去,“我们是兄妹啊,哥……”“我不是你哥,我也不要做你哥,我那时要做你哥,是因为你年纪小,怕叔叔阿姨反对,而只有这个理由可以接近你。我不要做你哥哥,你明白吗?我喜欢你啊,我心里只有你!”Z有些失控,双手紧握住h的双肩,强迫h抬起头来看着自己。H艰难地抬起头,立刻被z眼中赤裸裸的深情吓到了,她微张嘴,不知该如何反应。眼看h这样,z情难自禁,忍不住俯下身,想亲吻h。察觉到z的意图,h慌乱地用力一推,毫无防备的z摔倒在地。“你就这么讨厌我吗?”Z很受伤,眼眶都微微泛红。“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不等h解释完,z掉头离开了,只留下不知所措的h。

回到寝室后,h坐立不安,不由向寝室姐妹求助。于是熄灯后,大家打着手电夜谈。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却也没有什么好办法。第二天,h很想给z打个电话,问问他还好吗,但又怕z误会了。正矛盾中,一个陌生人给h打来了电话。

那人先做了自我介绍:“我是z的战友,我们现在在本色酒吧,你能过来一趟吗?”“是不是我哥出什么事了?”h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从昨晚到现在,他喝了很多酒,一直在喊你的名字,我们劝都劝不了,这样下午会酒精中毒的,你还是快过来吧。”

h是去还是不去呢?

(未完,待续)


续集连接:http://bbs.tiexue.net/post_2303173_1.html

谢谢支持!

本文内容于 2007-10-13 12:42:29 被xiaoxiao0607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