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英雄(修改版) 正文 (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6/


(4)


江南区这几天出了件怪事,在IT最集中的科技一条街上,有间比较大的电脑公司叫“讯浩科技”,大白天的,莫名其妙的被一伙人砸了,损失了十几万,钱还是小事,关键是严重损坏了公司的声誉。


“讯浩科技”从80年代开始,就伴随着这条IT科技街一起发展,到现在,已经是二百多号人的大公司了,在行内也算得上是元老级的。公司的老板是个山东人,姓杨,四十八岁,以前是大学教授,为了响应国家号召,辞了公职,下海科技创业,经过十多年的风风雨雨,才有了现在的规模。


IT业是个技术含量比较高的行业,照道理说,做这行的生意人相对比较正规,不太可能得罪什么江湖人士,可是偏偏祸从天降,让杨总苦不堪言。


那天上午,“讯浩科技”刚刚开门营业,公司员工正忙着准备业务会议的资料,前台的小姐也忙着端茶倒水,这时,从大门里一下子拥进了十多号人,为首的是个矮子,光头,就他那条几两重的黄金项链和手臂上的纹身,就让人不敢靠近,后面跟着一溜儿的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手里都拿着一尺多长的水管,杀气腾腾。


前台小姐哪儿见过这等阵势,硬着头皮,心怯怯的问:“你好,先生,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吗?”


“你们杨总在吗?”矮子倒也客气。


“对不起,他在开会,要不,你们先等会,我给你们倒杯水。”


“开会?!开追悼会吧!”说完,矮子使了个眼色,身后的人“唰”地一窝蜂冲上了二楼,随后就传来一阵阵大呼小叫,破碎的声音层出不穷,人的哀叫加夹在里面最明显,矮子拉断了总机电话线,看着惊魂未定的小姐笑了笑,“别乱来啊,我会记得你的,小靓妹。”说完,自己慢悠悠的也上了二楼。


矮子进了会议室时,杨总正斜靠在大班椅上,喘着粗气,满脸是血。一个全身尘土的年轻人,正狼狈地爬起来,其他的人已经龟缩到了会议室的角落,像一群待宰杀的羔羊,惊恐地看着发生的一切。


“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吗?杨总,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杨总一脸疑惑地看着光头矮子,不敢说话。


“你现在还在纳闷吧?我知道你想知道答案,后天晚上10点到和风大酒楼18号包间,带五万块钱,过时不候,后果自负。”说完,矮子点了根烟:“话已带到,不耽误你做生意了,收工!”


这一行人刚准备下楼,光头矮子停顿了片刻,突然转身抄起一个烟缸向那个刚刚爬起来的年轻人头上猛砸下去,等大家反应过,那小子已经满头是血,瘫倒在地。


矮子拍了拍手上的烟灰:“我最恨人家乱拍马屁,傻比!”


他又回顾了四周,笑着说:“报警吧,我们走了!”,然后带着人大摇大摆地走出大门。


杨总到死都不明白,自己是如何招惹上这帮恶人的。


其实原因很简单。


前几天,杨总陪几个客户去夜市宵夜,见一个啤酒小姐长的不错,买了好多啤酒后就对这小姐动手动脚的,小姐不从,杨总抬手两耳光,打了不算,临走时,还骂了一句:“天生当鸡的货,装什么正经啊!妈的!”小姐捂着腮帮子,记下了他奔驰车的车牌号码,扭头就给她哥打了电话,她哥和这是光头矮子关系可不一般,发小,光头矮子听了这个事,二话没说,拍着胸脯揽下了。其实倒不是光头矮子有多义气,他是认为这次机会难得,可以好好的敲诈对方一大笔钱。



久违的自由让魏志斌有些不适应,恍惚中敲响了回忆里的家门,魏志斌才相信自己不在梦中,门缓缓地打开,映入眼帘的正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奶奶。


“奶奶!”魏志斌声音有些颤抖,“小……斌?!!”奶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退了几步,“奶奶!!是我!我回来了!”魏志斌紧紧抓住奶奶的双手,眼前一片模糊,“我的小斌啊!回来了!”奶奶轻抚魏志斌消瘦的面庞,老泪纵横,抱着爱孙久久不愿松手,魏志斌擦干泪水,搀扶着奶奶坐在床边,看着一头银丝的奶奶,魏志斌心中无限酸楚。让魏志斌感到欣慰是,这些年来,奶奶身子骨还行,这多亏了左邻右舍的关照。


魏志斌是在一个国营厂的家属大院长大的。当年的树苗已经长得碗口般大小,绿叶茂密向上的生长着,曾经的大叔大婶们,如今已是眼角布满皱纹,鬓角染成了白色;襁褓里的娃娃,如今也已背上了小书包,只有那一栋栋的红砖房还是那么斑驳破旧,好像只有它跳出了岁月的枷锁。


回来这几天,魏志斌看望了一些热心的老邻居,自己身陷监牢的这几年,奶奶一旦有什么事,周围邻里都会伸出援手,这让他感动不已。几乎每个人都叮嘱他,希望他能够忘掉过去,好好的找个工作,讨个媳妇,伺候奶奶安度晚年。在许多长辈眼里,魏志斌是个懂事的孩子,聪明、孝顺、礼貌。


92年,魏志斌在大家一片惋惜中被捕入狱,许多人都不敢相信魏志斌会是流氓团伙头目,“多好的孩子,怎么会做出这种事,真是可惜啊!”,当然,也有人认为还是那句古训有道理,人不可貌相。对此,魏志斌总是笑而不语。


每天吃饭的时候,奶奶又一次重复了相同的话题,找工作,找老婆,每次说到此处,魏志斌就和奶奶打哈哈,敷衍了事。


其实未来的路怎么走,魏志斌不是没有想过,可现在找工作,谈何容易?人才如蝼蚁,满街都是大学生,自己是劳改释放人员,中学都没读完,什么单位敢要这种人呢?当然,也有过一些酒肉朋友,想请他一起做点买卖,但魏志斌深知,这些人所说的买卖大多是“捞偏门”,十个里面,九个见不得阳光。找他合伙,无非是想借他的名声罢了。爱情对于魏志斌来讲,更是一个不敢奢望的梦。曾经何时,他也有过自己深爱的女人和温馨的小家,直到一天夜里,厄运突然降临了,上天无情的带走了他至爱的女人,魏志斌死里逃生,从此之后,魏志斌冰封了自己的感情世界,没入岁月长河的往事,他永不再提起。


魏志斌出狱后,低调许多,刻意疏远了一些当年的江湖朋友,除了和刘彪喝点小酒以外,其他人他一概不见,刘彪曾经问他为什么要这样,他说不想回到从前,只想踏踏实实多活几年,把丢失的日子补回来。刘彪又问他,那你为什么见我,魏志斌回答欠你太多。


这些天,魏志斌除了陪伴奶奶之外,剩下的时间,他就爱上街逛逛。


天很热,城市如同闷在热锅里一样,顶头炎日晒得路人扭曲着一张脸,没精打采的。


魏志斌无所谓,心情很好,对于他来说,这个世界每天都是新奇的。这天下午,魏志斌披着一件领口发黄的白衬衣,也不系扣子,穿着一双人字拖鞋,蹲在了一个大商厦的门口。这里冷气大,很舒服,他看着进进出出的人流发呆。


八年里,外面的世界有着翻天覆地的变化,马路变宽了,楼房变高了,商铺林立,女人变漂亮了,小嘴巴涂得红红的,胸脯挺得高高的。为什么都是八年时间,街道上的景象和自己生活的大院如同两个不同的世界,如果把这里和大院当作两个小女孩的话,他想,还是街上的世界发育得好得多。


他一边想着,一边掏出根烟,刚刚点上,一个商场保安走了过来,从魏志斌的穿着上,那个保安找到了久违的自信,一副狂妄的面孔,快步上前,从后面踢了踢魏志斌,撑起二只小眼:“喂!走开点,听见没有,不知道这里不让吸烟吗?”


魏志斌抬头看了看他:“我蹲在门外的,又没在里面抽!?”


“让你走开,你听见没有?”保安命令着,魏志斌白了他一眼,扭过头去,不为所动。“找死呢!”那保安气急败坏,话未说完,一把推了过来,魏志斌没什么防备,蹬、蹬、蹬,倒退几步,差点坐在了地上。


魏志斌稳住了身形,逼进了几步,拳头捏得紧紧的,目露凶光,冷的像把刚磨过的菜刀。那保安被瞅着有点发怵,掏出警棒,指着魏志斌:“别过来啊!警告你!”随后一边后退,一边打开对讲机求援:“喂!喂!商场前厅有人捣乱,快点过来几个人。”


这时,各楼层值班的保安闻讯后,飞快地向大门跑来,好多顾客停住脚步,看热闹的人好奇地围了过来,等着好戏上演,而魏志斌却一动不动的等待,无所畏惧。


这时,有个好心人走上前,拉了拉魏志斌,低声说:“兄弟!还不快跑,他们人多,你会出亏的!”魏志斌这才压抑住心中怒火,转身快步离开了。


看着他离开,那保安松了口气,围观的人群发出嘘声和嘲笑,大家都为好奇心没得到满足而惋惜,保安们也没想再追赶,趾高气扬地和身后的女服务员们议论了好一阵子。



好心情没了!魏志斌很郁闷,在回家的路上,屈辱像潮水一样涌在心头,想起保安的嘴脸和那些麻木的嘘声,魏志斌烦躁地脱掉了上衣,露出结实的肌肉,脊背上的下山虎纹让路人纷纷绕道而行,他光着膀子,蹲在一个墙角里看蚂蚁搬家,至到夕阳西下,他才没精打采的回家。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