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办公室勾搭成奸 第七章 再次成奸 第七章 再次成奸

蚩尤子 收藏 0 57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90/


晚上我睡得很沉,醒来的时候心情舒展,仿佛一朵蛰伏的野菊花终于抛掉了头顶的石块,抖动着绽放开来。我很纳闷为何如此轻松,想了半天,确定是没有了希望的引诱,所以也就没有了失望的恐惧。这种懒洋洋的感觉可真舒服。


我体味着这种舒服,来到了办公室。进门,打卡,坐下来打开电脑,看着一片空白的屏幕,我才意识到,从起床刷牙挤车直到坐在这里,都是无意识的习惯动作。我成了一部机器,存在,而无目的,因为惯性而运转。敬业的面具没有了泡妞的真颜,成了空洞的美德。


可是我不需要美德,为老板而奉献都不好意思说出来。只有家畜才是为了别人干活的。即使是家畜,通常还得被阉掉,劁掉,骟掉,才有空洞的美德。骡子最理想,手术费都省了。为了摆脱骡子的阴影,我必须重新树立目标。


AUV阿姨那里,暂时不好意思再提。中午,我拿了最后一份盒饭,走进小会议室。萝莉和蜜雪儿,还有小熊和颦儿,边吃便怀念家中的老妈老爸。话题是从小星星开始的。


眼下,只有蜜雪儿和小星星,可以作为候选目标,这实在令人丧气。小星星不仅脸皮粗糙,脾气也很粗糙,动不动就张牙舞爪,举手投足也总是那么笨拙而有力。相比之下,蜜雪儿更多些女人味,可是她心眼极细,尖酸小器,特别是我的眼睛跟其他人一样,不知不觉中已经被触目皆是的窈窕淑女的照片给惯坏,见到蜜雪儿那肥嘟嘟的脂肪就腻。面对如此局面,我竟然觉得骡子的生活更有吸引力。


大金鱼这两天心情不大好,饭后又找我谈话。小星星请假,小熊颦儿又状态不佳,而此时正是生意旺季。他打心眼里期望员工都是骡子,只会心无旁骛地拉车,而没有什么亲情友情奸情之类的累赘。他想用以前的招数,在淡季降低工资提高提成比例,在旺季提高工资降低提成比例。我提醒他,白领的智商普遍高于猴子,朝三暮四的招数只能用一个回合。


大金鱼愁眉不展,小熊和颦儿的涣散让他忧心忡忡,做梦都在追捕带着客户反水的那对男女。他让我密切注意他们两人的动向,并更深地介入两人的业务运作。我点头答应着。他问:“还有什么别的措施没有?要不要先招几个小孩跟着你们一块跑跑?反正试用期也没多大开销,对你们利润影响不大。”


我不禁感概,老板看问题就是比业务员深刻,出货价减去进货价再减去工资,还得再减去业务员想不到的项目才是利润。我说:“我多跑跑吧,观察一段时间再说。”这是正确的决定。女人通过提升自己刷掉不合格的男人,男人就得提升自己以笼罩更多的女人。没有明确目标的时候,多多挣钱是正确的战略方向。有了目标,就只剩战术问题了。


大金鱼作为老板而具有的战略眼光和忧患意识,在我看来有些不可理喻。小熊和颦儿的敬业精神的丧失,完全是暂时迷失在成奸后的狂喜中。他们会很快苏醒,找到新的生活目标,就像大金鱼本人一样,为了将来能躺在树荫下看着蓝天白云发呆,现在就得打起精神跟客户和同行较劲。他俩的业务并没有落下,我也不确定他俩是否会反叛,所以,只是提醒他俩,天天拿单是不够的,还得有好好工作的态度。如果我真的象大金鱼要求的那样去直接介入他们的业务,也许会促使他们反叛。


我自己也得有好好工作的态度,可又不愿意做蜜雪儿的碎催,于是就让雷阵雨给蜜雪儿帮忙。我安排了出差计划,不管是否必要,先去客户那里拜访一圈。正好,我需要离开办公室一段时间。


火车上的沉闷旅程,令人思维停滞,尤其是穿过积雪的原野的时候,窗外白茫茫一片,视线都涣散了。然而我很享受这种近乎无知无觉的状态。邻近的人或者打盹,或者看报,或者发呆。我睁着眼睛的时候,也在怀疑是否身在梦里。生命周期被拉得很长。回家一次,仿佛是醒来一回。


一大早我从床上醒来,又匆忙赶到西客站。二楼候车厅的北侧有吃饭的地方,磨刀霍霍等着旅客。我直奔铁路职工食堂,这里僻静又便宜。我买了两个包子和一碗粥,找地坐下。刚拿起勺子,就听背后有美眉说:“来一屉包子,一碗馄饨。”我扭头,喊她:“猩猩!”


小星星看见我,疲惫的脸上绽开笑容:“头!你怎么在这!”我点头:“嗯!出差。”


她在我对面坐下。在旅途中遇到熟人,我也很高兴。她挟起两个包子给我:“你能吃饱吗?一个包子才多少钱!”我大没面子,说她是猩猩简直是对猩猩的贬低。我问:“你父亲还好吗?”她说:“倒没什么大事。人老了容易骨折。你父母还好吧?”我说:“他们用不着我操心。”她点头说:“也是。自己不让父母操心就不错了。”说完笑了一下,有点不好意思。我再次没面子,于是闷头吃饭,有一句没一句聊些公司里的鸡毛蒜皮。匆忙吃完赶紧去候车室了。


回到北京是周五的下午。我先到公司整理报告。已下班了,只剩雷阵雨还在电脑前发呆。


我接了一杯水,拉过一把椅子坐在雷阵雨对面。几天不见,也想不起来该问些什么。“公司里,没什么事吧?”我问。雷阵雨抬起眼睛,想了一下,说:“没事。”过会又抬起眼睛问我:“出差还顺利吧?”我说:“还行。这几天生意好吗?”雷阵雨明显心不在焉:“还行。”


我正端着杯子发呆,忽然一声喊:“甜心!”就像钉子划过玻璃,吓了我一跳。


我回头,看见蜜雪儿两手拎着大大小小的包包,笑靥如花,一步三寸,摇摇摆摆地直扑过来。


“给你的!”她甩给我一包东西。我如此震惊,以致两腿发软,不能站起来道谢。意识正在恢复的瞬间,她已经冲到雷阵雨面前,低头在他脑门上“奔儿”了一口。“看!喜欢吃那个!”她说。雷阵雨问:“还有烟?”蜜雪儿语声欢快:“给咱爸的啊!回头给他带回去!”


我大大地松了一口气,意识完全恢复了。回到自己座位上,试图继续写报告。可是那两个人象耗子一样咔嚓咔嚓地磨牙,象小猪一样哼哼唧唧。让我无法回忆旅途经过。我抬头说:“嘿!上班不许吃零食!”蜜雪儿回头,神色颇不耐烦:“现在是自习时间!”


我只得收拾东西,离开他们的自习室。几天不见,又有人勾搭成奸。我纳闷,蜜雪儿和雷阵雨一向看对方不顺眼,怎么勾搭到一块了?雷阵雨老说蜜雪儿丑,蜜雪儿也老嫌雷阵雨没出息。可是想一想也算正常,蜜雪儿很白,足堪遮丑,雷阵雨有个富爸爸,恰能包羞。再一想,两人简直般配。蜜雪儿胖,正好能填补雷阵雨的饥饿感。对蜜雪儿来说,别人的富爸爸成为自己的公公,自己也大可不必有出息了。


回到家,我打开着那个轻飘飘的纸包,靠在沙发上看电视。手机响了,接起来,是海白菜。他问:“是韦经理吗?能听清吗?是你的电话有问题还是我的有问题?”我说:“都没问题。我在吃爆米花。”他说:“很悠闲嘛!”我放下纸包:“同事买的,我沾光。有事吗?”他说:“考虑过我的提议没有啊?我找到一个闲置的灌装线,打算承包下来,开始生产。”我问:“有灌装就行了?这么简单?”他象捧着糖果的孩子一样热情洋溢:“兑水啊!原料药我有进货渠道!”我说:“那,我考虑考虑再说!”


放下电话,我的胸中荡起波浪。这是个机会吗?比现在的办公室有更多的猫腻,和更多的美眉?可我又觉得不大靠谱。今年的提成,如果大金鱼能全额兑现,还是不错的。


周一的午餐气氛极好,大家都聚在小会议室,热闹非常。我说:“雷阵雨!搞了个晴空霹雳啊!半个月没人监督,你们就勾搭成奸了!”小熊也说:“有人监督也没用!明目张胆!今天晚上就吃你俩了!算你俩十八个脑袋!”颦儿帮腔:“雷阵雨那么阔,算我们没脑袋好了!”小星星和萝莉投了赞成票。雷阵雨得意洋洋。蜜雪儿撇嘴道:“你们才是勾搭成奸!我们是爱情!有证的!”


这可真让人没想到!我不相信,蜜雪儿出去又进来:“看!这是什么!”一个红皮本打开,上面确实贴着他俩的照片,还有名字:“雷振宇 艾米”,钢印也很清楚。我不由不佩服蜜雪儿的效率。


“A、U、V!”阿姨拿了饭盒探头说:“咱们这风水真不赖!好事一件接一件!小韦,怎么现在不帮我拿饭了?是不是也有证书了?”我忙说:“这不一直不在公司嘛!有了证书我一样帮您拿!”


大金鱼可是更不高兴了。吃完饭,他把我叫进鱼缸,说:“你看,形势越来越严峻了!拉帮结派,随时都有可能投靠敌人!”我说:“不至于吧。”大金鱼说:“得提高警惕!要想到万一!要不,你们乙组的业绩可就成了大问题了。你有什么预防措施没有?”我纳闷这事还要问我:“这个简单啊,提成暂时扣留一部分,延期兑现,不就拴住他们了!”大金鱼深深一点头:“有道理!就这么办。嗯,为了保持团结,不让你难做,你的提成也照办,好吧?”我只得咬着牙,说:“那,就这么办吧。”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