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河传说 第一部 北凉英雄传 第十四章 血色秦关(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1/

“放箭”,城楼上的军官话音刚落,无数支箭就雨点般的钉上了城楼。“盾牌兵。”刺耳的尖叫响彻了整个城墙,士兵们拿着巨大的铁盾挡在士兵前面,顿时与迎面而来的箭撞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声音。刹那间整个城墙都是士兵的叫喊声,伤兵的呻吟和军官的吼叫交织在一起。

秦中鹰从惊慌中清醒了过来,只见自己的箱子上已经插了几支箭。“没事吧。”龙扬在一旁问,“兄弟们怎么样?”“我受伤了”,“我中箭了。”几个年轻的声音穿越嘈杂的喊叫传了过来,“风天河,带你的人把伤员运下去,其他人,把箭运上城楼。”“是。”铁虎直接抱起两个箱子弯腰前进,其他人跟在后面。“龙扬。”郑恩一手拿盾牌跑了上来,“把东西放下,带你的人下去,不要在这里碍事。”“大人,我们执行命令负责补给。”龙扬大声喊道,“我们兵力再少也没有让娃娃上战场的传统,都给我下去,把受伤和战死的弟兄们带下去,你们在这里只是占地方。”“是。”龙扬如同一个泄了气的皮球,和秦中鹰抬起一个阵亡的士兵就开始往下走。

一支箭穿越了众多的盾牌直钉在郑恩的肩膀上,“将军中箭了。”龙扬急忙跑了过去,郑恩受伤的胳膊抓着宝剑,靠墙支撑着身体,“将军,我帮你。”秦中鹰话音刚落就被踢了一脚,“滚开。”郑恩一剑将露在肩膀外面的箭身砍短,然后举起宝剑大叫,“滚木雷石,扔。”圆木和石头立即从城墙上飞下去,砸倒了一片风灵族人,“放箭。”弓弩手从盾牌兵盾牌的缝隙中不停的射箭,他们看见了,下面的敌人如同潮水般拥来,这种规模是前所未见的,同时,他们连瞄准都不用,只要射出去,肯定能射中敌人。“敌人架好云梯了。”密密麻麻的云梯几乎将秦关的城墙重新铺了一遍,下面的风灵族士兵一边用盾牌挡住声上方,一边死死的扶住云梯,另一队人一手盾牌抵挡射来的箭,用另一只手往上爬。“滚木雷石。”郑恩再次大叫,“将军,都用完了。”“我们带来了。”龙扬和秦中鹰带队将石头和圆木费力的搬上了城墙,郑恩看了他们一眼,“扔。”前排的士兵立即从龙扬等人手中接过巨大的石头和圆木沿云梯扔了下去,下面顿时传来无数的惨叫声。“继续搬运。”“是。”龙扬的眼睛里充满了喜悦,立即带队跑了下去,同时,后勤司其他队的人也开始了接力式的运输。

“大人,敌人有新动作。”一个士兵焦急的喊了出来。郑恩急忙登上高处,在盾牌的掩护下,眼前的景象让他惊呆了,风灵族人的队伍中间出现了3台巨大的机器,在无数人的簇拥下缓缓的向前前进,接着停了下来,从机器后面猛的抛出巨大的石头。城墙上的盾牌兵连同盾牌顿时被从天而降的巨石砸的粉身碎骨,接着箭雨再次从天而降……

“下石头拉。”龙扬看着从天而降的大石头瞬间就将他们的仓库砸塌了一半,回头望去,只见城墙上不断有士兵连同石头一起掉落下来,顿时惊呆了。“怎么办?”董连成问,“拿石头,拿箭,快上去。”龙扬咬牙切齿的从废墟中翻出武器,抬了出去。

城墙上安静了下来,只有肃静的风夹杂着血腥飘扬着,景象已经是惨不忍睹,龙扬的脚下无数的士兵被砸的支离破碎,身体部件七零八落,城墙下是敌人震天的欢呼。“将军。”秦中鹰看见已经被砸塌了一半的城楼废墟中,郑恩一手用宝剑支撑着地,一手的盾牌还立在旁边傲然站立着,身上已经插了5,6支箭,“将军。”龙扬急忙冲了过去,等走近才发现郑恩的血已经凝固了,身体却依然挺拔,双目怒视前方,龙扬回过头,身后的一幕却更加悲壮,士兵们的血几乎将秦关染成了红色,很多士兵身上插着箭却依然保持着作战的姿势。第17队的弓箭和石头已经掉在了地上,血腥的景象将永远印刻在这些18,9岁的少年脑海里,这是战场的气息。大家看着龙扬,龙扬则看着郑恩,直到冷夜默默的从地上捡起一把刀。龙扬掰开郑恩的手,拿起宝剑。城楼下一片嘈杂,随着一声号角,喊杀声四起,风灵族人如蚂蚁般爬上云梯再次铺满城墙,向上冲来。“遵将军的命令。”龙扬手持宝剑向郑恩行了礼,然后转过身来,脸上早已没有了往日的微笑,秦中鹰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一张脸,威严,魄力和坚定的信念。他手里则拿起了一支长戟,其他人的手里也都有了各种沾血的兵器……

“全体撤入第2道防线,放弃城墙,让他们进来利用街道消灭他们。”征贼将军成景已经接过了指挥权,敌人的投石机,这种从未见过的恐怖武器已经让战士们士气大减少,已经无法继续死守城墙,他只能按照后备计划准备让敌人进入防线,只要在街道上跟敌人混战成一片,他们的投石机就起不了作用,只可惜兵力有限,大量兵力被抽调走导致他手里的兵力非常有限,只有等时间一长,附近的增援赶到。“城楼上还有人吗?”“刚才看见后勤司讲武堂第17队上了城楼,还没下来,”“快去接应,快。”成景有些恼火了,这群新兵,真麻烦。

“大人命令你们……”传令的士兵刚到了城墙上就惊呆了,近百名年轻的士兵一字长蛇排开半蹲在城墙的血泊中,“郑将军命令我们守住这里,同时也为你们的部署争取时间。”冷夜用让人发寒的口气说,“请禀报成将军,第17队奉命与秦关共存亡,就此拜别。”一个风灵族士兵第一个爬了上来,当他用盾牌挡在前面,小心翼翼的登城墙的时候,他看见了不可思议的景象,自己的木盾碎了,接着是胳膊,骨头和肉四散开来,但是感觉不到疼,因为是冰冷的戟同时飞入自己的脑袋……秦中鹰手持长戟站在那里,这是他杀掉的第一个敌人,但是却没有什么感觉,或许战场的气息已经深入了他的血液,长戟顺势一甩,另一个即将登上城墙的敌人也如同碎布一样飘了出去,接着,长戟在手中迅速旋转,直接从城楼垂直向下刺去,伴随着一声惨叫,下面扶云梯的风灵族人看见自己的同伴在空中解体尸块飞溅下来。另一个风灵族士兵在即将登上城楼的一刹那被“按”了下去,巨大的力量让他从云梯顶端飞了出来。一个登上城墙的风灵族士兵吃惊的看着自己的对手,一个瘦小的北凉士兵,但是在一刹那,对方从他的眼前消失了,接着自己的双腿就失去了支撑身体的能力,在疼痛还没反应到大脑的时候,他看见了最后的景象,力道凶猛的一脚,致死他也不相信是刚才那个瘦小的士兵爆发出这么大的威力,但是他的大脑已经无法思考了,脑浆飞溅……

登上城楼的风灵族士兵已经不敢对眼前的这群年轻士兵有任何藐视和怀疑了,旁边无数同伴的尸体就是最好的证明,他们发疯般的向所有冲上来的风灵族人发动进攻,龙扬手持宝剑,精妙的剑法瞬间让对手身手异处,没有人见过这种凌厉的剑法,也不会有人有时间赞叹,因为没人能在他的手下招架过2招,秦中鹰的长戟碰到谁谁就会四分五裂的散开,盾牌根本抵挡不住如此霸道的力量,铁虎巨大的力量抓住对方,然后轻易的从城楼上扔了下去,不仅如此,凌风和孙雄2人躲在后面放箭,精准的箭术从敌人盾牌防护的缝隙中穿过,对方经常不知不觉的被杀,燕飞的疾风流星腿先攻下三路,身材高大的风灵族人会立即矮下去,然后被杀,不过,对他们来说,最恐怖的还是一个几乎无所不在的杀手,他会突然出现的任何地方,只一刀就杀死对方,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准确率几乎是100%,在草原上生活的风灵族人不会忘记对手狼一样的气息,不一会儿,城墙上就积满了风灵族人的尸体,虽然他们源源不断,但是却连看一眼长城内部结构的机会都没有,大部分的脚刚踏上城墙就变成了尸体,对面的第17队已经是杀成了血人……

成景在防线内部的箭楼上默默的看着第17队的拼杀,“大人,各部队已经进入防御,只要敌人敢冲进来就可以消灭他们。”一个军官报告,“长城防线内部是不是从来没有风灵族人能够染指?”“大人?”军官莫名其妙。“自防线建成以来,风灵族人就不得进入长城内部,即使是秦关城墙倒塌,敌人的足迹也仅限于城墙之外。”成景猛的拔出宝剑,“传我的命令,所有士兵,冲上城墙把敌人消灭在城墙上,不许他们染指秦关。”“是。”

各部队在建筑物附近,眼巴巴的看着城墙上那些年轻的士兵在拼死抵抗,自己却无能为力,“大人,咱们就这么看着?”“没办法,命令如此。”“我在秦关当兵10年从没打过这么窝囊的仗,到头来还要让群娃娃替我们守关。”“大人,咱们上吧。”士兵们话音未落,进攻的命令就来了,长城防线里顿时传出无数的欢呼声,接着叫喊着的士兵一起涌向城墙上,同冲上来的风灵族士兵混战在一起,训练有素的武术也派上了用场,风灵族人的尸体不断被抛下城墙,而后方的风灵族人由于己方的人也在城墙上,不敢放箭也不敢投石,北凉军打的十分聪明,等敌人上来后再杀,绝对不先攻击云梯。

风灵族的指挥官火雷正在不远的山峰上看着着一切,火雷长的人高马大,面色黝黑,看上去凶猛异常,不仅如此,他还是和北凉军交手上百次的风灵族名将,这次主力倾巢而出他也是夸下海口的,凭借扬沙作为掩护出其不意,侦察疾风口关,延天河驻扎作为疑兵,吸引敌人的注意力,凭借投石机这种强大的武器可以轻易的攻破敌人的城墙,强大的新武器是对手士气最大的杀伤力,失去士气的队伍是不堪一击的,但是明明已经消灭了所有敌人城墙上的士兵,为什么还有那区区百人突然冒出来把他的队伍阻挡住,他们哪里来的勇气?如果仅仅百人还不够形成威胁的话,那大量北凉军冲上城墙基本就意味着他进攻的失败,把部队撤下来重头再来?北凉军不会给他这种机会,更何况长城防线的各路增援也会源源不断的赶来,再加上北凉军的整体军事素质,他的投石车是否可以被破解?“命令投石车前进。”托雷下达了命令,把投石车靠近敌人,然后往城里投石,即使不能阻断冲上城墙的北凉军,但是打击城里敌人的士气是第一位的,如果城里的敌人失去斗志,无法增援城墙上,那么城墙上的北凉军再强也会被累死,巨大的投石车开始了缓缓的移动。

龙扬已经杀死了第11个敌人,宝剑已经变成了红色,一只手猛的放到了他的肩膀上,龙扬一回头,看见了秦中鹰那张坚毅的脸,正盯着他,似乎在请求什么,龙样明白了,点了点头,看来风灵族人要倒霉了,“张许,周少龙,何震,林武,钟进平,陈少昆。”秦中鹰叫住了正在奋战中的几个弟兄,“你们立即去把仓库里的油都给我抬上来。”6人吃了一惊?“灯油还是食油?”“都要,快去。”秦中鹰大声命令,“雷战和,燕飞你们的人负责掩护。”“是。”秦中鹰布置完急忙跳入废墟中,凌风和孙雄已经射箭射的手都疼了,“你看见那几个投石车了吗?”“那几个大家伙?”“对,我刚才看了一眼,这种东西虽然大,但是并非无懈可击,为了能够把石头抛高点,支架部分造的很高,抛石所需要的机械集中在顶部,他的重量都在上面,所以他下面的支撑结构的连接点就是弱点,你们2个待会儿用箭向几个连接点射。”“副队长,你不会认为用箭就能够将那种庞然大物射倒吧。”“我说行就行。”秦中鹰自信满满的说。

“来了来了。”张许带着几个人在燕飞和雷战和2什人的掩护下把三大缸油抬了上来,“队长,掩护我们。”龙扬急忙带人护在废墟前面,秦中鹰马上命令用纸和布把油包成一包后挂在箭上,“箭上有这个东西我可不保证能够射中。”凌风试了下重量,“那就尽量往高处射,只要油能够撒到投石器上就可以了,铁虎,董连成,你们2队去找些盾牌,护在凌风左右,我们必须到城墙前面射箭。”“是。”很快,一个新的盾墙组建了起来,凌风和孙雄靠盾牌的掩护,将做好的10几个带着油包的箭全部射了出去。油包靠惯性打在投石器上然后散落泼撒在了投石器上,风灵族人一时楞了,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用弓箭来射投石器,这么大的机器看着是能被弓箭射垮的吗?不过浓厚的油味确实让他们起了点疑心,可惜秦中鹰不会给他们研究的机会,他摘下自己的围巾,在油缸里侵湿,然后包裹在箭头上,“火捻子。”张许从背后拿出火捻子,凌风拉开弓,“为郑将军报仇。”秦中鹰点上火,箭头立即燃烧起来,接着“嗖”的一声飞了出去,巨大的投石机立即燃烧起来,惊慌失措的风灵族人急忙救火,但是没一会儿,着火的连接点就无法支撑上面部分的重量轰然倒塌,飞起的燃烧着的木头就地散开,砸在附近的风灵族人身上,秦关上顿时响起一片欢呼声,龙扬斩杀了第20个敌人,看到投石机燃起的大火顿时感到浑身的血液在沸腾,士气高涨的北凉士兵迅速反击,“冷夜,肃清你左边的敌人,秦中鹰,把剩下的油顺着冷夜那边的云梯撒下去。”“是。”秦中鹰一挥手,铁虎将油缸抱起,几个风灵族人企图阻止,但是他们刚有所分神,冷夜的刀就毫不犹豫的割断了他们的动脉。趴在云梯上的风灵族士兵顿时感觉一股湿乎乎然的液体把他们浇透了,接着就开始了燃烧,不仅士兵,连同云梯和云梯下扶着的人都燃烧了起来,惨状顿时震惊了所有的风灵族人,投石机的毁灭,云梯的毁灭,北凉军夸张的战斗力,他们已经没有任何的斗志了,云梯上的人已经没有勇气继续爬上去了,他们干脆往下爬,准备逃跑。连续几声号角顿时让风灵族士兵有了感激的感觉,他们正式撤退,但是还没来得及逃下城楼的风灵族人则成了北凉军屠杀的对象……

火雷下达了撤退的命令,虽然这不是他情愿的,即使战况不利,投石器被毁,他也不会放弃已经登上城墙这种机会,但是报告让他吃了一惊,“上万北凉军从天河登陆骑兵为先导,正杀向风灵谷。”主力尽出,风灵谷是风灵族的最后屏障,火雷不敢怠慢,只好下令撤军。

龙扬站在城墙上,脚下是无数的敌人尸体,落日的余辉撒在他那被鲜血染红的宝剑上,就在刚才,他杀死了第20个敌人,就在刚才,他也得知,自己的6个部下阵亡,但是他的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血流成河的秦关让杀戮的血液在他体内沸腾,战争的气息充满了全身。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