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山水双魂

我是大汉雄风 收藏 5 133
导读: 自勾践灭吴后,千年名城姑苏毁于一旦,馆娃宫、姑苏台等昔日繁华昌盛、风流销金之地,也只剩下累累的土丘与凄凄的荒草,只有偶尔露于地面的人的残骨,证明了这里曾经的辉煌。 入夜时分,从姑苏遗址到长江对岸,一片漆黑,只有或远或近的几点鬼火,飘忽不定地闪动着。每当这时,在远处空旷的天空之中,便会传来一阵令人惊誎的怪音,如鬼哭,如虎啸,时而尖刻,时而低沉,使这漫漫的黑夜之中,更增添几分诡秘。 这怪音来自西施姑娘的冤魂,西施本是越国一名普通的浣纱女,不幸卷入了吴越争霸的漩涡之中,被越王勾践送到吴王夫差身边,以乱其政


自勾践灭吴后,千年名城姑苏毁于一旦,馆娃宫、姑苏台等昔日繁华昌盛、风流销金之地,也只剩下累累的土丘与凄凄的荒草,只有偶尔露于地面的人的残骨,证明了这里曾经的辉煌。

入夜时分,从姑苏遗址到长江对岸,一片漆黑,只有或远或近的几点鬼火,飘忽不定地闪动着。每当这时,在远处空旷的天空之中,便会传来一阵令人惊誎的怪音,如鬼哭,如虎啸,时而尖刻,时而低沉,使这漫漫的黑夜之中,更增添几分诡秘。

这怪音来自西施姑娘的冤魂,西施本是越国一名普通的浣纱女,不幸卷入了吴越争霸的漩涡之中,被越王勾践送到吴王夫差身边,以乱其政,在吴国的三年中,西施受尽凌辱、咽泪妆欢,唯一支持她坚持下来的便是越王勾践的承诺与范蠡大夫那清奇温雅的身影。当她站在馆娃宫的高台上,看到越国士兵冲进吴王宫的时候,她露出了三年来的第一次真心的笑容,因为她知道,她灭吴的贡献,足以让她回乡与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享受自己的生活。

但是,她错了,在她脸上最后一丝笑容还没有完全退去的时候,冲到她面前的越国士兵带来了越王勾践的命令:“西施乃亡国之妇,留之不祥,沉杀于姑苏台。”那一刻,她呆了,她不明白上天何以待她如此残酷。

在落水的那一刻,她回过头来,看到的只有姑苏城门上那颗悬挂着的吴王夫差的头颅。

被沉杀江中后,西施冤气难释,魂魄不散,整日里于三吴之地呼号飘移,搅得三界不宁、水陆难安,天帝遂派青鸟女神来化解这段恩怨,青鸟当面劝道:“天帝也知道你死得冤枉,但因果之中却应劫数,你还是赶紧投胎转世去吧。”

西施泣道:“青鸟姐姐有所不知,我心中有两件事情未了,即使强行转世,也必生出祸端,危害世间。”

青鸟道:“你有什么未了的心事,说给我听听,也许我能帮你。我帮不上的请天帝定夺就是。”

“那我先谢谢姐姐了。”西施道:“第一件事,我一直想不明白,我有大功于国家,却被沉杀江中,上天何以如此待我,越王何以如此无情无信?”

“这只是你的想法。”青鸟道:“你可曾见过那些因种越国进贡的熟稻种而颗粒无收、饥寒交迫的吴国饥民?你可曾见过那些战场上被砍下的成堆的头颅?吴越两国本是同种同根,数百年来却征战不断,攻如仇敌,昔日吴如而越弱,吴王夫差仁慈宽大,不灭越国,不取越民,两国本可和平共处,罢兵息战。可越王勾践却为了一已私利,不体会上天的一片好生之德,立志伐吴,使吴越之间刀兵再起,而你却充当了他的帮凶。你对越国是有大功是真,可你却导致了吴国的灭亡。你挽救了越国的百姓,却置吴国人民于水深火热之中,你成就了勾践的千秋霸业,却让夫差尸首两分,你自己想一想,你到底是有功还是有过?”

“功?过?功?过?”西施呆呆地目视着远方,口中不住地念着这两个字,心中却逐渐平静了下来。忽然间,一股黑气自她的魂魄间流出,消失在茫茫的天空之中。

青鸟笑了笑,她知道自己的劝说起了作用,西施胸间的那股怨气没有了,剩下的只有一束情丝。

“你的第二件事情,是不是与范蠡大夫有关?”

“是的。”西施的脸上忽然显现出一股羞涩的神态:“自我们在浣溪边一见如故,缘定三生,就再也没有分开过,他说过要组织一支越国最大的迎亲队伍来娶我。”西施的眼中充满了柔情,但突然间溢满了泪水:“那一天他告诉我要把我送到吴国去当王妃,我哭叫着‘我不去,我不去,’但我知道那是没有用的,他就是那样的一个人,一旦决定了的事情,谁也更改不了。他只是抱着我,亲我的眼睛,亲我的泪水,他告诉我分别是暂时的,一旦越国复国成功,他便接我回去,然后找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快快乐乐、平平安安地过一辈子。”

“我终于听了他的话,与郑旦一起来到吴国,在得到吴王的宠爱后,我便按照事先计划好的去拼命地乱政、害人,最后只弄得吴王不理朝政、远离贤臣,吴王手下那两个最有才能的最得力的贤臣:大将军孙武与相国伍子胥,一个远走他乡,一个身首异处,那个伍子胥真是个忠臣呀,一次次地被吴王辱骂责打,却毫不妥协,有时候我也真觉得内疚与心疼,但我却顾不了那么多了,我要想早一日见到他,就必须狠下心来。谁知事与愿违,我祸乱吴国越多,越军来得越快,而我的死期也就来得越早,而我到死也没有能够再见他一面,早知事情的结果是这个样子,我就不会昧着良心害人了,自己找个机会向江水中一跳,岂不是更早得到解脱?――只是不知道他这么多年来生活得怎么样?青鸟姐姐,你知道不?”

青鸟道:“他的故事,还是由他自己来说与你听吧,告诉我,你现在是不是特别想见他一面?”

“我是想见他一面。”西施叹了口气:“不过见了面后能说些什么呢?虽然我一直想着他,他却未必还记得我。再说,我现在只留魂魄,没有躯体,他肉眼凡胎,即使我站在他的面前,他又怎么能够看得见我?”

“这个好办,我这里有一颗丹药,你吃下去后便能重塑肉身,与他相然会,但你只有半个时辰的时间,而且药力过后你便会化作一泓清泉,永留这青山之中,吃与不吃,你自己决定。”青鸟掌心是一枚红色的丹药。

西施接过丹药,手微微颤抖着,吃?还是不吃?吃,虽然能见他一面,却要永远失去转世为人的权利,不吃,凝聚在心腑之间的一团情结却永难解开。

透过朦胧的泪眼,西施手中红色的丹药渐渐模糊起来,幻化成一片火红的花丛,二人在花丛中约会的种种旖旎情景,笼上心头。西施双眼一闭,滚下两颗泪珠,随即将丹药放入口中。

青鸟见事情总算有了结果,心中大喜,说道:“他来了”,便隐没有身影。

初得肉身的西施步履盘跚地向前走着,远处能望得见的官路上,只有一个衣衫褴褛的白胡子老头向这边走来。青鸟所说的他在何方?

在两人擦肩而过的那一刹那,西施无意之中向那老头看了一眼,正巧那老头也望了过来,四目相对,顿时呆住了,西施从那老头老头眼中看到的是与几十年前一样的温柔与真情。

“西施,真的是你?我不是在做梦吧?”已经须发皆白的范蠡声音微微有些颤抖。四十年岁月风雨的磨砺,四十铭心刻骨而无结果的相思,已使当年意气风发的越国大将军与一般风蚀残年的老人一般模样了。

“是我。”西施只叫了一声,便扑进范蠡的怀中,她已不需要再辨认,只通过那一个眼神、一句话语,便已认定眼前这个近似乞丐的老头,便是那个让自己跨越生死界线却依然不能忘怀的人。

这一刻,跨越了红尘中四十年的岁月,跨越了阴阳之间生与死的界线,不变的只有胸中的情,与眼中不断流淌的泪水。

“我在梦中得到天神的指示,要我到这里来与你相见。”范蠡定了定神:“没想到真的能见到你。”

“这些年你是怎么过来的?”

“一言难尽呢。自我灭吴却没有见到你后,我便隐居而去,在定陶以经商为生,十年之中聚金百万,然后便救济给周围的穷人,自己白手起家,重新开始。几十年以来,我三聚三散,倒也做了不少好事。我只所以不随你而去,只是想着咱俩在灭吴兴越的过程中,着实做了不少坏事,害了不少好人,死后肯定要被打入地狱,永世不得超生的。因此我便要利用我的有生之年来为善弥补,以积阴德,希望上天能够怜我一片真心,宽恕了我们的罪责,准我们共同转世,做一对平凡的夫妻。没想到我今生还能见到你,只是你红颜依旧,我却老了。”

西施只是呆呆地看着范蠡,并伸手替他摘去了头上的干草和泥土。

“西施,你跟我回去吧,我虽已年迈,却依然有一颗年轻的心。我要用我生命最后的时间,来履行我对你一生的承诺。”

“我也很想跟你回去,”西施看见范蠡脸上显现出喜悦的神色,心中不忍,抬头向天上望去,太阳西斜,时间快到了:“可是我只有半个时辰的时间来陪你,实话告诉你吧,四十年前,我便已经被越王沉杀于江中了,只是我的真情感动了天帝,他准我与你相会半个时辰,但时间一过我便要化成一汪清水,永存这青山之中。”

“你说什么?”范蠡犹如挨了当头一棒,顿时呆了。

“将军,我要去了,今生能与你再见一面,我已无憾无悔,只愿将军能记得西施的好,有时间来西子湖边住上两天,也不枉我们曾经相爱一场。”西施平静地说着,纵身一跳,消失在群山之中。

“西施!”范蠡大叫一声,口中喷出一股鲜血,伸手去抓,却终究慢了一步,只听“嘶”的一声,留在他手中的只有半截红色的衣袖。

群山之中,顿时呈现出一个新的湖泊,湖水清澈,岸上杨柳依依,一派迷人的景象。

“西子湖,西子湖。”范蠡喃喃地说着,一步步地走到湖边:“西施,我虽已不能与你再续前缘,却愿将这无用的身躯,永留在你的怀中。”举身欲跳。

“哈哈哈,好一对痴男怨女,好一幕感人有人鬼情缘。”一个声音从范蠡身后传来,范蠡转身看去,只见身后钱塘江大潮浊浪冲天,浪尖上站着一个人,手执宝刀,同样的花白须发,依稀在些面熟。

“你是谁?来干什么?”范蠡喝道。

“你睁开眼睛好好看一看,真的不认识我了么?”那人手捋长须:“我便是你的死对头,吴国忠臣伍子胥,当年拜你们所赐,早归神位,天帝念我忠勇,命我掌管东海风浪,这几十年来,我一直想报仇,今天终于得偿所愿。我要用这钱塘浊浪,淹没你们这对狗男女,只可惜你那纯洁无瑕、世间少有的西子湖水,要永远地发着臭味了,哈哈哈。”

“你敢!”范蠡大喝一声,随手拔出背上长剑,青铜的剑刃在残阳下发着悠悠的青光。范蠡须发皆张,脸上的疲惫与老迈一扫而逝,只流出坚毅的神色,目光如电,呼吸若狂,这一刹那,让人又想起当年那领袖千军万马横扫天下的大将军的雄姿。

“哈哈,量你一凡夫俗子,老迈无用,又怎能挡住我的风浪?”伍子胥一声冷笑,钱塘江潮向西子湖直扑过来。

“不错,我肉身凡胎,是挡不住你,但我的丹心热血,却足以与你匹敌。你活的时候我尚且不怕你,何况你已魂归九天?”范蠡倒转长剑,猛地一下刺进自己的左胸,沿着青铜剑刃喷出的热血,形成一阵血雨,直向钱塘江潮笼去,随即他的身躯重重地向后倒了下去。

那血雨落一线,钱塘江潮便回一层,直到最后江潮趋于平静,血雨也消失地无影无踪。

伍子胥浮在半空,只见面前兀立出一座高大的青山,那是范蠡的身躯所化,这青山将汹涌澎湃的钱塘江潮挡在了身后,在它的前面,就是那一湾纯洁的西子湖水。

“惜哉,范蠡,壮哉,范蠡,咱们的恩怨从此一笔勾销,明年的今日我再来看你们。”伍子胥转身离去,只留下了那高耸的青山。

夕阳渐渐落了下去,天边的最后一丝晚霞也消失了它的颜色,从西子湖中飘出一团水汽,飘向那青山旁边,幻化成一朵白云,在山谷间轻轻地飘荡着,仿佛情侣之间轻轻的抚摸,又似恋人之间深情的低诉。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