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在胜利仪式上的士兵 从大胜利到大失败 第六十七节 抚平,曾经的伤痕

北宋杨六郎 收藏 3 3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size][/URL] [内容简介] 岛赖少将被处以日本历史上最严厉的刑罚,押送回日本本土,在东京皇宫内门口实施了绞刑,日本政府要让所有的军人都看到这一刑罚,让他们明白战败的下场,不过,天皇没有想到,以后被吊死在自己家门口的军官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后羿装甲旅多了两个宿敌,一个是新建的第九师团,第九师团把后羿装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


军人伤亡数字远远超过了中央社的报道数字,为了提高军队的士气,压缩对外公布的己方伤亡数字是各国共有的现象,并非中国独创,这些数字在政客眼里就是一些枯燥无味的数字,最多令他们苦恼的就是要为此付出多几倍于这个数字的金钱数字而已,但在我们和他们的父母眼里,每一个阵亡将士的名字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或者说曾经是一个人。

比那些牺牲的将士幸运的是那些负了伤的士兵,可是,对于那些伤残的士兵来说,真的是生不如死,尤其是一个个十七八岁的大小伙子,一下子没了双腿双手,叫他们以后的日子怎么熬呀,看着他们在病床上痛苦的呻吟,我们这些各级带队军官觉得心如刀绞,我下令冯元凯给他们几倍于军政部公布的伤残补助金,以便他们日后有个依靠,一些没有亲戚可以投靠的伤残军人,我命令把他们编入后勤部队,让他们可以有个吃住的地方,对于那些牺牲的将士,我命令冯元凯按照标准的十倍发放抚恤金,但是对于那些更多的失去亲人和家园的父老乡亲,我却感到由衷的无助,从孔祥熙那里得来的一百万大洋发放完了给伤员的补助金和给阵亡将士的抚恤金,已经所剩无几,实在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呀,金钱,我在军校学过经济,知道金钱的威力,金钱并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金钱却是万万不能。

为了鼓励军心士气,光用金钱是不行的,军政部发来了大批的勋章,奖章,以及大把的肩章,为了纪念这次胜利,我特意向军政部申请设立了商丘胜利盾章,效仿德国纪念盾章设计,获得商丘胜利盾章的标准是:在商丘地区服役超过一个月;或者参加过商丘地区战斗三次以上;在战斗中与敌军进行过近距离交火,并且击毙过敌军;在战斗中缴获敌军机枪,火炮;在战斗中摧毁一辆以上的敌军装甲车辆;击毁或者缴获敌军运输车辆或者物资;空军人员参加过三次空中战斗,至少执行过一次对地攻击;平民参加过战斗,击伤击毙过敌军,或者缴获了敌军的武器装备。获得人员包括步兵,空军,后勤运输人员,通讯人员,救护队员,平民。

根据这一标准,有幸获得商丘胜利盾章的中国军人超过了两万五千人,其中还包括了七百二十名救护队员和二百多名平民,刘铁军也获得了一枚,他兴高采烈的把这枚珍贵的盾章佩戴在了自己的右臂上。

李宗仁,白崇禧,经国,维国,还有其他一些军政要员都蜂拥到商丘来向我祝贺,对我大献殷勤,试图招募我到他们的阵营中,其中不乏带着大把金钱而来者,其中汪精卫的使者周佛海出手最为阔绰,带来了十万银元作为见面礼,我是钱收下,对于投靠一事不置可否,回头就把这笔钱用在了抚恤商丘市民和重建商丘上,但仅仅十万块是远远不够的,这场浩劫令半个商丘城化成了废墟,要重建整个商丘,至少需要五百万块,可惜,李宗仁,白崇禧,经国,维国,甚至是汪精卫都不可能拿出这样一笔巨资用在这方面,五百万可以招募多少个师扩充他们自己的实力,拿出来打水漂他们可是不干的!

不过商丘人民还是十分感激我对于他们所做的一切,对此他们能做的仅有把他们唯一的孩子送到我的麾下,令我驱使,毕竟生逢乱世,投入我的军队,生还得几率较大,而且,日本鬼子还可能再来,还不如未雨绸缪,先让商丘子弟加入军队,为保卫商丘出力,经军政部同意,我在第一百装甲步兵团内新设了一个商丘营,除了军官是其他单位抽调来的,士兵全部都从商丘招募,是名副其实的商丘子弟兵,当这个营开拔离开商丘的时候,全城民众都来欢送这批子弟兵,鼓励他们卫国杀敌,打击侵略者。

对于这个商丘营,我打算让陈明田来担任首任营长,赵明义因为战功卓著,被任命为商丘营一连连长,最初商丘营是作为普通步兵营来组建的,在组建期间,由于经国维国兄弟要拉拢我到他们阵营中,拨给了一批装甲运输车,最后商丘营成为了第一百装甲步兵团中第二个装甲步兵营,全营人员一千二百人,装备半履带装甲运输车二十七辆,普通卡车九十辆,37毫米反坦克炮十二门,50毫米迫击炮十二门,装备十分精良,令全军十分眼红,更加眼红的是我的肩上又加了一颗星,后羿装甲旅中将旅长,看样子,由旅升格为师也是不远的事情了。

论功行赏是每一支军队胜利后必须要做的事情之一,也是高层十分乐意做的事情,很少有不喜欢打胜仗的国家和指挥层,因此,论功行赏也是保持军队忠诚的必要手段,除了我之外,大量的军官获得了晋升,还有大量的勋章被颁发给士兵和军官,腾超从一开始跟随我只是上尉,到如今已经晋升为步兵中校,可谓进展神速,相应得,宋晓鹏,刘永波,曹云剑,李灿,周绍,庄海龙等都各晋升了一级,高层对于赏赐获胜的军队向来是慷慨大方的。朴正日不仅晋升为国军少校,而且还获得了一枚宝鼎勋章,令其他人十分羡慕,李灿的警备团被赶变为商丘警备区宪兵大队,李灿成了首任宪兵大队长。

毛羽被任命为商丘警察局局长,苏茂全被任命为警察大队大队长,这个警察大队也就是日后扬威东北的中国警察师前身。

缴获的物资之多,令负责运输的后勤官员叫苦不迭,日本人遗留得尸体需要掩埋和焚烧,公路上堆积如山的枪支弹药需要运回商丘军火库,被盗卖一空的商丘军火库终于可以被装的满满当当,令管理仓库的官运心满意足了。

要处理的事情也是堆积如山,这样我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以前有青琳在的时候,一般这些公务都是青琳帮我处理的,如今双双虽然也可以帮我处理一些,但毕竟还是生疏了许多,想着想着,我的泪水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我急忙擦掉了眼泪,拿起一份文件看了起来,双双悄悄的走了过来,把一杯咖啡放在我的书桌上,转身走开了,我放下文件,看着她俏丽的背影没有出声。

我们这边在欢庆,有人就在哭嚎,我们在庆祝胜利,有人就在追究战败责任。

日军还从来没有打过这样的败仗,参战的第九师团属于常备师团,战斗力十分强悍,经常被军部吹嘘为可以一个顶三个用的强人部队,如今除了一个留在后方补充旅团和十九旅团一个联队之外,所有其他部队全部玉碎,被歼灭于商丘城下,令军部颜面尽失,何况还有第十炮兵旅团和军直属坦克联队等等许多宝贵的技术兵种部队被消灭,令军部痛心不止,内山英自然要引咎辞职,参谋长大城中将被迫切腹自杀,相臣大将被从子爵降为男爵,扣罚一年薪水发放给阵亡士兵家属,还有一大串的师团长,旅团长,联队长以及将军,大佐,中佐被命令自杀的自杀,被撤职的撤职,被勒令退伍的退伍,总之,因此次失败波及的高级官员多达一百多人。

近藤大佐虽然没有完成救援任务,但由于作战中表现出色,非但没有被追究责任,反而晋升为三十八旅团少将旅团长,而雄也少将接替了被免职的师团长成为了新任第二十二师团师团长。

东乡慎八郎大佐部队全部被歼,连参谋长都战死了,可是他也没有得到军部的处罚,因为他救出了岛赖少将,二次攻进了商丘城,完成了第二军赋予的任务,而且在战斗中他所展现的指挥素养为军部十分欣赏,加上相臣大将力保,因此,东乡大佐被晋升为新的第九师团第十八旅团旅团长。

第九师团是在第十九旅团那个联队和补充旅团的基础上重建的,大批士兵军士军官从各部队蜂拥而来,在很短的时间内,新的第九师团就被重建了起来,为了恢复第九师团的战斗力,不但人员得到了补充,就连武器装备也全部得到了补充,大批新式武器从东北和日本本土运到第九师团驻地,在第九师团编制内,军部特意增编了一个坦克联队,装备了新式九七式中型坦克九十辆,这些新式九七式换装了新式47毫米速射炮,穿甲能力已经和夸父坦克的50毫米坦克炮基本相当,但防护力上夸父坦克的50毫米前装甲板远远超过了九七式的25毫米前装甲板。

岛赖少将被处以日本历史上最严厉的刑罚,押送回日本本土,在东京皇宫内门口实施了绞刑,日本政府要让所有的军人都看到这一刑罚,让他们明白战败的下场,不过,天皇没有想到,以后被吊死在自己家门口的军官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后羿装甲旅多了两个宿敌,一个是新建的第九师团,第九师团把后羿装甲旅列入了黑名单,作为了必须消灭的中国部队之一,另一个是第二十二师团,尤其是它下辖的第三十八旅团,也把后羿装甲旅列为了必须加以消灭的中国部队名单。

过后不久,军政部正式下发文件,第一后羿装甲旅升格为后羿装甲师,各级部队全部升格一级,第一百装甲步兵团升格为第一百装甲步兵旅,后羿装甲团升格为后羿装甲旅,商丘营也随即扩编为商丘团,兵员不是问题,想要加入商丘团的商丘青壮年要多少有多少,很快,相应得武器装备也都运抵商丘,不过由于部队扩编,难免有部分部队装备了缴获的日军武器,给后勤保障增添了一点小麻烦,不过因为可以靠战场缴获更换武器装备,倒不是什么大问题。

第一后羿装甲师于38年9月底扩编完毕,全师下辖后羿装甲旅,旅长是兼任副师长的曹磊少将,装备夸父坦克一百四十辆;第一百装甲步兵旅,旅长是刘永波上校,装备半履带装甲运输车二百六十辆,普通卡车五百辆;第三三五摩托化步兵旅,旅长曹云剑上校,装备卡车七百四十辆;师属侦察营,营长庄海龙中校,装备装甲侦察车二十七辆,半履带装甲车四十四辆,二号坦克九辆;师属炮兵团,团长冯布言上校,装备203毫米重型榴弹炮四门,150毫米榴弹炮八门,105毫米榴弹炮八门。

除了这些主要作战单位之外,还有大大小小的后勤保障部队和加强分队,整个第一后羿装甲师共计兵员一万九千人,装备坦克一百八十辆,装甲车四十九辆,装甲运输车三百一十辆,卡车一千五百辆,各种火炮一百六十门,堪称中国陆军第一师,战斗力居于全军魁首。

在此期间,前线没有大的战事发生,双方都在积攒力量,准备和对方摊牌,首先发难得居然会是力量对比居于劣势的中国军队,史料称这次中国军队发动的反攻为秋季大反攻,在反攻中投入的中国军队总兵力达到了八十万人,堪称中国军队历次战役投入兵力之最,临时最高委员会决心之大可见一斑。

决定对日发动如此大规模的反攻计划始于八月底的武汉会议,临时最高军事委员会召集兼任各战区军事长官临时军事委员汇集武汉,召开会议,决定推选新任军事委员长,并且决定下一步战争计划。

汪精卫,阎锡山,冯玉祥,李宗仁,白崇禧,经国,维国,何应钦,陈诚,顾祝同,程潜,陈公博,孔祥熙等军事委员会委员在武汉召开了武汉会议,会议上,汪精卫,陈公博,何应钦,阎锡山等人大肆宣扬日军不可战胜言论,散布亡国言论,会议期间汪精卫发表了《大家要说实话,大家要负责任》一文,其中说道:“和呢,是会吃亏的,就老实承认吃亏。战呢,是会打败仗的,就老实得承认打败仗,我们不掩饰,我们不推诿,我们不做高调,以引起无畏的冲动。”

陈公博也在会议上提出:“自从中日战争爆发,我对于战争本身,自然已经无法阻止,然而却无一刻不想着委屈救国新思路。”

会议的第二天休息期间,汪精卫小声询问坐在隔壁的冯玉祥,“焕章兄,你以为什么叫做抗战到底?”冯玉祥想了一下,回答道:“抗战到底,就是把所有沦陷的国土都收复回来,把被奴役的人民解放下来,消灭所有的侵略者,要日本帝国主义分子无条件投降,大概就是抗战到底!”冯玉祥扫了一眼这个一贯的恐日派,亲日派代表说道:“汪副总裁,你说是不是这样的?”汪精卫一听冯玉祥的这个回答,又怒有惊连声说道:“做梦,这纯属做梦。”“做梦?”冯玉祥激动的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大声地说道:“做梦,没错,可是有的人做梦和别人不一样,有人做梦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有人做梦做国家的主人,还有的人做梦作狗,作别人的奴才!”汪精卫浑身乱颤,喃喃自语道:“说谁呢?说谁呢?放肆,太放肆了。”陈公博,何应钦还有李宗仁急忙来打圆场,暂时化解了这段争执。

经国,维国兄弟急于掌握其父遗留的庞大军事力量,为此提出了一个对日反攻的议案,希望借此扩大自己的影响力,争取掌握更多的主动性,争取其父旧部的支持,也是看到我在商丘轻而易举的歼灭了日军一个师团后,盲目乐观的认为日军战斗力已经有了较大程度的下降,打算借此机会获得一定的功绩,给全国军民看看。

汪精卫等人自然对一切针对日军的军事行动表示异议,尤其是还要发动什么反攻,主动去招惹日本人,在汪精卫等人看来,应该学习鸵鸟,把脑袋缩到地底下,千万不要主动惹恼日本人,要做百依百顺的顺民,精心讨好日本人,才可以保住他们的权势和利益不受损害。

陈诚,程潜,冯玉祥等人自然对经国,维国两兄弟的提案表示赞同,不过其内心思想却有着本质的区别,陈诚,程潜都是职业军人,不打仗升迁就比较慢,而且光防守,功绩的积累就更加缓慢,而如果主动出击,只要有点小功绩,一发动宣传言论,自然就可以变成大功绩,在国人面前出尽风头,而且,他们本来就是经国父亲一手提拔起来的,对于经国家族有一种亲近感,因此,他们十分赞同经国、维国两兄弟提出的反攻计划;而冯玉祥则一直是反日急先锋,只要是打日本人的计划,他一律无条件支持,别看他今年六十多了,一样还是急脾气。

其余的李宗仁,白崇禧,顾祝同对于反攻计划不置可否,他们属于中间派,骑墙派,那边势力大就倒向那边,不过李宗仁亲自导演的台儿庄大捷,导致他比较倾向于打击日本人,而且,商丘大捷名义上他还是战区指挥官,因此日本人对他也是十分的痛恨,恨不得把他抓到日本吊死在天皇皇宫门前的电线杆上,这个因素,李宗仁实在是无法回避。

顾祝同在中日战争开始期间也是公认的亲日派,不过开战后他的态度反而有所改变,逐步变成了中间派,时而主张对日强硬,时而主张对日妥协,这次对反攻计划没有发表意见,并不出乎其他人的意料。

让大家感到意外的是原本坚定的恐日派财政部长孔祥熙,孔祥熙在这次会议上出人意料的极力支持经国、维国提出的反攻计划,并且第二天就拿出了一份财政方案,表示可以提供展开反攻需要的全部资金,这不禁让经国、维国两兄弟喜出望外,也让汪精卫大吃一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