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人被困深山 假日驴友安全频敲警钟

cxywdda 收藏 0 40

“110吗,我们是上海来的大学生,走到这儿的山里迷路了……”昨天晚上8时左右,杭州淳安公安局指挥中心接到一位刘姓男子报警电话,他在电话中焦急地讲述,和他一起共有28人,他们于当天下午从安徽歙县出发,一直走的是山路,但走着走着天黑了,这时他们才发现已经迷失了方向,被困森林之中。


淳安指挥中心胡慧光警官接到电话后,先让对方稳定好大家情绪,想办法寻找明显目标,以便警方解救。与此同时,淳安警方以及当地政府一起,连夜组织了数十民警和百余村民,随时准备投入营救。



28名学生迷失古道



当时,来来回回和警方通话的共有四五个学生,一时间,谁都无法说清具体位置。待对方情绪稳定后,指挥中心总算摸清了大概情况。



这次被困的都是来自上海的大学生,一共28人,其中女生10人,还有2名学生来自德国。他们到达安徽后,4日晚上在歙县石门林场扎营。按计划,他们于5日沿休龙古道到达浪川乡连岭。谁想,傍晚时分,在古道附近迷了路。



根据学生中领队的说法,警方初步断定他们应该在连岭附近山上。于是,百余民警和村民兵分几路,向连岭进发寻找学生。到达山脚下时,民警又是拉警报又是按喇叭,同时还不停地闪烁警灯,但通过手机和山上学生联系时,对方说什么也听不到。约晚上10时,警民开始登山搜救。



手机GPS定位判断方向



搜救行动开始后,指挥中心和学生的联系依然没有中断。由于浪川一带大山绵延,不少是人迹罕至的原始森林,如果不确定具体位置,搜救难度会很大。这时,民警和学生商量,决定用手机进行定位,以此来查找他们的位置。



不一会,有学生将他们所处的经度和纬度告知指挥中心,据此,警方初步确定位置是在浪川鲍家村西南方向与汾口的交界处。由于这一位置比较模糊,警方只能先率部分力量赶往鲍家村方向。



这时已是晚上12时了,警方救援人员还是没能发现被困学生的准确位置。当时指挥中心向学生发出指令,让他们围成一圈,作好过夜的准备,万一晚上救援人员不能到达,到天亮后另寻办法。至凌晨时分,学生中又有人用手机进行再次定位,此次位置显示在沈家村附近的东源山。



学生的手机陆续没电



虫鸣、兽叫,四周黑黑的看不到对方。特别是学生们带的手机陆续都打得没电了,大家顿时害怕起来。更何况当时,学生们已走了一天多,身边带的水和干粮也差不多用完了。



这几个小时对被困的学生们来说是慢长的,而相反,一百多民警和村民却觉得时间过得太快,他们翻了一个又一个山头,但总是到不了学生身边。“到天亮时,除了一名学生的手机还能发短信外,其他手机都没电了。”胡警官说。而一旦联系中断,那搜救便更为艰难。



28名学生山区迷路的消息传出后,省公安厅、杭州市局和淳安警方高度重视,指令民警全力搜救,当地政府部门也组织力量营救。当天深夜,上海相关大学的领导也赶到淳安,和当地村民一起参与搜救。



18小时后学生顺利下山



昨天早上8时20分,指挥中心和学生再一次联系并确定位置后,部分学生先行按一定方向下山,争取和搜山警民相遇。约11时半,走在前面的学生终于看到了村庄,并很快和最早赶到东源山附近的搜救人员相遇。随即,姜家派出所方指导员等再次率民警上山,于昨天下午2时左右,将所有被困学生接下山来。



记者于昨天傍晚得知,下山学生和从上海赶来的学校领导、教师汇合后,已经返回。



据了解,这28名学生本打算从石门林场出发,经由休龙古道到达连岭,然后坐车回到上海。没想到行走在休龙古道上,在通往连岭的交叉口走错了方向,结果上了没路的东源山,越走越深,最后发觉迷了路。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