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原创]插队趣事。8。富农羊官三爷。

预备役海军上校 收藏 6 124
导读:蓝蓝的天上白云漂,白云下面羊儿跑,吹着口哨看四方,山上多宽敞。。。。。。。。。。 我悠闲的摇着鞭子,用手中的羊铲甩着小石头,走在郁郁葱葱的山坡上。坡上,一百七十多只羊儿安静的吃着草。天上,一片片白云漂过。阳光明媚,微风拂许,山谷中,羼羼的流水发出欢快的叫声,鸟儿轻盈的飞上树梢,看着放羊的我,叽叽咋咋不知想对我说点啥。 降蓬山村劳力的分值不低,10分值5毛钱。别看这5毛钱,比起很多干一年还得吃返销粮的村子来说,真是高收入了。那时候,北京农村还有“巴黎公社”。别以为是共产主义实现了,是干一天只挣八厘

蓝蓝的天上白云漂,白云下面羊儿跑,吹着口哨看四方,山上多宽敞。。。。。。。。。。

我悠闲的摇着鞭子,用手中的羊铲甩着小石头,走在郁郁葱葱的山坡上。坡上,一百七十多只羊儿安静的吃着草。天上,一片片白云漂过。阳光明媚,微风拂许,山谷中,羼羼的流水发出欢快的叫声,鸟儿轻盈的飞上树梢,看着放羊的我,叽叽咋咋不知想对我说点啥。

降蓬山村劳力的分值不低,10分值5毛钱。别看这5毛钱,比起很多干一年还得吃返销粮的村子来说,真是高收入了。那时候,北京农村还有“巴黎公社”。别以为是共产主义实现了,是干一天只挣八厘钱,一分都不到!

降蓬山咋能有那么多的收入?光靠一百多亩山地是不可能的,就靠副业。羊,就是一项。

常年村里都养着一百多只羊,每年秋天卖给供销社几十只,村民们分几只,又有钱儿,又有肉吃。所以,这羊官就是很重要。

放一百多只羊,要两个人,羊官是长年专职的,“羊伴子”由男劳力轮流干。到春天羊羔多时,再派俩个女劳力放羊羔。半年后,羊羔长大后,再归到羊群中去一起放。

降蓬山的羊官是个老头,按村里的排辈,年轻人都叫他三爷。三爷中等个头,瘦瘦的,一双风泪眼总是红红的,流着眼泪。三爷好吃,一有人请他去坐席,他一大早就乐颠颠的去赴宴,到晚上回家时,总是很遗憾的说:“吃不多,吃不多(没吃多少)”可每次吃完回来,总是闹肚子。三爷有一个儿子俩个女儿,俩个孙子,四个孙女,还有外孙外孙女。三爷的老伴很能干,儿媳很孝顺。三爷好叨叨,口齿还不清楚。三爷的成分不好:富农!

我开始跟着三爷放羊时,头几天根本不知道咋放,只知道从山羊身上拔羊毛编鞭梢,然后把羊鞭甩得山响。再不就是练用羊铲甩石头。三爷半生气半认真的找队长,说是派个孩子给他当羊伴子,他受不了。队长笑嘻嘻的一通说好的。三爷也没辙。再带着放羊到了山上,就嘟嘟囔囔的教我如何放羊。

原来这放羊讲究大了。首先得知道那的山坡上有啥草,太老的羊不爱吃,太嫩的过早的吃了可惜。有些草长叶时不能吃,最好是结穗时吃,有些草一出土就可以吃,吃过了它还长。赶羊的速度不能太慢也不能太快,慢了,羊吃着吃着没草了,就会乱了队形,互相抢草。快了,羊忙着走了,吃一天没吃饱。中午,得找一个向阳背风的地方,让羊趴一会,倒嚼上午吃的草。吃够了草再饮水。夏天,得住在羊圈里,晚上起来几次,把羊轰起来,不然羊就会热得掉毛。。。。。。。。。总之,要想秋后膘满羊肥,可不是放着玩着就行的。

那个年代,地,富,反,坏,右都是阶级敌人,虽然我在当学生时就没少去农村,自然了解地主,富农也不是魔鬼,对于三爷,我看他除了好吃,其他一点不像个算计人,剥削人的坏家伙。和三爷放羊时间长了和三爷熟了,我闲聊时逗他说他咋成富农的。

三爷嘟嘟囔囔的说了:“俺娶了媳妇没几天,老家儿(父母)就叫俺兄弟分家。分就分吧,就分了三间房,十亩地,四百斤小米,耍儿(什么)都没有,俺和老娘们儿(媳妇)一个家里一个家外,整天的做。后来,赶上天好,收了几石粮,俺舍不得吃舍不得用。人家不好好种地的赶上年头不好就拿地换吃的,俺省着吃就有粮食换地,赶到解放前,就有了三十亩地。共产党来了搞运动,说是一个村咋也得有个地主富农五的。俺思寻着富农么就是日子能过富裕了,俺就和干部说俺当富农吧,俺就成了富农了。哎,谁知道这富农不是说俺戴这帽子就能过富了,是挨整的事。俺没啥,咋也不咋的。可苦了孩子啦。老是背着个成份高的帽子。”

秋天到了,村里商量着挑那些羊卖给供销社,三爷很权威的点着那只羊肥了,可卖个好价钱,那只羊还不肥,留下来。几十只羊一卖,队里收了不少钱。接下来就是杀羊了。一大早,把要杀的羊拉出来后,三爷赶着羊群走了。晚饭时,孝顺的儿媳妇端上羊肉汤,一家人欢天喜地吃肉喝汤。三爷却坐在炕头一袋接一袋抽旱烟,一口都不吃。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