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黑道权欲财色之舞——《天诏》 (六) (六)3

鹤鸣悠悠 收藏 0 6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0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05/[/size][/URL] 也许是天意造化,社会的发展令人始料不及,既陷人于仓促迎合也衍生出豪强横行。到了九十年代中期,商品化的思潮愈演愈烈,等价交换浸透生活的每一个角落,物欲横流侵蚀着整个社会肌体,人际间的往来撕去了道义和情谊的面纱,变成了赤裸裸的钱金交易,仿佛空气中都弥漫着浓烈的铜臭味。 这种思潮就像电脑病毒无孔不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05/


也许是天意造化,社会的发展令人始料不及,既陷人于仓促迎合也衍生出豪强横行。到了九十年代中期,商品化的思潮愈演愈烈,等价交换浸透生活的每一个角落,物欲横流侵蚀着整个社会肌体,人际间的往来撕去了道义和情谊的面纱,变成了赤裸裸的钱金交易,仿佛空气中都弥漫着浓烈的铜臭味。

这种思潮就像电脑病毒无孔不入,商界既是病毒黑客的诞生地也是重灾区,冲击着传统的经营理念和规范。在市场经济大潮的催生下,乡镇企业和私营企业犹如雨后春笋一般遍地开花,像一支支神出鬼没的游击队,窜行商海纵横无阻,把原本规范的经营市场搅动得天翻地覆——红包、回扣、提成……恶性经营不择手段,明火执仗一般疯狂抢占市场份额。而经营体制禁限多多的国营企业根本不堪一击,纷纷在市场竟争中败下阵来。那一年,中纺集团的产品销售直线下滑,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

销售部长丁大庆马不停蹄地四处奔波,像救火队员一般东挡西杀,结果仍旧回天乏力,连合作多年的老客户也相继不辞而别,纷纷弃旧图新。这个丁大庆也是闯荡市场的江湖老手,表面上看,他圆圆胖胖,一脸的慈眉善目,整天笑嘻嘻的像个欢喜佛;实际上,他一肚子生意经,无论洞查市场还是与客户交往都是驾轻驭熟,多年来主管企业营销鲜有败绩。如今面对市场的突然逆转竟是一筹莫展,每次出差回来都像是斗败的公鸡铩羽而归,欢喜佛变得欢喜不起来了,慈眉善目也变成愁眉苦脸。

事态严重,在丁大庆竭力要求下,贺铮决定亲自出马。

在中纺集团众多的销售客户中,北京东方地毯公司是采购量最大,营销额最多,合作时间最长,业务关系最好的贸易伙伴。新年伊始,对方突然断绝了订货合同,转而同某地一家私营企业建立了贸易关系。丁大庆几番前去疏通,对方主管采购的田副总开始还支支吾吾地搪塞,后来干脆避而不见,多年的合作情谊倏然间化为乌有。对于这位田副总,贺铮十分熟悉,长期以来双方互访多多,每每相见都要推杯换盏称兄道弟,俨然业内朋友。这家伙身材奇高,胖壮威猛,晃晃悠悠像只肥硕拙笨的大狗熊。据说,他年轻时曾是专业篮球运动员,退役后来到企业,沒有了运动量再加之美食无度,于是气吹一般迅速发胖,变成如今这副令人叹为观止的尊容。

贺铮同丁大庆驱车前往北京。

行前,贺铮要丁大庆带上两箱“中州老烧”,这是多年的老习惯,过去每次去北京也是如此。那个田副总对此酒颇为垂爱,称赞能与北京“二锅头”媲美,浓烈纯正,物美价廉。拜访老朋友送上一些地方特产,既是礼节也是情谊,表达个意思而已。

丁大庆却对此举表现出一副已然时过境迁的不屑神态,晃动着圆圆的脑袋说:“贺总,您这是老皇历了,人家现在可是今非昔比,改喝茅台、五粮液了。”

“你不要夸大其词。”贺铮不相信也有些不耐烦,“咱们是中州人,只能送中州酒。”

丁大庆难以辩解地讪然一笑,只得服从。

开车上路,贺铮本想仰靠在车座的后背上闭目养神,可是这个丁大庆像个碎嘴婆婆,一边开车一边喋喋不休地说个没完。说来说去就是一个意思,此行北京劝贺铮大方些,要肯出血,否则徒劳无功。

贺铮被搅得根本闭不上眼,索性坐起身,点燃一支烟:“你说了半天,要我怎样大方?又要怎样出血?”

丁大庆笑眯眯地说:“您呀,要摆出大老板的气派,要有财大气粗的样子,人家才会买您的账,才会跟您说真话,办真事。”

贺铮有些反感:“我是国营企业的领导干部,根本不是什么大老板,更不会财大气粗。”

丁大庆嗔怨:“您要还是老一套,我看您还是打道回府,去了也是白去。”

“你这是什么话?”贺铮颇为自信,“两家企业合作多年,我亲自前去拜访,怎么也得给些情面。”

丁大庆一脸讪笑:“您这是一厢情愿,这年头谁还讲情面,都讲利益、讲实惠喽。”

“你不要以偏概全。”贺铮反驳,“两家都是国营企业,总不会没有顾忌吧?”

“正是因为有所顾忌,人家才不辞而别。”丁大庆深有感触,“如今这年头,生意场上都是彼此心照不宣。双方关系不到一定程度,谁也不会实话实说。像我们这样的小干部,人家睬都不睬,知道你也做不了主,睬也是白睬。再说,我们出差往小旅店,吃小饭馆,人家睬你还怕丢身份呢。要想打开双方的关系,必须由您这样的大领导出面,还要主动拉开架式,投其所好,人家才会认同,才会没有顾忌,才会实话实说,才会达成满足双方各自利益的合作。”

“没那么严重吧?”贺铮将信将疑,“照你这么说,生意场上就得吃喝玩乐?就得铺张挥霍?就得暗中交易?”

“信不信由您。”丁大庆摇头晃脑,“过去人们常说,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如今生意场上流行的说法是,世上没有免费的订单。”

贺铮问:“我们流失的那些客户,都是这个原因么?”

丁大庆回答:“人家不会明说,我分析基本如此。”

贺铮面色有些肃然:“如果真是这样,问题就严重了。”

丁大庆也正色道:“我这次竭力要求您亲自出马,就是想让您亲身体验一下市场情况的变化,也好及时调整我们公司的营销对策。再者,田副总的公司又有了大发展,毛纱的需求量大幅增长,这样的大客户丢不起呀。”

贺铮有些不满:“这些情况,你为什么不早些汇报?”

“有些话好说不好听呀。”丁大庆充满冤怨,“我们这些搞销售的,在人们眼里就是游山玩水,多吃多占。如果强调过多,很容易引起猜疑。我请您亲自出马,真实情况自会一目了然,我也落得个清白。”

“你多虑了。”贺铮不以为然,“为了工作,要实事求是嘛。”

“话是这么说,可到了具体问题上往往会变味。”丁大庆似有惧悸,“尤其是咱们的郑老总,整天一脸的阶级斗争,还是小心从事为好。”

“不要背后议论领导。”贺铮严肃嗔斥。

丁大庆的议论并非空穴来风,自从郑天龙升任一把手后,渐渐变得冷漠威严,整天阴沉着脸,动辄厉声训斥,稍有过错便滥施权威,公司干部职工都是噤若寒蝉。别看他自己可以随意挥霍,而对下属的管束却是近乎苛刻。有一次,丁大庆在一家小饭馆请客户吃饭,结账时给手下的弟兄们要了一条烟,结果不知怎么让郑天龙知道了,不仅公开通报批评,还扣罚了三个月的奖金。让丁大庆丢尽了颜面,至今心有余悸。其实,这种事情无须大动干戈,私下批评一下就可以了。贺铮认为,企业管理上的漏洞应该用制度去弥补,没有必要轻易妄开杀戒。郑天龙如此小题大做,完全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真正目的是要用杀伐独断的方式树立自己的绝对权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