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栏闻香 女性风采 表嫂麦燕

昨日黄花 收藏 0 19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626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6267/[/size][/URL] 早春季节,清早刚起床就接到表哥新胜打来的电话,他说嫂子麦燕为我准备了几筐三季梨和一篓新品种蜜罐儿地瓜,要我抽空去乡下他家里拿。其实他们明明知道这两样东西在市里的早市上花不多的钱就可以买到,我知道,表哥和表嫂这是挂念我了。 带了几瓶酒和一些新鲜的带鱼,我坐上通往乡下的小公共汽车。沿途看着车窗外一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6267/


早春季节,清早刚起床就接到表哥新胜打来的电话,他说嫂子麦燕为我准备了几筐三季梨和一篓新品种蜜罐儿地瓜,要我抽空去乡下他家里拿。其实他们明明知道这两样东西在市里的早市上花不多的钱就可以买到,我知道,表哥和表嫂这是挂念我了。

带了几瓶酒和一些新鲜的带鱼,我坐上通往乡下的小公共汽车。沿途看着车窗外一闪而过的树木、村庄和田野,心里想着,三年多没见表哥表嫂和深山里的村落了,不知他们会有什么变化。

新胜表哥是二舅的长子,表姐果萍嫁到城里有了份不错的工作,新胜表哥留在家乡包了果园,他和表嫂麦燕请了几个帮工一起在半坡的果树园子里除草打药剪枝,到了秋天还要收果、找销路,虽然忙忙碌碌的,收入还好,两口子和和气气的,日子过的挺舒心。

车到山村,接到电话的表哥正等在村头站点的石台上,他憨笑着一边接过我手里的包,一边和下车的乡亲们打着招呼。跟在表哥身后,一路顺着窄窄的街道向前走,那眼轱辘井还在,那青石井沿被岁月磨出一道道绳痕,探头望下去,井里闪着一点微光,水还是很深很深。那几座陈年的草垛还在,淡黑枯黄的麦草上爬着些叫不上名的蔓藤。来到表哥的家门口,又看到了门前那棵树皮皲裂的老槐树。每年四月是槐树花开的季节,也是春雨漫漫的时候,小时候来二舅家,这个季节早晨起来,常常会看到细雨中的一地槐花。

表嫂麦燕迎出门,她拉着我的手亲亲热热的把我迎进屋。麦燕大我表哥一岁,那年,高中毕业的她没有考上大学,上农业广播学校面授班的时候认识了同班的新胜。两个人恋爱两年,拿到了毕业证的秋天,他们结了婚。

那时候二舅妈还在世,放暑假的时候我常常去舅妈家住几天,看着这两个人一个沉默寡言,一个爽朗健谈,我曾经有些纳闷:我那新胜表哥性格憨厚、少言寡语,麦燕她性格开朗,热情奔放,这两个性格反差很大的人竟然走到了一起,而且相处的很融洽。在我看来有点不可思议。

坐到热乎乎的土炕上,麦燕端上早就准备好的枣茶和炒花生,这是咋暖还寒的季节,我们腿上盖着花被,吃着花生和苹果聊着天。健谈的麦燕话题离不开她的果园,半天下来,我知道了我的表嫂这些年来的艰辛和不易。

麦燕是小镇上的姑娘,刚嫁到这个山沟里来的时候她很不习惯。镇上吃的是自来水,而在这个半山腰上的村落里,村民们吃水是靠到村头那眼轱辘井去挑的。

这眼轱辘井是在石硼上打的,井深近十米深。表哥外出联系销水果一走就是十天半个月,麦燕从把水桶摇到井里舀水开始学,她一遍一遍的摆动水桶,那长绳下的水桶不听使唤,摆动半天摇上来看看盛了不到小半桶水,有路过的乡亲要帮她,总是被她笑着拒绝,第一个月每次挑水都要用去很长时间。两个月后,麦燕学会了摆水,学会了挑起水担轻轻摇动着身子走路来使水桶保持平衡水不外溅。

几年前的秋天,表哥突然胃出血,去医院检查说是得了胃癌,动了手术把胃切除了三分之二。医生做了活体化验后说,好在是早期。半个月后出了院,手术费加出院开的药花了一万多。术后吃药和补充营养需要钱,已经成熟了的果园不等人;家里炕上躺着病人需要照顾;上学的孩子需要按时吃上饭;需要有人指点作业。麦燕天天起早带晚,家里家外的忙着,她几乎找遍了所有能帮着卖出些苹果的熟人,不知磨了多少嘴,求了多少人,暗地里流了多少泪。一个月下来人瘦了一圈。

麦燕说到这里,我猛然想起是在三年前,她来电话要我帮着找人销些苹果,她知道我正忙着为公司筹建商场,一年几乎没休一天假,没有对我提起表哥的病。表嫂一向很少找我办事,她说过不愿意为我这个忙人添麻烦。我当时马上替她联系了几处效益较好,能给职工发点福利的企业,帮她卖出去八千斤金元帅苹果。

提起这一年,麦燕说她那个时候嘴上的泡是一串又一串的起,夜里躺下来想想自己的难处,不知流了多少泪。可是天一亮,擦擦眼泪起了床,接着支撑这个家。

第二年,表哥病情稳定,身体恢复的不错,麦燕看电视上说南方有一处大型的水果批发市场,每天成交量很大。想起这几年一到秋天就为水果的销售犯愁,她觉得老是靠求熟人帮忙不是长久的办法,就和表哥商量着要去看看行情,劝慰了为她担心的新胜,没有出过远门的她怀揣着一千块钱独自登上了南下的火车。

到了南方,她在那批发市场里转了两天,看了两天,问了两天。摸清了这个市场上畅销的水果品种、成交价格,找到了当地的批发代理商,农广校毕业、性格开朗健谈、有果园管理专业知识的麦燕很快取得了批发商的信任,初步谈妥了以后的联销协议。

当年秋天,麦燕找了几个帮手,带着装满水果的货车去了南方,连批发带来回的路程用了五天,当她带着充上了五千块钱的银行卡回到山村的时候,这个深山里的小村轰动了,几家承包果园的乡亲上门询问详情,麦燕把她两上南方所得的经验说给大家听,第二次南下,她带去了村里乡亲们组织的一个车队八辆货车,深山的水果出自没有污染的环境,果质细,味甜,上色好,很快就有了回头客,从此,这个北方的村落,和远方的水果批发市场结下了缘分。

麦燕告诉我,表哥前不久去复查了身体,医生说恢复的很理想。她说,今年秋天,没等她们和代理商联系,南方来了几位批发商,把村里的果园看了个遍,预定下所有的一、二等果,所以,今年没出门就把水果全卖出去了。

年底,麦燕去参加了镇政府召开的优秀致富农民表彰会,拿回了块写着“致富能手”的奖牌。区上还发给她一千块钱的奖金,说着,麦燕下炕把奖状和奖金拿到我面前,她笑的是那么开心,那么淳朴,人到中年的她,经受了几番磨难几波周折,她用学到的知识、过人的智慧和战胜困难的勇气为自己,为家庭,为乡亲换得了快乐和富裕的生活。

吃过饭,看天色不早,表哥推着小车装上梨和地瓜,表嫂换上那件为去镇上开会特意买的蓝缕压花皮衣,围上了我为她买来的那条毛围巾,两口子一起送我去村头公交车站点。

车来了,等车的乡亲帮着一阵忙活把东西装上了车。

坐在启动的公交车上我把头伸出窗外向表哥表嫂挥手告别,哥哥和嫂子喊着“妹,常回来看看呀!”车离山村越来越远,村头槐树下,表嫂麦燕挥着手,玫瑰色的围巾在她胸前随风飘动着,把她那张透着红晕的脸忖的是那么好看。

这就是我的表嫂,美丽、自强的麦燕。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