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栏闻香 单篇文集 夜上刘公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6267/


前些年,因为演出和观光我曾多次上岛,观光是当天往返。演出完吃过夜餐,海军登陆艇会马上送我们出岛。

为了答谢我前几天的帮忙,朋友邀请我们一行五人在傍晚坐便船登岛一游。接到电话我很高兴,夜上刘公岛,这可是第一次。

乘登陆艇,20分钟就到了刘公岛码头。按事先的约定,这一次我们不去参观看了多次的丁公府和甲午海战馆,直接去岛上老百姓住的东村。

东村,在刘公岛最东端。在战国时期。岛上就有人住。英国强租期间,强迫居民外迁。明代,清朝,为抵倭寇曾将岛上居民全部迁出。几迁几换。解放后,当地政府也先后从威海郊区选了三十多户贫农搬进刘公岛。

沿海边环岛公路东行,由甲午海战记念馆脚下一拐弯,就见到东村了。这时夜已经悄悄地潜上来,为小小村落罩上了一层神密的面纱。小村背靠青山,面对一湾静水。一排排黑瓦砖房,脊连脊,门挨门。小村分前街后街,有大道小道。民居之间偶有单座小洋楼,这是岛上特有的景色,是刘公岛作为当年英国殖民地留下的痕迹。

在村中间,我们见到一院门敞着。四间正房,两间厢,小院收拾的干净利落。我们喊了一声:谁在家啊?喊声刚落,走出一位大嫂,约有40上下年纪。红脸大唇高嗓门,开口说话声音响的象铜铃。来来,快进来。朋友是岛上管理人员,大嫂自然认识,可大嫂拉着我的胳膊说大妹子你来了,你可是好几年没上岛打扬琴了。几年前的事了,我竟然被观众认出来,心里不免有些得意,亲亲热热地拉着大嫂进了屋。

炕上,大哥正在吃饭:小饭桌上一盘焖豆角,一碗煎黄花鱼,几棵大葱,一碟面酱,两碗小米粥。小藤筐里是两个玉米豆面大粑粑。那大粑粑一个足有半斤。

大哥大嫂往沙发上让着我们,又招呼大家吃饭。我们是吃过饭上岛的,可见了大锅烀的大粑粑还是忍不住每人掰了一块放在嘴里。那喧腾劲,那清香微甜的滋味,让我们有些忘了客人的身份。大家一齐帮她两口子吃完了一个半斤的大粑粑.

和大哥大嫂拉起家常,知道岛上居民已全转为城市人口,早已不打鱼了。家家都在丁公府东旅游一条街上做买卖。大哥大嫂每天在丁府前摆小摊卖鱼杆,收入很不错。岛上在一九八四年通了电,又从岛外通进自来水。


拉着家常,大哥咧着嘴笑个不挺,一副满足的样子。我见大嫂手上带着金戒指,脖子上挂着金项链。两口子收拾的干干净净的屋子里,彩电,冰葙,洗衣机,DWD岛外居民有的她们都有。那彩电大的让人觉得在这小屋看这么大的彩电是不是太耀眼了。

告别大哥大嫂,我们绕过东村往回走。朋友有本事,竟然借到一条舢板船。请来开店的许大哥摇撸,又向驻军打了招呼。说让我们体验一下坐舢板荡漾大海的感觉。姜姐刘姐怕晕船不敢上船,许大哥为她们找来旧轮胎点燃,让她们在浅水石硼上抓螃蟹。我们几个上了船,慢慢向岛东海面摇去。

舢板渐渐离岸边远了,船和海浪一起一浮发出了有节奏的相互撞击声。月亮从云缝里钻出来,在天边散出微弱清冷的光。看着刘公岛海面,我不由的想起几天前我写那篇[海上战舰刘公岛],想起致远舰管带邓世昌那流传百年的名言:国破舰已沉,吾何以苟生。邓公,你想没想到,你们当年怒抗倭寇,血撒海疆的壮举,给百年后的子孙们多大的震撼!这比任何教科书都管用啊!

舢板船慢慢划着,海岛影影绰绰只剩下轮廊。夜色里的岛上已经分不出那里是山峦,那里是树,那里是兵营,那里是哨卡,那里是白天喧闹的旅游一条街。

许大哥正摇着撸,一个失手撸掉进海里。虽然海面平静,但微浪还是涌着撸离船越来越远。许大哥居然不慌不忙地笑说:得,哥妹!咱就这么漂着,一宿的水路,天亮就漂到了小日本的地盘,哥几个打小日本儿去。大家有些慌神一齐用手划水追撸。忙了一阵眼看撸更远了,许哥脱了外衣滑进水里向撸游去。真好水性,他一会自由泳一会潜水,终于把撸追了回来。男同胞赶紧脱外衣让他披上。

是上潮,船往回摇容易多了。上了岸,姜姐刘姐正高兴着那。原来,夜里藏在石硼缝里的螃蟹见了亮光就会一动不动,她俩捉了一塑料袋子。

离预定返程时间还早,我们漫步向岛西走去。到岛的西南面,眼前是一座黑黝黝的铁桥,当地人习惯称它为铁码头。铁桥长数百米,桥身全用厚铁板包成。这座铁骨铮铮的百年老桥,俯卧在波涛汹涌的海中,默默地承受着大自然给于它的种种压力。我凝望着这见证了百年历史的老桥:粗糙的桥身,像屹立海中的脊梁,仿拂在支撑着中华民族历史磨难与坎坷。这是一种情怀,它使得甲午志士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英烈逝去,留下无言的铁桥。它以它的存在向人们诉说百年来,中华儿女可与日月同辉,与天地共存的悲壮步履。

该返程了,小跑着赶回码头登艇。站在艇上,望着渐渐远去的海岛上灯光闪烁,绕岛的海上银波在月光下轻轻荡漾。皎洁的月亮洒下一片光辉,把刘公岛忖托的象一块绿宝石。这海上之夜遮掩着多少精兵强将,蕴藏着多少精备武器。现在的刘公岛常年严阵以待,绕岛二十华里的岛岸线上,步下了天罗地网。海上明珠刘公岛已成为一道坚不可摧的天然屏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