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栏闻香 单篇文集 深山军营十五天

昨日黄花 收藏 0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626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6267/[/size][/URL] 新商城一个月后要开业,公司决定由我和苗副总负责新招收的90名实习营业员的培训工作。几经联系协商,我们带队来到深山里的兆家山陆军守备连进行十五天的封闭式训练学习。 每天面对着寂静的大山,清一色的男子汉军营里突然来了70名女生和20名男生,战士们兴奋不已,他们在连长指导员的带领下敲锣打鼓列队欢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6267/


新商城一个月后要开业,公司决定由我和苗副总负责新招收的90名实习营业员的培训工作。几经联系协商,我们带队来到深山里的兆家山陆军守备连进行十五天的封闭式训练学习。


每天面对着寂静的大山,清一色的男子汉军营里突然来了70名女生和20名男生,战士们兴奋不已,他们在连长指导员的带领下敲锣打鼓列队欢迎,驻地的乡亲们也围在大门口看热闹。


男生少,住到战士们让出来的士兵宿舍里。我和女生们住在军人小礼堂。大家把行李放在铺好的新麦草上,一阵忙乱以后,71个铺位整整齐齐地出现在眼前。看着我有些诧异的目光,女生们都很得意,七嘴八舌的抢着告诉我说她们在学校里已经接受过军训,言外之意是这次训练多此一举。


一下子添了这么多人,忙坏了炊事班,苗总和连长商量好每天派5个学员帮厨。谁知第一天午饭后炊事班长就苦笑着告诉我,派去的女学员没有一个会做饭,连切菜都不知怎样下刀,头一顿饭是越帮越忙。连长在旁听了大笑:经理妹子,教她们切菜的任务交给你了!我只好从炊事班要来几个大南瓜和菜刀菜板,就在小礼堂集合起学员,我先做切菜示范,然后每人来切上几刀。看着她们一个个兴致勃勃认真切菜的样子,我不由得好笑,来之前我们和部队就这次军训的具体教程进行过多次探讨,但是,军营里上的第一课竟是切菜,这是我们都没有想到的。


第二天清晨由连长和苗总分别宣布军训纪律:一、学员分为十个班,早六点起床跑操,上午八点开始军训,下午一点半开始营业员基础业务学习;二、任何人未经批准不得走出大门,每天傍晚由我和苗总带队到水库洗衣服;三、军训期间不得谈恋爱;四、重申不得以任何方式与家人见面和联系的规定。最后一条来之前已经通知家长,家长们都表示理解。


头几天很平静,穿上迷彩服的学员们都很精神,跑操、军训、学习,一天下来大家都很累,晚上十点倒头就睡。我和苗总、连长、指导员都松了一口气。那知到第四天,原本担心的事情就陆续发生了。


先是有的家长开着轿车带着零食来看子女,接着这些独生子女们开始想家。晚上只要一个人抽抽搭搭,其他人就跟着掉泪。然后有胆子大的趁中午人少从军营旁边围墙的豁口出去到水库洗澡。还有两位比较浪漫,每天傍晚相约在礼堂后连队的菜地见面,这两位一位是女学员,一位是连队的吉普车司机。


经常开车来了解情况的老总听了汇报后,集合学员宣布几个决定:一、已经和家长见了面的学员立刻拿行李走人;二、为保证学员生命安全,再次宣布任何人不得私自到水库洗澡,由苗总每天午休时间看守水库;三、鉴于牵扯到战士,对菜园约会的女学员不点名警告,或者走人,或者军训期间两人不得再单独见面。


老总宣布完决定没有象往常那样立刻回单位,而是一直待到下午两位家长开车送子女回来,一再做检讨,并保证信守当初的承诺不再来看子女他才离开。这事很快在学员家长中间传开,再也没有那位敢冒险来军营探望学员,学员也安心多了,我这才明白老总的苦心。只是以后的十几天里苦了苗总,他的午休改在水库边上,原来的白皮肤被晒成了黑色。至于那位浪漫的司机,经过我和苗总讲情,被连长交给挺严厉的二班长暂时看管,直到军训结束才又回去开车。


严肃的纪律约束,大家庭的热闹,使学员们逐渐安下心来。紧接着,更加艰苦无情的军训开始了。学员们原以为这次军训和他们在学校受过的军训差不多,所以开始练稍息、立正时都很不以为然。但两天下来具体负责训练的赵班长对我们说:学员们的军姿离今后商场升旗时国旗护卫班的要求差得太远。我和苗总异口同声地说了一个字:练!


赵班长是山东海阳人,今年22岁,参军整两年。平时很少看他笑,见了我和苗总也总是以立正姿势说话,话语表达很严谨,当过几年兵的苗总不止一次的夸他是一个标准合格的军人。他训练学员稍息、立正时以身作则,认真做着示范动作,三天下来,赵班长的内脚髁骨碰出了鲜血。血渗出了军袜,染红了军胶鞋。学员们噙着泪水跟着他一丝不苟地练习着,一旁观看的我和苗总不由得眼眶也湿润了。当和连长谈起他的时候,连长嘴一咧笑道:“我的兵都这样!”“我的兵”!这三个字包含了多少意思我不能全理解,但是,连长的自豪,赞赏和不以为然我还是能听得出来的:在他看来这很平常。苗总看着训练场上在烈日下军装被汗水湿透的十位教官感叹地说:“有这样的兵,真有战事我们不愁打不了胜仗!”


三排长负责早晨带领学员跑操,别看他总是笑呵呵的,领起跑来让学员们恨不能咒他生几天病,小操场跑一圈是200米,一早晨他领跑四圈,这让很少锻炼的学员气喘吁吁叫苦不迭。每天跑完步,学员都围住他要求第二天少跑两圈,他总是笑呵呵地答应着,但是第二天照旧。十几天下来大家都逐渐适应了,800米跑的都比较轻松。


每天下午的课程是由苗总和我讲商场柜台基本常识,这些,讲一次就懂。而练习珠算基本功时,学员的珠算基础之差是我没有想到的,这些大中专毕业生谈起计算机滔滔不绝,而第一次珠算考试成绩令人哭笑不得,有的连小九九都背不全。尽管现在已经进入计算机信息时代,开架售货的超市全使用微机管理,但是在封闭售货的柜台上算盘仍然是离不了的计算工具。经过几天的紧张练习和不断的考试督促,大家的珠算水平提高很快,看着一迭边听数字边打算盘的答卷,以及交上来的个人总结,我赞叹学员们的勤奋和认真,还有文化修养功底的厚实。


十五天很快就过去了,在军营的最后一个下午,学员和战士们举行了一个汇报联欢会。当部队上级首长和我们总公司领导看到学员列着整齐雄壮的方队走来时,不由得集体起立,给予学员方队以热烈的掌声。我和苗总对望了一眼:总算完成任务了,而且平安无事,可以交差了,十五天的担心和辛苦只有我们两人能体会得到。


再见了,军营!再见了,战友!再见了,连绵不见首尾的大山!两辆大客车带走了教官们辛勤的汗水,带走了送别的全体官兵的眼泪,车上车下哭声和送别告别声引得旁边那些原本来看热闹的大嫂大妈们也跟着擦泪。车开动了,学员们伸出手摇着,军营离我们越来越远,军营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军营十五天结束了,我相信它会永久的留在所有学员和战士的心里。


“夜晚的军营很寂静,静的能听见山上偶而有什么鸟的叫声。来军营十天了,在这与城市隔绝的深山军营里,年轻的战士们奉献着青春。每个班每周有两个出山名额,战士们把出山当做大事,喜事。每一位出山的战士都带着班里战友的委托,每当周末傍晚出山的车辆回来的时候,是军营最热闹的时刻,战士们从回队的战友手里接过代买的日用品,他们的欣喜,他们的满足,他们战友之间的亲热,让我在旁边看着羡慕,看着会心。这些天的朝夕相处使我从心里感到他们是朴实的人,是可爱的人,是可敬的人。有时间我会用朴实无华的文字来写这些战士们和可爱的学员们。”这是我在军营的一个夜晚写下的一段日记,用来做这篇文章的结束语。

这是05年我发在铁血的文章。现在回想起当时身处深山军营的那些日子,心里不免有些惦念军营里的弟兄们,这许多年过去了,当时的那些战士们早已复员,军营里现在都换上了新面孔,但是不变的是绿色的军装和那各营房几乎是一模一样的两层楼房。酒量和嗓门都特大的连长是提升还是转业了?无论是提升还是转业,他都已经不在深山里的这个军营里了,但是我相信,在连长的记忆里,被大山环绕着的绿色军营会永远留在他的记忆里,那是他奉献了自己青春的地方。

还有那些每天和大山为伴的年轻战士们,换了一茬又一茬,不变的是深山军营上空飘扬着的八一军旗下张张年轻的朝气勃勃的脸庞。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