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栏闻香 海岛缘 第三章 台风夜军嫂难产

昨日黄花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626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6267/[/size][/URL] 提到老主任,我想起那个岛上刮狂风的夜晚。那是夜里12点多,我和璇儿被屋外狂风的呼啸声惊醒,听着房上的瓦片被狂风吹落的哗哗响声和两扇铁院门哐当哐当的撞击声,我们俩把头缩到被子里,生怕房子被刮倒砸到头上。忽然璇儿说:“艳儿,好象有喊声!”我仔细一听,嘶吼的狂风中隐隐约约好象夹杂着微弱的喊声,穿衣起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6267/


提到老主任,我想起那个岛上刮狂风的夜晚。那是夜里12点多,我和璇儿被屋外狂风的呼啸声惊醒,听着房上的瓦片被狂风吹落的哗哗响声和两扇铁院门哐当哐当的撞击声,我们俩把头缩到被子里,生怕房子被刮倒砸到头上。忽然璇儿说:“艳儿,好象有喊声!”我仔细一听,嘶吼的狂风中隐隐约约好象夹杂着微弱的喊声,穿衣起床,张大哥已经打开大门与刘军医两人在风声中喊叫着对话,原来是潜艇大队王艇长的爱人难产,驻岛部队在岛上的军医全都在临时产房外束手无策,因为他们都不是妇产科医生。眼看狂风一点没有停的意思,所有的舰艇都出不了航,王艇长抱着痛苦挣扎的妻子流泪不止。情急之下,有人想起老主任的爱人是位老护士,打电话找她,电话线可能被狂风刮断了打不通,只好派人来找。王哥急忙随他们上了车带路到东村把阿姨接到临时产房,我们站里几个人都没了睡意,焦急的等王哥带回消息。天亮了,风渐渐停了下来。我们留下一人看门,其他的人一起向卫生所跑去。路过小码头,见到很多人正在码头往登陆艇上抬担架,走近一看是大家送王艇长和妻子带着刚生下的儿子出岛住院检查调养。我们大家心里这才一块石头落了地。送走登陆艇,主任的爱人瘫坐在栓缆绳的石头上,几位军医一齐上前搀扶她,说谢谢的,敬礼的,握手的,可是紧张劳累了半宿的阿姨依然累的说不出话来,只是摆手示意。

回到站里,我们看到了刚才没顾上看的情景:站里所有平房上的瓦全部都被狂风刮落到地上,屋檐下挂着的几串鱼干被刮到草棚角落,沾满了泥土。厕所前立的半截墙也被刮倒了。老主任说这次台风是多年不遇的八级台风。


五天后的傍晚,王艇长喜滋滋的带着一包红鸡蛋来到站后院,我们大家围上去抢着吃。老主任剥了一只鸡蛋说当爷爷的吃一个,王哥说那我这当伯伯的也吃一个,还有说自己是当叔叔的,我和璇子说自己是当姑姑的,王艇长表示反对,说我们俩还小,应该是那八斤重的胖小子的姐姐。于是接下来屋子里满是争辈份的笑声。


后来听老主任说,那天夜里可把他的老爱人急坏了,也吓坏了。阿姨退休前是眼科病房护士长,自己只生了一胎,可是当她到了卫生所看到难产的军嫂,看到几位焦急的年轻的军医、医助们那期盼的目光,听着屋外依然呼啸的风声,她知道,台风不停,舰艇出不了航,待产妇出不了岛进不了妇产医院,两条人命在危险中,她没有退路了。阿姨没有解释自己的专业不是妇科,她镇定的回忆自己经历的生产过程,象一位熟练的妇科医生一样和刘军医一起接生,她的镇定使大家有了主心骨,军医们都说当时看阿姨镇定自若地指挥军医们忙这干那,都以为她是妇产科护士长呐。


每逢刮风天,我总会想起那个难忘而又令很多人揪心的台风夜,还有因没人伺候月子而千里迢迢来到海岛生孩子,指望丈夫能好好照顾自己的那位难产的军嫂。王艇长十五天的假休完后照常出海,那位军嫂的月子是在老主任和阿姨家里度过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