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概述

如第七章所述,对价是一个有效合同的先决条件,一个允诺在交易中没有就损害进行磋商,就不能作为合同强制履行。当然,正如我们所看到的,合同损害有一个弹性范围,使得法院可以扩展交易磋商的概念,以包纳一些有价值的案子。但是,这仅仅只是一个方面,有时候事实是,没有合同损害的操作能产生一个允诺有对价的现实争论。在很多案子里允诺最后没有履行是合适的结果,但是这种结果在受诺人因合理信赖允诺而遭受损失时就是不公平的。允诺后不得反悔原则就是为了在这类案子中提供救济而发展起来。当所有这些要件都满足时,允诺人可能就要对没有对价的允诺负责。法院可以使其在必要的范围内履行,以纠正由于信赖它而导致的不公平的结果。

允诺不得反悔原则在《第一次合同法重述》第90条中,最初被表述为一种责任的特殊基础,这种表述仍存在于《第二次合同法重述》第90条中,只有微小的改动。尽管《重述》本身没有把这个原则称为允诺不得反悔原则,这个名字通过长期的使用而被稳固建立起来。

就如后面将要讲到的那样,在决定用允诺不得反悔原则是否合适时,必须考虑一些因素。但是其实质要素可以被简单表述为:允诺和允诺之上的致人损害的信赖。尽管这两和先决条件并非一直同样侧重,但是在使用救济时必须把两者结合考虑。


2. 允诺后不得反悔原则的辅助基础和独立基础

尽管一些作者声称,允诺后不得反悔原则变得越来越重要了,总有一天会使作为合同义务基础的对价原则失色,但是允诺后不得反悔原则仍然是救济的辅助基础。如果允诺以对价为支持,且没有其他使其不符和合同允诺的问题,允诺后不得反悔原则就不需要了。当分析一个问题的时候,按照逻辑,当然首先要考虑有没有合同成立,然后只有当问题得到否定回答时候,考虑允诺不得反悔原则。

因为在这个原则下,没有对价的允诺是可以履行的,所以允诺不得反悔原则有时被称为对价之替代。在使用这个说法时要谨慎,因为在允诺不得反悔的分类和它和合同的关系上是存在争议的。这一争论部分是哲学上的,反映了对于法律的相反的观点,部分是经验主义的,建立在法庭如何对待允诺后不得反悔原则的不同理解之上。一个人对于允诺不得反悔的性质的观点能产生重要的实际结果,因为正如下面讨论的那样,这对救济途径有影响,而且能够影响如合适的诉讼时效或程序方面的问题。

那些认为允诺后不得反悔原则是对价之替代的人,认为如果允诺不得反悔原则的要件被满足,则允诺必须被当作合同的义务。即当没有对价时,允诺不得反悔原则是寻找合同义务的可供选择的基础。《第二次合同法重述》支持了这一处理方法,第90条注释d声称受这部分约束的允诺是一个合同。

反对的观点认为,允诺不得反悔原则不会导致允诺作为合同来履行,而是作为一个允诺履行的可供选择的独立基础——一个责任的独立理论。它不是建立在对价上,而是建立在引起信赖的行为责任上。允诺不得反悔的概念强调了它与侵权的密切关系,而且看上去它更像对信赖导致的损害的一种救济,而非一致同意而建立的关系。

我认为事实是介于这些中间的。一个自愿的允诺存在,当然提供了允诺不得反悔原则和合同之间的联系。但证实的损害信赖和救济途径的需要使允诺不得反悔原则与合同区别开来。因此,把允诺不得反悔原则当作独立的,与合同不同的救济基础更加合理。


3. 合同与允诺后不得反悔原则在救济上的不同侧重点

不管是否把允诺不得反悔原则看成责任的独立理论,人们通常认为允诺不得反悔的救济受制于不同的影响合同救济的考量,而不是影响合同救济的那些。但是,以合同为基础的途径和以侵权为基础的途径的区别,的确影响了人们对于允诺不得反悔原则的最合适目标的看法。正如在8.7部分更充分的讨论的,如果允诺不得反悔创造了合同责任,那么允诺不得反悔的正常救济应该是允诺的全面履行,只有在特殊情况下,限制救济才是合适的。结果,如果人们把重点放在信赖保护上,救济通常限定在实际损失的补偿上,当公正要求时,案子要更全面的履行。这会在救济时有实质上的不同:合同损害关注未来,且试图把受诺人置于如果合同被遵守时他或她应处的位置,他们的目标时候通过授予受诺人由于合同结果应得到的等量的东西,来给予其对价利益,另一方面,类侵权损害关注过去,且仅仅试图通过花费和损失的补偿来恢复原状。


4. 衡平法上不得反悔原则的介绍和它与允诺后不得反悔原则的关系

如上所述,允诺不得反悔原则的重要功能是,对于一个没有对价的允诺上的合理信赖提供救济。允诺后不得反悔原则,一个相对现代的原则,来源于更古老些的衡平法上的不得反悔原则,也被认为estoppel in pais。因此,它对于理解衡平法上的不得反悔原则的基本观点也是有帮助的。衡平法在2.5部分介绍过。因为衡平法院对于当事人之间的裁量很谨慎,所以诉讼人在寻求法院帮助时,自己也必须表现得很平等,这是衡平法的一个通常的原则。原告的无意义的行为会阻碍其可得的救济。

衡平法上的不得反悔原则反映了这样的一个原则,其基本目的是,当一个人故意用言语或者行为误导另一方产生权利不存在或不会被主张的合理信赖时,他就不能主张此权利了。像很多衡平法原则一样,不得反悔原则包含了一种双方当事人之间的衡平法上的平衡和双方过错与责任的相对的评估。因此,它通常仅在这方当事人主张权利故意地在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误导了或者可能导致另一方的信赖的从事误导行为时阻止救济。另外,不知道真实情况的另一方,必须对误述产生信赖,以这样的一种方式,即如果原告被允许主张权利,则会导致损失和损害。

例如,Jack.Black打牌赢了2000美元,打牌是他的妻子Prudence严格禁止的,为了隐藏他的来历不当的收入,他把钱藏在一个没有用的饼干罐子里。一天他的侄女Penny less 来访,她把手伸进罐子里,想罐子里装的是饼干,当她掏出一叠钞票时,她的阿姨Prudence产生了怀疑,她要求知道Jack叔叔的钱是哪里来的。Jack叔叔通常很冷静,不难编造出一个看似合理的故事让Prudence阿姨相信:“呃……好的……Penny的爸爸把钱给我作为给Penny的惊喜。我特意把钱藏在罐子里,因为我知道当她像平时那样在罐子里找饼干的时候就会找到钱。”尽管这个解释让Prudence阿姨满意了,但是这并不是一个聪明的策略。因为Penny掏出钱欢快地叫着:“现在我可以参加想参加而付不起的旅行了。”还不等Jack叔叔把Penny拉到一边,解释钱真正的来源,她就离开了。Penny直接去了旅行社,在那里买了一个不能退的机票和旅馆的套餐。一会儿,Jack叔叔气呼呼地来到Penny家门口,告诉她真相,让她把钱还回来。

如果Penny拒绝把钱给Jack叔叔,而Jack叔叔愚蠢到通过起诉,向Prudence阿姨公开他目无法纪的行为,他很可能会被禁止主张那是他自己的钱。他故意错误地告诉Penny那是她的钱,他意识到她相信了他,且并没有把真相告诉她,使她相信了他的话。Penny显然没有理由怀疑他说的事实,由于信赖她有了2000美元的事实,而导致了不可逆转的行为。她很难找到钱来补偿他。Jack叔叔说这些话的时,没有打算欺骗Penny,但是这无关紧要。不得反悔原则不是建立在欺诈之上的,而是建立在导致信赖和损害结果的故意言行产生的责任之上的。一个人被禁止主张一个事实,被认为事实不存在,所以在法律上错误变成了现实。

这是一个衡平法上不得反悔原则的案例,而非允诺后不得反悔原则的案例。因为Jack叔叔做了一个不正确的事实呈述而不是一个允诺。的确,不得反悔原则最初不是应用在允诺上的。在19世纪,一些法院开始意识到基于允诺的信赖和基于事实的信赖同样值得保护。于是他们开始把衡平法上的不得反悔原则运用到允诺上。(这些案子的理论是允诺人禁止主张没有对价的允诺,于是对价就产生了。因此,早期的案子确实把不得反悔原则当作对价原则之替代。)并非所有的法院遵循这种方。一些法院在没有对价时,尽管存在信赖也拒绝救济,其他法院通过转而在损害中寻找对价来直接保护信赖。

到《第一次合同法重述》起草的时候,有足够的案例法来支持被称之允诺不得反悔的新原则的内涵。《重述》的表述不是把允诺当成禁止否认的对价,而是简单地把允诺上的致人损害的信赖看作是强制履行的基础。因此,尽管《重述》的起草人不一定认为允诺不得反悔原则是独立于合同的一种责任理论,但是他们为这样思想播下了种子。随着《重述》的普及,允诺后不得反悔原则的司法认同也在发展。尽管法院在其范围上有不同的看法,这一原则已经很好地建立起来了。允诺后不得反悔原则在《第二次合同法重述》中的表述,和其在《第一次合同法重述》中的表述非常的相近,但是还是有所变动,反映了其在干预年代的发展。


5.允诺后不得反悔原则的范围:赠与和商业交易

在允诺后不得反悔原则最初产生的时候,它最主要的作用是使赠与性允诺有效。例如家庭赠与和慈善捐赠。允诺后不得反悔原则被认为不适用于商业交流过程中的允诺。它继续适用于赠与性允诺,但是趋势很扩大其适用范围。允诺后不得反悔原则在大多数商业交易中是没有用的。没有赠与是故意的,一旦协议达成,对价就产生了。但是,我们已经看到对价问题确实有时出现在商业活动中,或者其他因素会阻碍允诺作为一个合同来履行。

至少在三类情况下,允诺后不得反悔原则可以被适用于商业允诺。尽管这些情况在技术上缺乏对价,其没有合同责任的真正原因通常是其他的,真正的问题是强制履行没有合同的允诺是否合适。

5.1 一个有很好的对价的允诺会因为缺乏法定的形式而不能被履行。例如,欺诈条款。允诺后不得反悔原则可在公平需要允诺人不被允许逃脱责任时,允许非正式的允诺履行。基于这个基础的讨论杂11.4部分有涉及,在那里其是与欺诈条款相联系的。(尽管在技术上可以说这里没有对价,因为一个不能履行的非正式的允诺不是一个法律上的损害,真正的问题是允诺是否应被强制履行,即使其与要求的形式不一致。)

5.2 允诺后不得反悔原则可被用于支持一方当事人的,在谈判中失败的合同而产生的允诺。当当事人之间协商时,他们会做出暂时的行为,他们没有打算受到这些行为承诺的约束,除非或直到达成最后的协议。因此,通常的规则是:在谈判过程中作出的有意言论不被看成是允诺,一方当事人由于这一言论而招致的花消或者放弃得到机会,通常预见到了合同没达成时损失的风险。然而有时,一个先合同的言论可合理地看成一个有约束力的行为。如果没有遵守就会招致合理信赖和责任。;日微 ,这可能发生在这些时候:当标书在被接受之前被信赖,或者当一方当事人采取了联系特密切的行为,或者是在另一方指导下的行为。(同样看5.3部分的,对于谈判中的允诺后不得反悔原则的更深层次的探讨。)我们又可以把这特征化为一个对价问题:先合同的允诺缺乏对价,因为有反映行为的合同从没实施过,但是,真正的问题是是否并在什么情况西,一方当事人需要对谈判过程中得到允诺负责。

5.3 双方当事人达成的协议可能由于某些缺点或者冗长而没能达成合同,允诺后不得反悔原则可以为基于这种协议的信赖提供救济。(允诺后不得反悔原则可以为允诺产生的信赖提供救济,这种允诺是因为双方达成的协议中的一些缺点和冗长而没有达成合同。)例如,在假定的合同中有一些致命的含糊的语句,或者有一个否定责任的免责条款,而这责任足够产生合理信赖。有人会说这也是一个对价问题,含糊不清的任意的允诺不是对价。但是真正的问题是公正是否要求有责任,即使在缺乏有约束力的合同的时候。

简言之,允诺后不得反悔原则的作用,不仅仅是强制履行赠与合同,而是包括了许多不能被认定为合同的允诺,或因为他们缺乏对价,或因为某些其他的缺陷,或在合同形成的过程中缺少了要件。


6. 允诺后不得反悔原则的要件

6.1要件的介绍与评论

假设Rich叔叔对他的侄女Penny less说,“如果你上了大学,我就给你出第一年的学费。”由于这个允诺,Penny上了大学,自己出了学费,但是Rich叔叔没有信守对她的承诺,说双方达成了合同,似乎又不是。Penny上大学看上去已经为允诺协商过,因为她没有上大学的法律义务,这是一个法律上的损害。Penny因为可以寻求允诺作为合同义务的强制履行。但是,她不能基于这理论而成功。像我们看到的那样,在家庭交易中,有时很难区分协商的交易和一个附条件的赠与。法院能够得出结论Rich叔叔仅仅允许了赠与一笔用于特定目的的钱。尽管,事实不是很支持关于对价的争论,他们至少使争论能被设想。在许多家庭交易中根本没有主张合同产生的基础。例如,如果Rich叔叔仅仅许诺给Penny不附条件的赠与2000美元。如果她决定基于这份赠与考进大学,她就没有主张Rich叔叔的要求作为回报的根据。

一旦缺乏对价,允诺就不能作为合同来履行,而在这两个例子中Penny都信赖允诺,假设一个上大学之债(毫无疑问可怕的),允诺后不得反悔原则的出现是对像这样的情形的一个反应,和当公平偏向于让允诺人对允诺负责时对受诺人提供救济。

允诺后不得反悔原则,出现在《第二次合同法重述》§90,重点围绕的是允诺和允诺上的致人损害的信赖。简言之,§90部分在决定是否或到什么程度时,一个没有对价的允诺应该有约束力,要求考虑以下因素:

一个允诺+

允诺人的行为和意图(客观的)——————允诺人的允诺会导致信赖的合理期待

受诺人的反应—————————————允诺确实引起了承受行为,信赖是合理的、

结果:损害——————————————只有强制履行才能避免不公正

救济的限制——————————————救济受公正要求限制

这表明,强制履行允诺的决定包含了对行为的评价,和对每一部分,还有使允诺人对允诺负责的合理解释,否则允诺不能在合同法上具有约束力。虽然,每个因素各有特点,他们的性质致使他们相互影响。因此,例如,如果允诺是清楚明确的,则涉及引起信赖的目的和使合理信赖更简单。强制履行可能对防止不公正更有用。相反地,如果允诺表明有疑问,则表明这些其他的因素更难令人信服。我们现在一个个地来看上面列出来的这些因素。


6.2必须做出允诺

允诺的含义在1.2.4部分介绍过了,那里指出并非所有有意识的主张或言论都作为允诺。除非用了清楚的行为语言,很难判定允诺是否做出。语言和行为必须在所有与案件相关的情况下来翻译,去决定允诺人是否表明了打算承受特定的行为或动作过程。

既然是表明的,而不是事实上的,意图就是可以决定的。像在合同中一样,允诺后不得反悔原则的意图目的上一由客观标准平谷的,问题不是允诺人事实上怎么打算的,而是受诺人怎样合理理解意图的,基于允诺人的说话方式和行为。这不可能是别的,因为允诺后不得反悔原则的目标在于保护信赖,这种信赖是建立在必要地对表现出的意图的合理理解之上的,而不是一个人无关的想法和对允诺人的信任。尽管这样,允诺必须是自愿地、有意地做出的。如在合同案件只能感,允诺人对于他的陈述的合理含义的责任受原则的调节,使得法院在对于允诺人的意志时候由于欺诈、强迫、错误而受损有疑问时,会转而寻求表面意图之下的东西。因此,像欺诈、胁迫、错误(在第13、15章谈到过),这样的原则可被采用避免建立在允诺后不得反悔原则上的责任,所用方式就和合同的明显意图被适当执行大体相同。

也要记住对价原则的证据、审慎和引导功能,允诺没有对价的事实意味着,交易行为没有满足这些功能。因此,在发现允诺之前,当执行的不正式或情况表明允诺人可能由于冲动或一时慷慨而行为时,法院就应当特别注意。


6.3 这一要件太关注允诺,以致于单独对待这一要件有点人为化。但是,为了建立一个分析的框架,把对于允诺人责任的评价分为两个问题是有帮助的。因为,允诺人只对有意的和自愿的允诺负责,不能简单的翻译陈述的含义,还必须评价允诺人对于允诺的可能影响的合理理解。情形必须是这样的来证明允诺人对其造成的导致信赖和损失的局面负责。

这表明,允诺人知道或者应当合理意识到,受诺人很可能知道已经有允诺做出,会因此导致某种作为或者不作为。(因此,不仅仅是信赖的可能性,而且还有反应的一般性和范围程度都必须被允诺人合理地预见到了。)又一次,客观标准被用到了,所以允诺人被推向一个合理的标准,是否他真的打算允诺被信赖。


6.4 允诺导致了受诺人的合理作为或者不作为

现在,我们从允诺人的责任转移到受诺人的信赖,在讨论动机时,§90部分正文中没有表述需要信赖是合理的,但是这一原则在评论中有涉及。在任何情况下,允诺后不得反悔原则的目的都是固有的。因此,对于受诺人反应的评价也分为两个问题:

a. 允诺是否导致作为或者不作为

允诺和受诺人行为之间一定存在原因和结果的关系。因此,在允诺做出之前招致的任何损失或者花消不能说是由允诺引起的,即使行为在允诺之后。如果在没有允诺时,行为也会发生,那么行为就不是允诺引起的。

b. 如果有动机,受诺人的反应是否合理

允诺人不应该对任何由允诺引起的作为或者不作为不加选择地负责。有时把风险给受诺人是合适的,受诺人基于一个没有成为合同的允诺做出判断,而招致了损失和花消。如果受诺人对于允诺的反应,不能被合理预期时,这点特别正确。因为这是一次赌博、想法有问题或奇怪的。因此,受诺人对允诺的反应也由合理标准来评价。在所有案子情况下反应都不是合理的,那不能救济。通常,评价不是绝对客观的,要考虑到受诺人个人的特性和情况,所以问题不简单是,是否一个抽象的正常的人会有这样的反应,而是这是一个处于受诺人地位的人的合理反应。

决定允诺人责任的因素和受诺人合理信赖之间有很密切的联系,这点应该是很明显的。它们常常是同样全局方式的不同方面:责任感越强,越可能产生动机的合理期待和最终的合理信赖。

§90部分免除了慈善性捐助和婚姻财产协议的举证。通过删除信赖的要求,§90部分使一个允诺有约束力仅仅是基于允诺被做出了,有效地取消了这两类赠与的对价要求,这一免除产生了一些影响,但是没有被普遍接受。支持和反对履行没有对价的慈善性允诺的政策在7.4.2部分讨论。


6.5 如果只有强制履行才能避免不公正,允诺就有约束力

这一要件反映了法院评价公平之后达到的总的平衡,致使在所有情况下都能取得公平结果的决定能被做出。(这种平衡是允诺后不得反悔原则的衡平法基础的一个方面。)它考虑的不仅是上面谈到的允诺和信赖问题,还包括承担强制履行允诺的合适性的任何其他因素。

这些中最重要的是,受诺人因信赖而遭受的损失和伤害。如果一个人接受作为允诺后不得反悔原则基本目的的信赖保护,受诺人仅仅有对于没有得到的大体期待是不够的。受诺人必须已经由于信赖允诺而遭受某些明确的可计算的损失。因此,“损害”在这个正文中,通常不用于与对价原则相联系的弱化感,而是描绘了一个实际的经济损失,例如花销、牺牲的机会、承担义务或一些其他的实质性损害。尽管一些法院可能接受少些,特别是如果其他衡平法律强烈支持强制履行。如果没有需要救济的损失而且不强制履行的唯一影响,是得不到允诺的利益时,通过强制履行允诺来防止不公正就不那么需要了。

影响平衡的一个更重要的因素,在前面8.6.2部分与允诺联系时已经谈到过。但是在处理强制履行的大体衡平时,要在这里再次强调一遍。§90部分的评论d强调允诺人需要保护对欠缺考虑的允诺或者虚假主张允诺。因为没有对价,它的保护——引导、警示、证据功能都缺失。因此,法院应当考虑有没有要式和行为的表面意图,去决定是否平等要求强制履行,如果要求强制履行,履行到什么程度。


7. 运用允诺后不得反悔原则的救济

《第二次合同法重述》谈到,违反允诺的救济可被限制在公平需求的范围内。虽然那部分注释d说,受那部分约束的允诺是一个合同,这种救济的限制意味着,受诺人不是必须有权请求部分合同赔偿。尽管法院会让受诺人有权期待全部损害得到违反允诺的交易损失的赔偿,法院也有提供少一些的救济的自由裁量权。一般来说,这种少一些的救济应侧重于基于对允诺的信赖而导致的实际损失或者花消的补偿。

虽然§90条部分提出了一系列的损害,清楚了对于平等的平衡影响了救济的程度,对于救济选择的正确强调仍存在争议。那些把允诺后不得反悔原则看成合同原则(对价之替代)的人,认为正常的救济量应该是合同的全面救济,而少些的救济仅仅在例外情况下适用。那些认为说允诺后不得反悔原则是独立的类侵权理论的人认为,正常的救济应该是对实际损失的补偿,全面履行限于限制救济明显不够的案子。一些研究表明法院实际上倾向于全面履行,除非证明预期损失很困难。简言之,很难确切地说主要强调的哪点,考虑到法院能得知的损害范围,识别损害的范围很重要,但是法院对于救济的范围是有自由裁量权的。这给予法院避免采取全面救济或不给予救济的解决办法,法院不需要把自己局限于是否允诺应该全面履行的问题上,法院可以考虑一个少一些的强制履行的可行性。在一个近期的案子中,法院可通过部分聚集达到中立。

为阐述救济的可能的范围和全部合同的损害和信赖的恢复的区别,想Penny基于Rich叔叔给她20000美元上大学的案例:Penny的预期是20000美元,全面履行合同就是给她这么多钱,相反,信赖损害由她实际损失的程度决定。因此,如果一年的学费是20000美元,只有全面履行允诺才能避免不公正,因为她自己承担了那么多。但是如果学费只有5000美元,Penny只承担了一年的学费,强制履行5000美元(或者也许5000美元加上生活费花消)足够避免不公正。尽管Penny在某种程度上,已经信赖拥有超过一年的学费,未来有约束力的允诺被违背了,丧失了她期望的,但是没有实际上的花消损失。如果除了她自己承担了学费之外,她为上大学而放弃了工作,情况就变得更加复杂了,因为牺牲掉的收入也是信赖损失,在决定她的救济时也需要考虑。


本文内容于 2007-10-8 1:50:34 被ducthangosc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