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感人的抗战后方献金运动 zt

刘福通大龙头 收藏 0 375

冯玉祥将军自从1937年下半年以后,基本上处于二线,在重庆深居简出,很少过问实际事务。到1943年,经济的枯竭压得蒋介石喘不过气来,几百万国军和漫长的长江主战线的军费,实在挪用不开了。冯将军再也看不下去了,发起组织国民节约献金救国运动总会,自任总会长。

在四川合江县城召开的献金大会上,冯玉祥对着万头攒动的民众慷慨激昂地讲着:“同胞们,倭寇说三个星期即可灭亡中国,三个星期之后,又说三个月可以完事,三个月又过去了,他们又说至多半年,一定可以灭亡中国。现在,抗战已经六年多过去了,我们还在自己的国土上生存着!战斗着!这是我们前方几百万国军将士同敌人拼死战斗的结果!可是我们前方的将士,还穿着草鞋,有的还赤着双脚,扛着单发步枪,同凶恶的日本鬼子拼杀。我们的将士冻死饿死的不计其数!在长江两岸战场上,我们的将士在淫雨季节里没有雨衣,只能穿着湿衣服坚强守卫在战壕里!”

冯玉祥说到此处,已声音哽咽,老泪纵横。会场上,闻者无不为之泪下。

冯将军接着说:“同胞们,我发起节约献金运动,完全是出于本人的良心,是受前方将士的精神鼓舞。同胞们,让我们都拿出自己的良心吧!今天,无论男女老少,都要立个新的志向,下个新的决心,那就是:不把倭寇打出中国决不罢休!同胞们起来!献出你们的良心和赤诚,用我们所有的力量,支援前线,支援抗战!”

前方国军将士的事迹感动了人们,千万民众争先恐后捐款捐粮。合江白鹿乡施晋先一次献金六十万元;合江县工商地主兼私立中学校长陈秋农,捐款六十二万元;乡绅丁慎辉,木材商人雷绍清等人也捐了三十多万元。合江国立女子中学校长龚慕兰女士,将自己一枚金戒指脱下交给了冯老将军。在她的带动下,该校教师,学生共捐出了金戒指二十多只。该校许多学生在大街上给人擦皮鞋,用劳动所得捐献。

合江第十四陆军医院住着一批从前线转来的荣誉军人,他们最知道前方之苦,节约口粮四百五十斤,捐献前方。合江救济院的孤寡老人们也掏腰包,凑了一千多元,捐献出来。合江三青团,民教馆等团体,举行了三天时间的篮球义赛,所得三万多元,全部捐献国家。

节约献金如火如荼地展开,合江地区却又下起了绵绵细雨。县城大街小巷,每天都有一群孩子在雨帘中奔跑叫卖《节约献金专刊》。孩子们滑倒了,浑身泥水,不哭不喊;把卖报得来的每一分钱都献给了国家。当时的合江只是个三等小县,人口四十来万,连遭三年天灾,同时多次遭受敌机轰炸,满目创伤。但他们在短短的几天之内,献金达一千三百五十多万元。

冯玉祥被人们的爱国热情感动了,爬上城外赤水河与长江会合处的渡口悬崖,运足底气,挥毫写下了四个斗大的字:

还 我 河 山!

在内江,金台旅馆经理李焕章向冯玉祥表示,从今后每年向国家捐献黄谷六百担,直到抗战胜利为止。

在自贡,盐商余怀述一马当先,捐了一千多万,自流井大王王德谦不甘落后,捐了一千五百多万元。

在献金高潮中,有人献了六百多万元而不留姓名。一群穿得破烂的丐帮队伍走上献金主席台,将个人多年来乞讨的共计二千二百五十元,双手交给冯老将军。冯玉祥含着眼泪代表政府将钱接过来,又代表政府庄严宣布将这笔钱回赠给乞丐。但他们无论如何也不愿意收下来。

青年是国家的未来和希望,他们的心永远和国家,民族的命运同跳动。

内迁到乐山的武汉大学学生,家乡沦陷,生活非常艰苦。时已寒冬,许多学生尚无寒衣。学生郑德性,熊汇炎等人发起每人捐十元运动,很快就有百多人认捐。

在江津,许多来自沦陷区的大中学生,成群结队到轮船码头干苦力,挣钱捐款。在当地召开的献金大会上,出现了某大学先修班,新本女中,女师学院附中等校学生爱国献金的竞争场面。各校学生竭尽全力,一再追加捐款数目。沦陷区迁来的国立地十七中学的学生在再也追加不出钱的情况下,宣布全体节食一天,追加一万元。

在前方,张自忠将军在殉国前曾对部下说:“国家到了如此地步,除我等为其死,别无其他办法!”

在后方,青年学生们说:“国家到了如此地步,除我等献出良心,别无其他办法!”

重庆《大公报》赫然通栏标题:

我 们 都 跪 下 了!

报道的是白沙的一次献金大会情况。

冯玉祥将军亲自主持大会,当商会代表宣布献金六十万元时,全场民众议论纷纷,都认为商会捐得太少了。但商会却对此装聋作哑,不与理睬。

参加大会的各校学生代表自动聚在一起开会,商议促进商会献金。一个学生代表提议,每校选派五名代表,到台前跪求。得到大家赞同。于是,各校学生代表纷纷下跪!

商会不得不再追加十万元。

学生和各界民众仍感觉商会太抠,他们齐声呼喊:“两百万”的口号。学生的呼喊声越来越大,并纷纷参加到跪求的行列。最后,全场一万多名学生都一起跪下了!

全场一片惨痛的哭声!

冯玉祥将军再也忍不住了,淌着泪哽咽地对全场青年学生们喊道:“你们的这种爱国热情,就是铁石心肠也会感动的!”又对商会的人喊:“我们对这关系国家民族命运的大事,要本着自己的良心啊!”

商会代表终于被感动了,答应捐款二百万。

随同冯玉祥参加献金运动的美国友人罗斯,见此情景,也感动得泪水直流,他对冯将军说:“我真是深深地受到了感动。”

夜里,老将军躺在床上,心情怎么也平静不下,眼前老是浮现出那一大片黑压压跪下的学生;耳畔老响着那成千上万个青年学生为苦难祖国哭泣的声音。

国民政府中央宣传部公布:四川各地献金总额为五亿多元。

那不是钱,是大后方人民一滴一滴地挤出来的血!是万千青年学生同苦难祖国一起跳动的心!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